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28

推荐阅读:帝霸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剑卒过河剑来
  回到办公室,孤零零坐在冰冷办公椅上的石中,直勾勾的盯着随身携带记事本上的文字。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无助以及无力,就好像是这么多年的警探经验忽然都不复存在一般,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他都仿佛失去了当年独有的那种敏锐捕捉线索的能力,迄今为止,两起命案,他都甚至没能完全理清头绪。

  石中想着,苦恼的抓了抓脑袋上已有稀少迹象的头发。记事本上明晃晃的几个人名一个接着一个闪烁在他眼前,吴天河,田艳,这是到现在为止,或许有一丝嫌疑的人。然而,也就只有一丝而已。

  所有的杀人案件,必然存在着某种原因。找不到受害人被杀的原因,则很难查出真凶。深知这个道理的石中,只感觉脑袋越来越重,压迫得他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吃力。

  突然的敲门声响起时,石中已经盯着记事本足有半个小时之久。他听见声音,疑惑的抬头看了过去,发现敲门的竟然是张克时,石中的第一反应是看向了墙壁上的时钟。

  “还没回去呢?”换上便装的张克,看起来有些老态的同时,倒是多了些祥和。

  石中淡笑着点了点头,“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

  张克走了过来,“我回家了一趟,然后又到这里来了。”

  “嗯?是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我是来找你的,有时间我们去喝一杯吗?”张克的表情看起来很是疲惫,石中一眼瞧见,便知道应该有事情发生了。

  张克见石中没有应答,于是补充道“纯粹以朋友的身份,现在是下班时间,你我都是普通人。”

  石中略一踌躇后点头答应“好,去哪里呢?”

  “八一酒吧吧,很久都没去过了。”

  闻言,石中起身快速了收拾了一下桌面,将各类文件资料放进了抽屉,只将那本记事本重新放回口袋。笑了笑“难得你心情不错,现在想想,你也有好多年没跟我喝过酒了。”

  “是啊!”张克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已经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当年哪种只要努力,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那种冲劲,早就不知道丢在哪里。”

  石中披起大衣,微微打趣道“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张克会说的话。”

  “人都是会变的。”

  相伴无言,直到八一酒吧门前,石中方才开口门道“出了什么事?”

  张克苦笑着摇了摇头,率先推开了酒吧厚重的木门“先进去喝上一杯,都不知道老杨还记不记得我了。”

  因为正是忙碌的时候,放眼望去,酒吧里几乎到处都是人。自然而然,吧台内的酒保也是身子忙得完全不得停歇。石中放眼望去,竟还看到了好几张局里警员的面孔,那一张张稚嫩的脸庞闪现在眼前,不禁令他感慨:仿佛这些年来,整个城市也就这里未曾发生丝毫改变。

  张克走进,视线快速的移动,寻找着还能够有空座的地方,怎奈今晚的酒吧生意太过红火,已经不可能还有座位。“真可惜,怕是没地方了。”

  石中点了点头“去吧台也是一样。”

  “嗯。”张克应答着,抬脚就欲朝前走去。

  就在这时,一直处于忙碌状态的酒保,不知为何猛地抬起头来,直直的朝他两看了过来。紧接着只见他立即放下手中的酒瓶,出了吧台,径直走向这边。

  注意到酒吧到来的石中,淡笑道“老杨的记性一直都很好,你瞧,他还记得你。”

  “是啊。”张克叹息着笑了笑。

  “你已经很多年都没来过了。”石中二人口中的老杨上前语气平静的开口道。随即只见他扭头看了一眼人满为患的酒吧,淡淡道“稍等一下。”

  说完这句话后的酒保,没等张克能够开口拒绝,便径直走向了靠近玻璃窗户那一排的座位。

  石中见状,面朝张克尴尬的笑了笑。

  酒保在和两名年轻人低声说了一会儿后,只见那两人一脸笑容的起身端着酒杯就走向了吧台,随即他转身朝石中二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张克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吧,不好拂了老杨的心意。”

  待得两人落座,酒保站在一旁,面色平静道“喝点啤酒?”

