从道果开始|第四百三十八章 重明篇完结:大道独行!【求月票!】

推荐阅读:大仙武上门女婿天骄战纪重生之最强人生命之途明天下重生之最强剑神都市极品医神魔门败类大奉打更人
  

  王彦飞升。

  玉明仙尊处理仙庭事务,做离开前的准备。善华、玉成二位天尊来往九重天与仙门界,一同帮衬。

  九重天上仙尊天尊尽数在仙门中沉睡,只有未曾参与当日那一战的寥寥几位天尊得以幸免。

  一时间。

  九重天,空寂寥,变的格外安静。

  ‘凶禽山’独尊九重天,‘风雷天尊’问鼎重明界,自此凶禽山一脉风头一时无两,无人敢掠其锋芒,迎来高速发展。

  高处不胜寒。

  陈季川只觉得格外冷清,环顾四下,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

  重明界。

  仙门界。

  他都已经站在最巅峰。

  前进有路,但前路无人,只能孤独前行。

  修行本就寂寞,大道独行,如今又回到初始。

  陈季川按部就班,不急不缓。

  仙门界中搜寻圣器不难,他假借‘传奇药剂’之名,以‘点化’助人晋升传奇,这是独一门的生意,生意兴旺,源源不断的圣器从仙门界四面八方汇聚过来,而后一位位传奇法师从‘瓦格里昂’中走出。

  大陆的格局在逐渐变化。

  天空之城、璀璨高塔、智者组织、九环圣塔、神圣同盟、药剂协会、骑士圣殿、巫妖联盟、圣痕会、法老会、神座商盟、八院联盟等一个个顶尖组织对‘传奇药剂’都有觊觎。

  先礼后兵。

  他们先是来文的,不顾陈季川说的‘传奇药剂’离开‘瓦格里昂’就没用的忠告,死乞白赖的用几十件圣器从陈季川这里换走几十份、一大缸的腥臭药剂。

  但最终什么都没研究出来,一个传奇都未晋升。

  顿时觉得上了大当。

  因而又来武的。

  兵发‘瓦格里昂’,要对付陈季川。

  奈何陈季川早已世间无敌,他在三纹上仙的时候,仅掌握二十道四级魔法,一身法力转化为魔力就可以杀传奇如杀鸡、屠不朽如屠狗。

  现在已经是四境天尊,法力更是浩瀚。数万年下来,掌握的四级魔法、禁咒魔法更是多如牛毛。

  点化。

  统御诸法。

  再配合天尊境的法力,在仙门界中造就出一尊无敌。

  这一战陈季川以一敌万,杀的大陆上十二个顶尖组织血流成河,传奇、不朽陨落如雨,‘瓦格里昂’外的天空上,一朵朵烟花绽放,璀璨如歌。

  王彦飞升后,陈季川心愿已了,顾忌全无。在仙门界中施展起来再无束缚,肆无忌惮。

  这一战非他主动,但发起权在对方手中,结束的权利却掌握在陈季川这里。

  “暴君!”

  “暴君!”

  有传奇逃窜。

  有不朽遁走。

  陈季川不依不饶,种下标记,撕裂次元,一一追上全都击杀。

  但凡来犯者,无一人活命。

  有不谨慎不甘心的不朽,甚至死了不止一次。

  一战惊天。

  苍穹裂变。

  尽皆失声。

  整个仙门界中,也因陈季川而变得冷清。

  从此。

  传奇少见。

  不朽蛰伏。

  再不复从前。

  得益于这一战,陈季川斩获圣器一万两千八百件,提前数万年完成任务。

  这一战过后第三年。

  玉明仙尊、善华天尊、玉成天尊三人一同推开仙门,一同离去。

  人间困顿数十万载,一朝得解脱,他们也要开始新的征程。

  但真灵烙印仙门,三人去到上界后,到底能不能得到解脱之法,从此得享自由跻身五阶,尚是未知。

  不过哪怕再艰难,也总好过待在重明界,困在仙门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不见前路,数十万年一成不变的日子来得好。

  “去一趟上界,即使摆脱不了仙门,能见一见五阶大能的风采,能看一看得道仙真的道场,日后就算灰飞烟灭,也不枉这一生仙道修行。”

  玉明仙尊离去时精神勃发,已然看淡生死。

  数十万载夙愿得偿,他已经没有遗憾。

  今后即便寻不到摆脱仙门的法子,他也再无悔恨。

  “道友珍重!”

