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4

推荐阅读:帝霸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剑卒过河剑来
  这夜如同飘洒而下的细雨般,没有了尽头,何青在一众警员的帮助下仔仔细细的将现场留下的证据全部收集完时,时针已经跳到了两点。

  自说出那句令得何青完全没有头绪的话语,石中便开始了围绕着死者周而复始打转的举动。期间,何青尝试询问,只不过连续几次得不到任何回应后,他也选择了放弃,任由石中做他想要做的事情。

  疑惑好似杂乱无章的线头,充斥脑间。何青虽不明白为什么这位看起来老成稳重,极为可靠的探长,今夜会如此失态。但他知道,石中必有其原因。

  古老的城墙上悬挂的挂钟敲响了两点来到的钟声,一众警员封闭了现场后,陆续冒雨离开。片刻后,这栋破旧的废屋重新回归它的宁静,无人叨扰。

  石中失神的站在屋檐下,目送着死者被装入尸袋运走。冬夜独有的冷雨肆意的打在他身上那件往日里呵护有加的大衣上,他也丝毫没有在意。

  见到警员们已经尽数离开,何青这才长舒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走到石中身旁,关心的问道“石探长,我先送您回去吧。”

  何青说着撑起了伞,罩住正在淋雨的石中,“再有几个小时就该天亮,您也该稍微休息一下,免得弄坏了身体。”

  满脸尽是呆滞表情的石中,像是听见了何青所说的话,只见他似是艰难的扭过了头看向何青。

  四目相视的那一刻,何青惊讶的发现面青这位探长原本如同猎犬般的双眼,此时竟然混沌一片。见状,他不由暗想“究竟那名死者是如何将经历了几十年风雨的石中,改变成这幅模样。”

  石中愣了愣神,勉强回到了现实,只听他问道“小何啊,我们去八一酒吧坐坐。”

  “啊?”何青一惊,八一酒吧他自然是知道,那里一直以来都是他们这些等级地位的小警探警员爱去的地方,那里啤酒便宜,二十四小时营业,他们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可以在那里随便聊上几句,长久以来,那里可谓已经成了警局的专属酒吧。

  “石探长,您想喝酒?不是,您这到底是怎么了。”何青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语。

  石中迈开了步子“走吧,先去暖和暖和,我再想想该怎么跟你解释这件事。”

  “好!”何青见石中主意已定,赶忙撑伞跟了上去。

  他们所在的这座城市,地域辽阔。从城东到城西,开汽车的话约莫要六个小时,随着时代的改变,原先的本地人,渐渐走了出去,到了别的城市,过上别的生活,留下来的本地人,都是一些年纪较大的老年人,以及妇女孩子。然而有改变就会有发展,本地人离开,外地人进入,且逐渐增多,因而才导致了原本宁静的城市,凶杀案的增多。

  走在石中身边的何青望着冷清的街道,心想“这个时间,也只有他们这种人还会在外面忙碌吧。”

  八一酒吧位于警局不远处,两人沉默步行了二十来分钟后,站到了酒吧门口,在进去之前,何青回头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警局,他知道,发生了这样的凶杀案,今夜警局里必然忙碌不堪。

  深夜两点半,酒吧里仅有三三两两的顾客,何青快速的扫了一眼,根据那些人的衣服,猜测他们有很大可能是在家里吵架了,没地方去,才来的这里。

  吧台里,年迈的酒保,止不住的打着哈欠,他见到石中二人进入,先是一愣,旋即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两位喝点什么?”

  “啤酒。”

  “威士忌。”

  几乎是同一时间的回答,却是来自不同人之口。点了啤酒的何青,听到石中的话,已经无法再有过多的惊讶,或者说,是有些麻木了。

  酒保笑着点了点头,先是取出一瓶瓶装啤酒递给了何青,才接着往中口杯里倒上小半杯威士忌。

  “还是老规矩?加冰。”酒保问道。

  石中无言点头,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将视线从面前的酒杯移到酒保身上,“你还认识我?”

