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一千两百八十九章 非你莫属

推荐阅读:太古龙象诀不灭龙帝网游之梦幻法师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武炼巅峰伏天氏校花的贴身高手纯阳武神全职法师美漫丧钟
  景阳宫,大门紧闭。

  景阳宫虽说是东六宫之一,但如同于冷宫。天子从来不驾临这里。

  不仅仅是天子,就算是宫里的太监宫女,也是不敢在这里停留,就算有要紧的事要办,也是远远地绕过景阳宫,而不从此路经。

  他们担心万一被郑贵妃的人看见,那么绝没有好下场。

  辰时以后,严之推照例来到景阳宫里。他是皇长子的讲官之一,出身文书房,是陈矩的干儿子。整个宫里的太监中唯独陈矩可以不看郑贵妃的脸色行事,所以天子让陈矩的人给皇长子讲书。

  把守景阳门的司阍是郑贵妃的人,见到严之推来给皇长子讲课,于是故意借口找钥匙,然后拖拖拉拉的好一阵,才让严之推进了景阳宫。

  严之推方到了景阳宫前,就听得脚步声传来,但见皇长子已是跑了出来,惊喜地道:“今日又是严先生来给我讲书吗?”

  看着皇长子一脸欣喜的神情,严之推自是高兴,不过他却道:“殿下万金之躯何等贵重,别说是内臣,就是将来的翰林讲官,你也不必出门亲迎啊!”

  皇长子闻言当即称受教,然后满脸愁容地道:“我都在屋子里憋久了,好容易遇见先生来了,欢喜之下也想不了太周到。”

  严之推闻言一叹心道,可怜,可怜,这个年纪少年正是要看花花世界的时候,但却与他的母妃一起在这冷宫之中禁闭。

  “今日内臣不讲书,还请将你母妃请来,陈公公有几句话让我转达。”

  皇长子见对方说得郑重,当即让近侍去叫王恭妃。

  不久两名老嬷嬷搀着王恭妃来到宫里,皇长子对严之推道:“母妃这几日身子不太舒服,还请先生长话短说。”

  王恭妃连忙道:“洛儿,不可如此,本宫在这景阳宫里常年不见天日,好容易有先生来陪着说说话,不知多高兴才是。”

  “再多取一盆炭火来。”

  几名老嬷嬷依言行事,严之推知道之所以服侍景阳宫的都是老嬷嬷,是因为皇长子的缘故。

  就在一个月前,郑贵妃言皇长子喜与宫女嬉戏,早已并非童男。万历闻言后震怒,派中官前去验查,结果王恭妃对着中官大哭言,十几年来我与皇长子同住在景阳宫,不敢有丝毫闪失,就是怕有这样的留言,但今日仍是应验了。

  王恭妃这么说,天子这才相信,但是仍是撤掉了景阳宫五十岁以下的宫女,尽遣老嬷嬷服侍。

  严之推又见景阳宫里物件都十分陈旧,很少御赐之物,丝毫不似其他宫里的嫔妃们都将天子赏赐之物放在显眼地方,并且其他嫔妃都是极力打扮自己,而王恭妃却是衣着简朴,而且鬓间已有白发。

  严之推当即向王恭妃道:“是殿下的事,其实陈公公也是奉了皇上的旨意……”

  然后严之推与王恭妃说了好一阵的话,皇长子在旁听了半懂不懂,只是见王恭妃的神情既是高兴,又是难过,不时看着他。

  说了好一阵后,严之推才道:“娘娘,内臣就在门外,你与殿下好好说吧。”

  严之推走后,皇长子惊问道:“母妃,你是要让我出景阳宫吗?”

  王恭妃搂住皇长子熟视良久,突然之间泪如雨下道:“洛儿,娘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娘没有用,娘只是宫女出身。”

  皇长子惊慌失措道:“母妃,你说什么?”

  王恭妃稍稍止泪对皇长子道:“洛儿,娘只恨娘当年眼光短浅,实在是鼠目寸光,若是当年早听了林三元的话,就不会有今日了。”

  皇长子问道:“是什么话?”

  王恭妃道:“他让娘将你给皇后娘娘收养,如他所言如今你早就是东宫储君,那时候你我二人想见就见,也不至于会有今日这等处境啊。”

  皇长子扯着王恭妃,也是垂泪道:“娘,孩儿不愿去坤宁宫。”

  王恭妃泣道:“你我母子相伴十二年,此生已是足够了,你将来出阁读书,也是要离开景阳宫的。”

  “不,”皇长子惊慌失措,跪在地上道,“母妃,孩儿不愿离开你。我不要当什么太子,我也不要什么出阁读书,我只要陪在母妃的身边。”

  王恭妃手抚皇长子的头道:“住口,娘已经错了十二年了,不能再错下了去。你是庶长子,但却是天家的血脉,满朝大臣都希望你将来能够继承你父皇的天下。”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你父皇才不愿见你,不是他不顾念父子之情。”

  王恭妃边说边是泪如雨下。

  皇长子跪在王恭妃的身边泣不成声。

  这时外面传来严之推的声音:“娘娘,差不多了。”

  王恭妃道:“容本宫与皇儿再说几句话!”

