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29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什么意思?”石中看向张克的眼神里尽是凝重之色,“你说的是复仇?”

  说出这句话后,仿佛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的张克,挂着如释重负般的淡笑,摇了摇头,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回答石中的问题“或许我只是需要真正的将这个想法说出来,好让自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石中保持着注视的姿态,没有言语半句。

  “倒不是复仇什么的那样严重,只是想尽自己最后能够做到的努力,让那些隐秘暴露在阳光下。”张克笑着说道“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虽然为了保证职位,为了升职,尽可能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搀和不应该管的事情,但是多多少少我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张克说着,扭头环视了一眼周围,确认没有人在注意他们后,方才刻意降低音量小声说道“我推测吴天河与那些人之间,有某种纽带在捆绑着,他们就好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直以来都是谁也别想独自蹦跶,但是现在却因为某些原因,那些人觉得已经可以切断那根绳,你猜,会是什么原因?”

  石中稍微一思索,很快便猜到张克所指的是什么,不过因为他跟吴天河以及那些人根本没有多少来往的缘故,他一时半会还无法将事情联系起来。“那起凶杀案?”

  张克点了点头“我猜测也只有这个可能,只不过暂时还不能摸清,为什么那起凶杀案会成为那些人的助力,毕竟以我对吴天河的了解,他不是那种会杀人的角色。”

  石中沉默了起来,面前的啤酒在他手中缓缓转动着,终于他忽然想明白了为什么张克今晚会邀他来喝酒。立时,他心里涌现出一股不快的感觉。

  好在这时,酒保端着一杯威士忌走了过来,自顾自的坐到了桌子侧面,淡淡开口道“你们还真是奇怪的酒客,来到我这里,竟然只顾着说话,不怎么喝酒。”

  “呵呵。”张克笑笑“老杨,这么忙的时候,你怎么还有空来陪我们坐坐。”

  酒保扭头看了一眼此刻正在吧台后忙碌的中年人,“喏,总算请到了一个合适的人来帮忙,他挺能干的,我也就不需要总是呆在那里了。”

  石中顺着酒保的视线朝吧台看了过来,只见那名男子约莫三十五六岁,利落的短发配上干净的着装,让人一眼看去,觉得还算顺眼。虽然脸部有些干涩,甚至可以说是凶意,但在这样的地方,却是非常合适。“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呆在那里呢。”

  “喜欢是喜欢,但是偶尔还会感到厌倦。”酒保说着自顾自的抿了一口威士忌,平静的脸上显出淡淡的为难“我有件事,不知道两位能否帮个忙问一下。”

  嗯?这倒是稀奇,在石中的记忆里,面前这名八一酒吧的实际老板,同时身兼酒保工作的男人,可是从来没请求过任何人做任何事的。

  不过虽然心里这样想着,石中还是点头客气道“你请说。”

  酒保听言,平静的脸上终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我有个在外地的朋友说他女儿来到这座城市已经好几个月了,最一开始还能联系的上,可是从一个月前便彻底断了联系,他在那边报了警,不过好像也没能有任何结果,所以他拜托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女儿。今天正巧你们在这里,不知道能否拜托帮忙问一下。”

  石中闻声看向了张克,只见张克和善的笑了笑“没有关系,你有她的照片吗?”

  酒保点头的同时,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相片摆到了桌子上“她叫周青柳,今年二十五岁,从事的是新闻工作,六个月前来到这里寻求更好的工作,不过好像一直不太如意,一个月前彻底消失不见,我没能找到她。”

  那张照片被摆放在桌子中央位置,很是显眼,照片上的那名女子,青春靓丽的模样更是让人只要看上一眼,便会无法忘记。石中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不知为何总感觉照片上那名女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张克取过了照片,在背面写下了刚才酒保提供的讯息“明天上班我会让手下的人去看看有没有失踪人口的记录。相信这名姑娘只是因为爱玩,才忘了与家人联系吧。”

  “希望如此。”酒保咽下一口威士忌,如是说道。不过那样的语气里,似是充满了不相信的味道。

  “好,那我也就不叨扰你们谈事情,以后有空的话,欢迎随时来玩!”酒保说着起身很快的回到了吧台内。

  “俗话说得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最近这一连串的案子全都集中到了一起,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一样。”张克说着,话锋猛地转移了去“那名不知名的受害人也许会引出我们难以想象的灾难。”

  石中一口将杯中的啤酒尽数灌下肚,不无感慨的笑了笑“也许吗?瞧瞧你,瞧瞧我。我们已经在迎接后果了。”