  “当然。”酒吧干脆利落的回答“你老了很多。”

  石中听言,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脸上的皱纹“岁月催人老。”

  “是,你的工作压力很大。”酒保如是回答,表现得像是他对石中知根知底似的。

  石中端起中口杯,狠狠的朝喉咙里灌下一口威士忌,酒液入喉,强烈的刺激与不适应,迫使他猛地的一阵咳嗽。

  “你喝得太猛。”酒保一边说着一边为石中续起了杯。

  石中边咳嗽,边摆手,示意没有关系。半晌,待咳嗽止住,何青瞧见抬起头来的石中,双眼已经通红。

  “去坐会吧。”酒吧略显关切的说道。

  何青见状,接话道“石探长,我们去那边先坐坐。”

  “好。”石中回答,抬脚就要朝窗户边的座位走去,却又听他说道“老座位,老规矩。”

  “好!”这一次回答的是那年迈的酒保。

  对两人奇怪的对话听得云里雾里的何青,很快便知道了所谓的老规矩是什么了。待得两人坐到石中指定的位置,没过一会儿,酒吧就将整瓶威士忌连同一碗冰块端了过来,放到了石中面前。

  然而,放下了东西的酒保,却没有立即离开。何青疑惑的看着他,只听他面朝石中问道“家里还好吗?”

  “呵呵,老样子,老样子。”那话语里的苦涩味,即使连没有多少人生阅历的何青,都能立即听出。

  酒保还是一副职业的笑容,不过他没有再回话,只是轻轻拍了拍石中的肩膀,便走回到了吧台后,继续他边打哈欠,边眯眼的生活。

  何青等到两人的沟通结束,刚想开口,却见石中一手端起中口杯,另一只手径直朝他摆了摆手,抢道“先让我喝完这一杯。”

  对于威士忌那种东西,何青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尝过,一方面是因为家境贫苦,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很少跟酒打交道。即使他经常来八一酒吧,大多时候,也都是为了能够进来与同样级别的警探聊聊天,沟通沟通经验。

  听到石中话语的何青,习惯性的扭头隔着玻璃窗户看向外面,原先绵绵不断的细雨,有了增大的趋势,寒冷的东风渐渐刮了起来,路边零星的塑料袋随着风,胡乱飞舞。甚至,他还看到了一名流浪者,正裹着肮脏不堪的被褥,试图寻找一处能够避雨的地方度过今夜。

  放下中口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的石中,终于再次开口“八年了,已经有八年时间,我没有喝过哪怕一滴酒。”

  “嗯?”

  “可惜,这酒还是一样的酒,那味道却不是一样的味道了。”石中感慨道。

  “探长,你是怎么了?”何青握着啤酒瓶,小小的抿了一口,弱弱的问道。

  石中摇了摇头“小何啊,你可知道,十六年前的我,就像你现在这样,坐在你现在坐的这个位置,深夜里,握着啤酒,隔着窗户看向窗户,生活好像刚刚开始一样。”

  何青听言,立即在心里盘算起来,‘十六年前。今年石探长已经三十八岁,那不就是二十二岁时候的事了。’

  “那一年,我刚刚进入警局,是名新的不能再新的新人,生活变得陌生但又刺激,我为自己能成为警局的一份子而感到自豪的同时,也感到了茫然不知所措。好在那一年,与我同时进入警局的四名新人中,有一人因为天性活络,很快便与我成为了好朋友,好搭档。”石中自顾自的说道,“现在的你也该知道,警员,特别是搭档之间的友谊,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打倒的。那个时候,我跟他经常在忙碌了一天后,会来到这里,坐在这个位置,喝点酒,聊聊天,直到夜深人静,才想起要回家。”

  何青一边听着,一边注意到了石中的瞳孔上,似乎因为回忆而有些湿气弥漫。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生活才是一生中最美好的阶段,平静的城市,琐事的小案子,我们一起努力,一起等待升职加薪,娶妻生子。”石中再次灌了一口威士忌。“只是谁也没想到,五年之后,一个与今夜几乎一模一样的雨夜,我们接到报警,一栋废弃的屋子里出现了一具尸体。”