  玉明仙尊离去。

  善华、玉成二位天尊离去。

  重明界中,陈季川愈发孤独,再无同行者。

  于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修行上。

  四境修行,首重元神。

  随着‘神源法门’被推开,当中一颗颗‘神元’滚落,元神不断壮大。

  三门全开,精气神达到一种平衡,这也是四境天尊明显强于前面三境上仙的原因之一。

  待元神成长到足以跟法力、肉身媲美的程度,三宝彻底平衡,从此三足鼎立,这就是四境九重,放在九重天中,可称仙尊。

  玉明仙尊是这个层次。

  碧霞等七位仙尊也都是这个层次。

  王彦亦是。

  在她飞升后的第九千年,陈季川登顶四阶,同样达到四境九重,从此可称‘风雷仙尊’。

  可惜九重天上仙尊尽没天尊寥寥,无人交流,也就没人知道这个消息。

  欢喜雀跃无人分享,喜悦便也清淡许多。

  一境内景。

  二境外景。

  三境法身。

  四境天梯。

  四阶问鼎自一境一纹起始,自四境九重而登顶。但这并非代表四阶路从此走完,恰恰相反,四阶前往五阶的路,从这时才刚刚开始。

  “意境。”

  “代表修士对天地道理的感悟。”

  “无论先天后天,对‘道’有所感悟,有一定认知,能掌握其中意境,这才有望晋升五阶。”

  四境九重后,‘意境’便是门槛。

  如王彦。

  她修炼的是《七情长生剑经》,修的是‘七情意境’。一重重意境掌握,待到七情意境全部完善,方可冲击五阶。

  方向从原先的修法力、修肉身、修元神,转到了主修道行方面。

  这时候精气神全都达到顶峰,自身条件达到极致,再来参悟天地、感悟大道,可一日千里。

  这也是普通四境称‘天尊’,而四境九重却称‘仙尊’,实力明显强横一大截的根本原因。

  玉明仙尊。

  广目仙尊。

  碧霞仙尊。

  他们一个个真灵烙印仙门,从此跟天地跟大道有了隔阂,再难参悟,不但精气神从此定格再难增长,道行也没法提升。

  只能去参悟跟掌握一门门术法神通,炼制法宝符箓等等来打发时间。

  可他们与道疏离,与天地不合,心境得不到温养,漫长岁月后,依旧逃不过心境崩溃落得个疯狂的下场。

  如金光仙尊。

  他心性修持最差,登上仙门的时间虽然比碧霞仙尊、玄冥仙尊要晚二十万年,但是却已经有发疯、癫狂的迹象。

  玉明仙尊愿意给陈季川伏低做小,愿意为他们夫妇鞍前马后,未尝没有看到金光仙尊这般模样后被刺激的缘故。

  碧霞仙尊在一众仙尊中最为古老,但她最淡泊,乃至被人称作‘避嫌仙尊’,想来也是不想被诸多俗务烦扰,坏了她的心境。

  “真灵烙印仙门,万劫不磨。”

  “但心灵不行。”

  陈季川不同于他们,他与王彦一般,可以继续修行,感受天地浩渺,感悟大道玄妙。

  不过王彦修的是‘七情意境’,而他修的是‘五行意境’。

  “阴阳五行构筑世间万物,我修《五五大衍真经》,走的便是五行大道,参悟五行意境最是得心应手。”

  修行功法的重要性与存在感体现在方方面面。

  如修炼术法神通。

  陈季川最早修的是《白虎剑狱经》,于是修行‘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剑诀’等金属性术法便如虎添翼,进展神速。

  施展出来的威力也不寻常。

  可是其他术法不论是参悟的速度还是施展的威力都要差上一重。

  这就是功法对术法的加持。

  比如现在。

  陈季川转修《五五大衍真经》,在‘五行遁法’、‘六丁开山法’、‘天一玄阴真水’等五行神通、术法上面的进展就快上许多。

  这是神通术法方面。

  在参悟大道方面更是如此。

  “我修的是五行功法,自然是参悟五行意境最合适。”

  “如果强行去参悟阴阳、生死、因果等等大道,不说事半功倍,也必定艰难许多。”

