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26

推荐阅读:万道剑尊医武兵王精灵掌门人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弃女临高启明明天下帝霸叶辰孙怡夏若雪天骄战纪
  那对母女的消失,石中与何青的过失,致使两人一到警局便被张克叫进了办公室,狠狠责骂了一顿。

  然而对于这件事,自知有错的两人,也是实在没有办法说出什么能够用来辩解的话。而且事实上,虽然何青确确实实从石中口中听到了这则惊人的消息,但他却是始终没有办法相信,那样的一对母女,特别是那名小女孩所表现出来的一切竟然会都是假的。

  “那对母女究竟是什么人?专业演员吗?”出了局长办公室的何青,如是问道。

  石中边走边漫不经心的回答“恐怕是因为早就知道可能会有那一天,所以排练过很多次。”

  “是吗?”跟上石中步伐的何青,依旧不敢相信的挠了挠头“可是也实在太过逼真了。那样的演技真的会是那种年纪的小女孩能够拥有的吗?即使是再怎么排练,恐怕也做不到吧。”

  听到这里,石中猛地停下脚步,侧头不解的望向何青“小何,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啊!”见到石中露出这般凝重表情的何青,心下一慌,随即犹犹豫豫道“我只是觉得那对母女的表现不太像是装的。因为如果是那名妻子伤心的模样是装出来的,倒还可以接受。但是那名小女孩,如果能够装出来,那也实在太可悲了。”

  石中摇头“现实本来就可悲,你想说什么?”

  何青踌躇了一阵,还是选择说出心中的猜测“刚刚在局长办公室的时候,我就在想。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受害人其实并不是那名妻子的丈夫。会不会只是一个巧合,正好她的丈夫那天没有回家,而且受害人的体型也与她的丈夫相似,才会导致了她错误的指认尸体。毕竟,那名受害人的脸部已经被毁了个干干净净,想靠样貌进行辨认,几乎没有多大的准确性。”

  仔细听完何青的猜测,石中皱紧了眉头“小禾,你是想说,工地上消失的那个周武,才是她真正的丈夫?”

  “是的,我觉得有这样的可能。周武的确是在工地上干活,每天早出晚归这一点,也符合那名妻子说的话。而且身材体型都与受害人很相似。”

  石中揣摩着何青的话,觉得确实有些道理,不过还有些疑问没能解释的通“那为什么当天晚上那名周武就去将那对母女带走了。而且,为什么邻居提到周武时,并没有说他就是那家的男主人?”

  “额。”一连串的疑问提出,何青有点语塞“可能,那名工人周武的确有所隐瞒,所以才会慌忙搬走。至于邻居的话……我暂时还想不到会是什么原因。”

  石中抬脚再次朝前走去“你的猜测在一定程度上有些道理,不过其中有太多的可能,必须要证实这些可能才可以。现在,你去通知刑侦科的警员,让他们发布三张通缉令,当务之急,必须尽快找到周武以及那对母女,希望他们还没有离开这座城市。”

  “好!”何青点头转身跑开了去。

  偌大的会议室内,石中尽可能简要的讲述了昨晚他在白板上写下的那些疑惑,一众负责刑事案件的警员埋头记录着,努力赶上石中的节奏。疑点越来越多,凶手的身份却是没有多少头绪,这一点给他们这些警员的打击也算颇大,以致他们的心理皆是相当沉重。

  从不喜欢长篇大论开展会议的石中,在将疑点阐述完,交代好各人所需要做的事情后,便干脆利落的宣布了会议的结束。

  随即,他与何青在警局门口分道扬镳。石中看了看耀眼的太阳,取出兜里那张之前赵静递给他的名片,对何青说道“既然你对那对母女的事情有所怀疑,今天你便负责那边,务必进行详细的调查,那间屋子的搜查证也已经下来了,你和同去的警员,即使是将整间屋子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证据出来,知道吗?”

  “知道了。”何青坚定的点了点头“那石探长您呢?”

