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38

推荐阅读:临高启明万道剑尊赘婿当道医武兵王帝霸承包大明我真不想当BOSS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
  疾驶的车轮带着滚滚浓烟再次停下的时候,赵静直感觉自己的双手已经黏在了方向盘上,完全无法移动分毫。与其同时,即使是在密闭的车厢内,她那被冷汗尽数****的身子,也是阵阵寒颤。

  过了好一会儿才能稍微移动一点身子的她,僵硬的转过身,视线越过后座上正不助哀嚎的周武,直视远处。

  “还好,那辆车并没有追过来。”确定了这一点的赵静,这才将目光落到了宛如血人一样的周武身上,立时,刚刚才能够有所舒缓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该怎么办?”她问自己。

  原本像是陷入昏迷状态的周武大抵是感觉到了车辆的停下,忽的睁开了眼睛望向赵静,只一眼,他便知道赵静在想些什么“送我去医院吧。”

  “嗯?”正在思考的赵静被突兀的声音吓了一跳,只见她扭头盯着周武,沉默了半晌“刚才那人是谁?”

  尽管已经虚弱到没有了力气,但周武还是强撑着摇了摇头。

  见状,赵静已是知道了答案。片刻后,车辆启动的声音响起,车轮再次开始转动,只因赵静知道,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都必须保证周武活下去,否则林磊的事情恐怕再没人能够给她答案。

  紧赶慢赶足有两个小时后,车辆驶回到了他们所在的城市,并且,为了掩人耳目,赵静还特意选择了一些人流量相对较少的道路行走。

  目视前方,思绪转动的赵静,此时此刻必须要考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整整三天时间,警局那边必然已经对她的消失立了案,虽然重回警局倒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事实上赵静转瞬之间便已经想到了该撒出的谎“那天下班后,临时有私事出了趟城,刚刚到家才发现家里出了事。”至于具体是什么私事,在警局工作了这么多年的她,根本就没必要详细说明,毕竟,虽然有犯罪现场,但是没有受害人,那便不构成犯罪,更何况,理所应当的,身为一介弱女子的她,本就该被当做受害人,而非嫌疑犯。

  这样的方案在赵静的脑袋里转动着,她心里清楚,以这样的方式去解释,必然是有漏洞,也必然会引起有些人的怀疑,特别是石中。

  石中?想到这里,赵静的思绪忽然一怔。这一刻,她终于理清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指的是什么了。

  “还有多久到医院?”周武挣扎着想要直起身子看一看外面的建筑,可却终不能行。“你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你对我所做的事。”

  闻言,赵静头都没回。毕竟,如今周武那样的保证对赵静来言,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了。

  “石中?”当石中的印象闪烁到赵静脑海里时,她猛地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很有可能是最关键的事,“当年亲眼见到林磊死了的也就只有石中,后来,虽然得知了死讯,但却因为林磊当时身上所背负的罪名太过深重,以致几乎都没能有人能够有机会仔细的看一下他的尸体,更别提还做任何检验了。再之后,林磊便被安葬到了城东乱葬岗。”

  “那么,如果周武没有说谎,林磊真的还活着?那石中必然说了假话。”

  可是,怎么会呢?

  赵静不由得深思起来,车辆好似已经是她的本能下进行行驶。

  犹记得当年下葬时的情形,那是一个雨天,万物潮湿,林磊的尸体在警局的太平间直接装入棺材后,仅在寥寥几人的陪伴下便直接被运到了城东,事实上,那一日,去送葬的就只有石中与林磊二人,本来张克是要前去的,不过大抵是顾虑到了影响问题,最终还是没能成行。

  诚然,考虑到当时林磊的凶手身份,警局里的人不前去参加葬礼也是可以理解。但是赵静至今还记得那一天走在雨中的她,心情是如何的悲凉,这一点也直接导致了自那以后,她几乎不与警局里的人有再多来往。

