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20

推荐阅读:帝霸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剑卒过河剑来
  刺耳的警笛声快速穿梭在略显狭窄的街道上,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何青,感受着这样危险的车速,心头紧张的同时,疑惑感也不禁增加了起来。

  之前在工地看到赵静照片时,何青大抵已经猜到石中众多想法中的一个,那就是那具尸体会不会是赵静?后来,跟随着石中狂奔向警车的他,更是确信石中便是因为这个可能才会表现的如此急躁。

  然而,何青虽然知道石中与赵静是多年的朋友,但他却从没想到那两人之间的友情会如此深厚。

  “难道说?”心头想法冒出来的同时,何青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面露焦急,双眼全神贯注注视车前道路的石中“他们之间还有别的关系?”

  随即,何青暗暗否决道“应该不可能的。”事实上,在进入警局后的第二个月,何青通过一些闲言碎语以及下班后的酒吧交谈大致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比如说局里的验尸官,仿佛永远不会老的单身大美女赵静,便是十一年前那起轰动整个国家的连环杀人案罪案的女朋友。

  如今,何青了解到了当年那名犯人曾经也是一名警探,而且还是石中多年的搭档,两人之间的友情已经不能用简单的言语说明。基于那样的友情下,何青心想‘虽然林磊已经死了,但石探长怎么也不可能会跟昔日兄弟的女朋友有更多的牵扯,更何况那些年里,石探长还是有家庭的男人。’

  思考间,警车猛地停在了警局明令禁止停车的位置,一等车辆停下,石中便不管不顾的打开车门冲了下去,何青见状,只得跟着一起狂奔开来。

  验尸间位于警局最里侧的位置,想来,因着其特殊性,选择那样的位置倒也算是相对合理。因着大部分人都不会也不想与验尸间有更多联系的缘故,整个验尸间时刻透露出一种诡异的难以言明的渗人感,即使何青远远瞧见,也还是不自觉的放缓了奔跑的脚步。

  仿佛转眼间便冲到了门口的石中,推了推紧闭的铁门,发现仍然是锁住状态的他,毫不犹豫的一边喊着赵静的名字,一边就抬脚朝铁门踹了过去。

  所幸,铁门因着年久失修的缘故,在石中连续的踹击下,锁头整个脱离了门栏,立时一股难闻的福尔马林味道扑面而来,直打向正在喘息的何青张开的嘴巴,刺鼻的气味入喉,惹得何青一阵干呕。

  两人进入后,几乎是立即便发现,这间验尸间,今日根本没有任何人进入,也就是说赵静今天没有来上班。

  发现了这一点的石中,呆呆的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率先回过神来的何青,轻声道“石探长,可能赵验尸官今天请了病假。要不打电话去家里问问。”

  只可惜,虽然石中也希望相信这个说法,但在局里这么多年的石中,对于赵静的行为习惯早就一清二楚,自从林磊死后,八年来,赵静请假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而且即使是那为数寥寥的请假,赵静也必然会提前一天说明。像今天这样突然消失的事情,不管怎么样,都不是赵静会做出的。

  然而虽然心里这么想,但石中还是卑微的容忍内心升起那么一丝奢望,“你去打电话。我在这里看看。”

  何青听言,二话不说转身跑开了去。石中迈起沉重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的沿着冰凉的瓷砖地面走动起来,目之所及的地方,所有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的,显出了女孩子家独有的性格,屋子中间的那张解剖台上空空荡荡的,闻上去有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显然昨天赵静下班前照例将这里打扫了一遍。

  这一点发现更说明了今天赵静没有上班,不可能是计划好的事情。

  石中想着,视线微移,看向了左侧玻璃壁橱里的一众手术刀具,在他看来,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的刀刃上似是都散发着阴冷的寒光。望着它们,石中不由得想起来当年他,林磊,还有赵静三人经常会在这处一般人不敢进入的验尸间里胡闹,那一把把手术刀曾经还被他们拿来当做玩具。

  陷入美好回忆的石中,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笑意,然而这抹笑容在他瞧见最前方那空空如也的柜子时,便立即凝固了起来。因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里本该放置的工具都是赵静亲手挑选亲自购买的。赵静曾说过:手术刀就如人一样,也是有心的,身为验尸官,必须选好最顺手,与自己最能配合的刀具,否则便会不管怎么样都不顺手。

  此时,赵静最喜爱的那批工具,已经消失不见。

  “会是她带走的吗?”石中这样问着自己。

  片刻后,去而复还的何青,气喘吁吁的说道“石探长,赵验尸官家里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要不要去看看?”