  石中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我有种感觉,一切都应该从第一名受害人开始,所以我要去找到这名教授,问些问题。”

  何青循着石中的视线看向那张名片,熟悉的学校名称映入他的眼帘,于是他说道“李念也在那所学校教书,需不需要她帮您领路呢?”

  石中淡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毕竟是名警探,小李跟我走在一起,怕是影响不好。若是被人误认为小李做了什么坏事,那岂不是麻烦了。”

  闻声,何青尴尬起来,石中所说的,他还真没想到“应该没有关系吧。”

  “不用了,一所学校而已,我会找到这个人的!”石中说着,摆了摆手,率先走动开来。

  何青见状,便也不再勉强,赶忙跑向已经等候多时的警员,两人上了车,直奔那栋老旧的小区而去。

  确实,那名母女,特别是那名小女孩的模样一直徘徊在何青脑中。所以石中的安排,也算是给予了他解决疑惑的便利。

  坐在车上,视线漫不经心的朝向场外的何青,暗暗念道“一定要证明她们不可能是在演戏!”

  孤身一人站在市立大学门前的石中,仰头盯着门头上那明晃晃的四个大字,愣神了好一会儿,他想起他那个年代自己在这所学校读书时的场景,不禁感慨万分。物是人非的感觉总是让人不太好受。

  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行走了石中眼前,回过神来的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缓步走了进去。

  名片上的显示那名教授名为田艳,听名字应当是名女士,根据石中所查询的资料来看,这位田艳是近几年国内宗教学方面的佼佼者,所获奖项无数,学术文章经常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上。

  石中一边寻找着名片上所写的那栋楼的位置,一边回想着昨夜他所整理出来的关于这位田艳的资料。虽然他对这些学术方面的东西根本不感兴趣,而且他也不觉得所谓的教授会对案件的侦查有什么帮助,但这好歹也是一个方向,更何况还是赵静指明的方向,总得要来试试才行。

  凭借着对这座学校的记忆,石中在约莫半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了那栋楼的存在,只不过站在那栋楼前的他,一时间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么偏僻破旧的地方,真的会是那位有名的教授所在的地方吗?

  怀揣着这样的疑问,石中抬脚走了进去,一路沿着老旧的石梯来到了三楼最拐角的那处办公室前,他敲了敲门,在听见里面传出一声‘请进’后。石中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然后,第一眼瞧见不远处那名女子之时,石中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刹那间,他所想的都是“我找错办公室了?”

  大抵是忽然感觉到了脚步声的消失,办公桌后狭小皮椅上,原本正埋头在做着笔记的女子抬起头来,脸上露着淡淡的笑容,快速的打量了一眼石中后,轻声甜美的问道“您好,请问您是?”

  听见那样的声音,仿佛全身止不住的酥麻了一阵的石中,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盯向女子的脸,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是警局来的人,名叫石中,今天前来是想要找田艳田教授,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她在哪里呢?”

  女子闻声,伸手习惯性的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妖冶般的话语声再次传出“我就是田艳。”她说着,客气的站了起来,伸出白皙的手掌,“石警官,您请坐。”

  在这样的声音面前,石中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明的不自在感,就仿佛,整个人都有些不受控制了。甚至于,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何时竟然已经坐了下来“你就是田教授?”

  女子甜甜的点头“是的,需不需要给您看我的证明呢?”

  事实上,这已是不用。因为石中已经瞥见了办公桌上那个带有照片的铭牌。于是石中摇了摇头,略有些尴尬的说道“不用不用,我只是有些吃惊你竟然会如此年轻。”

  女人都是喜爱听见赞美的话语,田艳也不例外。只见她伸手挑了挑秀丽的长发,笑道“石警官客气了。”

  本来这个无谓的话题到这里就应该结束,可是石中却鬼使神差的又说了一句“看你最多也就二十七八岁吧。”

  “哪里。我都已经三十一岁了。”田艳婉儿一笑“不知道田警官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呢?”

