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凶杀|46

推荐阅读:帝霸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剑卒过河带着农场混异界都市极品医神
  事实上,石中瞧见的只不过是低垂的床单下方露出来的一块白色的尖角而已。不过因着多年的工作缘故,他还是能够敏锐的认出那应该至少是一张有些年月的白纸。

  “为什么会被放在床底下,掉下去的?”石中想着,伸手过去。

  片刻后,略显厚实的纸张感从他的指尖迅速的传递到了大脑,‘文件’二字猛地浮现出来。下一秒,那份已经有些发黄的文件出现在了石中手中。

  然而,稍一翻看,石中的身子便猛地一怔,手上瞬间失去了力道,并没有黏合的文件哐当落地,一页页写满文字的老旧纸张四散开来。

  “怎么会?”失神的石中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到处散落纸张,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想,甚至如何去思考。

  等到石中回过神来,至少已过了半个小时。于是只见他低头扫视了一眼扫罗一地的纸张,随即快速的将其收好,恢复原样放到了之前的位置。接着,专业而又小心翼翼的抹去了他进入过这个房间的痕迹。待得这一切全部做完,他缓缓的沿着来时的脚印退出了房间。

  下了楼,老掌柜仍然在柜台后方,他瞧见石中终于下来了,便有些急切的开口问道“警官,发现了什么吗?他们确实不在吧!”

  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语气,在这个时候,本应该会使石中感到恼火。然而现下,他已有了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过,石中却是知道在离开前,他还有话要说。

  话语出口,本想瞧见石中恼羞成怒模样的老掌柜,在见到石中竟直奔自己而来之时,心中不由得一惊,与此同时,那股得意感猛地受到了压抑,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都感觉面前越来越近的这名中年男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过。”石中的语气很是平静,然而这样的平静里,却满满的都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威慑感。

  老掌柜听到这样的语气,立时整个人都蔫了下来,脑子里除了顺从,根本无法再有其它想法,“好,好。”

  石中闻言,面无表情的似是随口一般补充道“任何人!”。说完,不等老掌柜来得及有任何回应,他便径直转身朝外走去。因为他知道,一切都因为那些文件而发生了改变,在这种石雨荷随时可能回来撞见自己的情况下,他必须尽快离开。

  出了旅馆,原本明亮湛蓝的天空不知何时竟已乌云密布。石中站在屋檐下,快速而敏锐的打量了一下左右两侧的街道,确定没有出现石雨荷的身影后,他跑动了起来。

  不知为何,今日的市立医院门前堵车堵得异常严重,这样的状态几乎是迫使着何青早早的付了车费,下车步行朝向医院。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因着堵塞,喇叭被摁个不停,此起彼伏的喇叭声里,还夹杂着偶尔响起的骂骂咧咧声,在同样有些焦急的何青听来,是那样的刺耳。

  走在将近可以称作为人流的人行道上,何青放眼看了看密密麻麻的周边,顿时只感觉有些头皮发麻,“人人都会生病,或许医院这种地方,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赚钱的机构。”这样的想法突兀的冒进了他的脑袋里,惹得他一阵诧异。

  好在医院门口的一大片区域是由医院的众多保安负责,大抵是因着管理得当的缘故,十几名保安倒是将管理工作安排的井井有序,虽然人数依然很多,但却几乎看不到杂乱的迹象。

  艰难的前进了好一段距离,何青终于走到了可以不用人挤人的区域,于是他停了下来,舒缓了一下身子,目光移向‘两个世界’分割的地方。“呵呵,很难想象那些人竟然会挤破了头想要早一点来到医院。”

  何青无奈的笑了笑,收回目光,准备继续朝里走去。然而就在视线移回的过程中,他的身子却突然怔了一下。

  “嗯?”目光停下,前方不远处医院专属停车场内,那名站在一辆不起眼,略显破烂的汽车旁的那名相貌颇为俊秀的年轻人男子,不受控制的出现到了何青的瞳孔之中,“他是谁?”