  五行大道博大精深。

  五行意境同样深奥。

  陈季川整日搬运法力,又在各种五行圣地中修行。

  如今重明界中再无敌手,原先被各大仙庭、各位天尊掌控的各处宝地,陈季川都可以随意出入,随时修行参悟。

  道曰无名,玄之又玄。

  意境仅是修士对大道的肤浅理解,仅是大道的一点皮毛。

  其进展无法用具体的刻度去衡量,只自身隐约能感受到。

  大约。

  似乎。

  好像。

  仿佛。

  一切都是模糊的。

  因此大多数时候,就连四阶巅峰修士自身都不知道自己距离五阶到底还有多少距离。

  有时候觉得近了,实则还差的远。

  望山跑死马。

  在前往五阶的道路上,倒下了一批又一批的仙道修士,其中倒在四阶巅峰、四境九重后的仙尊级修士同样数不胜数。

  王彦在这段路上。

  陈季川现在也在这段路上。

  心中渴求着五阶,奋力追赶,但只能回头瞧见来时路,却看不清前方尽头。

  时间如流水。

  在肆意奔腾。

  晋升四境九重后,不用再刻意修行法力、淬炼肉身、蕴养元神,陈季川的时间一下子充裕起来。

  在感悟‘五行意境’之余,他又将阵法、炼器、炼丹、制符等技艺捡起来,继续钻研。

  修为更高,道行更高,视野大不相同。

  陈季川对于这四种技艺又有新的认知。

  九重天上海量资源尽数被他调用,用以打磨技艺。

  玉明仙尊临走前,将玉明仙庭中事务梳理妥当,然后全部交给陈季川。

  凶禽山一脉入主玉明仙庭。

  而偌大的九重天,偌大的重明界中,其他七座仙庭随着仙尊天尊尽数沉睡,也都分崩离析,化整为零散落在各处,已经不成气候。

  凶禽山、玉明仙庭一家独大。

  因此陈季川钻研技艺所需的各种资源不缺。

  时间。

  资源。

  这些全都不缺,进步自然飞速。

  首先是阵法。

  陈季川在为身后事谋划,为了防备重生后的金光仙尊等人,陈季川在凶禽山,在火狱三界山,在星光回廊,在...

  在九重天上一个个修行圣地中,布置一重重阵法。

  阵法同样以五行为主。

  不论是神通术法,还是阵法,这些都是‘术’。

  法为体,术为用。

  ‘五行意境’好比是定理公式,《五五大衍真经》在深入阐述跟理解这些定理公式,试图弄清楚其中的原理,进而掌控它们。

  而术法、神通、阵法,则是在钻研套用这些定理公式的各种方式。

  解题思路可以有许多。

  同一种大道至理,同一种意境,阐述与理解它们的方法有很多,运用它们的方式同样千千万万。

  这也就催生出许许多多的修行功法,许许多多神通术法。

  陈季川在钻研阵法时,研究五行方面的阵法,通过万千阵法的种种运用,各种奇思妙想,其中蕴藏的道理跟灵感,也能反哺到他对‘五行意境’的感悟上。

  四阶巅峰的修行就是如此。

  以天地、大道为本,以功法为媒介桥梁,再去参悟天地中一处处大道显化的修行圣地,参悟其他同类别功法,参悟各种神通术法阵法等等。

  厚积薄发。

  触类旁通。

  各方面、一点点的积累,最终水滴石穿水涨船高,道行不断攀升,不断接近五阶。

  因悟性、外部资源的不同。

  有人进展慢,于是倒在路上。有人进展快,于是踏入五阶。

  悟性因人而异,不好强求。

  而在外部资源方面,放眼重明界,陈季川已经是独一人。各种蕴含五行奥秘的修行圣地,他都可以随时去修行,不论时长。各种对五行感悟有助的资源宝物,能收集的大多也都可以收集到。各种功法、各种术法,九重天上百万年的积累,也都任由陈季川去翻阅。

  种种外部条件已经很充足。

  陈季川在前期的道行感悟进步也的确飞速,每一天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比起初晋四境九重时,道行、战力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时间一年年过去,直到陈季川的进步逐渐放缓时,他依旧看不到晋升五阶的希望。