  那一日,重重事情联系到了一起,恶劣的天气,低落的心情,赵静如今回想一下,当日她甚至都没能够最后瞧上一眼林磊的尸体。一切都显得非常仓促,棺材几乎是急不可耐一般的被石中带来的人安置到了土地,草草了事。

  那时的她只以为那一切都是因为那起连环杀人案。

  不过结合现在所知道的消息来看,显然是有人想要通过林磊死亡一事,急切的结束一切。

  “会是谁?”赵静小声念叨的一声,前方不远处,市立医院已经可以瞧见。

  其实,问出这个问题之时,赵静心里已有了一个人名,但是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会是他。

  毕竟,林磊不是凶手,那么凶手便另有其人。如果当年关于林磊那一切,都是刻意为之,他,则有极大的可能会是真正的凶手。

  可是,怎么可能?

  石中怎么可能会是真正的凶手!

  市立医院作为这座城市唯一的大型医院,可谓是二十四小时都处在忙碌的状态中,医院里人来人往,川流不止,一名又一名病人被送了进来,与此同时,一名又一名病人正在办理出院手续。

  不过大型医院倒是有大型医院的好处,至少,当赵静所驾驶的车子停下来,赵静下车跑进医院冲着前台护士招呼一声后,便立即有担架推了出来,将后座上满身是血的周武运向了手术室。

  自然,负责医生看了一眼周武身上的伤势,立即就有了问题出口,“他是怎么伤成这样的,你是他什么人?”

  很是熟悉这番流程的赵静,本想使用来此之前所想出的那一番说辞,但是就在话语将要出口之际,她突然又想到了一番更好的解释“我不认识他,我也是刚刚开车路过圣城工地的时候,看见他倒在一处草丛里,看起来受了很重的伤,所以才赶忙将他送来了医院。”

  “你知道伤者叫什么名字吗?”

  赵静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名男医生一眼便看出了周武身上的伤口绝对不是偶然,而且赵静的解释也略显牵强,不过此刻,倒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救人要紧,毕竟他是名医生,而不是警探。

  于是那名男医生冲着赵静留下一句“麻烦你先留在这里,一会儿会有护士过来做入院登记。”后,赶忙招手冲着急救护士叫道“通知手术室,准备进行抢救。”

  躺在担架上,似是有着奄奄一息笑容的周武,忽的睁开了眼睛扭头看向赵静,只见他的嘴角动了动。

  虽然因着虚弱的关系,并没有声音传出,但赵静还是看出了周武想说的话,“你该走了。”

  片刻后,目送着一众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消失在了眼前的赵静,转身毫不犹豫的朝着汽车走去。

  因为她已经有了下一步的计划,或者说,追寻的目标:石中!

  坐在张克病床旁边椅子上的夏薇百无聊奈的随手翻看着老旧的杂志,之前她已经得知张克不会有什么大碍,剩下的就只是好好休养而已。所以此时她显得很平静。

  然而夏薇这样的状态,张克已是早就习惯。俗话说得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张克依稀记得昨晚喝酒期间,石中曾经说过和张琴离婚的事情,那样的对话回现在张克的脑中,惹得本想牢牢闭上眼睛,躲个清静的张克,不自觉的将目光落在了夏薇那张依旧显得精致的脸庞上。

  只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在叹息“石中啊,或许离婚了还是一种好事。否则,名存实亡的婚姻更是折磨人。”

  无奈的笑容袭上张克的脸颊,他再度缓缓合上眼睛,只期盼着尽早出院,让一切回归到常态。就在这时,病房外忽的传来了一阵夹杂着焦急的吵闹声响。

  这样不寻常的声音,使的张克那双本已快要闭上的眼睛猛地睁了开来,身为警局局长,对医院颇为熟悉的他,听见那声音,自是明白恐怕是因为某位病人出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薇儿,外面出了什么事?”张克好声好气的问道。

  听到‘薇儿’二字,身子猛地一怔的夏薇,瞬间恢复过来,淡笑着起身走到外面观察了一下“好像是有个病人受了很严重的伤,连医生都惊讶的很。”

