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一千两百五十七章 告诫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从乾清宫离去,王家屏,林延潮,陆光祖,杨俊民几位大臣脸色都不好看。

  陆光祖与王家屏在前说着话,似在劝解什么。

  而面对吏部尚书,首辅之间的谈话,林延潮与杨俊民二人知趣的远离几步。

  林延潮,杨俊民二人并行,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道。

  “两淮盐业之事……”

  “这朝局……”

  二人尴尬地笑了笑。林延潮道:“大司农您先说。”

  杨俊民笑着道:“其实我与大宗伯想到了一处去,盐业与朝政乃二而一,一而二之事。”

  林延潮道:“大司农高见,林某也是如此以为。”

  杨俊民点点头道:“这盐事就是面子,而这朝政就是里子,里子撑不起面子,当然什么事都办不下来。”

  林延潮闻言笑道:“大司农此比喻真是再恰当不过了。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只要水到渠成了,事情也就办下了。”

  二人边走边聊,这时候大家走到了乾清宫门前,各位官员的随从都站在门外等候自家的老爷。

  王家屏停下脚步,长叹道:“今日面君,诸位也看到非臣不忠君,实是君不用臣。本辅失态,先行一步!”

  林延潮与王家屏共事多年,很少见他如此。王家屏虽面上保持着宰相的气度,但内心肯定是不好受的。

  王家屏自为首辅后,天子一直没有赐于他宫里坐轿的权力,故而他是与随从一起离开的,林延潮目送王家屏,心底感到一阵凄凉。

  此刻林延潮与杨俊民也是各自告辞。

  陆光祖却道:“宗海留步!”

  林延潮一愕,这时见到杨俊民给自己使了个眼色。

  杨俊民走后,陆光祖道:“宗海陪老夫在宫里走几步!”

  林延潮道:“太宰相邀,此乃林某荣幸。”

  陆光祖笑了笑,二人当即沿着宫殿的回廊,慢慢向宫外走去。

  林延潮偷看陆光祖脸色,陆光祖眼睛细长而有神,斜眼观人总令人觉得有几分阴狠劲。但这一次私下相处,对方倒显得慈眉善目。

  “方才元辅与老夫说了一阵话,言中已有隐退之意,至今想来元辅为官几十载,但到了最后天子一句话要他退,他就得退。其实到了我等这一步,荣华富贵早已不放在眼底,所求的不过是多为官几年,为朝廷为百姓多尽些绵薄之力,但这一切都必须仰赖在圣意。”

  陆光祖突然提及圣意,言下之意是什么?他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陆光祖继续语重心长地道:“见元辅离去,恐怕是在位之日不久了,而老夫位极人臣,近来身子多疾,今日找宗海实有一事相求。”

  陆光祖说完拿出锦帕掩嘴咳了几声。

  林延潮见陆光祖以往都是气势凌人,不肯有半点相让,不知为何今日倒是一再的客气。

  “太宰言重了,有什么话请吩咐。”

  陆光祖道:“老夫自任吏部尚书以来身子多疾,生怕如前任宋庄敏公一样卒于任上。”

  林延潮闻言色变道:“太宰春秋正盛,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陆光祖笑着道:“老夫早已看开,宗海又何必介怀,若是有这么一日,那老夫就代儿孙求宗海一事。你乃当今文宗,论才华文章当世无出其右者,故而老夫想请你给老夫写上一篇碑文,不知宗海可否答允老夫这一不情之请。”

  林延潮听陆光祖此言,心想这话里面意思就太深了。

  这写碑文就是给一个人盖棺定论。

  一般朝廷高官去世之后,都会请一个生前身份地位与他差不多的官员给他写碑文。如陆光祖这个级别,至少也是请内阁大学士的,林延潮身为礼部尚书还差了那么一点。

  同时请官员撰写碑文还有另一个意思。

  比如前宰相张四维的碑文就是申时行写的。当时张四维与申时行关系不是太好,张四维丁忧之后,一直打算重返朝堂,甚至还推了王家屏入阁给申时行掺沙子。

  申时行也是明防暗防着张四维,生怕他回朝抢了他首辅的位子,故而请天子授予了他内阁大学士最高的称号中极殿大学士。但张四维死后,他的两个儿子却上门请申时行给他父亲写碑文。

  为什么呢?这里有一段故事,那就是唐朝时宰相姚崇与张说之间的事。

  当时姚崇就要死了,他对儿子说,张说这个人心胸狭隘,当年我得罪过他,所以我挂了以后,他肯定会报复你们。要化解此事,唯有一个办法,他来吊唁时,你们将家里的奇珍异宝都随便摆上,若他看满意了,你们立即送给他,此人贪财一定会要。

  等他收了礼物之后,就请他写碑文,然后立即呈给皇上御览。此人见事迟于我,等他想明白后,必然索要碑文,那时候你们告诉他碑文已经给皇上看过,还刻在了碑上。

  张家也怕申时行报复,所以张家求申时行写碑文。

  现在陆光祖请自己来写碑文是什么意思?

