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8

推荐阅读:万道剑尊医武兵王精灵掌门人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弃女临高启明明天下帝霸叶辰孙怡夏若雪天骄战纪
  与何青分开后,石中披着大衣,身子微微躬起,缓缓朝家的方位走去。脚步刻意的减缓,直接导致原本二十分钟即可到达的路程,石中硬生生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走完。

  石中抬起胳膊,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确定了时间后,再看向自己的家,暗道“快十点了,她怎么还没睡?”

  石中口中的她,自然指的是张琴。事实上,石中之所以慢慢挪动回家的脚步,多半还是因为害怕,或者说是不愿意回到冷冷清清的家,见到冰冰凉凉的张琴。与之相比,他宁愿多在这冬夜的寒风里多走上一会儿。至少,虽然寒冷,但却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哎。”石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该来的,终归会来。想躲的,到底还是躲不了。”他抬起脚,极不情愿的朝楼梯走去。

  不一会儿,来到家门前的石中,站立不动,缓缓从大衣内侧的口袋里取出冰冷的钥匙来,然而就当他准备将钥匙插进钥匙孔里之时,他的身子突然猛地一怔。只因为他隔着房门,并没有听到任何声响。

  “怎么回事?她这么晚没睡,只有可能是在看电视,可是为什么听不到半点声音?”虽然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但常年来住在同一个屋檐上,多多少少还是会对彼此有些淡淡的关心。石中有些着急,于是赶忙打开之前并不急于跨过的房门。

  只是,石中没有想到,房门开启后,看到的会是这样的场景。

  张琴端端正正的坐在老旧的沙发上,面色阴沉,双唇紧闭,面前因为掉漆而显得斑驳不堪的茶几上,摊放着一份报纸。她听见开门的声音,身子动都没动那么一下,她只是直直的盯着面前的那份报纸,仿佛报纸上偌大的文字正在和她进行对话。

  “还好,没有出错。不过,她什么时候开始看报纸了?”石中稍稍安心的同时,微微有些疑惑。

  于是石中脱下大衣,将它搭到衣帽架上,朝张琴走了过去,轻声问道“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呢?电视坏了吗?”

  直到这时,张琴才抬起头来,看向石中。石中发现,她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石中站立不动,张琴直直盯着石中,好一会儿,才似是下定决心般,张开干涩的双唇,话语声从她的口中传出。

  “石中,我们离婚吧。”

  话语声回荡在狭小的房子里,震惊之感立时冲向石中的脑海,惹得他短暂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然而,待得石中终于清晰确定自己刚才所听见的是什么话的时候,原先本能的反应,以为是因为昨夜的事导致张琴说出这样的话,因而想要解释的他,忽的觉得累了倦了,无力再去做任何无谓的解释,多说无用的话语。

  石中看着张琴,片刻后,他坐到了沙发上,沉默持续了一会儿后,石中还是开了口“你是认真的吗?”

  张琴点头,表示确定。

  石中见状,忽然没来由的笑了笑,只见他的身子倾向了沙发靠背,顺手习惯的从口袋中掏出根香烟,点了起来。“欣儿知道吗?”

  张琴微微摇了摇头“打算明天跟她说。”

  石中狠狠抽了一口烟,扭了扭头,瞧见墙角处竖直摆放的三个行李箱,立即便明白那里面装的是什么。

  烟气飘散到空中,刺鼻的烟味缓缓弥漫,石中从嘴间取出香烟,说道“这套房子留给你吧,你不用走,”

  张琴听言,眉头微微动了动,阴沉的脸上,忽的多了些别的味道,像是忧虑。半晌,她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打算明天先去欣儿那里住上几天,接着应该会去别的城市看看,换一个环境。”

  毕竟生活在一起几十年了,石中哪里能够不知道张琴的脾气,她既然决定不要这套房子,那就不管石中怎么说,她都不会要的。

  “欣儿那孩子,已经长大了,你见到她后,帮我看看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每次打电话,她都没说两句就挂了。”石中语气无比平淡的说道。