  道途艰难。

  仙途坎坷。

  陈季川知道,他在重明界中的待遇已经是古今第一人。但这仅是在重明界中,放眼寰宇诸天,一定有比重明界中更好的修行圣地,更好的修行宝物,更多更全面的修行典籍。

  同样是修行。

  同一个修士。

  在更好的环境中,也许就能突破。但在重明界中,就要困顿。

  这是天地的限制。

  这也是玉明仙尊等人渴望能够离开重明界,进入上界的原因。同样也是陈季川坚持让王彦飞升的原因。

  兴许有悟性极高的天才,他能够在重明界中,以这样的条件,参悟天地大道掌握意境晋升五阶。

  但这样的人太少。

  玉明仙尊不是。

  七位仙尊不是。

  王彦不是。

  陈季川也不是。

  重明界自开辟以来,自仙道盛行以来,不知出了多少天尊仙尊,不知诞生了多少修士。

  但记载中,无一人晋升五阶。

  至少在重明界的时候并没有。

  “前无古人。”

  “往后兴许也无来者。”

  “我不能突破,也不丢人。”

  陈季川心态很好。

  他这一世尽力修行,将道行尽量提升。这一世没法突破,他就等下一世,下一个道果世界。

  重明界中他已经登顶,仙门外那一战又斩杀诸多天尊仙尊,到时候一世完结凝成道果,他再好好参悟,有这一世的积累,下一世晋升五阶的希望大增。

  今生跟王彦重逢,一位仙尊级数的强者带着陈季川一同修行,为陈季川节省了太多时间,让他有了足够时间的积累,情况可比他独自修行好太多了。

  陈季川很满足。

  如此悠然修行,陈季川兴之所至,又推衍跟修炼一门门神通。

  ‘归元藏天法’达到第三重境后,陈季川推开仙门试图飞升,但法力化身刚刚踏入仙门,就被轰杀。

  依旧瞒不过天地玄机。

  陈季川彻底老实,安心修行,想尽一切办法提升自己。

  道行。

  神通。

  阵法。

  炼丹。

  炼器。

  制符。

  王彦飞升时,陈季川刚刚六万岁出头。

  他晋升四境九重时,才刚刚七万岁,距离大限还很远。

  时间推移。

  神通在提升,四门技艺也在提升。

  继炼器后,阵法也很快突破到四阶,能布置跟破解许多四阶阵法,布置‘小须弥正反九宫仙阵’也不再像原先那般死板僵硬。如金光仙尊等人如果再闯进来,一个个也休想再轻易脱身。

  大阵守护,凶禽山自此再无后顾之忧。

  时间流逝。

  七万余载弹指间。

  这一世终于接近尾声。

  ……

  凶禽山。

  司马寒窗来到山中。

  这位凶禽山一脉的大弟子,当年艰难才能晋升四纹上仙,时隔多年,如今早已是九重天上赫赫有名的‘火云仙尊’。

  其师‘风雷仙尊’多年不露面,凶禽山一脉便是由他来执掌。由凶禽山与玉明仙庭整合,再侵吞其他七大仙庭进一步发展而来的‘东宁仙庭’,也是这位‘火云仙尊’掌控。

  九重天上新晋天尊,大半都是出自‘东宁仙庭’,出自‘凶禽山’一脉。

  早已制霸重明界。

  因而司马寒窗的地位可想而知。

  这一日。

  他来到山中,登上托塔峰,恭敬的站在恩师跟前,一如当初初临迷神岛,刚拜在老师门下一般。

  陈季川在山中。

  这一世十四万四万载。

  他已经老迈,容颜虽依旧,但须发早就染白,愈显仙风道骨,却也难掩岁月沧桑。

  司马寒窗看着恩师白发白须,心中有了预感,不禁黯然。

  “师父。”

  他不明白,有师母早早去往上界,以师父的天资才情,为何迟迟不去上界,反而在重明界中一待又是七万多年。

  直到现在。

  时日无多。

  “司马。”

  陈季川慈眉善目,看着跟前这位大弟子,面带笑意:“为师早年间在迷神岛中,收徒数千,最终正式收录门墙的,仅有你们师兄弟七个。张野、陈冲四人未成四境,早早故去。你与老六丁山、老七不为天份刻苦不缺,得以成就天尊之境。那两个小子被为师赶出重明界,各寻前途。唯有你擅作主张,真灵烙印仙门,立志守护凶禽山。其实不必如此,为师在凶禽山中的布置已经足够,何须你自毁前程?”

