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24

推荐阅读:帝霸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剑卒过河剑来
  一桩命案的调查还没能有任何结果,却又发生了一桩杀人案,可想而知,整个警局的压力会有多大。在这样的重压之下,张克已经给出命令,警局大部分警力都要协助石中的调查,务必尽快将凶手缉拿归案。

  同一时间,整个城市几乎都已惶恐不安起来,可谓到了人人自危的阶段。加上铺天盖地卖得疯狂的报纸宣传,大多市民都害怕下一名受害人会是自己,甚至于有些人都开始生出了暂时离开这里,去往别的城市避避风头的想法。

  原先,何青还以为,虽然确实发生了两桩命案,但这两起案子之间并没有多么清晰的直接联系。他想,或许这一点会令得市民们能够稍稍安心。只可惜,这样的想法在他瞧见最新的那份报纸上的报道时,便已灰飞烟灭。

  何青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报纸会有这样大的本事,在这样短的时间内以基本符合事实的叙述将两起案子捆绑在了一起。

  并且,那一篇报道,竟然还都详细了记录了他们前去问询王伟,甚至吴天河的事情。这些消息,又是谁透漏出去的呢?难不成报纸都长了眼睛,能够自己去看了?

  当然,何青是不相信这个说法的。如今发生这种事,唯一的可能性,只会是有人通风报信!但是会是谁呢?

  “难不成是吴天河将这些消息卖给了报纸?”何青将他的怀疑说了出来。

  站在宽大的白板前,正往上梳理着线索的石中,头也没回的答道“应该不是他,如今的境况,他已自身难保,不会有功夫来干扰警局的调查。”

  干扰?何青听言,有了短暂的不解“难道说有人故意的想要拖延我们破案,所以暗中使手段来进行破坏?”

  石中闻声,暂时停下了手中的记号笔,伸手指向了一旁他之前叠好的几份报纸“这三家报纸是将一切报道的最为详细的媒体,他们必然知道究竟是谁卖给他们线索,这会是我们的一个突破点。”

  何青暗暗叹气,本还以为这个发现会令石中感到欣喜呢,不曾想石中早已知晓,立时,一股挫败感止不住的升腾起来。

  重新返回记录的石中,莫名平静的问道“王伟家庭那边的调查是什么结果?”

  听见问话,何青赶忙取过桌上他做的报告,捡重点汇报起来“现年三十八岁的王伟,在城西高档住宅小区有一套一百五十多个平方的住房,其妻子陶丽比他小六岁,两人育有一儿一女。我去的时候,那对儿女并不在家,家中只有作为家庭主妇的陶丽。”

  何青说着翻了页“不过通过我的观察,陶丽表现的像是根本不在乎王伟是否遇害这种事情,说的难听一点,她恐怕巴不得王伟早点死。”

  “哦?”听到这里,石中不禁疑惑了一声“你是说他们两人不和?”

  何青摇头“不只是不和那么简单,倒像是陶丽恨王伟。不过也难怪,王伟常去那种地方消遣,陶丽知道后,肯定是会恨他。”

  石中不在这个观点上发表评论“有迹象表明会是陶丽杀了王伟吗?”

  “没有,虽然陶丽听到王伟的死讯后,有那么一刹那的高兴,但之后,大概因为毕竟是多年夫妻的关系,她多少还是有些伤心。”

  石中停下记录的行为,“小何,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不可以将自己的主观想法加入到侦查过程中。”

  “是,我明白,下回不会了!”何青满脸歉意的补充道“陶丽倒是提供了不在场证明,昨天晚上她在隔壁邻居家打通宵麻将,关于这个,我也求证了她口中另外三名妇女,她们都可以证明陶丽没有作案的机会。”

  “所以,不是陶丽做的。”石中念叨着“刚刚你说王伟住在城西高档小区,房子有一百五十多个平方?”

  “是的,而且内部装修的也非常考究。”何青补充着。

  “听起来很富裕,城西那片我也有所了解,王伟的工作能够使他负担得起那样的生活吗?”

