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27

推荐阅读:大仙武上门女婿重生之最强人生明天下命之途大奉打更人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之卡片掌握者都市极品医神逆剑狂神
  “什么意思?”从未往这个方向想过的石中,乍一听见,只觉得头皮发麻,话语脱口而出。

  田艳像是对石中的反应感受颇为诧异,不过她也没有点明说出,只是回答道“人是由心控制着做出所有的事情,既然受害人身上的伤口富有宗教意味,那么顺其自然便有了我刚才提出的问题:受害人的心脏去了哪里?”

  石中觉得自己已经知道田艳接下来想要说的是什么了。只不过他并不愿意将事情往那个方向去想。怎奈,事实就是事实,不是逃避就可以的。“你是说,凶手取走受害人的心脏还有别的用处?”

  田艳没有立即回答,思考了一会儿后,才点头道“应当是不会错。”

  得到了肯定回复的石中,第二个问题紧跟着出来“那么以你的角度来看,凶手会怎么处理那颗心脏?”

  听到这个问题,田艳脸上忽然现出了复杂的神色,只见她莫名的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后,猛地睁开,站了起来在她身后高大的书架上一阵寻找,随即一本厚重的有些年月的书被她取了出来,摆放到办公桌上,她开始快速的翻阅起来。

  注视着她这一连串动作的石中,虽然心中急切的想要得到答案,但是经常也会做出这样行为的他,心里知道,这个时候,是不可以打扰的。于是石中耐心等待着。

  半晌,田艳手上翻动的动作停了起来,她的视线在那一页书本上一点点的移动开来。十数分钟后,方才抬头冲石中开口道“刚才我就觉得这种独特的宗教杀人方式曾经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了。这种倾斜的十字架,以及取出心脏的方式源于十七世纪的欧洲,一种奇特的赎罪方式。”

  “赎罪?”石中立时不解,他看了一眼手中的记录本,刚才田艳还说是因为受害人罪孽深重,所以才会被以那样的方式处理,何以现在又变成赎罪了。

  “我该怎么和您说呢。”田艳看起来有些苦恼,“关于受害人的罪孽那部分我并没有说错,虽然我不认识受害人,但他必然曾经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如果凶手确实是按照书上所记录的宗教意识来选择受害人的话,那么凶手的意图可能就会有几个方向,这些方向直接引导着那颗消失的心脏是被如何处理的答案。”

  田艳见石中并没有发表言语,于是便接着道“一种可能是凶手认识受害人,并且认为自己对受害人的所作所为是在替受害人进行赎罪,因为他觉得受害人自己没有能力去自我救赎,所以才会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帮助受害人。”

  “帮助?”

  “是的,按照这种可能的趋势,凶手与受害人之间可能存在某种亲密的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颗心脏应当是被净化了。”

  石中直感觉她说得越来越玄乎了“净化?怎么净化?”

  田艳再次看向书本,只不过这一次等待的时间变得很短。“净化的方法有很多种,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是,将那颗心脏以净水洗过九九八十一次,待到彻底洗净之后,入火焚烧,最后将灰烬撒入江河,以同时达到超度以及救赎的目的。”

  石中有些胸闷,因为照她这样说的话,心脏已经化作灰烬,那必然是无法找到了。“第二种可能是什么呢?”

  田艳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像是她的神经已经被这个发现挑逗了起来,整个人抑制不住的激动开来“第二种可能,那就是凶手本身也有罪孽,但他却选择了通过杀害罪孽更为深重的受害人来达到自我解脱的目的。”

  石中闻言,一时间无法理顺田艳所说的话里的逻辑,半晌,才见他开口“你是说凶手精神不好?”

