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35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荒无人烟的农村土地上的道路,使得汽车行驶起来的难度远比李念想象的要高。黎明之际,何青仍旧熟睡之时,便已离开了家的她,坐在汽车里,仔仔细细的再次翻开了一边那份文件之后,李念闭上眼睛想象着周五与赵静之间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且在脑海里反复作者推测,约莫一刻钟后,猛地睁开双眼的李念迅速的翻动着文件,直到目光停留在那一页写有关于赵静家庭背景的资料上。

  “父母离婚之后,陆续离开人世,父亲落魄而亡,唯有母亲仍旧留在偏远乡村,守着一处老房子,最后死在了那里。”

  李念小声的念叨着,视线反复移动在那个乡村的位置描述上,根据她的记忆,那个乡村应该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完全荒废,渺无人烟。

  “如果那间老房子还在的话,应当是最适合不过的地方。”李念语气沉重的说着,随即只见她快速翻动着储物格,取出了一份城市地图,手指很快的在地图上移动着,不消片刻便已确定那处乡村所在的位置,以及行驶的路线。

  将第一个搜寻点确定下来后,李念收起了细长苗条双腿之上的资料,将其放到一边,发动了汽车,车轮转向,上了主路。

  因着天色尚早,道路上除了早起出来买菜做饭的勤劳主妇外,很少再有其他人。时不时瞧向两侧行色匆匆各色人等的李念,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悲凉的味道,感受着那股不愿意体会的凄凉的她,脚底猛的加重,汽车急速驶向城外。

  甫一出城,进入到乡村范围的李念,坐在驾驶座上,瞧见那般荒凉的景象,心头还是不禁一阵诧异。来此之前她的确想象过这里的模样,只不过想象与实际终归还是有所区别,特别是当她瞧见这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广袤田地,立时发现地图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要想找到赵静母亲所留下来的那栋老屋,恐怕会要废上一番力气了,心头正自焦急的情况。

  更何况,这个地方的土路也是实在显得艰难,越往里走,颠簸的力度便越大。甚至有好几次,李念都觉得车子差一点便开进了田地里。

  在这样的前提下,不得不提起万分注意力的李念,根本没有多少机会能够将视线移向旁处,此时,最关键的问题还是不要翻车,尽快驶入平稳的地段。

  李念紧张的盯着倒后镜上显示的道路边缘,扶着方向盘的小手,一点一点的移动着,丝毫不敢有任何松懈,奈何即使这样小心谨慎,突然响起了一声‘咯噔‘还是将她吓出了一声冷汗,同时,汽车猛地停了下来。

  感受到地盘像是碰到了什么突起物的李念,松开了方向盘,极度紧张之后的疲惫感尽数袭来,她伸手抹了抹额头的冷汗,长吁了一口气。也就在这时,前面传出一声剧烈的撞击声。

  听见声音,李念立即抬起朝声音传出的地方看去,只见那是一处相距较远的农家,而根据此时滚滚浓烟里夹杂的茅草来看,像是农家用来养猪的茅草屋经不住多年的风吹日晒,终于坍塌。

  想到这里,李念不由得定了定神,正想要松口气,使自己不要一惊一乍的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再次抬头,瞪大了眼睛朝着那处浓烟看去。

  “茅草屋早不倒塌,晚不倒塌,我一来就塌了,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当然,李念是不相信的,因此等待浓烟略微消散了一些后,她立即便瞧见了浓烟的背后那辆正急速行驶的汽车。

  这样荒芜的地方,突然出现的汽车,李念似是有了一些反应迟钝。不过好在眨眼的功夫后,她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不好!他们果然是在这里。”李念大惊道,虽然那辆汽车已经驶出了一段时间,她无法清晰的瞧见汽车的模样,但是李念无比确定,车里的人必然是赵静与周武二人。

  慌乱强硬发动汽车,不再在意狭窄的坑坑洼洼道路的李念,猛踩油门就想要跟上去,同时她也认出了那辆汽车是属于赵静的。“但是为什么,赵静见到有人出现,会做出如此反应,难道说周武把什么时候都跟她说了。”

  “的确有这个可能!”李念心道“必须赶快追上他们。”

  如是想着,挎包里那只一般人都只能望而兴叹,而无法买得起,甚至买得到的手机出现在了李念手中,她一边看着路,一边迅速拨通了那人的电话。

  ‘滴滴’声响了三次后,对面那道沧桑的嗓音传进了李念耳中,“嗯?”