  “哈哈。”好似一言惊醒梦中人般,张克大笑起来,笑声掩盖住了酒吧中渐渐增涨的喧闹之声“说的一点都没错,你说这都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临了,我们还要经历这些。”

  石中笑着摇头道“谁又能说清呢?算了,不说这些伤感的事情。”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人只顾着不停的喝酒,时不时的从碟子里拿些花生米天天肚子,这夜的酒吧也不知为何,生意异常火爆,明明都已经是深夜十点多钟的时间,进来的酒客还显出络绎不绝的趋势,以致吵闹声越来越严重。不过好在石中二人都有些酒劲上头,根本不在乎那些吵闹声了,相反的,他们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应该拥有的姿态。

  两人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时不时的看向酒吧里一张张或是熟悉或是陌生的脸庞,那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年轻,精力充沛。以致望着那些人的石中二人,说是心里没有无奈酸楚,那是骗人的。

  酒劲上头的张克,不经意大力的将酒杯‘哐‘的一声压向了木桌上,整张脸通红的他,张口尽是酒气,“我发现做了这份工作后,我们之间能够谈论的也就是工作而已,话说回来,案件侦查的怎么样,有没有头绪?”

  已经有些尽兴的石中,因着酒势,说话也没有那么冷静,只见他笑着猛地摇头“哪里能有什么头绪,就像一团乱麻,根本就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入手。”

  “哈哈。”张克高兴的大笑起来“没想到当年意气风发,觉得什么都难不了你的石大探长,竟然也会有今天。”

  听见这句话,本应该感到难堪的石中,此时却反而也跟着大笑起来,远处吧台里忙碌不停的酒保老杨,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们这两个人都已经上了年纪,与酒吧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的警探竟出奇的展现出了这一面,脸上不禁有些诧异的神情浮现。

  石中附和着张克的话“是啊,没想到我也会有今天,老婆跟我离婚,女儿不认我这个父亲,案子也没能有任何头绪,如今连工作都快丢了。哈哈,都是命啊。”

  张克闻言,爽朗的笑声戛然而止。虽然已经喝得有点多,脑子晕乎乎的他,但理智到底还是勉强清醒的。此刻听见石中一股脑的说出这些事,他想要开口安慰,然而片刻后,他却又大笑了起来“也罢也罢,就像你说的,都是命,我们这种人,到头来都将是孤家寡人。”

  “一点都不错,一点都不错。当年我们那样拼命抓住那些坏人,这就是我们的回报。”到了这个地方,已经没人能分辨说出这样话语的石中,究竟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张克再次端起酒杯,酒气冲天边笑边开口道“你家里的事,我可就没办法帮上忙了,不过关于这两起凶杀案,或许我还能够给点建议。”

  石中一边如牛饮水般灌着啤酒,一边看向张克,红彤彤的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瞧见这般表情的张克,好像生气了一般“怎么,不相信我啊。我虽然已经有好多年没再真正处理过案件,但是当年那些敏锐的观察力,可是一直都在我的骨子里,任何人都没办法夺走的。”

  “好,好,我听听你说什么。不过话我可说在前头了,那名凶杀案的受害人,至今还没能确定身份!”

  “但我想,不管有没有证据,你肯定是认为圣城工地王伟的死,与那起凶杀案有所联系,我说的没错吧。”

  手上丝毫没有停止向嘴巴里灌酒的石中,点头表示同意。

  “所以我就说你这个人总是太过理性,不相信直觉。非要死磕在第一起命案上。我问你,虽然第一起命案受害人的身份还没确定下来,但是王伟却是你见到过的吧。”

  石中再次点头,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他,虽然还能听见张克的话,但脑子已然无法正常思考了。

  “所以,为什么不能够暂时退而求其次,根据王伟这个真实存在的人,围绕着他,查出究竟是谁杀死他,又是为什么杀了他?等到查清这些问题后,再返回第一起凶杀案,说不定就会看得更清楚了呢?”

  “哦哦。”石中敷衍的应付着“王伟啊,那个人跟吴天河关系颇好,吴天河的底子又在那里,圣城工地那么大个项目,若是我集中精力彻查王伟的话,恐怕阻挠的力量会很恐怖。”

  “那又怎么样?”张克一反常态般,大大咧咧的摆摆手“不就是一个商人,一个工地嘛。他们还能翻天不成。我就不信,凭着警局的力量,他们还敢公然捣乱不成。再说,吴天河身后的那些高官,也不过是一群见利忘义,胆小如鼠,只会打打电话,做些威胁的酒囊饭袋。如今我还是警局的局长,还没退休。他们又敢怎么样。就凭他们,还敢公然站出来,支持吴天河,阻止我们的调查不成?我谅他们也没那个胆!”

