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14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过了六点,整个办公室里就变得空荡荡的,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不过这样的环境对于现在的石中而言,已经没有半点意味。他想,回到家,也是孤身一人,反而显得寂寞。还不如呆在这里,多少还会感觉出一丝熟悉的味道。

  从工地老板那里取来的那份厚厚的档案,石中已经看过两遍。现在他可以确认,整个工地只有一名叫做周武的工人,而且。石中取出档案里标记着周武的那张纸上的证件照,“这张照片上的男子可不是受害人。”

  石中想着,暂时先把照片放到了一边。白天负责处理工地上发生的那场意外的警员在下班前将报告送了过来,石中仔仔细细的将它看完,虽然报告结尾,警员总结的是有一定可能那只是一场单纯的意外,不过也有可能是当时有人刻意为之,并且想要将其伪装成意外。

  不知为何,石中不自觉的倾向于后者,他也说不出具体的原因,只能将其归结于多年警探的直觉。而且,当他对着那份报告时,一张人脸总会时不时的闯进他的脑子里,仿佛是在提醒着不要忘记。

  “王伟。”石中皱着眉念道“他究竟隐瞒了什么,会使得他冒险想要杀掉何青灭口?”

  思考间,石中手中的笔,习惯性的在白纸上滑动开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暂时假设受害人的身份很可疑。”

  写到这里,石中忽然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之所以认定受害人名为周武,全都是因为那名妻子所说的话。如果……受害人的真名并不是周武呢?”

  说实话,石中心里实在有些不愿意往这个角度去想,因为如果是真的话,那么就代表着那名妻子在说谎。可是,石中不禁想起了那间狭小的屋子,那名看起来怯怯弱弱的女人,那个懂事的小女孩。如果妻子说了谎,那么这一切,就都会是假的,就都只是一场做给他和何青看的戏。

  虽不太愿意往这方面去想,可身为警探的石中,还是勉强着自己将这一份考虑写了下来:假设受害人真的不叫周武,他的工作也不是普通工人。那么他与那名妻子,是否真的是夫妻关系,那个小女孩是不是他们的女儿?如果一切都是否定的答案,那他们三人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演出了这样一场弥天大谎。

  石中直觉得脑袋有些疼痛,他实在想不出会有什么样的可能使得刚才这些假设全部成真。更何况,那名小女孩最后对何青说话的场面,实在很难想象会是伪装出来的。

  “会不会他们有什么隐秘,即使受害人死了,都不能让任何人知晓?”写下这段话后,石中决定明天得再去一次那个小区,拜访那对母女。

  “另外一个可能,受害人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隐瞒身份,在工地里工作,会成为绝佳的掩护,但受害人却又肯定不能真的去工地工作,所以他买通了身为工头的王伟,让王伟为他想出了一套方案,从而起到保护真实身份的作用。”石中觉得这个可能应该比较实际。“但是这又有一点说不太通,因为如果只是这样,王伟与受害人之间,只不过存在金钱的交易而已,虽然这样的交易会让人感到不舒服,可它却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更谈不上王伟会因为害怕交易被人发现,而对何青下手!”

  石中想着,笔尖不受控制的往白纸上点了起来“除非受害人曾经犯过某种重罪,一直处于逃亡的状态,而且王伟还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王伟才会害怕因为包庇罪入狱,从而决定先下手为强,先处理掉何青。”

  可是受害人才只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这些年来,不仅仅是这座城市,更是其它地方,也没有再发生什么重大的案件。试想一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并且有钱买通王伟,那么他就绝对不会是什么穷人。这样的话,那样的居住环境,一切的一切就都是伪装。

  一个个疑点渐渐冒了出来,石中皱起的眉头越来越紧,本不想承认这是个复杂案件的想法,已经到了不得不面对的程度。

  “你到底是谁?”石中看向桌上受害人的照片,一字一字的问道。

  “石探长,还没下班呢?”突兀的声音响起,吓得石中猛地一个激灵。他条件反射的抬头看去,只见一名年轻人站在办公室的入口。

  石中盯着那人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略微能够认出这人好像是前不久加入警局的新人,于是石中淡淡点头客气道“还没,有点事要处理,你怎么也还没下班?”

