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7

推荐阅读:大仙武叶辰萧初然上门女婿重生之最强人生明天下命之途数风流人物重生之最强剑神大奉打更人都市极品医神
  “你不该答应她的。”

  “我知道,可是……”

  “你的感觉我明白,可是你更应该知道,我们是警探,在查案的过程中,必须要做到置身事外,不可掺杂个人感情,否则就会有可能影响整个案件。”

  “我明白。”何青顿了顿,欲言又止“可是,石探长,我们虽然是警探,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我们是人,人类该有的情感,不应该被抑制,不能够在遇到事情时完完全全的保持冷漠。”

  石中沉默,似是在思考何青的这番话。

  “那名妇女,失去了丈夫的第二天,还不得不去做着低微的不被大部分看得起的工作,不得不按时回家洗衣煮饭,养育孩子。那个纯真无邪的小女孩,那样的眼神,那样谨小慎微的动作,看了又怎么能叫人不感到心痛。”

  石中淡淡点头,黝黑的脸庞在黯淡的灯光下,看去好似没有任何表情,只听他说道“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家庭都会存在。但我们还是不得不坚强的活着,同时期盼明日醒来时,阳光照耀下的世界会变得更加美好。生活本身就是残酷的,所有人都必须得顽强承受,熬过苦难的时光,勇敢等待或许会更加美好的未来。”

  何青闻言,愣了愣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去反驳石中的言论。于是这样沉默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两人在路口分别。

  穿过漫长的楼体小道,身子无比沉重的何青站在了租的房子楼下,仰头朝自己房间的窗户看去,明亮的灯光依然存在,屋里那个人还没有休息。

  这一幕,令得何青原本悲痛的内心略微亮堂了一些,他的身子仿佛轻松了一点,往日里疲于走过的楼梯,今夜走起来是那么的轻松。

  一阵敲门声响后,房门打开,露出了站在屋里那个熟悉的人儿。

  何青见到她,暂时忘却了此前内心所经历的一切,身子朝里走去,伸开双手,情不自禁的便将她揽入怀中,好一会儿,才不舍的松开。

  “你怎么了啊?”身着家居服,扎着马尾辫,大大的眼睛虽有些疲倦,但更多的还是有神,小巧的双脚塞在厚厚棉拖鞋里的李念,一边为何青脱下已有些湿气的大衣,一边温柔的问道。

  何青进屋,反手将门关上,摇了摇头,“没什么没什么,先不说这个,家里有吃的吗?晚上就吃了一碗面条,有点饿了。”

  “啊,”李念听言,脸上立即浮现起担心的神色“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早就已经在外面吃饱了。现在家里也就只有一些剩菜剩饭了哎。”

  李念说着,故作不满的神态“真是的,要回家吃饭,也该先说一声。算了,我去给你把饭菜热热,你就将就着吃吧。”

  何青抱歉的笑笑,眼角的余光瞥见客厅的茶几上,摊放的有些凌乱的各类书籍,立即知道李念应当是忙着在,于是他赶忙拉住已经准备走去厨房的李念,笑道“不用不用了,我自己去弄就好,你应该还有工作没做完吧。”

  李念闻声,视线不自觉的看向茶几,“你可别又打碎碗了。”

  何青一边走向厨房,一边大大咧咧的摆摆手,“不会的,那么久之前的事,也亏你还记得。”

  “哼。”李念听到何青竟然还倒打一耙,立即不高兴的冷哼了一声,走到茶几旁,盘腿坐在了地毯上“让你这种男人进厨房,我可生怕你会把厨房点着了。”

  “不就是把饭菜热热嘛,不会的,放心放心。”何青站在厨房里,满脸幸福的叫道。

  李念不再回话,目光重新回到书本上,她是一名两年前入职的大学老师,专业是文学,因而几乎每天都要跟各种各样的书籍打交道。何青以前就劝过她不要那么玩命的看书,然而她的回答是“我不觉得看书很辛苦啊,相反的,我喜欢看书,这样会让我感到开心。”