  张克笑笑,打趣道“老杨啊,有机会你一定得告诉我,你是怎么能够有本事看透顾客的心理的?”

  “就像当年同你说的一样,若是你每天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面对各种各样或喜或悲或平静或愤怒的脸孔,那便很快就能够熟练掌握各人来到这里时的心情,之后,根据心情推荐饮品便很简单了。察言观色,这一点应当同你们锁定犯人的身份是一样的道理。”

  “说的极是。”张克点了点头“当年我可不懂这些深奥的道理,如今才能够有所体会。”

  “时间是最好的老师。”酒保说着转身走开了去。

  石中注视着酒保的背影,莫名的说了一句“当年我就觉得老杨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他背后一定有过一段难以言明的历史,否则这样的人才可不会守着一间酒吧如此多年。现在,我更确信当年的想法了。”

  张克从口袋里掏出包已经拆封了的香烟,同打火机一起摆到了桌面上,随即抽出一根自顾自的点上,“每个人都有他不想说出来的历史,只要那些历史不会影响到如今,便就无所谓。”

  石中从桌上的香烟里抽出一根,也点了起来“只可惜,所有过去都会影响如今,没有人能够逃避。”

  张克掸了掸烟灰“你我也不能?”这句话像是疑问,又像是在无奈的感叹。

  “谁都不能!”石中肯定的回答着“但凡有过无法弥补的错误,都必须做好补偿的准备。”

  “如果已经无法补偿了呢?”

  “那么,或许只能等待上天的安排了。”石中如是回答,他相信冥冥中自有天意“今晚我们是朋友的身份,所以我也就不问你怎么又开始抽烟,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张克那张本应平静的脸上,笑容浮现间,苦涩无奈与轻松纠缠着显现出来,许久才见他长长叹了口气“我的升职被突然驳回了。”说完这句话后,他似是担心石中会错误的理解,于是补充道“不过这不是多么严重的问题,重要的是我忽然开始相信因果循环这一说法,竟然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造化。”

  “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今晚这样聚在一起,所以我也不能够断定你是否还是以前那个人,不过若是的话,我记得你不会是那种因为升不了职而感慨万分之人。”石中熄灭了指间还有一半的香烟。

  张克苦笑一阵,抬头注视着石中道“曾经的我在你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那时候的你,是我最为敬佩的警探,因为你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不在乎官僚主义,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将扰乱和平破坏正义的坏人绳之于法。我想,应该也是这些因素才使得你终还是坐上了早就已经属于你的局长位置。”

  张克听言,无比欣慰的笑了起来“真没想到曾经的我在你眼里,竟然还是如此美好的形象。”说着,他的话锋一转“只可惜,近些年来,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我也有所改变。当年所坚持的信念,在坐上局长位置后,一点一点的便被吞噬,再也无法找回。”

  对于这个问题,石中没有发表看法,不过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还是开口道“或许很难,但却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至少,关于我审讯吴天河的事情,你做出了让步,光这一点就能够证明你还没有变得那么彻底。”

  “是吗?”张克自嘲的笑着再次点了根烟“如果我说,允许你审讯吴天河并不是我的想法呢?”

  石中闻言,眉头立时微皱起来,显出了不解。

  张克见状,不等石中有机会开门询问,便主动将实情说了出来“吴天河这人其实早在几年前,我就已经有所了解,并且事实上,我还在别人的带领下,和他一起吃过好几次饭。据我的观察,他是个很有能力也很有野心的男人。可惜的是,在商言商的本质,他却没能够完全理解,几次饭局之上,他时不时的都会将话题从他的生意转移到这座城市的整体方向上去,夸夸其谈间,他表露过规划城市,使得这座城市变得更加美好的设想。当然,且不论他的设想是否实际,就说一点,他不够聪明,无论如何,他的那些话都不应该在那样的饭局上说出来。”