  何青有些惊讶,一时间,他也确实不知道为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注意到那名男子。片刻的回忆后,何青确定自己并不认识那名男子。

  “真奇怪!”虽然已经确定那是个陌生人,但是心中那股无法忽略的诧异之情仍旧迫使着何青无法收回他的目光,因此,他仍旧伫立。

  不过就在这时,那名男子像是意识到了有人在目不转睛的看他,心神一定,只见他将原本似是盯住市立医院出口处的视线稍稍移动了一点,目光稳稳的落到了何青的脸上,毫无畏惧的直视着。

  瞧见那名年轻人居然能够察觉到自己在看他,何青心里那股莫名的疑惑感登时加深起来,与此同时,一丝尴尬冒了出来。

  “怎么回事,他是谁?为什么我的感觉会这样奇怪!”何青暗暗念叨,冰冷的脸上浮现一抹善意的笑容后,他决定还是赶紧进去找到石中才好,莫不要在这里为着莫名其妙的事情浪费时间了。

  可是何青没想到,没等他主动移开双脚,那名年轻人身上却现出了慌乱的意味。只一眼,那名年轻人便立即将脑袋扭了过去,躲避着何青的视线,同时,那人的身子缩到了车内。

  “嗯?该不会是什么罪犯?”何青想着,自认为对于罪犯还有些眼力劲的他,立即调转身子直接朝着那人而去。

  就在这时,何青瞧见另一个方向,一人背着一名病人抢先一步走到了那名年轻人所进入的那辆汽车旁。

  从何青现在这个角度,他可以瞧见之前那名年轻人在车里为那两人打开了门。看到这一幕,何青赶忙停下了脚步。“原来是在等人,因为看到人来了,所以进了车子。”

  想着,何青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瞧我,最近这些案子都把自己弄得神经兮兮了。算了,还是赶紧去医院。”

  占地面积可谓巨大,整体建筑也可谓庄严宏大的市立医院内,来来往往的护士病人虽然相对于外面街道上来说已经算是很少,但是若要走起路来,却还是显得有些艰难。站在入口处的何青,一瞧见这样的状况,不禁就皱起眉头,只见他略一犹豫后便准备先直接去到三楼张克的病房,之后再做打算。

  然而没能等他走到电梯口,不远处护士台处,一堆人聚集的场面立即便将他的视线吸引了过去。何青见状,猛地停下脚步,好奇的朝那里看了过去。可这么一看却着实让他吃惊不少,因为他瞧见了那里有一人是警局里的人,虽然与那人并没有多么熟悉,但何青还是能够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警员?’何青略一思忖“肯定是因为周武的事情来的,难道说石探长已经过来了?”想到了这一点,何青立即转身,几乎是小跑着就冲了过去。

  不过等到靠近之后,他却没能瞧见预想之中的石中,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坐在轮椅上的张克,这一点让他着实吃惊不少。

  “张局长?”何青见状,虽然不明白此时这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是因为什么,但是基于礼数,他还是客气的称呼了一声。

  此刻的张克正面对着一排笔直站立,身着护士服装的男子,对于何青的话,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听见他冲着护士台外一名看似领导模样的女人毫不客气的问道“只有这些男护士吗?”

  何青听着这句奇怪的话,视线不自觉的就移向了张克身后那四名警员,其中有一人几乎同时看了过来,然而就在何青准备开口问个究竟之际,那名警员却苦笑着冲他摇了摇头,那意思是:暂时不要说话。

  要知道,即使是面对石中,何青都还是有勇气继续问上一句。奈何张克一方面因为高高在上的局长身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那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做事风格,何青面对这两样因素,立时便失去了再度开口的想法。

  不过,虽然并不清楚此刻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直觉告诉何青必然是和周武有关,而且看那四名警员一脸苦涩的像是犯了大错的模样,何青猜测很有可能是周武出事了!

