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6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何青抬起头来,靠着椅背,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时,才发现墙壁上悬挂的时钟里,时针已经指向了六字。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的何青,在揉了揉眼睛之后,才能确定下来,时间确实已经到了傍晚六点。

  何青扭头看向办公室里其它位置,方才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间原本显得略为拥挤的办公室里,竟然空空荡荡,其他同事都已不声不响的下班了。

  “也真是,怎么都不叫我一声。”何琴自顾自的埋怨了一声,瞥了一眼那堆厚厚的满是灰尘的文件,“算了,只有一份没看,还是看完再走吧。”

  刚刚将文件拿到手里的何青,忽然想到石中好像自早上出现了一次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他到底去了哪里,是去查案吗?可是为什么不带上我?”

  想到这个问题的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答案立即不言自明。连何青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仅仅是通过自己这一整天时间所阅读的文件,他都已经能模糊的想象到十一年前那件连环杀人案给整个警局带来的影响,特别是,最后查到凶手居然是警局的一员,而且竟然还是石中亲手将其抓捕。

  “虽然。”何青想着摇了摇头“最后凶手选择了自杀,使得一场惊天大案戏剧化的结束。不过,人性还真是可怕。”

  嘀咕完了后的何青,感受着办公室里的宁静,思绪再次飘向文件之中。直到这般静谧的状态,被一道深沉沙哑的声音打断。

  “小何,还没下班?”

  听见声音,何青猛地一惊,赶忙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见到来者何人后,他的心才稍微定了一下,“石探长,你不要吓我好吧。”

  “六点半了,吃晚饭了吗?”一天内,仿佛老了数十岁的石中,已经没有力气去跟何青多说什么。

  看出了石中身上那股难以估量的疲惫感的何青,安慰似的笑了笑,“还没呢,准备看完这份文件再走。”

  石中的视线略微低了低,目光落在已经快见底的文件上,随即只见他走向旁边,拖了把椅子坐了下去,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几乎没有了的香烟,取了一根出来,伸出微微颤抖的手点着,长长的吸了一口,吐出烟气,开口道“我等你。”

  “好!”根本不知道石中竟然还会吸烟的何青,知道自己不能做出任何反应,“或许”他想,“自己所要知道的答案,都已经在那些文件里显现出来了。平日里云淡风轻的石探长,心里究竟有多苦,又有谁能说清呢?“

  约莫二十分钟后,何青与石中并排离开了灯火通明的警局,随便寻了一家路边摊,吃了碗面条,便再次走动开来。

  昏暗的路灯下,石中瘦削的身影一点点的被拉长,沉默宛若无休无止的状态忽然被打破,石中轻轻开口问道“忙了一天,小李那边,该埋怨了吧。”

  何青闻言,微微一愣,反应过来石中问得是谁后,他赶忙淡笑道“不会不会,我早上出来的时候,跟她说了今天会很忙,况且她也要上班,应该不会埋怨的。”

  石中点了点头,已不知是第几根香烟的烟气飘入冰冷的空气中,如同白雾一般,悠扬弥漫。”小李是个好姑娘,你很幸运。”

  何青笑笑,笑容间,那般幸福之意无法抑制的流露出来,“嗯。”

  石中不再说话,只顾着往前走去。何青想了想,觉得是否该关心一下石中家里的情况,可又觉得这不是自己该问的事情,矛盾之中,他只好转移话题道“石探长,这么晚了,我们要去哪里,要去喝酒吗?”

  “不喝了,酒那种东西,一次就好。”石中说着顿了顿“凡事都要两面性,早上的时候,大家都以为铺天盖地的报道会对侦破这起案件起到严重的阻碍。可后来,也多亏了那些报道,我们才能确定死者的身份。”

  “啊,这么快已经知道了死者身份。”何青惊叹。

  “是的,下午的时候,看到报道,死者的妻子来到警局,认出了死者身上的胎记,确定死者便是她的丈夫。”

  “那我们现在是要去她家?”

  “嗯,死者妻子因为要去学校接小孩,没办法在警局过多停留,我与她约好大概这个时间去她家询问一些事情。”

  “哦,原来是这样,知道死者叫什么,是做什么工作的了?”何青问道。

  石中扔掉指间已经燃到烟蒂的香烟,“死者叫周武,是工地上的建筑工人,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扛着水泥上楼下楼。很普通的一人。”

  何青听言,立时觉得不解“这样的一人,怎么会被卷进这种案件里面呢?”