  依旧盯着那空挡柜子的石中,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心里的疑惑,只有等待去赵静家里看个究竟,才能解开“走。”

  赵静所住的那栋楼离石中家并不远,方向盘后的何青在听到地址后,立即轻车熟路的将车子驶向目的地。二十分钟,两人来到赵静房门前。

  石中上前敲门,‘噹噹’几声后,门内没有任何动静,这时,一直盯着门锁处的何青忽然上前,手上稍微用力推向铁门。

  铁门应势开启,何青语气凝重道“门锁被撬了。”

  石中见状,眉头紧缩,身子沿着缓缓开启的铁门,慢慢走了进去。

  待得两人进入屋内,一眼看清里面的情况,特别是地面上已经凝固了的血液后,两人心头顿时升起一股糟糕的感觉。

  神情严肃的石中,伫立在门后,视线一点一点的移动,不愿放过任何线索,许久,本应该急躁甚至愤怒的他,莫名冷静的吩咐道“打电话到警局,派搜查科的警员过来,这间屋子里的任何东西,都必须详细检查记录。”

  “啊?”完全搞不懂为什么石中会突然这么理智的何青,惊讶了一声,在确定自己确实没有听错后,立即小跑出去。

  熟悉的屋子里只剩下石中一人,他的视线开始移动,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来过这间屋子的他,这样一看,便发现了这里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或许,对于一般人而言,没有变化代表的是好事,但是石中知道,当年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美好,在林磊死亡之后,都变成了梦魇一般的存在。这间屋子早已好似呐喊一般迫切的需要改变,他甚至都不敢想象,没有改变,赵静是如何生活在这里长达八年,没有改变,赵静是怎样的在回忆与现实之间纠缠。

  这一刻,石中感受到了一股剧烈的懊悔之情,看到这间屋子之后,他立即就能够想象赵静身上会有多大的问题。所以他后悔之前为什么没有主动关心过,甚至可以说,随着林磊的死亡,是他断送了赵静在这个世上仅剩下的依靠。

  地面上的那摊血液,刺眼的闪烁在石中面前,他不想去看,却又不得不看。

  “究竟是谁在这里受了伤,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石中暗念,但他心中的天秤其实已经有所倾斜。

  搜查科的警员在接到电话后,很快全部赶到,何青与石中让开了位置,任由他们开始忙碌。

  潜在的受害人可能会是警局一员,光这一点就足够他们倾尽全力在这间屋子里搜查所有可能引向凶手的证据。

  目睹着人影穿梭的石中,放在口袋里的手掌感受着那张烧焦相片的触感,他知道再多留在这里已无用处,更何况,要想查出赵静到底出了什么事,关键还在吴天河身上。

  “小何,我们回警局。”

  “啊,可是这里……”何青有些惊讶。

  “这里由搜查科的同事负责,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走吧!”石中说完,率先迈开步子。

  回到警局,走入办公室,准备缓解一下满脑袋繁杂思绪的石中,刚刚坐到椅子上,就听见一人在说话“石探长,这是圣城工地那起火灾的报告。”

  石中闻声抬头看向来人,今年内警局来了很多新人,他一时没能将来人的样貌与姓名对上。不过现在石中已经不在乎了,只见他笑着点了点头,接过报告,翻阅起来。

  “谢谢你们尽快送来。”

  “不客气的,张局长吩咐加急,所以一做好,我们就送来了。”来人谦卑的回答着。

  正看到关于那具被烧焦尸体记录的石中顺口问了句“查出来那具尸体是谁了吗?”