  人一老,心性就变。

  陈季川亦是如此。他身体苍老,心性也变得柔软,愿意回忆往事,看到这位大弟子,心中也多有怜惜。

  这弟子本可以飞升天外,去博一个五阶前程,去看一看天外的繁华。

  东宁仙庭掌控仙门界,陈季川此前更是杀的仙门界中血流成河,得到的圣器不知凡几,足够十多人飞升离去。

  玉明仙尊走了。

  善华天尊、玉成天尊走了。

  六弟子丁山、七弟子郁不为也都飞升。

  但司马寒窗却选择真灵烙印仙门,愿永镇九重天,庇护凶禽山。这种作为陈季川不赞同,但这份心意却让他很受打动。

  因此这些年来他时时召唤司马寒窗,耳提面命,助他提升实力。真灵烙印仙门后,道行修为没法提升,但神通还可以。

  司马寒窗虽然被人称作‘火云仙尊’,但实际上,他名录仙门的时候,才仅四境四重而已。

  入得仙门,一身实力比起当初的万影天尊还要不如。

  即使不死,也不免要受人欺负。

  于是陈季川传授他‘风雷行走’,助他提升到第三重,此后能在九重天上立于不败之地。哪怕他的修为没能达到四境九重,依旧可以不惧重生后的金光仙尊等人,可以不受欺辱。

  又将‘大罗天火’推衍到神通层次,助他参悟。

  司马寒窗修习的本就是《朱雀琉璃经》,神通‘大罗天火’达到第三重后,因他修为、道行上的不足,杀伐威能比不上当初杀空九重天的王彦,但也远超寻常仙尊。

  速度。

  杀伐。

  二者兼备。

  但司马寒窗防御依旧不足。

  于是再传他‘金刚法咒’,金刚护体,万法不侵。

  如此三门神通在身,自可纵横无敌。

  可陈季川依旧不忍,神通再厉害,也熬不过岁月侵蚀。他在这一世即将走到尽头,又穷搜各种典籍、术法,最终推衍出又一门神通。

  “且上前来。”

  陈季川冲司马寒窗唤道。

  “是。”

  司马寒窗依言上前,就见恩师一指点在眉心,下一刻,灵光迸发,陷入感悟中。

  良久后。

  待他回神,耳畔传来老师声音:“此神通名曰‘宝塔心持’,不修杀伐,不修防御,唯修一心。心如宝塔,无垢无尘,不为外物损伤,可维持心境,数百万数千万年不老不衰,万世不移。”

  这是陈季川专门为司马寒窗推衍出来的一门修持心境的神通。

  真灵烙印仙门,从此不惧死亡。

  但最怕的还是心境不稳,百多万年后落得个疯魔癫狂的下场。因此陈季川推衍出‘宝塔心持’,传授给司马寒窗,希望能助他稳住心境。

  “师父。”

  司马寒窗抬头看向老师殷切眼神,想到老师这些年让东宁仙庭收集的无数典籍,这才知道为的竟是他这个弟子。

  他眼眶忍不住泛红,两行泪滑落,哭泣道:“弟子不孝,累恩师费神!”

  “堂堂‘火云仙尊’,在这里哭鼻子,传出去不怕笑话。”

  陈季川见状笑道:“好好修持,稳住心境,世间变数万千,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自有一线生机,留得性命日后未必没有脱身的机会。今日困顿,亦是磨砺,日后兴许便是缘法。只盼你我师徒,他日还有相见之时。”

  温和笑声还在托塔峰上回荡。

  温和话语刚刚落下。

  司马寒窗就看到,老师面上含笑,垂下眼帘,已然再无声息。

  “老师!”

  司马寒窗心中哀怆,跪伏在地,哭泣不止。

  重明、仙门两界中,纵横不可一世的‘风雷仙尊’、‘暴君’,自此落幕。

  两界又将翻开新的一页,开启新的篇章。

  ……

  重明篇完结。
从道果开始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congdaoguokai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从道果开始http://m.cndxh.com/congdaoguokaishi/从道果开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从道果开始》版权归原作者妖僧花无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数风流人物沙盒世界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漂流教室史上第一女反派茅山术之捉鬼高手我在地狱等你鬼事代理人星战归途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