  “这是我们要去发掘的。”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一栋无比老旧的楼房前,何青抬头往上看去,判断着这栋楼至少也得有四十年的历史了,楼体上裂缝到处可见,爬山虎比比皆是,且整栋楼因着年久失修的关系,看上去,总觉得有些摇摇欲坠的关系。

  不过转念一想,何青觉得这样的情况倒也正常,整个这一片区域几年前就已经处于规划之中,本来这些楼房早都应该被拆掉,奈何一方面因为政府财政吃紧,外加不作为,另一方面则是居住在这里的居民们大多不愿意搬迁的缘故,因而拆迁之事一直被推迟,到了现在,都有了不了了之的迹象。

  何青注视着这些本应陌生但却又熟悉的楼房,一股亲切感没来由的升起,回忆开始翻涌,他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一家三人就是住在这样摇摇欲坠的楼房里,蜗居在一间只有二十平方的房间中,艰难的忙碌着一切琐碎事情。

  想着,何青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他忽然觉得,那时候虽然生活条件极为恶劣,但是一家三口都在一起,每天其乐融融,倒是比现在幸福的多。

  “这栋楼已经属于危房了,死者生前就住在这里?”何青断却了回忆,问道。

  石中点头“三楼右侧那间亮灯的屋子,就是他家,我们上去吧。”说完,他率先挪动脚步走进了楼道。何青见状,赶忙跟上。

  来到三楼,本就狭窄的楼道两侧堆满了各家各户的锅碗瓢盆,使得人几乎没有办法通行,何青放眼望去,大致估算了一下一层楼内,至少有二十来户人家居住,“果然跟我小时候住的楼一样,这些房间都是居民自己隔出来的,估计每家的空间也就二三十个平方。”

  石中毫不在意的朝前走去,最里侧靠右手边的一间屋子门口,一名穿着花裙子,扎着麻花辫,瞪着大眼睛的小女孩怯怯将一半的身子躲在屋里望着他们。

  意识到小女孩注视目光的何青,立即和善的冲她笑了笑,却没想到,就这么一笑,竟将小女孩吓得直接躲进了屋里。

  石中侧头道“就是那间屋子了。”

  走到门前,没等抬手敲响虚掩的木门,只见一名妇女从里面焦急的将门拉开,一阵吱呀呀的声音响起后,何青瞧见那名妇女身上戴着围裙,正将湿漉漉的手往围裙上擦拭。

  “石探长,您来了啊。”妇女的声音显得软弱无力,且带着悲怆。

  石中善意的笑笑“这位是我的搭档,何青。”

  “何探长,您好。”妇女赶忙鞠了一躬,以示敬意“来,你们赶紧进来。”妇女说着让开路,使得何青可以清晰瞧见屋子的全貌。

  发黄的墙壁上,悬挂着几张颇有些年头的海报。老旧的时钟,表针好歹还能转动,一张颇大的木床几乎占据了整个屋子三分之一的空间,屋子正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应当是饭桌,墙角那台老式黑白电视上,已经有了很多灰尘,看来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最右侧,紧贴着被油烟熏黑的墙壁的是一排锅碗瓢盆,显然,那就是他们一家的厨房。

  何青呆呆的站在门口,一时不忍心看下去,更不愿意走进屋里,感受他们一家的苦难,因为只要看见,只要感觉到,他心里就会止不住的难过起来。

  妇女尴尬的望着站在门口的何青,立即满脸歉意的冲他道歉道“屋里太乱了,实在对不起,都怪我没能收拾好,我这就去收拾。”

  “不是,不是。”何青听言,立马知道她误会了,于是赶忙解释“没关系,没关系,您不用忙。”说着,何青赶紧走了进来,生怕再让妇女感到寒心。

  在何青之前走进去的石中,第一眼便瞧见了躲在‘厨房’里的小女孩,再顺着她的视线,瞧见了饭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立即意识到了问题。于是石中转身冲妇女说道“你还没吃饭呢。要不你跟你女儿先吃,我们可以过会儿再来。”

  “不,不,哪能这样麻烦,您两稍微等我一下。“说着,妇女快步走向饭桌,手脚麻利的端起桌边的一只小碗,往碗里盛了点饭,再从桌上大多都有缺口的碟子里夹了些菜放到碗里后,走向了躲在‘厨房’里的小女孩。

  何青听见妇女语气无比温柔的朝小女孩说道“妮儿,来,你端着这碗饭,就坐在小凳子上吃,妈妈要跟叔叔们说些事情,一会儿就来陪你。好吗?”

