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3

推荐阅读:大仙武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抬棺匠无敌血脉大奉打更人明天下重生之最强剑神三国之巅峰召唤命之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阴雨绵绵的冬日夜晚,总是会让人感到有些烦躁。特别是这样的夜晚,空气里,飘荡的不仅仅是阵阵寒意,更多的还是无法理清的凄凉。

  石中斜躺在显得有些陈旧的沙发上,满是沧桑感的双眼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电视,手中的遥控器,被他胡乱的按着,不禁惹来不远处坐着的那名中年妇女不耐烦的眼神。

  “要看就看,不停换台做什么。”中年妇女恼怒的叫道。

  石中听见她的声音,这才从失神的状态清醒过来,他连忙和气的道歉着“对不起,刚才想事情,想出神了。”

  中年妇女伸手,石中瞧见,赶忙将遥控器递了过去。

  “这么晚还在想什么?又是工作上的事?”中年妇女问道,语气里尽是不满。

  “没有,没有。就是胡乱想想。”石中笑盈盈的回答,那样的笑容在这样的雨夜里,更多的还是苦涩。

  石中与张琴是少年情侣,那个年代的爱情讲究从一而终,所以他也从来没考虑过别的事情,只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很开心,感觉幸福,便已足够。于是时间一长,两人顺理成章的结婚,再过几年,生了个女儿。然而直到那个时候,石中才忽然明白,生活跟爱情完全是两码事。恋爱阶段起初的甜蜜与喜悦渐渐的被生活中的细碎杂事磨平,两人之间陆续开始有了争吵。而那时,刚刚成为警探的石中,为了能让全家过上更好的生活,几乎是没日没夜的都在忙着工作的事情。

  于是吵闹加剧,工作,家庭两重烦恼,都快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再后来,承受着仿佛永无止境争吵的石中,第一次考虑起了离婚,一个人过日子的事情,也就在那一刻,他才忽然明白他与张琴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两人之间已经根本没有感情可言。

  想法如同雨后春笋般,在石中的心里扎下了根。甚至于有一次争吵中,他想要离婚的话,已然滑到嘴边,就要脱口而出。但那时,他们的女儿哭泣着跑了出来,彻彻底底的将石中打回到了现实。

  ‘不能离婚,不能让女儿过上那种日子。’另一种想法开始滋生,这一滋生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前几年女儿离开家去工作为止。

  而那时,两人都已经老了,虽然彼此之间在家几乎没有多少言语,但好歹也不吵闹了。更何况,都这个年纪了,再谈离婚,也没有任何意义。

  想着这些,石中不由得苦涩的笑着看了一眼张琴,他想“我跟她,大抵可以算是最亲密的陌生人了。”

  张琴的视线落在电视画面上,根本没有注意到石中的眼神,只听她略带威胁的说道“我可警告你,不准把工作上的事带回来,女儿就是因为你,才早早离开家的。”

  “是,是。”石中老好的点头回到,已经升到探长位置的他,此时的这副表现,若是被属下瞧见,只怕他们都要大跌眼镜。

  平安躲过一劫,两人再次回归沉默,年代已久的狭小房间内,一时间,只留下电视里仿佛永远年轻的女主播叽叽喳喳的播报声。

  石中听着细微的雨声,不一会儿便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直到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将他从迷迷糊糊的睡眠里拉了回来。

  这么晚还来电话,石中非常明白是什么意思。于是他立即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张琴已经不声不响的回屋睡觉去了。

  石中自嘲的笑笑“这样也好,免得惹她唠叨。”

  谁知,话语刚刚出口,他就听到了来自里屋愤怒的吼叫声“你死了啊,赶紧接电话!”

  “好,好。”石中应着声,小跑着过去拿起电话,阻止住吵闹的响声。“你好,我是石中。”

  “石探长,抱歉这么晚打搅你。我们接到市民报警,新街口21号一间废屋里有一具死尸,您要过来吗?”电话那边是前不久才进警局的新人何青,石中因着第一眼就觉得他看着比较顺眼,所以便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工作。

  听到何青的汇报,石中先是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十二点半。“小何,你是已经到那里了?”

