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的大魔王|第二三三章 阿斯加德与律法之书(2)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唰!”

  这一次谢韫完全没有打算躲,也没有去用普通格斗中应对中段侧踢的方式去夹成默的腿,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了成默一直都有针对她习惯用普通格斗中的招数这一点来预判她下一步的行动,所以谢韫这一次采用了非常规的技术动作,轻轻跃起,直接用膝撞攻击成默的下巴。

  虽说只是“轻轻跃起”,但谢韫的去势却像一飞冲天的白鹤,假设成默不收回侧踢闪躲的话,绝对会被谢韫撞的飞起来,如果谢韫的膝撞还附带神圣裁决,就会进入麻痹或者禁锢状态,这无异于自寻死路。

  然而谢韫没有想到成默居然不闪不避,反而出乎意料的低头用脸去迎接她的膝撞,谢韫正惊讶之际,“嘭!”的一声她的膝盖就和成默的面部发生了亲密接触。

  “嗯!”成默闷哼一声,“嗡~!”成默感觉到脑海里全是撞钟在响,他强忍着大脑的震荡,和七晕八素的感觉,强行搂住谢韫的腰,并将跃在半空中的谢韫向怀中一拉,将谢韫完全抱在了怀里。两个此时完全不像角斗,就像成默抱着谢韫的腰,将她半举了起来。

  关节技是在角斗中是几乎没有作用,因为载体根本不怕痛不说,半机械人的手臂还能自由旋转,因此根本不会有人用关节技或者摔跤的招式去角斗。

  而且控制距离,让自己的技能在最佳释放位置,让对方的技能不好命中自己才是角斗至胜的关键。太过接近就会导致破绽过多,技能容易命中,纯粹是新手的打法。

  比如成默此刻浑身就是破绽,可以说是背部大开,完全放给了谢韫去攻击。然而这忽如其来的投怀送抱是谢韫完全没有想到的,半空中的她完全被成默不可思议的送死行为给弄的不知如何应对,如果是别人,她会毫不犹豫的使用神圣裁决,这肯定是百分之百命中,让对方失去反抗能力。可现在是成默,并且她是打算放水的,真要用神圣裁决的话成默还没有打破她的护盾,可能就先直接挂掉了......

  “你这是找死!”谢韫犹豫了一下,挥起了手,淡紫色电光闪烁,她选择了使用只有麻痹效果的神圣裁决,给成默留一线生机.....

  “没错,我就是在找死.....”将头蒙在谢韫胸前的成默发出了闷声闷气的回应。

  紫色的电光如飞射的长剑向着成默的背部插了下去。

  谢韫的犹豫,给成默创造了绝佳的机会,就这几秒钟的差别决定了谢韫赢了角斗,输了赌注。在紫色电光突破成默的能量护盾刺入成默背部的瞬间,成默的周身忽然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波动。

  谢韫意识到了不对,想要将成默振飞,拉开距离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开启神圣护盾来抵挡从成默身体里爆发出来的死亡之光。

  这一秒,肉眼无法观察的能量像急速膨胀的气泡在月光照耀的斗兽场中瞬间爆发。

  以成默和谢韫为圆心,斗兽场的中间被直接轰出了一个巨大的陨石坑,整个斗兽场都剧烈的摇晃起来,气流翻涌,尘土飞扬,烟尘遮蔽了月色。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围墙纷纷垮塌,无与伦比的能量爆发推着大大小小的石块到处乱飞,这些石块在天空划出无数的抛物线,像是纷乱而盛大的灰色烟火。

  谢韫的神圣护盾都经不起引起天崩地裂的能量爆发,金色的神圣护盾只是在澎湃的能量中坚持了几秒,就迅速湮灭。失去护盾的谢韫头发全都竖了起来,就连质地无比坚韧的太极龙战斗服都裂出了无数破口,接着谢韫被猛烈的爆炸掀的飞了起来,像个破布娃娃一般被抛向了天空。

  而选择用自爆的方式来破盾的成默,在黑夜之中直接化成了彩色的dna螺旋,消失在了漫天的烟尘之中。

  回归本体的谢韫转头就看见成默用手枕着头侧对着她笑,谢韫从来没见成默笑的如此愉悦过,尽管他唇角的抽搐表明他正在强忍着载体毁灭所带来的沉重痛苦,但从微表情的角度来看,他的眼角眉梢舒展的极开,显然是真的很开心。

  谢韫想到自己居然让成默钻了空子,还被成默利用了思维死角采取了如此无赖的方式赢得了权利,没好气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用这种方式取胜,还自鸣得意......”