  被唤为‘妮儿’的小女孩,伸出稚嫩的小手从妇女手上接过了饭碗,怯怯的点了点头,开始扒拉起饭碗来。

  何青深知这样的行为代表着什么,那代表着那小女孩已经饿了很久,却因为知道母亲的辛苦,而忍着不敢说出来。

  “多么让人心疼的小孩。”何青忍不住酸楚起来,眼角微微有了水汽。

  安置好了小女孩的妇女走到石中二人面前,满是歉意的说道“实在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来,不要站着说话,先坐下吧。”

  妇女说着就走到床边,掀起了略带些发霉味道的床铺,露出已经有了好几处塌陷的床干,示意他们坐下。

  石中点了点头,坐了下去。刚想说‘不用这么麻烦,站着就好的’何青见状,也随即坐到了石中的旁边。

  见到两人坐下,妇女这才拖过一张塑料凳子,坐了下来。

  石中开口道“你还没吃饭,我们也不多打扰,就是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你。”

  “好的,您说。”

  “你的丈夫是一直在工地上工作的吗?他有没有什么仇人,或者与什么人有过争斗?”石中尽量简短的问道。

  妇女听言,自己摇头道“他没有多大本事,一直都是在工地上干活,不过因为他话很少,只知道干活,所以从来没有与谁结过怨,更不说和谁争斗了。”

  “嗯。”石中听着,往手中的笔记本上记录起来“你的丈夫工作顺利吗?”

  妇女点头,脸上不经意露出了自豪的表情“他是老实人,因为工作卖力,没日没夜的干,总算还能挣点钱,养活我们母女。”

  “白天没来得及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我在帮人家做钟点工,打扫卫生,洗衣做饭之类的。”

  何青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不作任何发言,倒并不是因为他没有资格去问那些问题,而是因为在他第一眼见到死者妻女之时,他就已经知道,从她们身上,是几乎不可能得到什么线索的。

  “你的丈夫一天都工作多长时间呢?”

  “他一般早上六点出门,晚上十点多回家,除非实在生病动不了,他都在干活。”妇女说着停顿了一下“他一直在努力工作攒钱,想要有一天能够让我们一家住上一间好房子。”

  何青注意到,妇女提起她的丈夫时,故意抑制住悲痛的脸上,那股幸福感,还是很明显。

  石中沉默了片刻,大抵是在想还有什么该问的。“昨天晚上,你的丈夫什么时候回家的?”

  妇女苦痛的摇了摇头“本来昨天是为女儿生日,他早上上班前说过晚上会尽量早点回来,可是他那一走,就再也回来过。我原先以为是他工地上突然有加班的活,可是……”妇女的声音变得哽咽,无法继续说下去。

  何青想要安慰几句,却因为石中并没有说话,因为无法开口。

  石中见到妇女这般模样,表现得像是根本不为所动一般,只听他接着说道“抱歉,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跟你的丈夫,听说过林磊这个人吗?”

  “林磊?”妇女诧异的重复了一声,随即抱歉的摇头道“对不起,我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好的,抱歉打扰了,我们这就告辞,你也赶紧吃饭吧,累了一天了。另外,还请节哀。”

  石中说着就要站起来,却见妇女小心翼翼的扭头看了一眼正在专心吃饭的小女孩,确定她没有在听后,才回过头来,小声的冲石中说道“不知道能不能请您们帮帮忙,我还没有跟妮儿说他父亲的事,而且,这里的环境…..”妇女说着,表情难过起来“如果邻居们知道我丈夫回不来了,我们母女两恐怕也没办法继续住在这里。我现在只想……只想然妮儿健健康康的长大,所以……还请帮帮忙。”

  何青听言,心里的酸痛顿时无以复加,他非常明白妇女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一次,他没有在意石中的反应,抢先答应道“您放心,我们会保密的。”

  “谢谢,谢谢。”妇女感恩的连连道谢。

  “那您先忙,我们这就走了,有消息的话,我们会来通知您的。”

  妇女听见,感激的将双手合掌放到嘴前,深深的鞠了一躬,她的眼眶里,已尽是泪水。

  何青不忍再看,也不管石中,便径直朝屋外走去。

  可就在何青走到门口,快要离开这间令他无比难过的屋子时,原本在‘厨房’吃饭的小女孩,小跑到他身旁,伸出了稚嫩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瞪大着纯真无邪的眼睛望向何青,弱弱的问道“叔叔,你是爸爸的朋友吗?爸爸昨天晚上没有回家,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何青闻言,双眼立时湿润开来,面对眼前的这名小女孩,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小女孩见何青没有回答,原本抓住何青胳膊的双手,力道不禁弱了下来,可随即她又像不甘心,求救一般的请求道“叔叔,如果你看见我爸爸,你能告诉他,妮儿想他了,想要他赶紧回家,好吗?”

  说完这句话,小女孩松开了她的手,乖巧的退到了一边,耷拉着脑袋,不敢再看何青哪怕一眼。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