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45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与石中分开后,何青走在路上时,心里就有一种这一趟或许会没有任何收获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还在一点点的加剧,直到后来,他站在第一位要拜访之人的楼下时,都不由得感慨道“说不定,警官的工作就是这样的枯燥无味。”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何青都处于这样奔波的过程之中,时间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左右,在离开名单上最后一位拜访之人住所后,何青站在马路边上,仰头看了一眼耀眼的太阳,随即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没有任何收获。”

  “事实上,不仅仅是没有收获。”何青舒展了一下略有些酸痛的小腿,“这些人根本就不认识那两名年轻人,现在时间又过了这么久,要想找到他们,恐怕有点类似于大海捞针了。”

  “不知道医院那边怎么样了,好几个小时,周武应该醒了吧。”何青想着,伸手招了辆出租车,本来按照约定,这边事情结束后,他是应该回到警局的。不过坐上车的那一刻,他忽的改变了注意,“去市立医院。”

  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里,面色阴冷的石中,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躺在卧室床上的赵静,脚下略一踌躇,随后纵然他心里还有很多疑问,但他也还是选择了离开。

  因为他知道,赵静说的没错,即使他心里知道赵静犯了罪,但没有人报警的话,他也做不了什么。更何况,现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

  出了公寓,石中走到路边伸手准备拦辆出租车前去市立医院,然而就在等车的间隙,点着根香烟的功夫,他却看到了根本没有想过短时间内还会在这座城市见到的那个人。

  这一次,石中没有做丝毫的犹豫,身子便径直冲向了马路对面,试图尽快赶到那人面前。无奈的是,原先根本没有多少车辆行驶的马路,这一刻突然来回穿行着好几辆汽车,也就因为这一下的延误,使得石中再次能够瞧见那人时,她已经走到了街头拐角处。

  “嗯?雨荷怎么会还在这里?”终于来到马路对面的石中,暗暗疑惑道,前方,石雨荷的身影已经进入了拐角,再过一会儿便要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石中站在那里,凝神注视着石雨荷背影的他,眉头不禁微皱,他先是扭头看向了身后市立医院的方向,“这个时候,想必周武定当已经出了手术室了。不过,雨荷究竟在做什么,好几天了,她怎么还没有回去工作,之前跟她一起来的那个男的,怎么没跟她在一起?”

  一连串关于石雨荷的疑问涌现到了石中的脑袋里,迫使着他几乎没有办法理性的思考。片刻后,对于女儿的关爱之情胜过了破案的急切,石中抬脚快步小跑向石雨荷消失的地方。

  然而,等到他跑到拐角处时,却根本不见半点石雨荷的踪迹,“难道是我看错了?”石中不禁这样想着。

  不过瞬间他便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的女儿,他绝对不可能看错的。心里笃定了想法的石中,立在拐角处,视线一点点的扫视着这片区域,推测着石雨荷可能会去到哪里。

  “前后最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雨荷应该是没有看见我,这样一来的话,以她的速度,肯定没有走远,必然还在这里什么地方。”石中思考着,随即目光猛地停了下来,他望向斜对面那家不可谓不熟悉的旅馆,心里猛地咯噔一声,各种繁杂的滋味齐齐涌现出来。“在那里?”

  他的目光稍作停留后,强迫着再次移向别的地方,只不过,这么一看下去,附近的住宅楼以及零星的小商铺便被他一一排除了去。这条街本是一条老街,估计能算作这座城市最老的一条街道了,这么多年过去,过往的繁华早已被冷清替代,时至今日,除了住在这里的市民外,已经几乎没有人还会特地跑到这个地方了,如今仍旧开门营业的那几个商铺,基本都是自己的产业,秉着兴趣以及不愿挪窝的原则,所以还会屹立。

  “雨荷不会选择到这里来逛街,那么,便只剩下一个可能。”石中想着唯一的那个可能,脑袋猛地疼痛开来,他的目光随着思维,到底还是落在那家挂有老旧招牌的旅馆上,

  对于那家旅馆,即使隔了这么些年,石中也还是记忆犹新,当年那段荒唐的岁月,极力要想遗忘的那段往事,不受抑制的冒了出来。

  他还记得当年那起连环杀人案其中一宗命案便是发生了那家旅馆旁边。那时候,原本全权负责案件调查的他,在得知命案发生地点后,因着心里抵触的缘故,他选择了躲避,几乎没有参与进来。那也是他这么多年警探生涯里,唯一一次不愿去往命案现场。