  闻言,石中才猛然想起来来到这里的目的。立时,尴尬感加深了起来“我是前日听赵静说过关于你在宗教学方面的研究造诣,正巧手中有件案子,可能会和宗教有关,所以前来请教请教你。”

  田艳脸上的笑意更浓“原来是赵静跟您说的啊,她可真是,总喜欢在外面胡乱吹捧我。”

  “嗯?你认识赵静?”石中听言,疑惑的问道,毕竟通过他对赵静的了解,可从没有听说过她在这所大学还有什么朋友。

  田艳俏皮的点了点头“我认识她有好几年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吗?想起来,最近一直都忙,也没和她联系过了。”

  好几年的朋友?石中心中的疑惑感猛地加深,‘难道说赵静除了工作之外,还有别的生活?’

  “您好?”田艳见到石中莫名其妙的陷入了沉默,不解的问了一声“您怎么忽然不说话了呢?”

  “哦,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赵静还好,天天就是工作,你知道的。”说出这句话的石中,也有些诧异为什么自己会在赵静的事情上选择说谎。

  “那就好,改天有时间得找她聚聚,好久都没一起喝过酒了。”田艳如是说着,只不过她不知道,这句话给石中带来了多大的震惊。

  赵静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她还是以前的那个赵静吗?

  “对了,您刚才说的有关宗教的案件,指的是前些日子那起凶杀案吗?”好似不懂的给人喘息机会的田艳,冷不丁的问道。

  思绪被强行拉回的石中,眉头微微皱起,片刻后,缓缓松开。他平静的回答着“是的,你也知道那件案子?”

  田艳淡淡笑笑,之前展示出来的那股勾人心魄的魅惑力,有些减弱了下来。“当然了,我也有看报纸的。”

  既然如此,便省下了还要解释案件的过程,石中直接就问道“不知道你对于受害人左右胸那两处伤口,有什么看法呢?是否代表着什么宗教意味?”

  田艳闻声,再次伸手抬了抬眼镜“宗教之说并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不过作为一名研究宗教学的学者,我倒是也能理解一般人对待宗教的看法,毕竟宗教之说,囊括的东西太多。自然,其中也就包括着某些象征意味的存在。”

  一提到宗教,田艳的语气就变得郑重起来。发现了这一点的石中,虽然不是太明白刚刚刚她说过的那些话,但对于她认真的态度,还是颇为欣赏的。

  “关于那名受害人。”田艳大抵是看出了石中脸上的迷茫,于是话锋一转,直接指向石中来此的目的“如您想的一样,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那样独特的伤口的确代表着什么。”

  田艳说着,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似是在回忆那些伤口的形状。“首先我想知道报道上的是否如事实一样呢?”

  石中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既然如此,受害人右胸口有着一枚倾斜的十字架割痕,十字架标志是最古老的一种远古就存在的普遍符号,代表了太阳。巴比伦太阳神,作为太阳神的最重要的标志;通常与外接圆组成太阳轮。另外十字架也象征了生命之树,是一种生殖符号,竖条代表男性,横条代表女性。横的代表阴,竖的代表阳,也是一种****的标志。在这个场合下,我认为凶手在死者右胸口处刻意的留下十字架标志的割痕,很有可能是象征着某种**的意味,而且,十字架还被倾斜了,说明可能受害人身上所携带的罪孽已过于沉重。”

  安静的做着记录的石中,无声的抬头看了一艳田艳。

  于是田艳像是默契的知道石中的意思一般,接着说道“至于受害人左胸口被以手术的方式取掉心脏,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则是跟那枚倾斜的十字架联系在一起。可能凶手觉得受害人身上深重的罪孽已经玷污了神圣的心脏,必须通过切除的方式来做偿还。”

  “嗯。”石中点头“你的意思是,受害人的历史,导致了他遇害?”

  “如果从宗教角度来说的话,就是这样。抱歉,恐怕这样的话帮不了您找出凶手。”田艳看起来满怀歉意。

  石中淡淡的笑笑“哪里,你的分析已经很有帮助了。”

  听言,田艳像是有些欣慰似的,忽又补充道“不过,相对于这些浅显的分析而言,有一点疑惑或许会更有帮助。”

  “什么?”

  “受害人的心脏,去了哪里?”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第九特区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