  “是的,接到报警,我就来了。”

  “嗯。”石中应了一声,常年的疲惫感这一瞬间尽数袭来,他看了一眼屋外丝毫没有停歇迹象的冬雨,着实有些不太愿意这么晚出去。然而当他转而看了一眼紧闭的里屋房门,心里知道张琴今晚是不准备让他进屋睡觉之时,不愿出去的想法还是改变了。

  “好的,我一会儿到。你保护好现场,不要让闲杂人等破坏。”石中嘱咐了一句后,挂断了电话。

  “也罢。”他站在电话旁,长叹了一口气。“注定没有可能睡觉,还不如去看看。”

  门后衣帽架上的大衣是他女儿五年前送给他的礼物,石中对它一直悉心照顾,这才使得即使五年过去了,那件大衣还跟新的一样。

  石中穿好厚重的靴子,迈起沉重的步伐,取过大衣套在身上,打起伞,开门了出去。临出门的那一刻,他明显听见里屋里传来了玻璃杯被摔碎的声响。

  “哎。”石中无奈的摇了摇头,合上大门,身子步入雨夜中。

  约莫半个小时后,石中来到了命案现场,他看了一眼废屋两侧,顿时安心了一些,“看来这雨夜多多少少还帮了些忙,否则此时这周围只怕都是闲着没事围观的民众了。”

  远远瞧见石中来到何青,赶忙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来,呼出来的气息,一入空气,便想成一道白雾。“石探长。”

  石中点了点头,一边朝里走一边问道“怎么样,是自杀还是他杀?”

  “他杀。”何青无比肯定的回答道。

  石中闻言,刚想开口教育他不能断然下决定,然后就在这时,石中已经瞧见了斜挂着木椅上的死者模样,因而,刚要出口的话硬生生的便被吞了回去。

  何青身子并不高大,事实上可以说是颇为瘦弱,他站在石中旁边,连连哈气,双手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紧张,使劲的搓动着。“刚来现场,瞧见死者这副模样,着实吓了我一跳,想不到竟然会有人这样对待同类。”

  也不怪何青会这样说话,倒不是说他胆小什么的,而是此刻他们面前的这具尸体,实在有点太过恶心。

  奈何因着工作的关系,何青还是不得不直直盯着那具好似是坐在木椅上死亡的尸体,因为石中从看见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口说哪怕一句话。

  虽然何青只是名新人,但他跟在石中身边也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他自是清楚,一旦石中在命案现场出现这种表现,则必然是代表着什么重要的事情,此时,还是不要打扰为好。

  何青强忍住喉间作势要翻涌而出的晚餐,鼓起勇气,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起那具尸体来。

  从胸部可以看出,死者是名男性。稀疏的头发显得无比脏乱,可能代表着死者收入并不高,或许是某种体力劳动从业人员。往下则是那张令人作呕的脸,或者准备点来说,那已经不能称作为脸了,因为它已被砸烂。

  刚才何青检查过,好似一张恶心面具的死者脸颊上,还残留着土红色的细碎石子,代表着,死者很有可能是被凶手用红砖砸碎那张脸的。

  不过奇怪的是,死者手脚并没有被捆绑的痕迹,身上也看不到明显的致命伤口。

  “该不会死者是被活活砸死的吧。”想到这个可能的何青,只感觉浑身鸡皮疙瘩直直竖起,这样残忍的死法,令得他毛骨悚然。

  视线快速移过那张令人不忍直视的脸颊,何青注意到死者单薄的外套上面几个纽扣像是被人故意解开了。因为到达这里后,警探们秉承着不要破坏半点现场的原则,没有人碰触过死者,因而便只剩下一个可能,那就是纽扣是被凶手故意解开的。

  可是为什么呢?何青想着,微微弓起了腰,眯着眼试图通过敞开的上衣往里面看去。

  果不其然,何青一眼便瞧见了死者的右胸口似是有血液流下的痕迹。

  “那里会不会就是致命伤口?”何青立即想到了这一点,身子不由自主的就走了过去,都完全没有考虑到要告知石中一声。

  片刻后,何青已经伸出手,微微撩起了死者身子右侧的衣服。借着灯光,他能清晰的瞧见伤口是什么模样。但是甫一瞧见,何青便知道自己错了,因为他眼前的这个伤口很小,看样子并没有多少可能会是致命伤口。

  “只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呢?”何青死死盯着伤口,小声的嘀咕道“这块皮肉被有意的割掉了,应当是凶手所为,可是这个形状代表着什么?”