  若是换做平常,以石中的理智,他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栋楼还是这间办公室的原因,他心里有种模糊的感觉,像是自己正一步步的被田艳牵着鼻子在走。

  田艳大抵是猜到石中会这样问,只见她咧嘴笑了起来,虽然已不是年华少女的她,但那副笑容覆盖的脸庞,看起来仍旧会令人不自觉的感觉如同阳光般温暖与舒适。“恰恰相反,如果不幸属于第二种可能的话,凶神不仅仅不是精神有问题,反而还是智商过人的那一类。只不过,凶手有着自己的一套关于生存的信条,他只服从于那个信条,一般的规则束缚不了他。”

  石中听言,一点点的咀嚼着田艳的话语,好一会儿,方才稍微理出了一点头绪,只不过,在理出了头绪的同时,他的心里增加了一丝不好的疑问。

  于是石中抬头,目光锐利起来,直直盯向正陷入兴奋状态的田艳那张仿佛人畜无害的脸,半晌,在田艳脸上笑容即将凝固之际,他开口道“你是研究宗教学的对吧。”

  “嗯?”尝试收起僵硬笑容的田艳,像是没听清楚石中的问题一样“是的。”

  石中露出那抹每当他要抓住什么之时,专有的笑容“可是刚才你所说的,我怎么感觉已经超越了宗教的范围,感觉像是属于犯罪心理一类的。”

  “是吗?”田艳察觉出了石中言语之中的不对劲,脸上的笑容随即被她收回“学术之间,一直以来都没有太过僵硬的界限,窥一斑而见全豹,便是这个道理。”

  石中点头,佯装表示同意“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如此详尽的假设凶手的状态,恐怕警局里还没人能够做到。或许,你应该成为警探。”

  田艳冷漠的摇了摇头“我是个喜爱学术的人,警探那种整天和犯罪打交道的工作可不适合我。”

  “是吗?如果不当警探的话,设计凶杀案也应该会非常不错,至少能够做到保证警官们完全没有头绪。”

  一脸轻松笑容的石中,用看似是在开玩笑般的语气说出这般沉重的话,立时惹得田艳脸上表情阴沉了不少。

  只见田艳不再言语,她盯着满是笑意的石中,看了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是你前来寻求我的帮助,并不是我主动找上你,这一点,你需要明白。”

  “的确。”石中笑道“不是我是个相信因果循环之人,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我来请教你,上天都肯定有其用意,想必,以你的研究来说,应该能够用宗教的方式来解释我的心理吧。”

  田艳再次陷入沉默,许久,她开口,一字一句道“凶手不是我,你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石中笑着摇头“这次前来,我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更何况,还遇到了你。”

  田艳见到石中竟然给自己贴上了嫌疑犯的标签,不禁有些蕴怒。“既然这样,如果你没有更多的问题,我还需要工作。”

  石中闻言,缓缓起身,却在离开之际,突然说出了一句看似是疑问,却又像是陈述的话语“你说,受害人的心脏去了哪里?”

  “或是已被食用,或是储藏作为战利品。”田艳头也没抬的冒出这句话来。

  站在前些日来过一次的狭小房间里,何青仿佛能够闻到那对母女留下来的味道,甚至他恍惚间都能够看见她们一家在这里局促活动但却其乐融融的景象。

  其实,何青心里清楚,之前,他对石中所提出的关于这家人的怀疑,总是会尝试进行辩护解释的真正原因:他不希望真实的感受到人性的恶劣,他只想单纯的认为人性本善,所有的恶事只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

  ‘当然,这种想法是永远不能在石中面前展露,否则只怕他会认为我根本不适合警员的工作。’何青如是想着,缓缓走动开来。

  整个屋子被收拾的很干净,虽然因为临时仓促离开的缘故,屋子里散落了一些不重要的零碎物品,但是家的主要部分看得出来是被经常擦拭的。

  注意到这一点的何青,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一抹笑意“若是只把这里当做一个临时的住所,她是绝对不会如此用心去进行收拾的。”

  这一点发现给了他坚持做自己的信心。三名陪同而来的警员正在忙碌的打包着屋里的一切,虽然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他们也不觉得这里还能够发现什么。

  何青走到床边,弯腰伸手摸了摸上次来所坐的位置,床板上老旧有些发霉的被褥已经不在,显然是她们离开的时候带走了。

  想到这里,何青忽又有些不太理解。他扭头看向了厨房,灶台上还有一些炊具遗留,而且其中还有几件显然是不久前才添置的。

  “为什么那床老旧的早就该扔了的被褥被带走了,但是九成新的炊具却被留了下来。”思考着,何青陷入了沉默的状态,他的视线僵硬的注视着床板之间的缝隙,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突然,何青那双原本静止的眼睛猛地眨了眨。