  此时成默一点也不好过,他还是第一次体验载体毁灭带来的疼痛,即便练习模式下载体毁灭的疼痛被降低了很多,但那种从神经末梢传递到脑海深处的强烈痉挛还是让他的肌肉在抽搐。成默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深邃的痛苦,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不适,可深埋在肌肉里的神经却像被烙铁死死的夹住,在不断的传导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可怕疼痛。

  他控制着想要蜷缩起身体大声呐喊的冲动,勉强笑了一下着低声说:“对于我来说,如何取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一定能获得胜利的结果。”

  谢韫感觉到了成默在被子下面的颤抖,想到他宁愿自爆都要赢,又是无奈又是怜惜,无奈是觉得成默这种做法实在太功利和极端,怜惜自然是舍不得成默承受这样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

  “你呀!”谢韫也侧过了身子,而成默相对而卧,她将白皙修长的手从雪白的被子里伸了出来,轻抚住成默的侧脸,“可这样的取胜有什么意义呢?一点也起不到练习角斗的作用.....也违背了我的初衷.....”

  “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成默疼的牙关打颤,还朝谢韫眨了眨眼睛,接着他一边倒抽凉气一边说,“更何况我还觉得从中我领悟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角斗就是抓住对方的弱点,然后不断的思考自己如何能利用微不足道的弱点扩大优势,继而取得胜利......”

  谢韫伸手拭去了成默额角的汗水,没好气的说:“问题是你抓住的不是对手的弱点,而是规则的漏洞,这种做法一点都不光明正大,不绅士,不体面......”

  成默勾着嘴角笑道:“相比能够体验一个小时的‘女仆’时间,这一切都不算什么。”

  “女仆?”

  “不是你说只要能破了你的盾,你就一个小时之内一切都听我的吗?”

  “没错......是一个小时之内一切都听你的.......”见成默眼神灼热,谢韫收回了手,脸上升起了威胁的笑容,淡然的说,“成先生,你可千万别忘记了,你可是输给了我一天时间,接下来这一天时间你都要听我的,所以两相抵消,你还欠我23个小时。”

  成默摇头。

  谢韫冷笑道:“就算你不愿意抵消,我奉劝你也千万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千万不要贪一时之快,等下承担白天无法接受的后果。而且我只是说一切听你的,并不是说你能碰我.....”

  “诶?谢小进同学,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终于到了埋了许久的伏笔,成默的脸上浮现笑非笑的表情,“麻烦你仔细回忆一下,选择回归本体时的dna螺旋和载体死亡时dna螺旋有什么区别!!”

  即使成默的语气平淡如常,但得意的情绪却溢于言表。

  说完成默还朝谢韫的方向挪动了身体,他的瞳孔里闪动着灼热而狡黠的光,逼视着一侧的谢韫,“谢小进同学,想明白没有,我拥有的可不是一个小时的女仆时间,而是一个小时的女仆时间加上.....”成默抬起了手表,看了眼时间说,“我大方点,不计较你现在都还没有破我的防,就算我坚持了两个小时三十七分钟,这也就是说我还有两个小时三十七分钟,可以随意的触碰你.......”

  成默笃定的语气和调侃的眼神让谢韫有些懵,她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脸上的表情渐渐僵硬,她喃喃的道:“不.....不可能!”

  “你好好想想....”成默淡淡的说。

  谢韫这才注意到成默第一次被自己的“涤罪之焰”带走,dna螺旋是盘旋向上逐渐吞噬载体,而刚才成默因为自爆载体死亡,dna螺旋是渐渐从体内浮现,最后如同泡沫一般炸成无数碎片......

  尽管谢韫已经打了很多场排位,可一般情况下,绝大多数天选者都会在必败或者马上就要被击杀的情况下选择投降,来规避载体死亡带来的本体疼痛。所以谢韫很少看到载体死亡的景象,而且一般也没有人去关注载体死亡和回归本体的景象有什么区别。

  谢韫不得不承认自己上了成默的当,不仅让他堂而皇之的在自己面前全身而退,更好笑的是她还以为自己赢了,在成默回到斗兽场时嘲笑了成默,想到刚才自己还放水安慰成默,谢韫埋怨自己真是傻到家了,被成默骗的团团转。谢韫面红耳赤,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恨不得立刻用“涤罪之焰”让万恶的成默立刻消失。

  “你不会不认账吧?”成默不知道谢韫有谋杀亲夫的打算,又慢慢的向谢韫挪动了一点,逼近了有些惊慌失措的谢韫。

  谢韫不是那种会耍赖的女生,只能默不作声,她面对缓缓靠近的成默,轻咬着嘴唇无能为力的向床的边缘退了过去。

  两个人一进一退,转眼,谢韫就到了床边退无可退.....