  来人笑笑“回家也是一样孤身一人,所以也就不着急回去了。”

  同病相怜。这样的词语忽然冒了出来,石中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些“你是叫做苏东吧,跟何青是同一届进来的。”

  “嗯。”苏东点头“听说今天何青遇到了意外?没什么大问题吧。”

  “受了点小伤,应该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苏东说着,话语声停顿了一会儿,目光落在了石中面前的文件上“您在忙那件凶杀案?”

  “是啊,还没什么头绪。”

  苏东笑笑“相信以您的能力,一定会很快破案的。那既然您在忙,我就先走了。”

  苏东说着就转了身,石中见状,也重新低下头,继续刚才的总结。却没想到苏东的声音忽又响了起来“您瞧我这记性,这么一会儿都忘了本来的目的了。石探长,前台那里来了一对年轻人,说是要找您的。”

  “嗯?”石中听言,疑惑了一声,他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年轻人来找他。“他们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苏东摇了摇头“那位姑娘只愿意说她刚从外地回来,要见您。”

  此话一出,石中立即意识到了那位姑娘是谁,只见他猛地站了起来,迅速将面前的文件照片放进了抽屉,客气的冲苏东说着“麻烦你了,我去看看。”

  片刻后,来到了灯光略显晦暗的大厅的石中,第一眼便瞧见了站在那里不耐烦的走来走去的石雨荷。顿时,他那张久已阴沉的脸上浮现出了开心的笑容。

  “雨荷。”石中远远的叫了一声。

  听见声音的苏雨荷停住了来回走动的脚步,朝石中看去,犹豫了片刻后,原本冷淡的表情还是带了些笑意,她朝着石中走了过去,开口,虽然亲切,但却总感觉有些僵硬的说道“爸。”

  “你怎么回来也不先打个电话啊。我好去接你。”石中故作埋怨道。

  “我白天打了好几个电话到家里,总是没人接。我知道你肯定在这里。”

  石中闻声,抱歉的笑了笑“最近有些忙。”说完这句话,他才注意到不远处刚刚苏雨荷站立位置旁边的那名年轻男子。

  或许是职业作祟,石中第一眼看到那名年轻男子,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感觉像是有些讨厌,或者说觉得那人有些邪性。当然,石中也猜到了那名男子恐怕是苏雨荷的男朋友。于是他自我宽慰道“女儿长大了,也许当爹的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你妈还好吗?”石中思忖了一会儿,终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苏雨荷听见,脸上本就显得僵硬的笑容,立时衰退了不少,只听她回道“我这次回来一是看看你过得好不好,二是想和你谈谈这件事。”她说着停顿了一些“你还有多久下班呢?”

  石中条件性的扭头看了一眼刚才来时走过的走廊,其实那里什么都没有,不过刚刚刚刚那些疑团似乎已经化作了有形的实体般铺洒在地面上。犹豫了片刻,“我已经下班了,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去收拾收拾东西。”

  “不用着急,我还要跟我朋友去吃个饭,你下班了直接回家吧,我回头去家里找你。”苏雨荷说着转身就准备离开。

  石中再次瞥了一眼那名男子,不曾想那人竟然主动走上前来,满脸尊敬的笑着问候道“叔叔,您好,我常听雨荷提起您。”

  “你好。”石中淡淡的点头回道,说完这句话,他将视线转向了苏雨荷“既然这样,那好吧,我在家等你。”

  “嗯。”苏雨荷说完朝外走去,那名年轻男子临走之前,还客气了一句“叔叔,再见。”

