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30

推荐阅读:万道剑尊医武兵王精灵掌门人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弃女临高启明明天下帝霸叶辰孙怡夏若雪天骄战纪
  救护车警笛声从楼前呼啸而过之时,何青正斜躺在宽大的沙发上,面色沉闷的盯着电视上不停演绎的剧情,只可惜,虽然在看,但他却没能记住半点内容。

  极少数情况才会晚下班的李念,没一会儿才刚刚到家,在外已经吃过晚饭的她,一到家便赶忙去洗了个热水澡,此时,淋浴的声音正一阵阵的传入何青的耳中,他一边听着水滴落地的声音,一边想象着会是谁又出事了。

  洗完澡出来,裹了条浴巾,正悠闲擦着一头秀丽长发的李念,先是看了一眼电视上正在上演的剧情,随即才将视线投向了正迎面看过来的何青。

  一见到何青脸上那副闷闷不乐的表情,正将一双小脚塞进棉拖鞋的李念立即快步走了过去,正靠着何青坐到了沙发上,“怎么了嘛?案件调查的不顺利?”

  正愣神不知在想些什么的何青听见声音,猛地回过神来看向一脸关切的李念,随即他摇了摇头,故作轻松道“没什么,只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感到有些累了。”

  听到这番话的李念立即垮下脸来,“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闻言,何青不由得苦笑起来,他想,‘在李念面前,自己恐怕真的是一点**都没有了。’

  思忖了片刻,组织好语言的何青,方才开口道“不过是今天所经历的一些事情,让我有所感慨而已。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与那起案件有关?”

  知晓李念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脾性的何青,自知是没法躲过去了,虽然他心里确实不太想再说起这件事,但碍着李念那副好奇的模样,还是不得不说“是的,我和石探长按照你之前提出的想法,从受害人的身份入手,结果却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何青说着停顿了一下“先是我们询问过的一名工头,当天晚上便被人杀害,并且生火焚烧。然后又是一名或许与受害人同名同姓的工人神秘消失。”

  再次说起这些问题,何青直感觉脑袋疼的厉害,“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第一名受害人被发现的第二天,一名妇女去往警局,证实受害人便是她丈夫的事吗?”

  李念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一次,那对母女的表情给我的触动很深。”说着何青叹了口气“只是没想到,今天证实了,第一次我与石探长去访问时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在演戏,根本就不是真的。”

  “嗯?我不太懂。今天发生了什么?”

  “因为关于受害人的身份产生了疑点,所以石探长怀疑有可能那对母女的存在都只是一个假象,所以他昨天晚上独自再次前往那里调查,也正是那个时候,他得知了一则非常令人震惊的消息:那对母女,在我们第一次拜访的当天晚上就搬走了。”

  李念听到这里,眨了眨眼睛“我记得,那天晚上你回来的很晚。难道说,在那之后,那对母女就立即搬家了?”李念的语气里透着难以置信。

  可惜,事实就是事实。“奇怪的还在于,根据邻居的叙述,那对母女是被一名男子接走的,而根据邻居的口头描述,我们大致可以肯定那名男子正是工地上失踪的那位名叫‘周武’的工人。”

  “等等。”李念伸手止住何青还要继续说下去的话头“你的意思是,工地上有两个周武,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还活着?并且活着的这个接走了死了的那个的妻女?”

  何青苦笑着点头,电视上的播报员正敬业的诉说着今天的一些有趣的新闻,只不过此时这间屋子里的两个人已经没有兴致去关注分毫。

  “从表面上来说,确实是这么回事。”

  “但是这并不合理,如果没有事情要隐瞒的话,没有人会大半夜的搬家。”李念如是说着。

  “是啊,石探长推测是那一家人肯定隐瞒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加上受害人的工作是假的,种种迹象累积在一起后,他怀疑受害人跟那对母女或许根本就不是一家人,他们是在进行着某种阴谋。而且那名同一时间消失的工人周武,也必然有份。”

  李念面色有些凝重的看向何青,轻声问道“那你的想法是什么呢?”

  “嗯?”何青有些诧异,“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李念摇头“不,不,你刚才说的是石探长的猜测,我问的是你的猜测?”

