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22

推荐阅读:宰执天下临高启明神医弃女极品全能学生大奉打更人顶级神豪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神魂丹帝医武兵王豪婿
  城南再往外走上两个小时,便是荒无人烟的郊区。而且这里的郊区与其它地方有所不同,原先这片土地上住着很多农民,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渐渐的,那些家庭逐步迁移到城里去了,导致这里仅剩下一堆快要倒闭的房屋,可以说,若是在这个地方走上一圈,只怕半个小时都看不到一个人影。

  此时,这般境况,对于赵静而言,着实有利。

  清晨,天空微亮之际,赵静所驾驶的那辆车已经驶入了郊区的范围,坎坷的道路使得汽车略有颠簸,然而这并不能影响赵静的心情,她的双眼直视前方,一方面注意着两侧是否有人类活动,另一方面则是在寻找她所要去的目的地。

  回想一下,她应当也有很多年没再踏上这片土地了,最后一次回来还是六年前,母亲去世,她前来负责将其下葬,自那以后,再不曾来过。

  不一会儿,车辆的速度减缓下来,赵静已经能瞧见那间老旧屋子的存在,于是车轮转着弯,缓缓的驶入房屋的范围,停了下来。

  赵静站在老屋正前方,只感觉这里比记忆里的还要老旧,不过好在因为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大规模的修补,否则它也恐怕没有办法撑到现在。

  老屋旁边有一间面积颇大的猪圈,正好可以用来藏匿汽车。虽然这个地方,应当不会有人过来,但为了保险起见,赵静还是将汽车驶进猪圈,覆以枯草,遮盖的严严实实。

  接下来就是将装在行李箱里的那人搬运到屋子里。农村的地面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以致行李箱的拖动显得较为麻烦,于是将两个行李箱搬到屋里的行为,整整耗费了赵静半个小时。

  做完这些后,赵静站在仿佛稍一用力就会坍塌的木门后,看了一眼外面萧瑟但却显出别样美好的冬日景致,缓缓合上了木门,好似也同时关上了在今日之前,她的人生。

  行李箱露出了一个口子,可供呼吸,而且里面的那人也还没有动弹的迹象。赵静看了一眼,觉得暂时还不用着急,“反正有的是时间。”她如是想着,打开了另外那个行李箱,取出昨夜所看的那些档案以及日记本。

  她必须要再次确认自己的发现,否则她无法安心去做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半个小时候,一切得以证实。赵静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也没有猜错。

  呆坐在指不定何时会散架的木椅上的赵静,忽想起那日所发生的一切,记忆翻涌起来,好似只不过是昨日光景。

  那一年,她生日的那天,因为局里有了突发性的急事,她跟林磊都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庆祝生日的到来,于是在此之前每年生日当天腻歪在一起一整天的惯例,不得不做了更改,他们约定好一等局里的事情处理完,就都请假,好好的补过一场生日。

  于是,庆祝的时间被挪到了半个月后。

  赵静还记得那天早上,林磊早早的就起了床,忙前忙后的准备着丰盛的早餐,本还在熟睡的她听见声响,慵懒的躺在床上,扭头满脸笑容的目睹着林磊那般家庭煮夫的模样,心里的甜蜜感顿时无以复加。

  林磊忙完后,温柔的走向床边,注意到这一点的她赶忙假装仍在熟睡,等待着林磊用习惯的方式将她叫醒。

  果不其然,来到了床边的林磊,瞧见她还在熟睡,便半蹲下来,将手伸进了被子里。一直习惯裸睡的她,裸露的身子感受着林磊手心的温度,顿时不受控制的火热起来。

  感受到了温度的林磊,‘嘿嘿’一笑道“你还装睡。”

  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小脸也已不知不觉滚烫起来,虽然两人在一起已有四年多时间,但那种亲密感,还是会令她感到娇羞。于是她的眼睛闭得更紧。

  林磊见状,原本停留在她胸前的手掌立时愈发不老实起来,嘴里还念叨着“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温柔的手掌一点点的下探,她的身子已然火热,喉间开始干涩。渐渐的,当林磊的手掌终于停下,只有手指仍然动弹之时,她再也没办法继续装睡下去。