  皇长子惊道:“娘,就在今日?”

  王恭妃缓缓点头道:“今日你就去坤宁宫!以后没有得你父皇的旨意,就不要来景阳宫了。”

  “不!”皇长子惊慌失措。

  “你若是不去,娘此刻就死在你们的面前!”

  皇长子双唇不停地颤抖,他抓住了自己的衣袍,心底觉得无比的剧痛。

  “母妃!”皇长子痛彻心扉地哀嚎。

  门外严之推闻此也是双目泪流,但他只能道:“娘娘,不能再犹豫了,陛下此刻意志未坚,随时可以改变主意。我们还是速速去坤宁宫,只要殿下认了皇后,那么就是木已成舟了。”

  王恭妃无限深情地看着皇长子道:“皇儿,走吧,不可再拖延了。记着娘说得每一句话。”

  “娘,我将来成为太子,再向父皇请求回来接你!”皇长子握紧了拳头。

  “不,你成为太子只是开始,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要将你父皇的恩情怜悯用在这样的事上。你不要恨你父皇,也不要恨任何人,只要你能好好的,娘此生足矣!”

  说完王恭妃咬了咬牙,一狠心将皇长子推出了景阳宫,然后左右将宫门关上。

  皇长子哪里肯,冲上前去宫门已是关闭,他只能拍门痛哭。

  严之推站在一旁叹口气道:“殿下,该走了。”

  皇长子回头看了严之推一眼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当什么太子。”

  严之推闻言正色道:“殿下,若是你这么说,就辜负了恭妃娘娘的厚望了。殿下如此对得起她吗?”

  皇长子坐在地上想了一阵,对着景阳宫宫门叩了三个头,然后抹干眼泪道:“好吧,我们走吧!”

  严之推见此欣然点点头,牵起皇长子的手走出了景阳宫。

  而于此同时,宫中一人手持书信来到了林延潮府上。

  林延潮知是陈矩邀他见面,当即也是微服出府。

  二人还是在当初的茶楼相见。

  陈矩一见林延潮即道:“皇长子已入坤宁宫,现在寄养在皇后那。”

  林延潮道:“怎么突然来了这一出。皇长子与皇三子先后出阁读书的事不妥吗?难道陛下又改变主意了?”

  陈矩道:“也是元辅好心办坏事,他向陛下陈言,万一皇长子先出阁读书后,朝臣不同意皇三子读书如何是好?所以陛下改变了主意,要三位皇子一并封王。”

  林延潮闻言道:“王太仓此举不是针对我而来吧。”

  “按照道理而言,王太仓不是图谋这册立之功的人。”

  林延潮道:“那他还是不愿用我此策,故而提出了三王并封以为转圜,认为更高明一步,但是他怕朝臣反对先一步让皇长子认皇后,成为嫡子。”

  陈矩看向林延潮,却见林延潮神色倒是也平静,至少面上没有表露出怒气来。

  林延潮道:“只是皇长子已是长大成人,就算是皇后也要避嫌,不是久留宫中之意啊。”

  陈矩道:“按照规矩,皇子到了皇长子这个年纪就要移宫去西五所,若是太子,储宫当在慈庆宫!”

  林延潮点点头道:“我明白了,王太仓之意原来在这里。只要皇长子离开景阳宫,那么皇上不得不顺水推舟,立即将出阁读书之事办成。”

  林延潮虽明白了王锡爵的意思,但是仍对他否定自己的主意十分不满。

  对方一回朝就破坏了自己与赵志皋二人之间商量的默契,这件事赵志皋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自己不可以。

  陈矩这个时候道:“这几日皇长子都由皇后与咱家的人的看管,我在皇长子身旁的人透露,皇长子对于大宗伯您十分仰慕,并且他也知道你当初在乾清宫斥郑贵妃之事,心中对你更是感激啊!”

  林延潮闻言也是失笑,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当初自己是打算不掺合进国本这件事。

  其实对于册立皇长子,天子心底都早有定策。否则当初自己与赵志皋在殿里商量讲官时,天子唯独过问了皇长子的讲官人选,而对皇三子讲官却没有提。

  这就是天子对赵志皋,林延潮的不言而言。

  但朝臣们总是爱揣摩天子的心思,所以一定程度上天子与皇长子现在关系如此,大臣们也是要背锅的。

  但无论怎么说,郑贵妃当初那一手操作,是彻底将自己推向皇长子一方。

  而这时候陈矩道:“建储之事,乃社稷第一功,大宗伯身为礼臣,当今官员中若问谁最有资格为此发声,无疑是非你莫属啊!”
大明文魁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damingwenku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明文魁http://m.cndxh.com/damingwenkui/大明文魁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明文魁》版权归原作者幸福来敲门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明天下沧元图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九星毒奶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隐暗月纪元龙城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