  “哎!”何青叹气“我只是一名刚进入警局没多久的新人,不管我的猜测是什么,都不会有多大作用的。”

  “你不能这样去思考,换一个角度来说,石探长他们那些人从事警务工作时间太久了,可能思维早已产生了定式,而你却因为接触时间还很短的缘故,却总是能从独特的角度去揣测问题,这是你的优点,你不该这样妄自菲薄。”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你的学生,不要这样说教。”何青淡笑着回答。

  “我可懒得说教你。”李念小声嘀咕了一句“说吧,你的猜测是什么?”

  何青犹豫了片刻,“我总觉得那对母女的表情不像是装的,没有人能演得那么好,也许在一定程度上来说,那名妻子可能确实知道些什么,但她只是没有阻止她丈夫去做而已,所以在她丈夫消失了一夜后,她才会前去警局指正尸体。”

  李念咀嚼着这段话,思索了一会儿“你是说,那名妻子因为她丈夫一夜未归,并且第二天还看到了新闻,所以才会认为死去的那个人就是她丈夫?这么说的话,不管她丈夫要去做什么,她都清楚,而且她还知道她丈夫要去做的事,有极大可能会有生命威胁?”

  何青闻言,暗惊一声,说实话,他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此刻听到李念这样分析,他顿时有种幡然醒悟的感觉。于是何青立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是的,是的,就是这么回事。”

  见到何青如此迅速的情绪转变,李念有些疑惑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方才继续开口道“说到现在,你的怀疑是什么?”

  此话一出,何青犹豫了一会,大抵是觉得与李念,并没有什么不方便说的,更何况即使说错了,也不会有人指责。“我在想,有没有可能受害人并不是那名妻子的丈夫,而那名工人周武,才是她的丈夫。你看,受害人的照片我们有,工人周武的照片我们也有,他们两人体型以及各方面都挺相似,并且受害人的脸部已经被毁,会不会那名妻子认错了受害人,所以那天夜里,工人周武将她们顺利的接走了。”

  “嗯。”李念点头“你这个想法看起来并没有太大问题,只不过有一个事情可能无法解释的通。”

  “什么?”

  “受害人的照片,并不是你们发现的,而是那名妻子提供的。如果说受害人并不是她的丈夫,她怎么会有那张照片,如果同样消失了一夜的工人周武才是她的丈夫,为什么她提供的不是周武的照片?”李念想了想,忽然摇头道“太多不合理的地方,你说过,你和石探长第一次去拜访那个后来被杀死的工头王伟时,王伟对着那名妻子提供的照片,说那人就是周武。虽然同名同姓并不稀奇,但是同名同姓的两个男人都与那名妻子有所联系,就不可能是巧合了。”

  耐心听完这番分析后的何青,刚刚从升起的激动之情,立时就像是被一盆冷水浇灭了一般,的确,这些不合理清晰的摆在面前,是完全不可能忽视的。

  李念跟随着何青一起陷入了沉默,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电视里传来的微弱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门上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便坐了起来的何青,也是疑惑的看向李念“是在找你的?”

  李念摇了摇头“不会有人这么晚来找我啊,该不会是石探长吧!”

  石探长的名字传入空气中,何青连忙站了起来,小跑着去开门,毕竟这个时间,也就只有石中会来找他了。

  见到何青要开门的李念,赶忙取过沙发旁边一件暖和的大衣,披在了仍旧裹着浴巾的身上,跟了上去,站到了何青身后。

  厚重的大门缓缓开启,何青本已准备好要问候的话语在他见到来人之际,生生的被咽了回去,李念在何青背后伸头朝外看去,只见到两张完全陌生的脸孔,虽然那两张脸上尽是亲切的笑容,但这样的深夜,见到两个陌生人的感觉总不是多么美好。

  陌生人看样子是一对夫妻或者情侣,年纪与何青二人差不多,那名女子瞧见房门被打开,赶忙先是献上了手中端着的那份看起来像是水果拼盘,只不过比之更为精致的东西,然后才满是笑意的开口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搅你们。”

  何青愣了愣神,李念瞧见,赶忙上前笑脸迎人的接过陌生女子递过来的礼品,开口道“没关系,没关系。不过你们是?”