  “醒了啊,该吃早饭了。”瞧见她睁开了眼睛的林磊,手指不停歇的同时,温柔的说道。

  “你的手这样不老实,还要我怎么睡嘛。”虽然早已过了少女的年纪,但面对林磊时,她还是会止不住的撒娇起来。

  “你个小骗子,我在厨放的时候就看到你醒了。”林磊嗔骂到。

  见到被识穿,她立即又羞又囧的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林磊见状,终于从被子里取出略显湿润的手来,蛮横的一把就将被子掀了开来。

  “啊!”见到自己的身子完全裸露在空气里,她不禁叫了起来。

  听到叫声的林磊,立即哈哈大笑“干嘛,又不是没见过。赶快起床!”

  她听言,伸出嫩滑白净的手臂,将被子重新拉上“呆会嘛,你先上来。”

  “你哦!”林磊虽然嘴上埋怨,但他还是赶忙脱掉衣服钻进了被窝。

  因为事先早有准备,那天所需要的东西,前一天晚上就已经全部准备齐全。所以那一整天,他们就只有反反复复的重复,享尽欢愉,根本不曾离开过屋子一步。

  然而,那样的日子,那些年里,时有发生。赵静想“或者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日后我会忘了那一天,以致间接决定了林磊的命运吧。”

  想着,赵静想哭,不过已没有泪水能够流出来。她通过破烂的木质窗户看向屋外萧瑟一片的风景,渐渐的有些出了神。

  待到思绪回归现实,咽下内心无尽酸楚的赵静,麻利的起身,寻找到屋子里那把最为坚硬的椅子,将其摆放在客厅中央位置。随即,装有那人的行李箱被缓缓打开,赵静伸手拉住那人的肩膀,想要将他放到椅子上,不曾想,一直没有动静的那人,却在屁股接触到木椅的那一刻,双眼猛地睁开,抬起脚使劲踢向赵静纤细的小腿。

  遭遇突变的赵静,身子迅速往后退去,躲过那人蛮横的一击,同时,早有准备的手上,无比锋利的手术刀干脆利落的架在了那人脖子上,刀锋已然贴近动脉“再动一下,你就要死在这里。”赵静无比冷静的说着。

  脖子上传来的冰冷触感传递到那人脑中,呼吸到死亡味道的他,立时停住了本想再次攻击的动作,乖乖收回了踢出去的腿。他扭头看向赵静,双眼之中,恐惧的同时,还伴随着一种难以言明的复杂之意,那眼神看上去就像是他知道自己肯定会死,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情而已。

  那张被毛巾塞住的嘴,动了动,意味着他想要说话。

  赵静无比专注的先将那人固定在了椅子上,确保他无法挣脱之后,方才面朝着那人,伸手取出了他嘴间的毛巾。

  感受到嘴巴已经得到了自由的那人,转动了一下下颚,好让嘴巴适应过来。“你知道我醒了?”这是他对赵静说的第一句话。

  “我用了多少剂量,我清楚。”赵静一边搬过一张椅子坐到了那人面前不远处,一边冷冷的回答。

  确认了这一点后,那人直接闭上了嘴,认命般的注视着赵静,不发一言。

  赵静见状,便将手中的手术刀放到了椅子的把手上,让刀尖正对着他。“为什么要来杀我?”

  “你知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

  “你只是不知道你自己知道。”那人突然说出这串绕口令一般的话来。

  赵静听言,点头看了一眼脚边已经敞开了的刀具箱“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但我可以告诉你,既然我下定决心要搞清楚一切,我就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我相信你!”那人淡淡点头,仿佛再无半点反抗的意思。

  此刻是赵静第一次好生打量起面前这名不久前还想要杀死自己的男人。片刻后,她开口道“你比我年轻不少,因此我确定自己不可能与你有过交集。所以,是谁派你来杀我?”