  “我找到了赵静以及周武,他们果然是赵静母亲遗留下来的那间农村屋子里!”李念着急的说着。

  “他们人呢?”电话那边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好像并没有多少情绪波动一样,只是冷冷的问着。

  李念的视线丝毫不敢离开前方渐渐拉远了距离的汽车上,“赵静远远的看到我出现,立即就开着车在往前跑!我正在追。”

  “追的上?”那人的话,好似一直都是这样简短,仿佛多说一句都是在浪费他的生命一样。

  李念闻言,犹豫了片刻后,决定照实回答“农村的老路我不熟悉,但是赵静却无比熟悉,所以可能追不上!”

  对面忽然沉默了一会,“确定是他们?”

  确定?如果就事实而言,李念是无法确定的。但是此时此刻,李念觉得是,也希望一定是。所以她的回答变得很简单“确定!”

  “好,你去赵静之前呆过的那间屋子等着,我让人过去。”电话那边突然这样说道。

  李念闻言,惊讶道“不需要追了吗?”

  “既然追不到,就不用浪费时间。”那人说完,径直挂断了电话,李念失神的听着话筒里传出的滴滴之声,好一会儿后才将汽车重新行驶开来,朝向那间屋子。

  她不想知道,也不在乎来的会是谁。因为在挂掉电话的那一刻,她已经知道这一切,恐怕很难会有结束的那一天。

  接下来的那段路不知是因为确实平坦了一些,还是因着李念心境的改变,以致汽车的行驶变得很顺畅,途中,她甚至都不用注意倒后镜,只管直直的前进即可。

  不一会儿,汽车随着方向盘的缓缓转动,驶入了那间屋子前,随即停了下来。李念打开车门,刚刚出过冷汗的身体在接触到萧瑟的冬风后,立即颤抖不停,好一会儿,李念才感到了渐渐适应。

  屋门大抵是因为赵静慌忙离开的原因,正大开着,似是在欢迎李念的到来一般。

  于是她朝前走了一步,然而也仅仅是一步,她便不愿再往前走去。

  那股浓烈的血腥味顺着穿堂风一阵一阵的扑了过来,打在她的嘴上,鼻子上,感觉是那样的清晰,仿佛带着死亡的味道。

  察觉出那是什么味道的李念,在终于无法屏住呼吸之后,迫不得已深深的吸了一口,奈何,光是这一口呼吸,便使得她快要呕吐起来。

  “或许赵静是害怕被人看到自己杀了人,所以才慌忙逃走。那么我进去之后,就会看到已经死了的周武。”

  意识到会有这个可能,李念本已适应了寒风的身子顿时再次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只不过这一次,无关寒冷。

  “我可以在车里等待,不用进去。”李念挣扎着想要逃避进入面前的这间屋子,她这样劝说着自己,可惜理智却是知道,她必须进去不可。

  踌躇再三,她终于还是迈出了脚,步伐无比沉重,一步一个脚印的朝里走去,于是短短的一段路,硬是花了她二十分钟的时间才将将走完。

  站在门前暗暗给自己打气的李念,一眼便就看到那两张面对摆放的木椅,以及地面上几乎汇成了一条溪流的暗红血液。

  “没有人,没有尸体!”这样的发现不禁使得李念略微送了一口气,她再度迈开的脚,登时多了些放松。

  片刻后,她站在了那张半点血液都没有沾染过的木椅上,下垂的视线缓缓的移开起来,直至停在了地面上散落的那一柄柄几乎被血液染红的手术刀。

  见状,李念弯下了腰,伸手拾起了一柄还算干净的手术刀,放到眼前,仔细看了起来“赵静是警局的验尸官,尸体解剖的过程应当需要用到这样锋利的刀具。”

  思考着,“如此一来的话,使用这些刀具的,便有很大可能是赵静。那么。”想着,李念的视线再次回道那张干净的木椅上“这把椅子没有沾到血,所以赵静应该是坐在这里,那么对面,便应该是周武。”

  思绪转动,之前这块位置所发生的事情好似幻化成了一幕影像般显现在了李念眼前,下一秒,只见她忽然不由自主的径直坐上了那张干净的椅子,同时,右手里还握着那柄手术刀。

  “根据昨日得到的资料上的记载,书写那份资料的人推测,恐怕是周武想要绑架赵静,以作要挟,可是他却没想到,虽然赵静只是一名几乎过着与世隔绝般日子的女人,但她却不是那么容易轻易得手的角色。这才导致,周武明明胜券在握的绑架,却莫名其妙的产生了戏剧化的转变,猎人变成了猎物。”