  “这点就比较奇怪了,根据我的调查,王伟明面上的收入一个月也就一万多块钱。按理来说,他是绝对没办法拥有那样的住宅。”何青看着手中的资料,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父母有钱?”

  “这倒不是,王伟的父母早在十几年前就离婚了,王伟是跟着父亲长大的,她的母亲在离婚后便搬去了别的地方,与他们几乎没有联系。而他的父亲也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最多勉强保住自己的生活。”

  “看来王伟见不的光的钱有很多。”

  “嗯,而且得是非常多才可以。”何青总结道。

  “那个陶丽知不知道王伟在工地之外是否有什么敌人?”

  “关于这一点,陶丽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用她的原话来说,她跟王伟早在几年前,彼此就不怎么有交流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亲密的陌生人,谁也不会去干涉对方的生活,同时,谁也不在乎对方。”何青说着,语气里略有些感慨。

  听到这里,石中沉默了下来,他想起自己与张琴的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此。

  半晌“圣城工地目前已经被勒令停工,明天你再去那里,多带几个人,查清楚王伟的钱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那些钱是否导致了他的死亡。”

  “您是说,针对吴天河进行调查?”何青还是不愿意放弃吴天河的嫌弃,从他的角度来看,那种富人身上必然有着某种罪孽,说的直白一点的话,何青骨子里还是有点仇富心理。

  石中闻言,瞥了一眼何青,仇富心理很多普通人都有,他也不例外。不过此刻石中觉得何青的那种心理是否有些严重。不过暂时他还不准备说些什么,“吴天河固然有嫌疑,但也不要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身上,也许真正的凶手正指望着我们这样做。”

  “好的。”听见石中这样说,何青才猛地醒悟。

  石中点头,放下了手中的笔,将宽大的白板稍微移动了一下,好让何青也能清晰瞧见“如今,我们有很多疑问等待解释。”

  “首先:第一名受害人,或许名叫‘周武,’又或许不是。他的身份至今成谜,到目前为止,除了那名妻子的话,我们还没能有任何进展。而且,既然受害人的工作是假的,那就有可能,那名妻子以及那名小女孩,都不是她们所说的身份。”

  何青听到合理,那天那名小女孩抓住他手臂的模样立时显现在脑中,于是话语不经思考便脱口而出“石探长,不会吧,或许只是受害人骗了那对母女呢。她们……”

  石中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何青那没说出口的是什么话,只不过事实摆在这里,他必须做好各方面的怀疑。“这一点有待查证,我也不希望事实会演变成那样。”

  说完,石中见何青没有接着开口的意思,于是继续说道“第二点,第一起命案是否真的与十一年前的那宗连环杀人案有联系,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一点怀疑。当年的警局没有现如今的高科技,只能凭借警探的本能去进行破案,没办法深入研究。现在不一样了,赵静提供了一名教授的联系方式,希望那名教授可以解释受害人的伤势代表的是什么意义。”

  本还只是呆呆聆听的何青,猛地想起来应该要将这些信息全部记录下来,这才慌慌张张的取过纸笔。

  “第三点,工地上那名周武的消失,以及王伟的死亡代表着什么?是我们已经快要接触到真正凶手的身份,还是说王伟只是一个障眼法,好让我们为了他,进入错误的侦查方向。”

  听到这里,何青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的他,赶忙开口,不敢相信的问道“石探长,你的意思是有可能凶手杀了王伟,只是为了让我们以为王伟与第一起凶杀案有关?应该不会有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石中无奈的摇头“不要怀疑人性的恶劣程度。而且根据第一起命案的情形来看,不论凶手是谁,他都是一名绝对的高智商罪犯,这种人,不会轻易就范。对他而言,从我们发现第一具尸体开始,一切都只是一场斗智斗勇的游戏而已。”石中说着停顿下来,复又补充道“当然,我希望我的怀疑是错的,王伟的死亡只是一件意外的插曲。这一点需要我们尽快证明。”

  “第四点:赵静的突然消失,是被绑架,还是已经遇害。她这样的局外人,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同王伟一样,赵静身上所发生的事情,究竟是巧合,还是一切都有联系。为什么她的汽车也会随之一起消失不见。不管怎么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到赵静,或许能够解开一部分谜团。”

  石中说完,手指指向的位置下滑,准备进入下一条。何青瞧见石中这样轻描淡写的略过了赵静的那一段,虽然心里知道接下来要说的话并不是他应该说的,但他还是忍不住开了口“石探长,希望您不要介意我的冒犯。”

  “什么?”