  来人点了点头“根据我们的发现,与工地上所有人员资料匹配之后,得到了一个最有可能的人选。”来人帮助直接将报告往后翻了几页“各方面的符合之后,这个名为王伟的人是最有可能的人选。”

  目光已经落在那一页的石中,眼神顿时直了,震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片刻后,他压制住内心的翻涌,尽量平静的说道“好,麻烦了,你先回去吧。”

  目送着来人离开后,石中立即叫道“小何,吴天河现在被关在哪里?”

  正在一旁整理相关资料的何青闻声感到回答“被关在局里的简易牢房。”

  “好,把他带到审讯室。”石中一边说着,一边将桌上的资料全部抓在手里,起身站了起来。

  何青听到命令,急忙朝外跑开了去。他的身子正好与走进办公室的张克擦肩而过。石中抬头瞧见张克的到来,没等他开口,张克率先开启了话头“听说赵静出了意外?”

  感受着张克语气里的关切之意,石中心里的急躁稍稍缓和了一些“目前还没有定论,需要等待搜查科那边的同事完成调查。”

  张克淡淡点头,“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赵静这些年过得也恨不容易。”

  “嗯。”不知该说什么好的石中只能这样应对着。

  “好了,我看你还要忙,就先不打扰了。”张克说着就要离开。

  石中见状,有些疑惑,“局长,吴天河现在被关押在局里。”他说出这句话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张克的反应。

  果然,张克闻声,身子猛地停了下来“他有嫌疑吗?”

  “很大的嫌疑!”石中如是回答。

  “既然这样,那就去做你该做的。”张克说话间的语气多了些疲惫与无力。话音落下,他便快步离开。

  见到张克这副模样的石中,心底忽地生出一股愧疚之情。此前,一心想要好好侦破这件案子的他,并没有能够仔细思考,这所有的一切,包括吴天河的存在,会在案件,会对张克起到是什么影响。直到这时,他才忽然想通,吴天河既已被逮捕,那么张克也是在强迫自己接受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幽暗的审讯室内,中央位置摆放着一张纯铁制的长桌,桌子四个角尽数被固定在地面,无法移动,前后各有两张铁椅,一样是无法移动的存在。

  依旧傲气逼人的吴天河被带入了审讯室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只见他正像回到自己家一般,来回走动着,奢侈的皮鞋踩在结实的地面上吭吭作响。

  石中二人进入的时候,吴天河再次口出威胁之语“我看你们真是活腻歪了,知道我是谁吗?”

  两人看都没看不停叫嚣的吴天河一眼,径直坐到了铁椅上,随即石中抬头,不容拒绝的说了一句“坐下!”

  吴天河听言,明显有些愣住,可他那张嘴还是不愿意闲着“姓石的,你当你是谁呢?要老子做老子就坐啊!把你们局长叫来跟我说。”

  石中不恼不怒的侧身冲何青点了点头,何青瞧见,立即起身,沉默不语的走向吴天河。

  吴天河见到这架势,心里大抵也有些犯了嘀咕,虽然嘴上威胁之语依旧不断,但那气势明显减弱了不少。

  何青走近,手掌猛地搭到吴天河的肩膀,五指扣下,力度之大,愣是使的吴天河止住了说话的势头,脸部微微有些扭曲。

  接下来,吴天河几乎是被强硬的按在了铁椅上,石中见状,方才开口“我们已经查出昨夜火灾发生处的尸体是王伟。”石中说着刻意的停顿了一下“是不是你杀的!”

  此话一出,见到石中竟然想把杀人罪名扣到自己头上的吴天河,立时有些慌乱,说话都显得不太利索“什么,谁是王伟?我可没有杀人,你不要血口喷人!”

  “王伟是先被人从脑后敲昏,然后扔进了火里。”石中说着,将报告夹中的照片一张一张不急不缓的摊放到吴天河面前,迫使着他直接面对。“说!你为什么要杀王伟?”

  瞧见那些照片的吴天河,是真的急了“你可别冤枉人,我真没杀他!”

  石中脸上挂起了一抹得意的淡笑“我觉得,你杀了他!”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重生女配异界兽医我成了六零后不灭武帝我的山河空间朱门继室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