  下一秒,只见他俯下身,双膝跪地,垂下脑袋,努力的将脑袋伸入床底,寻找着什么。几分钟后,何青慌忙起身,冲着正在收集物证的警员焦急的叫道“来,过来帮我把这张床挪开。”

  三名警员闻声,齐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虽然他们脸上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但还是都立即放下了手上的动作,走了过来。

  沉重的老式木床在四人一起用力之下,很快被挪动了一些,何青在瞧见刚刚发现的东西时,喊道“好了,停下。”

  片刻后,何青的手上多了一小片已经发黄的纸张,他瞪大着眼睛试图看清那片仅有手掌大小的纸张上写的都是些什么,奈何屋内的光线太过昏暗,以及那片纸已经有些年月,一时间无法看得清晰。

  何青努力了好一会儿,也只能勉强看清一小部分,但只有那一小部分,却已是足够,因为他瞧见了‘连环杀人案’五个字。

  “是八年前到十一年前那段时间的报纸。”何青暗道一声。

  身旁没有立即离开的警员,纷纷凑了过来,疑惑道“这么多年前的报纸,怎么还会在这里?难道是用来垫床板的吗?”

  那个年代,的确很多人家会使用废旧的报纸垫在床板上,用以遮挡灰尘和保持干燥的作用,何青小时候睡的床下有很多那样的东西。

  只不过,注视着手上那片纸张的何青却是知道,“不论这张报纸是否曾经被用来垫在床上之上,它的存在都绝对不会是巧合。因为如果是用来垫床板,那就绝对不会只有这么一小片,说明那对母女离开之前肯定将其它的收拾带走了。为什么会带走这些无用的老报纸?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时候?”

  虽然何青着实不愿意往那个方向去想,但是此刻他也不得不赞同起石中的怀疑,这家人恐怕的确与前些日那起命案脱不了干系。

  “或许是男主人藏在这里的?”何青尝试着将责任推到受害人身上。

  详细的检查了一遍床底,确定那里出了灰尘之外,再无别的之后,几人合力将木床摆了回去。

  最后仔仔细细的屋子检查干净,何青收拾着有关物品,缓缓朝外走去。

  站在门前的他,不自觉地转身,视线投向了厨房的位置,他记得那天晚上,那名小女孩便是怯生生的从那里跑了出来,抓住了他的手。

  何青忽然觉得,那样的场景,只怕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了。

  在搜查这间屋子之前,何青为了保险起见,已经几乎询问遍了这栋楼里仍然在家的住户,特别是这一楼层的人家。得到的结果是大部分人甚至都不与那对母女熟悉,仅有的交情也不过是见面上点点头,礼貌的说上两句而言。

  这般冷漠的人情,起先还让何青感到诧异。他想不到,同住在一栋楼里的邻居,彼此竟然会陌生到这个程度。只不过随后想起了自己所住地方的情况,他便也释然起来。

  毕竟,城市不比农村,人与人之间相处,没有那么简单。更何况住在这种环境下的人,已经为了生活疲于奔命,哪里还会来的时间和精力去发展人际关系。

  三名警员在先领着大包小包的物证下了楼去,何青站在门前,手放在铁门的门把上,注视了空荡荡的屋子好一会儿,方才无奈外加惋惜的伸手合上了铁门。

  “这家人确实犯了罪吧。”一道突兀的声音猛地传来,惊得何青条件反射般扭头的同时,手就摸向了腰间。

  这时,何青方才瞧见,不知何时,自己前不久才询问过的隔壁那名微有些发胖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站在了不远处。

  之前还没怎么留意这名妇女的何青,此时稍一打量,方才意识到面前这人应当就是昨夜告诉石中那些信息之人了。

  可是,为什么她会如此感兴趣?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罪之人,终将会受到制裁。”妇女面带笑容的说出这句话后,转身回到屋内。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觅路行魔帝滔天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数风流人物沙盒世界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漂流教室史上第一女反派茅山术之捉鬼高手我在地狱等你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