  一来是再度强调他入阁后一定会提携自己为宰相。

  二来也是用姚崇,张说的事来告诉自己,老夫防着你一手呢。就如同姚崇防着张说一样。

  可是林延潮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陆光祖对自己如此忌惮。

  为官资历,朝中人脉,以及吏部礼部手中所掌权力,自己与他陆光祖相较,二人权势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陆光祖真要入阁拜相,自己争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么陆光祖忌惮自己理由何在?

  林延潮有些疑惑,看了陆光祖一眼。

  陆光祖笑了笑,这时候天已是慢慢暗下,紫禁城内已经有提着灯笼出入的宫人了。

  林延潮看了一眼天色,陡然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为何陆光祖如此忌惮自己了。

  那就是圣意啊!

  虽说论权势自己远不及陆光祖,但天子相较陆光祖却更青睐于自己。

  这一次若是王家屏辞相,那么必然增补内阁大学士。

  若是陆光祖有意亲自下场角逐宰相之位,以他吏部尚书的身份,肯定是众望所归。

  而自己则不好说,万一廷推名单上有自己,虽说名次上自己肯定是不如陆光祖,但是天子完全可以绕过陆光祖,不选正推而改用陪推。

  如此陆光祖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

  因此对陆光祖而言,他必须将自己按住。

  所以他之前在千步廊时,是试探自己有没有角逐内阁大学士的想法,万一自己稍露口风谈及自己眼下有意角逐内阁大学士,那么二人从此就是政敌了。

  别看现在林延潮与陆光祖是无冤无仇,但官场上哪里讲这些。

  唐朝时李适之拜相后,李林甫担心与他争权,于是告诉他华山有矿,你可以告诉皇帝。

  李适之告诉唐玄宗后,唐玄宗问李林甫,李林甫告诉唐玄宗说,这事我早就知道了,但华山是陛下是本命山,有王气所在,不宜开凿,所以就没有告诉你。从此唐玄宗就疏远了李适之。

  李林甫与李适之并无私怨,之所以要害他只是怕他妨碍了自己的权力而已。

  所以林延潮若在陆光祖面前露出了入阁的想法,那么下面都不要再问了,从此二人就是政敌。

  方才是试探,而这一次则是警告了。

  现在王家屏若要辞相,那么自己会不会因此而动心,而有了入阁拜相的想法。

  这个想法是人之常情,对于陆光祖而言十分危险,他若不出手对付林延潮,那么林延潮将来就要出手对付他。

  明白了陆光祖的意思,林延潮不由一笑,直接开门见山地反问:“太宰请我写碑文,莫非是怕林某学张说不成?”

  却说乾清宫里。

  天子坐于御案后正阅读奏章。

  写了片刻后,天子忽然停下向一旁的张诚问道:“张伴伴,你说方才王家屏谏朕的话,有没有道理?朕近来于朝政是不是有所懈怠呢?”

  张诚闻言垂下头道:“陛下,内臣觉得方才是王先生他……他有些方寸大乱,故而口不择言,还请陛下不要放在心上。”

  天子摇了摇头道:“不,当年王先生为朕讲官时,朕还是很喜欢听他为朕讲经论史的,但自他入阁后却一度两次封还朕的圣旨,朕对他十分失望……”

  天子说到这里,长叹一口气,然后道:“朕实有些惫了,这些国事实是千条万绪,朕治国何尝能够真正治事,不过治人而已,然后再用人治事。王先生若去,朕不知可以将国事托付何人?罢了,张诚,你将奏章念给朕听,朕合一合眼睛!”

  说到这里,天子往御椅上一靠。

  而张诚领旨后捧起天子面前的奏章念道:“礼部尚书林延潮上疏,会试在即,礼部条议科场规则六章如下。

  一正文体,非纯正典雅者不收。

  二议程录,悉用士子原文。

  三专阅卷,考官必阅经。

  四别字号,五经卷号不得相混。

  五核墨卷,真草不全者不得中式。

  六公填榜,析卷时不得随意引嫌更改。

  天子闭着眼睛道:“朕昨日才让礼部议会试之事,这么快就议出来了?”

  “回禀陛下,自林延潮任礼部尚书后上疏甚勤,经常三日一小疏,五日一大疏,都也并非滥奏,都是迫切之事,对于陛下下部的批示,礼部不出二日必有章程回禀。”

  天子眯着眼睛点了点头道:“难得!”
大明文魁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damingwenku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明文魁http://m.cndxh.com/damingwenkui/大明文魁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明文魁》版权归原作者幸福来敲门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重生女配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