  伫立在原地,目送着两人步入夜色之中的石中,许久才叹了口气,沮丧而又无奈的转身走向办公室。

  身为父亲,他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来,苏雨荷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石中也知道,张琴并没有说错,雨荷成年之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座城市,去别的地方工作。多半还是因为他。然而石中也很苦恼,对于这唯一的女儿,他并不是不喜爱,事实上,他喜爱的紧。但他却始终无法在这段父女情里找到应属于自己的定位,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对女儿的爱,于是日积月累下来,感情变得生疏冷淡,到了想要挽回也无能为力的程度。

  石中清晰的记得,女儿离开之后的第一年,每次打电话回家都能够和张琴开心的聊上好长时间,却无法跟他说上哪怕两分钟。后来,石中也接受了这样的情况,甚至于有的时候,他都会故意躲开电话,不是因为不想和女儿说说话,而是更害怕彼此之间无法交流的痛楚。

  颓废的走到办公室前,准备收拾东西尽快回去准备一些饭菜的石中,抬头猛地发现他的座椅上不知何时已经坐了一个人。

  “赵静,你做什么呢?”

  “我看到你的东西在这里,猜到你还没下班。”赵静起身坐到旁边,平淡的问道“刚才我好像听到了雨荷的声音,她回来了?”

  石中叹了口气,坐回了椅子上“是啊,回来了。”

  “她已经有大半年没回家了吧,怎么,你好像不开心?”

  “没啊。”石中赶忙解释道“只是有些累了而已。”

  “哦,你的脸色好了很多。至少不像昨夜那样吓人了。”

  “呵呵。”始终尴尬的笑笑,看向赵静道“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去呢?”

  “回去做什么呢?在这里更安心一些。”赵静的语气变得悲伤起来。

  石中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生活总要继续的,这么多年了,不管怎么样,你也是时候找个伴。毕竟以你的条件,这应该不难的。”

  “呵呵。我这一生几乎都在和死尸打交道,除了……又有哪个男人有胆量做我的伴呢。更何况,爱情是不能长久的,到头来,终归还是要独身一人。就像你一样。”赵静悠悠的说着。

  石中苦笑“看来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当时还没想出来,后来回家睡不着,才想到的。你和张琴怎么了?”

  “你都已经猜到了,何必还要我再次说明呢。”

  “嗯”赵静平静的点头“怎么到头来还是避免不了这样的结局。”

  石中感慨“结局或许早就已经注定了,只不过我们一直不愿意去面对而已。”

  “可惜有些伤害,越拖越沉重。”赵静接着说“雨荷就是为了这个事回来的吧。”

  “恐怕是的,刚刚也没能多说些什么。她跟她男朋友一起回来的。”

  “哦?”赵静略一惊诧,不过转念一想“雨荷也二十三了,是时候谈婚论嫁了。”

  石中叹气“算了,不说这个了。我才你应该不是因为无聊才来找我的吧。”

  赵静笑笑,不满道“我们还算是朋友吧,没事就不能来找你聊聊。”

  “呵呵,说吧,是不是又发现了什么对案子有帮助的线索。”

  赵静听言,缓缓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语气里不无悲伤的说道“受害人的尸体方面,已经没办法有更多的发现。不过名片上的这名教授,对于宗教性的符号颇有研究,我想,或许她能够给你们一些提示。”她说着停顿了一下“当年如果我们有现在的条件去从各个角度研究的话,也许就不会……”

  石中接过名片,安慰道“好的,我处理完事情后就会去找这名教授。”

  赵静满意的露出悲伤的笑容,只见她略显为难的开口道“关于这名受害人的档案,我今晚想看看,可以吗?”

  此话一出,石中本能的就想要拒绝,因为赵静毕竟不是警务人员,将正在调查中的案件的档案交给她,有违规矩。不过当他瞧见赵静脸上那副表情时,他的心里还是动摇了。“好吧,不过请务必不要交于其他人。”

  “嗯,放心,除了你之外,我也没什么人可以交谈。”赵静接过档案,感激的冲石中点头道。

  “或许,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会有不同的发现。”

  “希望我不会让你失望。”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