  何青念叨着开始转动脑袋,试图寻找到一个正确的观察点,很快,他的脑袋固定住,因为从现在这个角度,他终于知道那个形状是什么了。

  “是个倾斜了的十字架!”何青因为自己的发现而又惊又喜,喜的是他终于可以确定伤口的模样。惊的是,他知道,既然凶手小心翼翼的割除了这个十字架的形状,必然是有所寓意,而十字架给人带来的第一印象,便是宗教。

  “宗教罪案。”何青顿时感到头疼起来,虽然他只不过是名新人,但他也多多少少知道,涉及到宗教的犯罪,有极大可能是连环杀人案。

  这就代表着,要么他们还有没能发现的受害人,要么面前这具死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想到此处,何青作势就要转身将自己的发现汇报给石中,然而就在他的身子动弹的这一刻,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死者的左胸处,好像有一块面积颇大的阴影。

  “不好!”何青惊道,虽然他也不确定那块阴影代表着什么。但就是一种直觉。只见他伸过去想要撩起死者左侧外衣的手,已经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过去,好一会儿,何青才终于瞧见死者的左胸。

  “呵!”只一眼,何青便因着短时间里过度的惊吓而导致身子连连后退,两三步后,他因着重心不稳,‘砰’的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冰凉的地面上。

  突发的响声,惹来正在一旁收集证据的几名警员齐齐投射的目光。他们看着坐在地上的何青,表情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额头冷汗汩汩冒出的何青,花了好一会儿才将将能够定下心神,接受刚才所见的确真实发生了的事实。

  只见他赶忙爬了起来,两步并一步,满脸窘迫的走到始终面前。

  直到这时,何青才终于发现了石中的异样。

  浑身僵硬,自见到死者状态的那一刻开始,身子便完全不受控制的石中,失神的伫立在原地,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此时此刻,石中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走出家门的时候,心里会突然冒出一阵没来由的惶恐不安,当时他还以为是因为从室内走到室外,短时间温度的急促改变导致,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是上天在阻止自己来到这里见到这具尸体。

  虽然身子不能动弹,但石中的眼睛到底还算能够清晰瞧见眼前的事物,因此,刚才何青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注视之下。自然而然,那道倾斜的十字架割痕以及左胸处因为凶手取出死者的心脏而留下的碗口大的口子,都可谓是历历在目。

  两处独有的伤口,进一步加深了一直萦绕在石中脑袋里的惊恐。

  察觉到了石中异样的何青,连连喊道“石探长,石探长!”

  几乎与石中脸贴着脸的距离,何青的喊叫本应直接将石中的思绪拉回现实来。奈何,震惊与恐慌太过沉重,即便石中想,那也不是立即能够恢复的。

  就在嗓子因为喊叫而沙哑的何青以为石中身子出了什么毛病,正准备叫人将他送到医院时,石中终于能够再次感觉到自己身子的存在,

  喉咙干涩异常,石中定了定神,抬起麻木的手臂狠狠揉了揉双眼,似是期待双眼再次见到光明时,眼前的一切会有所改变。

  然而,期待,终归只是期待。

  人还是那些人,死尸还是那具死尸,一切都没有半点改变。

  石中不助的叹气,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

  何青虽然感到无比的莫名其妙,但因着对石中的尊敬,他还是开口关心的问道“石探长,你是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石中艰难的摇了摇头,因为干涩而疼痛的喉咙里传出一阵似是从地狱而来的声音。

  “十一年前,我见过九具与现在这名受害人一模一样的尸体!”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丧尸没什么了不起的重生之星空霸主超级虫师最终一击时空事务所的兼职废土妆尸机甲大天王极品兵神吞噬无极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