  随便吃了点后的何青,洗漱了一番后,本想打开电视看看新闻,可就在他的手触及到遥控器的那一刻,周武妻女的那间屋子便又闯入了他的脑子里,使得他顿时失去了打开电视的兴致。

  温馨的房间里,牢牢关闭的窗户阻挡住了街道上的寒意,舒适的靠椅上,何青时不时的看向正在专心致志一边阅读一边记录的李念,娇小的脸庞,从侧面看去,是那么的美丽。

  何青心想“这便就是石探长口中所说的,最美好的明天了吧。”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过去,疲惫感一波一波袭来的何青,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李念收拾书本的声音,于是他立即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因着何青身子动弹的声响,李念扭头冲他看了过来“抱歉,把你吵醒了。”

  何青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十字。

  “要不你先回床休息吧,我收拾好了就过来。”李念如是说道。

  何青摇摇头“没事,我等你一起。”

  李念笑笑,将书本整齐码好之后的她,忽然想起之前想要问的问题“我今天看到报纸了,是出了一桩凶杀案吗?”

  “是啊。”何青点头,“整个警局今天都在为这个事忙得焦头烂额。”

  收拾完了的李念,坐到了何青身边,关心的说道“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案件总会解决的。”说完,李念忽又补充道“你们查出死者的身份了吗?报纸上没有写。”

  本来关于正在调查中的案件信息,是严禁透露给外人的,但是对于何青而言,李念从来都不是什么外人,同时,他也没有任何不能对她说的话。

  “嗯,晚上就是为这个事情才出去的。白天的时候,死者的妻子看到报纸,来到警局,证实了死者的身份,他是一名工地上的工人,很普通一个人。”何青说着,不自觉的想起了那间狭小的,令他感到痛心的屋子,因而语气里,尽是无奈以及惋惜。

  李念忧愁的摇了摇头“想必那名妻子一定很伤心,如果是你遇到了不幸,我只怕会要伤心死。”

  何青听言,立即故作生气了揉了揉李念的脑袋“你个丫头,说什么胡话呢?咒我遇到不幸啊!”

  知道何青并没有生气的李念,调皮的笑了笑,赶忙转移话题道“可是那名妻子,肯定是会很难过的啊,你见过她吗?”

  何青点头“下班之后,我跟石探长一起去了她家。”何青说着顿了顿,像是接下来的话很难说出口“她们一家很艰苦,日子过得很困难,她们住的屋子,就跟我小的时候住的一样。”

  何青以前同她说过小时候的故事,因此李念一听,便能知道个大概,“现在这样的家庭挺多的,我们班,就有几名学生,至今还是生活在那种环境,我一直在想办法帮他们争取奖学金,可惜……你也知道,有些学生明明条件还不错,却因为父母的关系,堂而皇之的拿走了本不应该属于他们的东西。”

  何青自然是知道这种事情的存在,可是即使知道,又能怎么样呢。此刻,他除了叹气,也没有别的办法“死者妻子是个坚强的女人,虽然失去了丈夫,但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相信她为了那个小女孩,坚持下去的。”

  “那就好。”李念发自内心的感到欣慰。“虽然这个世界有各种各样的不同,但只要命运还掌握在自己手中,那她就可以使之发生改变。”

  何青顺从的点了点头,可是他的内心却产生了怀疑‘真的是这样吗?孤儿寡女,那样的环境,那样艰苦的生活,真的是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够改变命运吗?’

  说是怀疑,其实何青心里已经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李念见何青不再言语,便又开口疑惑的问道“根据报纸上的叙述,这起案件,不像是一场意外,倒像是精心筹划的杀人案,可是为什么,受害人会是这样普通的一人呢?”

  何青摇头“这一点,现在我也还没弄清楚。”

  “而且,”李念补充道“虽然大部分的报纸上叙述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但却有一家报社的报纸提到了十一年前,这座城市也发生过相似的案件,而且那次,还是一桩连环杀人案。这是真的吗?”