  何青组织了一下措辞,“我不太明白,赵验尸官是您多年的朋友了,如今她出了事,而您……该怎么说呢,却好像有点不太在意呢。”

  石中闻言,眉头皱紧,何青知道这是他动怒的表现,立时心下慌乱不已。

  好在片刻后,石中的眉头舒缓了下来,语气平静的说道“不是不在意,而且知道无谓的在意起不了任何作用,不论赵静发生了什么事,我能够做的就只有通过这些疑惑尽快找到她。”

  当然,石中并没有说话他真正想要说的话:因为我觉得赵静没有出事。

  因为石中知道,这句话一旦说出口,那间房子里所发生的一切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而赵静这个人,很快就会被摆上台面,贴上嫌疑人的标签。他不希望也不愿意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毕竟当年,他已经做过一次令得他终生都无法接受的事情。如今,他不愿意再重蹈覆辙。

  何青假装理解的点了点头,心里也是知道,既然石中这样说了,不论真假,都不可以再追问。

  见到何青不再追问,石中便将话题重新引回了白板上“最后一点,也许重要,也许不重要,但不管怎么样,都需要够清楚。那就是,及时透露消息给媒体的究竟是什么人?是工地上的人,还是局里的人?”

  夜已深,回家的路上,何青回想着石中最后说出的那句话,‘局里的人。’他实在不愿意也不敢往这个方向去想。因为如果真的属实的话,就很可能使得十一年前的事件再次上演。那么到时候,他所尊敬的这个警局,又代表着什么呢?

  灯光黯淡,撇开了自己,孤身一人的石中,是准备去什么地方?

  何青心里有些失落,他紧了紧大衣,好似这样就能够使得冰凉的心稍稍暖和一些。

  另一个方向,明明有家却又像是无家可归的石中,步履沉重的前往那个他并不想到达的小区。

  “这个时候,那对母女应该在家休息,或许她正在辅导孩子休息。或许那昏暗的灯光下,两人正依偎在一起,怀念她的丈夫,小女孩的父亲。”石中想象着,他希望是这样,也想要看到这样的场景。

  只可惜,现实总是残酷的。

  脚步停在了前些日来到的那栋老旧楼房前的石中,仰头朝向那间屋子看去。没有灯光,漆黑一片。

  丑陋的现实展现在眼前,石中忽然觉得自己都快有些站不稳了。不过转念他又想“或许是早早睡觉了,毕竟刚失去了家人,这种打击很难使人那么快振作起来。”

  ‘对,就是这样!’自我安慰着的石中,只觉得浑身立即有了干劲,他赶忙不管不顾的奔跑向楼梯间,很快来到了那间屋子门前。

  敲门声急切的响起,一声一声不仅是打在破烂的铁门上,更是打在了石中的心里。时间一点点过去,没有人应声的迹象愈发明显。

  石中不甘心,手上的力道猛地增加起来。

  终于,铁门被开启,只不过,并不是石中面前的那道。

  旁边房间里站出来一名气势汹汹的妇女,头上还顶着泡沫的她,张嘴就要骂出来,可在瞧见石中的打扮后,她还是聪明的选择了住嘴,转而以尽可能温和的语气开口道“我记得你好像是警探。怎么,又来找那家人吗?”

  石中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你来晚了,你跟你同事前来拜访的当天晚上,那家人就搬走了!”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重生女配异界兽医我成了六零后不灭武帝我的山河空间朱门继室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