  石中回忆着,头疼的程度愈发严重起来。

  “雨荷为什么偏偏住到那里去了,这座城市那么多家旅馆,她为什么偏偏就选择了这家!”石中已然有些恼怒,这一刻,他甚至都有了想要掉头离开的想法。

  不过片刻后,他终究还是长长的喘了口气,迈起沉重的如同灌了水泥般的双脚,一步一步的朝着那里走了过去,与此同时,他只希望,那家旅馆已经换了老板,或者即使没有换新的老板,也希望那人不要记起他。

  来到旅馆门前的石中,习惯性的抬头看向了三楼最拐角的那间屋子,外墙之上斑驳的模样映入他的眼帘,头顶上近乎倒塌的招牌,此刻靠近一看,已能确定还是以前那块,根本没有做过更换。视线下移,就连店内的装饰也还是一模一样。

  “想必这里还是一如往常般的冷静吧!”这样的想法猛地蹿进石中的脑中,他抬脚跨了进去。

  柜台里面,对着老旧的电视里无聊的节目发着呆的掌柜,听见沉重的脚步声,感觉到了一股熟悉之感的同时,更是觉得诧异。要知道,他这里可很少会有人白天前来住宿的。

  “你好!”老掌柜说了多少年的招呼声在他还没有扭过头看向来人前便已出了口,只不过这一次,后面的那句话,他却没能说出口来,只因他瞧见了来人的样貌。

  虽然只一眼,但老掌柜却已经无比肯定的认出了来人便是当年那起旅馆旁边凶杀案发生前,经常深夜同一名美女一起过来住宿的神秘男人。

  一时间,老掌柜表情里尽是惊讶,不过大抵是因为年老满脸皱纹的缘故,即使眼神里写满了惊讶,脸上还是没有显现出太多,当然,深谙人情世故的老掌柜也及时的收住了自己的表现,随即只听他客气的问道“请问是来住宿吗?”

  离柜台还有一段距离的石中,目光自打进入这家旅馆开始,便没有脱离过老掌柜,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在老掌柜身上瞧出认出自己来的味道。“想来也是,当年我也只是偶尔会来这里,而且每次来,都是深夜,更何况,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记得我,才是正常。”

  想通了这一点的石中,脸上凝重的表情顿时略有瓦解,他快步上前,客气的开口道“老板你好,我想问你打听个人,我想,她可能住在这里。”石中说着,不等老掌柜开口就立即掏出钱包,指着钱包侧袋里的照片问道“就是这个人,不知道你见过没有?”

  老掌柜故作姿态的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钱包里的照片看了一会儿,接着,他抬头,脸上挂着淡笑的看向石中,同时,他心里慢慢的惊讶感里多了一丝别的味道“这人说话的语气怎么感觉像是名警官。”老掌柜如是暗道。

  “这个,不好意思,我随意透漏顾客的信息,总归是不合适的。不知道你是谁?你同这姑娘又是什么关系?”老掌柜不答反问道。

  石中闻声,微微皱眉,不过此时他这样的动作仅是因为本能,事实上,他都能感到自己内心陡然升起的那一抹喜悦,“既然老掌柜这样同我说话,就更能证明他并没有认出我来,这样一来,事情就会好办很多,我也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这么说,你见过她了。”石中肯定的说着。

  “嗯?我可没有这样说。”老掌柜对石中的话,显然有些诧异,不过另外一方面,他已经能够肯定眼前这名男子,绝对是一名警务人员。“不过这倒是奇怪,身为一名警官,当年他怎么会经常半夜前来住所,那名漂亮的女子是谁?”老展柜想着,忽悠一个略显突兀的想法冒了出来

  “难不成,当年面前这人是在和有夫之妇偷情。不过这倒也是符合常理,半夜带着那人前来住所,如此偷偷摸摸的行为,其间必然藏有不可令外人知道的秘密”“请问你是谁呢?”

  “我是她的父亲。”石中说着上前了几步,此时他与老掌柜之间已不过只有一人的距离。“我再问一遍,她是不是住在这里?”

  ‘父亲’二字传进老掌柜的耳中,惹得他不由得想要冷笑起来,事实上,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突然产生这样幸灾乐祸的想法‘当年你与别人偷情,今日你的女儿在这家简陋的旅馆里被别的男人糟蹋,因果报应果然不假。’

  如此想着,老掌柜可不会愚蠢的将其说出来,于是只听他装模作样的又看了看石中手中的那张照片,随即像是忽然想起来了似的说道“原来是她啊,没错,这个小姑娘确实在我这里住着在。”老掌柜说着,忽又莫名其妙的补充了一句“她是同一个青年人一起住进来的。”

  青年人?石中闻言立即想到了当日见过的那名陪同石雨荷的男子,虽然他之前就猜测那人应该是石雨荷的男朋友,因而有了些许心理准备。然而真听见了自己的女人同别的男人住在这样破败的,特别是自己当年也曾来过,有过不想回忆的历史的旅馆,他的心里还是不受控制的升起了一股愤怒之感。

  于是只见石中问话的声音猛地增大“他们在哪个房间?”