  “嗯。”何青回答“我也是今天才看到关于那桩连环杀人案的文件。”

  何青说着,忽然看向李念,略有些不解的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对这起案件很感兴趣呢?”

  李念闻言,立时表现出不开心的模样“你还不知道啊,我从小就喜欢看这些侦探类的故事,现在身边真的发生了,当然会感兴趣啦。”

  “你可真是个奇怪的姑娘。”何青如是评价道。

  “怎么啦?嫌弃我了是不?”李念嘟着嘴,气愤的问道。

  “哪敢,哪敢。”何青讪笑道。

  “那就好!”李念看似生气,实则内心很是满意。“我觉得啊,昨夜的那起案件,应当不会是独立的。很有可能后续还会发生。”

  何青最担心的就是这种事了,只见他担忧的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这样说?”

  “你想啊,做出这样的推测,是很理智的。如果说只是一起单纯的杀人案,凶手就不会大费周章的对死者做出那样的改变,虽然说,毁坏脸部,令得警局一时半会无法查到死者的身份,显得有一些合理的成分,但是其他的改变,就完全跟合理搭不上边了。”

  “嗯,我第一次看到死者的状态,也是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心里还期望这只是一件单纯的凶杀案,否则的话,影响就会巨大了。”何青坦言。

  “所以说啊,我觉得你们应该详细调查死者的身份,如果这起案件真的会演变成一桩连环杀人案的话,那么死者的身份就会非常值得推敲,至少我觉得,他不应该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工地上的工人。”

  何青欣喜的表示同意,随即只见他握住李念的手,调侃道“相对而言,或许你比我更合适加入警局,以你的能力,还有什么凶手能够逍遥法外。”

  “我才不,我喜欢的是看书,可不喜欢跟真正的受害人,以及凶手打交道。”

  何青笑笑“不过你刚才提出的那一点,确实很重要,明天上班,我会跟石探长提提,看他什么意见。”何青说完,打了个哈欠,“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休息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等等嘛”李念见到何青准备起身,赶忙撒娇阻止道“我好不容易精神了,现在很难睡着,我们再说会儿话。”

  “好吧好吧,你还想说什么。”何青无奈敷衍道。

  李念难得的没有对何青的敷衍态度表示不满,只听她问道“你说你今天接触到了十一年前那桩连环杀人案的文件,你都知道了些什么呀。”

  已有了睡意的何青,有些不了解为什么李念会突然对凶杀案件这么感兴趣,但他还是老实回答道“年代久远了,我也只是将那些文件看了一遍,了解个大概,至于具体的细节,也就只有当年的参与人员才能知道了。”

  “我从报纸上看到,好像是说当年的凶手被抓到了。”

  “是啊,三年时间,在残忍谋杀了九个人后,终于被逮捕了。”

  “听说凶手还是名警员,这是真的吗?”李念满脸好奇的问道。

  “嗯。”何青回答的语气变得伤感起来。

  “真的很遗憾,我知道你对你的身份有多看重,警员本来应该是保护市民安全的,却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转折。”李念抱歉的说道,话音刚落,忽又问道“当年成功锁定凶手身份的是谁呢?”

  听言,何青瞳孔里的睡意瞬间消散,他看向李念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像是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但沉默片刻后,他还是回答了“是石探长。”

  “啊!”李念惊讶的捂住嘴,半晌没有再多说话。

  何青收回视线,微闭上双眼。

  李念见状,站起了身,轻轻的在何青的脸上亲了一口,温柔的说道“我们去休息吧。”

  客厅里明亮的灯光随着开关的关闭,戛然消失。

  揽着李念肩膀走向卧室的何青,没有注意到,白日里已经有了晴朗迹象的天空,不知何时开始复又下起了绵绵细雨。

  雨滴落地,轻微,但只要静下心就可以听见。

  只可惜,这样的夜晚,何青已无法静下心来。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觅路行魔帝滔天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数风流人物沙盒世界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漂流教室史上第一女反派茅山术之捉鬼高手我在地狱等你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