  不知何时开始,双眼变得空洞的李念,脸上露出了那副专属于她思考时的表情,那是一种彻彻底底全身心投入的思考,一旦进入那种状态,外界的一切便都不再想干,整个世界仅剩下她一人。

  于是她开始假想,资料上有一段没有结果,甚至没有多少猜测的记录,便从这里开始。李念回忆着,不管是谁书写了那些资料,那人都始终无法弄清楚,猎人与猎物角色互换之后,赵静为什么没有选择报警,反而是连夜带着周武离开躲了起来。

  “联系那个疑惑,结合此情此景,不难看出这里曾经发生过残酷的审讯。自然,审讯的对象便是周武,而且地面上这些血液,可以表明周武所遭受的审讯绝对不是简单的谈话而已。”想到这里,李念心头咯噔一声“赵静那样的人,能够做出这种事?”

  随即,李念决定先将这个疑惑放到一边,集中注意力去推测赵静这样行事的原因。

  “周武前去绑架已经是深夜时分,赵静显然没有预料到那样事情的发生,所以可以断定,赵静做出带走周武的决定,是突发性的。那么,会是什么导致了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思考着,李念皱起了眉头“根据调查,这些年来,赵静过着的是一种寡然无味的生活,没有恋爱,没有家人,没有男朋友。生活是彻彻底底的工作然后回家,再无其它。试问这样的人,会因为什么而突然性情大变,甚至做出这样残忍的审讯?”

  “咯噔”一声,李念想到了唯一的可能。

  “能够让赵静那样的人不顾一切,可谓说放弃一切,不惜改变自己的。只有一个可能,或者说是一个人:林磊!”想到了这一点,李念心头的疑惑,猛地增涨了数倍。“但是,一个已经死去了八年的人,又怎么会对赵静造成影响。”

  沉默片刻,“难道说那夜,在周武闯入她家之前,赵静发现了什么?”

  “是的,只有可能是这样,但是她又发现了什么?”隐约觉得快要将这一切理清的李念,瞬间思绪飞转,终于在约莫一刻钟后,她想起了第一次与那些人见面之时,其中一人不经意提起的一句话:有没有可能林磊并没有死?

  感觉到底还是触碰到了答案的李念,整个人不由得激动开来。只可惜这股雀跃之情并没能持续多久,因为她忽然意识到了矛盾的存在。“那夜,赵静一直呆在家里,并没有离开过半步,她不可能突然知道林磊真的还活着,否则只怕她在意识到的那一刻,就会立即离开前去求证了。”

  “那么,会是什么,会是什么?”好似思绪已经陷入深渊,完全没有办法拔出来一般的李念,只觉得脑袋快要爆裂开来,那种明明就快要理清,却卡在终点线前的痛苦,让人根本无法忍受。

  煎熬最让人无奈,李念只感觉浑身痛苦难耐的站了起来,完全无视地面上的血液,来回的踱着步,直到最关键的一点闪现到她的脑子里“已经过去八年的时间,赵静应该早就能接受林磊死亡的事实,但却有一点,她应当是永远都无法释怀,那就是林磊是带着杀人犯的身份而死的。当年,那起连环杀人案突然的结束,也有很多人怀疑林磊是否就是真正的杀人犯,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那些怀疑之声也就黯淡下去直至完全无法听见。”

  “但是,赵静却不是那些人,当年的那些怀疑之声,她必然尽数听了进去。既然存在怀疑,那么她那样的人便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还林磊一个清白。既然如此,抛去所有的不可能之后,便只剩下一个可能:赵静找到了证明林磊不是真凶的线索。”

  终于理清了的李念,猛地停下了脚步,视线闪烁不止的同时,话语从她的嘴间滑出“会是什么,会是什么,根本没有离开过家的赵静,又是从什么东西上找到了线索。”

  一阵微弱的汽车行驶之声忽然传进李念的耳朵,她知道,那人所说的人,已经要到了。

  “不行,必须要抢在他之前找到那件东西,赵静在慌乱之中,可能并没有带走!”

  心念及此,李念那双滴溜转动的眼睛猛地停了下来,那股从一开始进入这个房间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感觉,突然清晰了起来。

  “周武是被审讯之人,三天的时间里,他可能一直都被绑在这张椅子上。但是赵静不可能也不眠不休的进行审讯,她必然有地方休息!”

  于是,李念疯狂的跑动开来,她知道,那件东西如果被留了下来,只有可能是在赵静晚上休息的房间里!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重生女配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