  老掌柜见到石中恼火起来的模样,立时心里那股幸灾乐祸之感升腾起来,如果不是石中此刻就站在他面前,想必他一定会哈哈大笑开来。

  愤怒的话语飘荡在狭窄破烂的旅馆大厅里,隐约还能够听到回音,老掌柜装出犹豫的模样,暗暗的刺激着石中,想要看他下一秒会恼火成什么样。

  果不其然,石中内心的那股愤怒随着老掌柜的犹豫,一波一波的涌动着,眨眼的功夫便已快要溢出喉咙,‘啪’的一声,石中抽出警官证拍在了老旧的柜台上,近乎吼道“告诉我!”

  老掌柜闻声,视线略一下垂,目光落在有些闪亮的警官证上,又一个猜测得意证明正确的得意感使得他心情更佳,不过他知道他还得掩饰得更加完美才行。

  “额,警官?”老掌柜像是有些受到了惊讶,他抬头诚惶诚恐的看向石中,双眼中竟是惊恐之意“她……她们……住在三零一号房。”

  石中闻言,转身就要楼上奔去,就在这时,老掌柜的声音复又响起“不好意思,警官,我记得她们两个今天都出门去了,并不在房间里。”

  此话一出,石中猛地止住了脚步,转身果断的朝老掌柜伸出了手“钥匙!”

  “哦,好,好。”老掌柜听声,立即哆哆嗦嗦的翻动着抽屉,不过却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紧张,以致寻找钥匙的过程比石中预想的要多花了很多时间。

  与此同时,目睹着眼前这名老年人因着自己的恐吓而露出这般失态的模样,石中心里也是猛地一沉,他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然而这样的想法甫一升起,便立马被石雨荷与那个青年人在床上滚动的印象所带来的愤怒给覆盖了去。

  老掌柜终于找到了三零一房间的钥匙,石中接过,头也不回的直奔三楼而去。可惜他如果回头看上哪怕一眼的话,他都能够瞧见刚刚明明还显得很害怕的老掌柜,等他一离开,便立即好整以暇的坐到高椅之上,脸上瞬间浮起了得意的笑容。

  一路冲到了三楼的石中,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三零一号房间所在的位置,几乎没有停留,他便直接打开房间走了进去。

  灯光亮起,石中第一眼便看见了墙角处摆放的那只熟悉的行李箱,他记得很清楚,那还是几年前他同张琴一起去商场挑选的,阵阵回忆浮上心头,使得石中的思维有了刹那的停滞,接着下一秒便出现了让他彻底后悔来到此处的场景。

  肮脏的地面上,男女内衣散落一地,********鞋混合在一处,间或的还有一两个颇具诱惑性的胸罩夹杂其中。若是说这些都不算什么的话,下一秒石中所瞧见的东西,就能使得他瞬间头皮发麻,感觉愤怒已经化为了实体涌现出来。

  强压下想要咆哮吼叫的愤怒之情,石中艰难的长呼了几口气后,方才能够迈起沉重的如有千斤般的双脚朝前走动了几步,来到了床边。

  “呼!”忍受着心痛剧烈的刺痛感,石中内心挣扎了好几次后,他才勉强下定决心低下头看去。

  ‘轰’这一秒,石中直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开来,映入眼中的那一个个肮脏的没有打理过的避孕套,好似瞬间成为了活物,正挑衅似的拨动着他早已紧绷起来的神经。

  愤怒化作实质,石中的双拳已经握紧,他想要发泄,迫切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愤怒,甚至于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想要立马找出那个年轻人,狠狠的揍上一顿。

  ‘或许这样的想法,这样的行为并不理智。但是又有什么关系。’石中这样告诉着自己。目光在被摧残了千百回后,艰难的移动了凌乱的大床上。此时,从他这个角度,他可以清晰的瞧见床单之上那一块块还没有干涸的印记。

  “呼!”煎熬的看着这些不堪入目的东西,石中不得不通过长长的喘息来抑制内心那股想要杀人的冲动,但是他渐渐有种快要无法抑制的感觉,就像那样凶残的冲动如同猛兽一般,即将冲出牢笼。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稍微冷静了一点的石中,已经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只见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到底还是打定主意离开这里,然后就在他准备转身之际,他忽然瞧见了脚边肮脏的地摊上那处不寻常的地方。

  “嗯?”弯下腰,皱着眉头的石中疑惑道“这是什么?”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