  张克说着,端起刚刚酒保悄无声息端来的啤酒,猛灌了一口“或许那样设想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他没考虑过,在将城市往更好的方向假设的同时,他也是在揭露这座城市无处不在的弊端。要知道那种饭局上坐着的人,可谓都是切切实实的城市管理人员。可想而知,他们听见那样的谈话后,会有怎样的想法。”

  “然而奇怪的是,本来我还以为经过好几次那样的事情后,吴天河在这座城市的生意会多多少少受到阻挠,却没想到他不仅没没有受到刁难,反而还更加顺风顺水。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猜到了吴天河肯定与那些人之间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往来,可能不仅仅是金钱方面。于是我渐渐的也就没再参与到其中,虽然我承认自己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张克,但最基本的一些良知,到底还是有。”

  “在那之后,便是很长时间的没有联系,直到三天前你与吴天河正面发生矛盾。”张克说着再次猛灌了一口啤酒“我猜测应该是你从他的办公室离开后,他便打了电话给那些人,然后其中一人直接打电话给了我,要我解决这件事,禁止你再去骚扰吴天河。”

  说到这里,联想起那天的谈话,张克的脸上不进浮现了尴尬之色,像是对于自己那日所做之事,所说之话感到无比羞愧。

  “现在说这样的话或许已经迟了。不过当时,我接完电话后,第一想法就是在那样升职的关键时刻,可不能出纰漏。于是便有了我和你的谈话。”

  石中喝了口啤酒,点点头,表示他早已猜到经过是这样的。现在他在等待的就是后面发生的事情。

  “那天你拒绝了我的提议,我正烦恼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第二天早上,另外一名级别相对之前还要高的人,打电话给了我,只不过,他给出的指示却是截然相反。”张克说着,脸上露出了难以言明的复杂表情,“那人吩咐我要给与你一切能够做到的帮助,其中包括公开审讯吴天河。”

  “听到那样的话,我自然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不管怎么样,我终于能够不用费尽心机去与你纠缠,更何况,吴天河那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确实想知道。”张克说着,抱歉的看了一眼石中“只不过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既然那些人做出了舍弃吴天河这枚棋子的决定,那么我,很快便也会被他们舍弃。”

  按理来说,听到这番话后,石中应该是感到震惊或者愤怒的。但事实上,他没有半点感觉,非常平静的他,仿佛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不怪你,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自然规律。你只是单纯的做了你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呵呵。”张克嘲笑自己道“我也算是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正确或者错误。一切只因为时机。虽然那天的决定没有造成多么恶劣的后果,但我知道,在听命于那些人的那一刻,我便舍弃了当年所坚持的所有信念。”

  听见这句话的石中,眼神变得闪烁起来,虽然稍纵即逝,但却真实存在,他不准备继续停留在这个话题上“关于升职的事情,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

  话语传入空气,只见张克端起啤酒的手猛地停顿了下来,他看向石中的目光,久久不曾挪动,半晌,“真不知道你这样的性格是好还是坏,怎么变成这样永远都是一副审讯的语气呢。”

  石中尴尬的笑了笑“大概是职业作祟吧。”

  张克放下了啤酒,“我年纪也大了,本来还想升职之后,能多做几年。不过现在看来,或许已经到了退休的时候。”

  “嗯?”石中闻言,立即猜到了原因“那些人逼你退休?”

  张克没有回答,他转移话题道“大多事情都有两面性,我也老了,退休享享清福,或许会是好事。”

  对于这一点,石中是持不置可否的态度,虽然他自己也准备解决完这起案子便退休,但他却不觉得张克像是应该这么早退休的人。然而就在石中犹豫着该说什么的时候,张克却抢了话头道。

  “不过我可不准备平平静静的离开,不论吴天河与那些人之间有什么关系往来,我都要将它们全部曝光出来,还这座城市一个蓝天!”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重生女配异界兽医我成了六零后不灭武帝我的山河空间朱门继室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