  夏薇说完,轻瞪了一眼张克“你现在都是病人,还管那些干嘛。”

  张克讪讪的笑道“没什么,只是听见声响,好奇而已。不过连医生都感到惊讶了吗?很难想象,整天跟病人相处的他们还会感到惊讶呢。”

  “哦,医生也是人,没什么好稀奇的。”夏薇说着作势就要回到椅子上。

  张克见状,实在不愿意重新让这间病房回归到那种尴尬的寂静,于是他开口道“薇儿,你看看那名病人受了什么样的伤,我挺好奇的。”

  “嗯?”夏薇显得有些不耐烦,眉头挑了挑,似是就要发怒了。不过旋即像是觉得在医院这种地方不好发脾气一样,她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回到病房的夏薇,原本脸上满是愠色的夏薇,倒是一反常态的露出了惊吓的表情,只见她惊吓的拍了拍胸脯,定了定神才说道“就怪你,非要我去看那什么玩意。”

  张克见到夏薇脸上那副表情,顿时兴致更浓,也不在乎她的埋怨,直接问道“怎么了呢?”

  “那个病人!”夏薇说话的音量陡然升高“全身都是伤口,一道一道,密密麻麻的,有的还在流血。真的很难想象,起码一百多道伤口,那人竟然还活着。”

  “一百多道伤口,有的还在流血?”张克没来由的小声重复了一遍“也就是说,有些伤口已经愈合了?”

  “是啊。”夏薇回忆着刚刚见到的场面,立时恶心起来“快别说这个,看见那样的场面,我都快要吐出来了。”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张克的职业警觉已然升起,只见他不管不顾的继续问道“薇儿,那医生还有没有说什么别的?”

  “嗯?你怎么回事,我都说了不要再提这个了,你怎么还说?”夏薇忍不住发火起来。

  若是换做平常,见到夏薇动怒,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张克必然会选择暂避锋芒,只不过这一次,他并不准备那样做。“薇儿,这件事很重要,医生有没有再说别的?”

  “还能说什么,他就说那名病人都伤成这样,还有命在,实在让人惊讶,就像是那些伤口都是有人刻意避开要害造成的。”夏薇不满的回答着。

  果然!张克暗念一声,他心中的想法终于得到了验证。不过,还是一个想法需要证实。“薇儿,那名病人是不是短头发,皮肤黝黑,脸型略尖,浓眉。一米七五左右,穿着打扮看起来像是在工地上干活的人?”

  “嗯?”察觉到张克语气异常的夏薇,先是不自觉的愣了愣神,要知道,这些年,在她的记忆里,张克可是从不敢这样跟她大呼小叫的。“听起来差不多,怎么了?”

  消失不见的周武!

  “不行,我必须得亲自去看看。”张克说着,挣扎着就要起身“薇儿,你去帮我到护士台弄张轮椅来,我要去看看那名病人!”

  张克语气坚决,根本不给夏薇拒绝的机会。

  夏薇见状,虽然不满于张克的态度,但多年的相处,也知道其脾气的她,此时,选择了乖乖照做。不过临离开房间前,她还是说了一句“那名病人现在已经被推进手术室了,你看不到。”

  “没关系,我可以在手术室外等!”

  “到底怎么了?”

  张克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会儿,“那人很有可能与最近局里正在调查的凶杀案有关,我必须要去看看是不是他!”

  “嗯?既然这样,要不要我打电话给石中,让他过来?”夏薇难得的主动提出帮助。

  “暂时不用,等我证实了,再联系他!”张克果断的回答着,这样的态度倒是让夏薇着实颇为惊讶。

  走出病房,本应快步走向护士台的夏薇,却在身子一出张克的视野范围之时,步伐陡然减缓,并且迅速转移了前进的方向。

  她,要先去那间手术室!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众神世界诸天尽头怪物被杀就会死万古神帝飞天鱼赘婿当道天师下山山野杂家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诛天魔种鸿天神尊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