  “你为什么不问我是不是要绑架你?“男子不答反问道。

  有的是时间的赵静,对于这种事,表现得倒是也没有多在意。只听见“跟尸体打交道久了,我都可以闻出来人的味道。所以我才确定你是要来杀我,因此才会有我们现在的谈话。”

  赵静说完,并不急着再次提问,而是轻轻取过木椅把手上的手术刀,轻柔但却毫不留情的沿着那人被死死绑在扶手上的手臂滑了起来。瞬间,一道约莫手指长的口子显现出来,疼的龇牙咧嘴,却硬是没喊出半个字的他,额头冷汗直冒。然而即使是这样,他还是选择了亲眼目睹伤口的形成。

  “你要明白一点,我是有医学背景的人,所以我完全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赵静看都不看一眼那道刚刚自己制造出来的伤口,平淡的冲着那人开口如是说道。

  那人听言,忍着疼痛竟然还能露出一丝微笑“我知道。”

  赵静并没有将手术刀放下,“谁派你来的?”

  额头的冷汗流了下来,片刻间,那人整张脸上已都是汗水,“我不能说。”

  “呵。”赵静冷笑一声,刀落刀起,又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显现。

  那人脸上的肌肉已经因为这般疼痛而扭动不止。

  “谁派你来的!”

  “我不能说!”

  一问一答,反复间,那人左右手臂之上已有数十道正无法抑制冒着鲜血的口子,妖艳的血液缓缓流出,打在地面上,闷声作响。

  终于,已然是咬着牙在说话的那人开了口“你不该再调查当年的事。”

  此话一出,赵静立即知道这一次她没有做错,果然,如今发生的一切,都与当年有关。果然,石中的猜测并没有错,林磊真的不是凶手。

  “为什么?”

  那人咧嘴哭也似的笑了笑“林磊的死,就已经为那件事画上了一个句点。其余的,该发生的,将要发生的,都与你,与林磊无关。你不该再搀和进来。”

  等等!赵静闻声,眉头猛地跳动起来,“将要发生的?你说的是什么?”

  那人支撑着抬起头看向赵静,双唇动了动,却是半天都没有话语出口。赵静见状,手中那柄已沾染不少鲜血的手术刀,再次向下,精准无误的绕过动脉割了下去。

  “啊!”那人终于无法承受,尖叫了起来。“当……当年一切的错误,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这句话,他几乎是呐喊出来的。

  “错误!林磊的死难道不是错误?我为了还他清白,难道是错的?”赵静略微愤怒开来。

  “呵呵!”那人嘴角止不住抽痛的同时,硬扯出了一抹冷笑“错了,大错特错。一切都是林磊的错。当年他造下了孽,本该由他来终结。可是他个懦夫,竟然选择一死了之。”那人说着猛地咳嗽了一阵“他的死,掩盖了太多太多本该公诸于众的真相。也令得大部分人都认为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可是……可是真相终究是真相,它藏得了一时,藏不了一世。”

  说实话,此时的赵静是迷惑的,他对于面前这人所说的话,完全是没有半点头绪,但她又感觉自己隐约应该知道一些,可却还是根本无法清晰意识到。

  “你是说,是林磊害你的?可是林磊活着的时候,你还只不过是名少年!”赵静忽然觉得面前这人即使承受了那般疼痛,却还在将她诱导向错误的方向。想到了这一点的赵静,手中手术刀再次举起。

  那人瞧见赵静手中微微举起的带血手术刀,身子本能的就想要往旁边躲去,即使他的身子已经被死死的捆绑在木椅上。

  “呵呵,你以为你了解林磊,可事实上,你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懦夫,魔鬼。呵呵,真是可笑,他竟然将你这样精明的女人骗得团团转,以致即使这么多年过去,都还在妄想帮他洗脱罪名,可笑可笑!”

  话音落下,他的肩膀上立时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血流如注,惨叫连连。

  这一刀,纯粹是因为愤怒。发现了林磊并不是杀人凶手的她,内心的懊悔早就无以复加,此刻,哪里还能容忍别人对林磊进行这样的诽谤。

  “呵呵,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这都是事实。”那人说话的同时,嘴角已经溢出血来“至于你的问题,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父债子还,父仇子报吗!”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第九特区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