  “嗯,我会的。”张琴说着,缓缓起身,作势准备回房休息,可就在她身子转过去正准备走开的时候,她忽的又扭头过来,“夫妻一场,这一次应当是我两这一生最后一起以夫妻身份进行对话了。所以,有些话,我想对你说,希望你不要见怪。”

  石中掐灭香烟,微微一笑“没关系,你说。”

  “嗯。”张琴并没有坐下去,显然她要说的内容并没有多长。“你应该换一份工作,警探的工作不适合你,它会让你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迷失。虽然你认为你天生就应该成为警探,但这些年来,我亲眼目睹你的不开心,你的压力以及迷茫。长此以来,恐怕你都没有发现你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我这么说并不是想要将我两离婚的责任往你身上推。而是发自肺腑,确确实实的想要给你一个忠告。毕竟,虽然不再是夫妻,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开开心心的生活。欣儿也会希望她爸爸开心。”

  “谢谢。”石中耐心听完,淡淡的回答道。

  张琴脸上那般阴沉的模样终于有所缓解,只见她难得的松懈了一些脸上紧绷的肌肉,“也感谢你,这么多年的陪伴。”张琴说完,双脚移动起来,不一会儿,关闭的卧室门,显示她是真的离开了客厅。

  石中靠在沙发上,手上习惯性的就要再去点燃一根香烟,只不过,火柴点着之后,他忽又觉得没有意思,便任由燃烧的火柴自动熄灭。

  原本不想回来的家,不知为何开始显得美好起来。石中瞪大着眼睛,一点点的打量起头顶上的天花板,那一块块带有青春味道的天花板是当年他与张琴共同挑选的产物,事实上,这整间房子都是如此,每块木板,每块瓷砖,每一样家居,都是他与张琴当年爱的见证。

  石中忽然觉得心中无比酸楚,他想要哭,可他并不知道为什么。

  离婚这样的字眼,仿佛明晃晃的移动在他眼前。他心里明白,或许他与张琴早就应该离婚,但是真当这种想法成为了现实后,他却发现原本以为能够坦然面对的内心,是那么的脆弱不堪。

  同床共枕几十年,即便没有了爱情,也早已培养出了些许亲情。

  有那么一瞬间,石中想要冲进卧室,大声质问张琴,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婚。只不过,那样的冲动在仅剩的理智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感情走到了头,一如原来的生活到了尽头。而这么一把年纪的他,早已过了还有勇气开始另外一种新的生活的时刻。

  “明天,要如何去过?”

  石中呆呆的注视着屋里的一切,时间于不知不觉中,飞快的流逝过去。回家之后疲惫不堪只想早些休息的他,此时,毫无半点睡意。他只盼时间再过得慢些,只盼明天永远不要到来。

  不知失神了多久后的石中,仿佛听见了门铃的声音。他艰难的扭头的看向房门处,不能确定门铃响起的声音是真实的,还是仅仅他脑海中想象出来的。

  终于,在一次又一次门铃声响起后,石中的思绪渐渐被拉回到了现实。于是他起身,无力的挪动双脚,走到门后,艰难的打开了房门。

  房门开启后,一张从未想过会再次出现在这扇门前的脸,显现在石中的瞳孔里。为此,石中不得不狠狠的眨了几次眼,好确定自己并不是眼花了。

  半晌,石中开口,沙哑的连他自己听见都感到诧异的声音传出,“赵静,你怎么来了?”

  经历过刚才那一切的石中,或许是因为心境,又或许是因为楼道里昏暗的光线。以致他并没有注意到赵静那张惨白的脸。

  话语声从石中口中传出,赵静原本紧握着验尸报告的手,微微松了一些。同时,那些她本想一见到石中,就一股脑倒出来的话语,也暂时被抑制了住。只见她快速了打量了一番仿佛一天内老了好几岁的石中,略带担忧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石中微微摇头,目光职业性的落向了赵静手中的报告“是验尸报告出来了吗?怎么这么晚还送来了?”

  赵静闻言,先是看了看手中的报告,随即又看向了石中,她知道石中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她再度开口关心的问道“你出了什么事?”