  张克豪气冲天的说着,忽又像意识到还有话没说似的,补充道“更何况,当年加入警局,跟我后头一股脑走到黑的石中,可不像是会怕那些权贵之人,难道说,这些年过去,这一点也变了?”

  石中听言,条件反射般的连连摇头,收到了那般话语鼓舞的他,立即无所畏惧的回道“既然你怎么说,那我就没什么好顾虑的。明天开始,就算把圣城工地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找出杀害王伟的凶手!”

  “这才是好样的!”张克激动的举起酒杯狠狠的碰向石中手中的杯子,‘哐当’一声清脆地响起。

  两人齐齐一饮而尽后,张克再度开口问道“石中,你老实告诉我,当年林磊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九个人是不是他杀的?”

  本已迷糊,看东西都不太清晰的石中,一听到林磊的名字,整个人立时激灵了起来,只见他的双眼猛地有神,直直的盯向张克,“我也希望不是他杀的,但他跟我承认了!”

  “哎,那个年代的办案,远不像现在,更何况那时候,人心惶惶,警局的压力太大,这些年来,我还会时不时的想起那起案子,怀疑那九个人时不时林磊杀的。”张克叹气道。

  石中悲伤地摇了摇头“做这份工作,所要接触到了社会的丑陋,人性的恶劣太多太多,那时候,年轻气盛,同我一样总以为只要努力的抓坏人,就能够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的林磊,想法太过单纯直接,以致在那之前,那起连环强奸案彻底改变了他的心理。这些年我也想过很多次,我猜测,林磊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心理变得扭曲起来,他可能开始觉得,光是将那些坏人送入监狱已经不够,毕竟坐牢是有时限的,大部分人终归会被放出来。而到时候,警局又要重新来过。所以他产生了一种根本解决的方法,那就是杀戮!”

  一连说出这么多的话石中,端起空荡荡的杯子,倒向嘴里,随即像是真的喝到了什么似的,继续说着“虽然我们都知道林磊所杀害的那九个人都是十恶不赦的人渣,但是杀人终归是不对的,是不可原谅的。我虽然也觉得那时候的,如今的司法制度,本质上还是不健全的,但我却没想到林磊会如此极端的走上那一步。只恨我没能够今早发现,否则将他送往精神病院,也远比他后来的结局要好。”

  张克一时无言,当年那起连环杀人案,主要负责人便是他,他自然是记得很清楚被杀的那九个人是什么样的角色。事实上,张克到现在都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名名受害人的真实身份曝光时,警局的人,普通百姓是怎么样的一种喜悦。他想,当时那些人应该心里都在感到庆幸,庆幸终于有人站了出来,一了百了的清楚了那些社会的人渣。

  只可惜,制度毕竟是制度,虽然大多犯过罪的人,即使经过监狱的劳改,也还是会再次走上老路,但是不管怎么样,人权大过天,人命也不是因为对错就可以随便剥夺的。

  酒吧内的喧闹声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已经让人无法承受,略微有些精神的张克扭头朝着噪声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角落里不知何时已聚满了围观的酒客,甚至还有人在叫好。

  见到这般情景,本以为只是出现了什么好玩事情的张克,准备扭回头时,却意外的听到了一句“打死他!打死他!”

  身为警局一份子的他,听到这样的话语,立即便是明白那里一定是发生了斗殴事件。于是一方面感慨于时代变化如此之大,竟连八一酒吧里都会发生斗殴事件,一方面艰难的缓缓起身的张克,摇摇晃晃边走边喊着“我是警探,发生了什么事,都让开!”

  石中呆坐在桌子旁,也看到发生什么事的他,本想起身去帮忙,奈何几次尝试站起都不能成功之后,他也只得放弃。‘更何况,应当只是一起寻常的斗殴事件,张克能够解决的。’

  石中如是想着,身子微微歪倒在靠椅上,只留下双眼睁开,勉强可以瞧见不远处的事物。

  只见,张克艰难的走在围观酒客让开的小道上,好不容易才去到打斗场地旁边,正举着警官证,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之时,一个酒瓶忽然砸在了他的头上。

  碎片飞溅,鲜血从张克的头顶缓缓流出,接着,他整个人猛地倒下,沉闷的落地声音夹杂在一众尖叫声之中,显得是那么的刺耳!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重生女配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