  “那个年代,工作了五年,都没有遇见过一例残忍凶杀案的我们,接到那样的报警,你可以想象,那时,我们的心情是什么样的。”石中咳嗽了两声,“可以说是又害怕,又激动,害怕的是将要真真正正的见到凶杀案的死尸,激动的是,如果我们两能够成功解决那件案子的话,升职加薪,必然就在后面等着了。”

  石中说着,面目忽然微微扭曲起来。“只是我两谁也没想到,那具尸体会是那么个模样。更没有想到,那具尸体,会是我两终生难以磨灭的噩梦的开始。”

  听到这里,何青知道石中要说道重点了,于是话语脱出而出,“探长,那具尸体就同今夜这具一样?”

  石中点了点头,“是啊,同样废弃的屋子,同样摆放的姿势,同样的左胸右胸的伤口。一模一样啊。”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何青的兴致被提了起来,也顾不得面前这人的身份了。

  石中听言,突然没来由的笑了起来“你想啊,两个年轻人,第一次见到死尸就算了,谁想到,见到的还是那样状态的死尸。结果我们两到达现场,只看了一眼,便立即将一整天吃下的食物吐了个干干净净,为了这事,当时还给当时的老探长将我两好一顿臭骂。”

  何青也笑了,阴沉的气氛略微减轻了一些“没想到探长还有那样窘迫的时刻呢。”

  “当然,谁没年轻过呢。”

  “后来呢?”

  “后来可想而知,名誉地位在引诱,同我两一届进入警局的人都知道,谁要是能率先解决那件案子,找到凶手,谁就能率先升职。不过那时候,好在我两之前的五年里工作一直很辛苦很认真,大大小小的琐碎案子也处理了不少起,于是那名老探长在我两信誓旦旦的保证下,也不得也将那件凶杀案交给了我两。”石中说着,思绪像是已经回到了那一刻。

  “奈何,在连续一个月忙碌的调查,翻看过无数遍现场留下的证据后,我两不仅没能锁定凶手的身份,却还迎来了,同一名凶手的第二名受害人。”石中的脸色开始痛苦起来。

  “我到现在都还能记得,那时的压力有多么的大,我两被探长骂的有多惨。”石中苦笑着“结果你也能想到,第二名受害人也没能给我两多少线索,案件陷入到了焦灼的状态。”

  突然,话锋一转“直到第四名受害人的出现,我才终于在命案现场发现了一丝端倪。”

  何青听言,立即敏锐的注意到,这次石中并没有用‘我两’,而是用‘我’。“难道那个线索,不能您跟您的搭档一起发现的?”

  石中摇了摇头,脸色已经变得异常痛苦,“第四起命案现场,我在尸体左胸腔原本心脏应该存在的位置,一滩乌黑的鲜血里,发现了一小段撕碎的啤酒贴纸。”石中说着看向了何青手中握着的啤酒瓶。

  “啤酒贴纸?”何青听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顺着石中的视线看向自己手中的啤酒瓶“您是说,啤酒瓶上的贴纸?”

  石中沉默,这样的时候,沉默则表示确认。“是啊,而且还是八一酒吧当时刚刚到货的那一批啤酒瓶上的贴纸。”

  “什么?您的意思是,当年的那名凶手,也来过八一酒吧?”何青惊讶的问道,旋即又道“可是应该没有什么人会闲的无聊的撕啤酒瓶贴纸玩吧。”

  石中无奈的叹气“是啊,是不会有多少人那么闲,只可惜我却刚好认识一个那样的人。”

  ‘呵!’听到这里,何青终于明白石中说的是谁了。“您是说,您的搭档?”

  石中点头,“是啊,他偏偏就有这么个爱好,五年搭档的岁月里,他不知道撕过多少张贴纸。”

  何青震惊,急忙的近乎喊一样的问道“石探长,您的那名搭档,叫什么名字?”

  “林磊!”石中冷冷回答。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重生女配异界兽医我成了六零后不灭武帝我的山河空间朱门继室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