  石中见到赵静不愿意撇开这个话题,只得艰难一笑“没什么,都是一些小事。”石中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卧室房门,听不到任何动静后,他抬脚朝外走了两步,顺手将门虚掩上。“说说报告的事吧,你既然这么晚来我家,肯定是有了什么重要的发现。”

  “嗯。”见到石中不愿意说,赵静也不再勉强。十一年前,那宗震惊整座城市的案件发生之前,她,林磊,石中三人,几乎总是聚在一起,彼此之间,亲密如同家人,奈何后来随着林磊的死亡,她与石中也就渐行渐远,直至往后几年,彼此之间,除了在警局里偶然碰面点头微笑之外,再无其它任何交集。

  “我确实有所发现。”赵静说着,脸色再度回归到惨白,她一边将报告递给石中,一边战战兢兢的说道“受害人一开始送到验尸房的时候,我看见他左右胸口的伤口,第一眼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只不过当时无法说清楚究竟是什么地方有问题。”

  赵静说着,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直到傍晚,我通过详细比对左右胸两处伤口,才终于发现,那两处地方,并不是使用同一种刀具造成的。”

  石中于昏暗的光线下,一边翻阅报告,一边听着赵静的话,“说明凶手带了两种刀具?”

  赵静听言,先是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这番动作,惹得石中有些迷惑不解。

  “你这样说也没错,不过更重要的是,依照我的看法,那两处伤口,并不是同一个人造成的!”

  “什么?”这句话终于提起了石中的注意,只见他猛地抬头,双眼瞪大,不敢相信的看向赵静。

  “我的意思是,这次的案件,恐怕有两名凶手共同犯案!”赵静斩钉截铁的说道。

  “怎么可能?”石中见到赵静那般肯定的表情,话语下意识的就说出了口“这样凶残的杀人手法,怎么可能会有两名凶手共同犯案,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赵静明白石中的怀疑,于是她伸手指向了报告上的那两张照片,“我特地放大了两处伤口的切口处,你仔细看看,就可以看到,左胸,也就是心脏被移除的位置,它的切口处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迟疑,一气呵成。再看右胸口那块斜十字架,它的切口处则非常粗糙,虽然所用的刀具异常锋利,但是凶手的手在颤抖,所以导致了犹豫,迟疑。最终演变出来的就是生疏,慌乱。”

  石中一字一句的听着赵静的分析,目光在赵静所指的位置上,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后,才语气无比沉重的开口问道“你有多大把握确定存在两名凶手?”

  “九成以上。”赵静如是说道,旋即又补充了一句“只有一个可能,凶手才会只有一个。”

  “什么可能?”

  “凶手患有神经分裂症,他的体内存在两种人格。一种是沉迷于杀人的老手,另一种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新人。”显然赵静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可能存在,但是为了做到准确,她还是说了出来。

  然而,神经分裂四字出口,石中的身子整个猛地瘫软开来,似是刹那间受到了剧烈的打击,以致他都完全失去了支撑身子的力量。他的脸色变得比刚才还要阴沉,阴沉的几乎都要滴出血来。

  可惜的是,赵静再一次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石中,你说会不会有可能是当年那宗连环杀人案的真凶,再次现身。但那人却因为时隔这么多年,体力与精神都有些跟不上,所以在带新人?”赵静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石中极力掩饰住自己内心的震荡,只见他颤抖着的双唇,硬是挤出了一句话“很有可能。”

  “那么…..”赵静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满怀希望“林磊有可能真的不是凶手?”

  石中撑起力气抬起头来,目光里五味陈杂,他不知道不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能说什么,于是,沉默一点点的扩散开来。

  许久,赵静那张挂有泪痕的脸上,一抹欣慰的笑容浮现,她说“石中,照顾好自己。”于是转身离开。

  待得赵静的身影消失不见,石中体内刚刚硬撑起来的力气瞬间云消云散,他猛地瘫倒在冰凉的地面上,原本在手中握紧的验尸报告,洒落一地。他伸手,无奈,悲痛的抓着脑袋,多少年不曾见过的泪水,如同屋外毫不停歇的冬雨般,溢出眼眶。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第九特区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