  “额,你瞧我,都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陌生女子抱歉的拍了拍脑袋“我叫江诗瑶,这位是我老公蒋飞。我们两人今天早上搬到了三零五号房,白天来拜访的时候,您家没人,这不刚刚正好回来的时候听见您家电视的声音,所以虽然时间不太对,但也急着来拜访一下,还希望不要介意哦。”

  听到这里,何青才总算明白,原来面前这两名陌生人是新住到这一层的邻居。‘不过他们的的行为还真是奇怪,这里人从来没有流行过还要拜访邻居的行为,他们这也客气的有点过头了吧。’

  “不碍的,不碍的。我叫李念,这是我男朋友何青。”李念客气说着。

  一番介绍后,四人互相笑了笑,江诗瑶说道“那好,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了,以后还希望多多照顾!”

  “您客气了,邻居之间都是应该的!”

  “嗯,那早点休息,晚安!”

  “您们也是,晚安!”

  厚实的房门再度合上,憋着困惑的何青直到重新靠在沙发上时,才不解的说了一句“这对夫妻还真奇怪,也太客气了。”

  李念笑笑“听口音,应该是外地来的,或许他们那里的习俗就是这样呢。”

  “或许吧。”何青也没有多说什么,城市里的人际关系,他清楚的很,虽然有过这样一次拜访,但恐怕以后多半还是会像陌生人一样。

  李念看了一会儿江诗瑶递过来的礼物,随即将它放到了茶几上,自己盘腿坐了下来,忽然开口道“不过通过刚才一会儿的分神,我突然想到了一点。”

  “嗯?”

  “就是刚才的问题。会不会谁是那名妻子的丈夫这一点,根本就不重要呢?”

  “不重要?”何青一时无法理解。

  于是李念解释道“通过刚才的分析,我们知道了那名妻子,必然认识工人周武,也必然认识她搜提供的照片上的那名男子。虽然那名妻子的指证目前已经不能作数,但先假设,受害人的确就是照片上那个男人。那么很显然,受害人,周武,那名妻子,三人之间有很深的联系,并且。”李念补充道“很有可能不管那名妻子以为她丈夫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照片上那人和工人周武都有份参与。”

  何青听完,快速的转动着脑筋,只不过虽然能够稍微理解李念的话,但他却还是无法舍弃丈夫是谁这个疑惑。“你觉得那名妻子的丈夫更有可能是谁?”

  李念思索了一会儿“通过你和我说的信息,我更倾向于是工人周武,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后面所发生连夜搬家之事。毕竟,如果周武并不是她的丈夫,纵然她们之间有着某种联系,一个女人,特别还是带着女儿,正处在痛失丈夫的悲痛之中的她,很少会听话的任由另一名男子连夜将她们带走。”

  ‘很有道理。’何青心想着“那我就还有一点不明白了,既然有很大可能周武才是她的丈夫,那为什么一开始,她拿出来的照片并不是周武的呢?”

  闻言,李念略一皱眉,显然这一点她也考虑到了,不过没等一会儿,便见她脸上露出了明白似的笑容,“人的心理很复杂,女人的心理则更为难懂。同样身为女人的我,倒是能够理解她的做法。”

  “怎么说?”

  “她知道她丈夫一夜未归必然是做危险的事情去了,所以第二天看到新闻,她可能当场就认定死者可能是她丈夫。但是同时她也知道,那件危险的事,并不是她丈夫独自去做。这样的事实便直接导致了,她的理智认为受害人是她丈夫,但她的心理却又怀有一丝侥幸,希望受害人是另外一人。那么这样的情况下,她提供了另外一人的照片,便能解释为是她的侥幸在作祟,本质上来说,她拿出那张照片,其实是一个测试。她希望你们能够证实,受害人便是照片上那人,那样的话,她便知道她的丈夫还没死。相反的话,则也是一样。”

  “所以,这是侥幸心理?”

  李念俏皮的笑笑“这只是我的一种看法,也许有些荒唐,可也是一种可能。”

  何青倒不觉得她的猜测有多荒唐,事实上,他有种感觉,很有可能李念的说法是准确的。然而,若是若此的话,便有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出现。

  “为什么那个女邻居说周武并不是那家的男主人?”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第九特区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