  眼见成默就要贴了过来,吓的谢韫掀开被子跳下床,紧张兮兮的说:“我先去洗个澡!”

  “不是进斗兽场之前才洗过了吗?”

  谢韫哪里遭遇过这样的尴尬,一边后退一边板着脸说:“我是说给你时间,但也没有说什么时候给!你好歹让我准备一下.....”顿了一下,谢韫强作假做严肃,“成小默,虽然我们是夫妻,可你也得绅士点,你耍些诡计赢了就算了......如果还要做些过分的事情.....我会.....好几天不理你的.....”

  成默也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抬头,目光炯炯的看着站在床边的谢韫,他也不想太过让谢韫感觉到不舒服,或者逼的谢韫翻脸不认账,于是成默咳嗽了一声说:“我也不逼迫你,这样吧!你去洗澡,然后.....换一套女仆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要看谢小进你的表现了.....”

  谢韫稍稍松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微红着脸颊说:“可.....我没有女仆装啊!”

  “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问题。”成默淡然的说。

  (以下省略若干字)

  等天光大亮,耀眼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雪白的被子上,成默神清气爽的睁开了眼睛,此时谢韫已经不在身边,成默扫了一眼,那套黑白相间的女仆装还有白丝整齐的叠好了放在床边的沙发上,想到刚刚的种种旖旎与甜蜜,成默心头激荡,幸福的感觉在心头泛滥。

  成默起身,坐在床边望着蓝天白云下埃菲尔铁塔,竟然情不自禁的傻笑了起来,直到谢韫在外面喊“起来了,就出来吃东西”,成默才应了声“好”,踩上拖鞋先去浴室洗漱,洗漱完毕,又去在衣帽间收拾了一下换好衣服,便出了卧室。

  此时谢韫正穿着瑜伽服坐在窗边修炼,金灿灿的阳光洒在她圣洁无暇的面容上,让成默都有些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个仙气十足的女神,也会有娇羞可人的一面。

  成默注视着谢韫走向了餐桌,黑色的大理石桌上摆着牛奶、白煮鸡蛋和鸡胸三明治,都是成默平时经常吃的一些东西。实际上谢韫会做的食物跟成默差不多,甚至可以说还要少一些。

  成默一边吃东西一边欣赏巴黎的美景以及更胜于巴黎美景的谢韫的姿容,等他慢慢的吃完东西,谢韫也结束了修炼,想到刚才的荒唐,谢韫也有些脸红,她都不好意思与成默对视,假做若无其事的说:“等下我们去哪里?”

  “去旺夫门旧货市场。”成默看着谢韫便觉得心中荡漾着丝丝的甜意,就像外面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壁炉里柴火正旺,此时他坐在沙发上正翻阅着一本永远看不完的好书,手边摆着一杯馨香的咖啡......这种淡然温馨的美好持续多久都不会厌倦。

  “去旧货市场做什么?”谢韫有些疑惑的问。

  “虽然说克里斯钦菲尔德是摩拉维亚弟兄会建的,但遗迹之地里面的神圣之光、巨匠造物主却是诺斯替教派的概念,这涉及到神秘学,我对神秘学了解的不是特别多,因为国内关于这方面的书非常少,就连国外正经研究神秘学的书也很少,必须得旧货市场去淘.....”

  谢韫一向对于神秘学这种非主流的神神怪怪的学说不屑一顾,完全是她的知识盲区,便点了点头说:“行,你等我换身衣服,我们就出发。”

  “去旧货市场做什么?”谢韫有些疑惑的问。

  “虽然说克里斯钦菲尔德是摩拉维亚弟兄会建的,但遗迹之地里面的神圣之光、巨匠造物主却是诺斯替教派的概念,这涉及到神秘学,我对神秘学了解的不是特别多,因为国内关于这方面的书非常少,就连国外正经研究神秘学的书也很少,必须得旧货市场去淘.....”

  谢韫一向对于神秘学这种非主流的神神怪怪的学说不屑一顾,完全是她的知识盲区,便点了点头说:“行,你等我换身衣服,我们就出发。”
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fanpandedamow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反叛的大魔王http://m.cndxh.com/fanpandedamowang/反叛的大魔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反叛的大魔王》版权归原作者赵青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