  对面那位领导模样的中年女人听到张克的问话,先是仔细的点了一下人数,同时按照手中的档案夹比对了一番。“是的警官,男护士本来就不如女护士多,这里已经是这栋楼里所有的男护士了。”

  沉默的点了点头的张克,这时扭头过来,他的动作在瞧见何青之时,略一停顿,大抵是有些奇怪何青怎么会突然站在了这里。不过惊讶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下一秒,只见他冲着身后两名满脸愧色的警员问道“认出来了吗?”

  那两名警员闻言,哪里还敢有所懈怠,立即齐齐走上前去,上下左右的仔细打量着那一排站立的男护士。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与此同时,目睹着这一切的张克,脸色也愈发阴沉了起来。他知道如果认出来了,也就不会拖了这么长时间。

  站在一旁的何青此时总算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他却是有些不敢相信:四名警员,一名警局局长在场的医院,不久前才做完手术的周武,竟然不见了?

  果不其然,那两名警员打量的行为终于还是不得不停了起来,他们转身面对着张克,思忖良久,再开口时,言语里都带着惊恐的颤抖“局长……接走周武的那两名男护士,并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张克默不作声的看向了那名领导“我再问一遍,确定就只有这些男护士?”

  领导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确定!”

  张克沉默起来,对于接下来该如何处理完全是没了头绪,然而就在这时,其中一名男护士突然微微举起手来。

  抢先一步瞧见的何青,眉头跳动了几下,只因那样的行为实在有些过于熟悉,当年在校园里课堂下,他们不就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想要开口说话的意愿吗。

  头疼欲裂的张克,伸手使劲按着太阳穴,以致好一会儿后他才瞧见那名举手的男护士“嗯?有什么事?”

  得到了可以开口的首肯,那名男护士却先是弱弱的问道“警官,你们是在找两名男护士吗?”

  “是的。”

  “这个,这栋楼里确实只有我们这些男护士了。不过今天早上的时候,我们换衣室的门被撬开了,可是因为最后大家查看了一下,只不过丢了两件工作服而已,所以也就没有报警。”

  “什么?”张克猛地一惊,脑中里一个想法虽然有些模糊,但已是渐渐升起“只丢了两件工作服?”

  “是的,警官。刚才我听你们说是要找两名男护士,但却不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人,所以才想起来,你们要找的人会不会只是穿了被偷的两件工作服,而并不是真正的男护士。”

  的确,张克点头暗道“这样确实可以说通,但是是不是显得有些牵强了,即便周武真的有帮手,那他们就真的有那么大的胆量偷工作服,假装护士,最后当着四名警员的面,堂而皇之的将周武带走了?”

  张克想着,忽又一惊“今天早上,难道说周武被送过来后没多久,他的同伴便就来了?”想到了这一点,张克的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寒意,因为他知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之前在等候室的时候,他就很有可能已经见到周武的那些同伴。

  那名领导瞧见张克似是并没有更多的问题要问,于是她客气的开口道“警官,如果没有更多问题的话,他们都还有工作要做,不知能不能让他们走了?”

  张克无声的点了点头,好不容易到手的周武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从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苦恼,更多的还是挑衅似的愤怒。

  重要的线索断了,张克无奈的叹了口气,双手搭上轮椅就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时,何青开了口“局长!”

  估计是因为突然说话的音量有些高,张克闻言,离开的动作猛地停了下来,他看向何青,满脸的莫名其妙。

  “局长,我想我好像看见了周武。”

  “什么?”张克惊道。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在外面停车场碰巧看见两个年轻人背着一名病人上了一辆老旧的汽车。结合刚才你们说的,我在想,会不会那个病人就是周武!”

  “刚才?”张克叫道“不管是不是,你们几个,赶紧跟何青一起,如果那两人没走,务必给我拦下来。”

  “不对,局长,是三个人!有一个年轻人一直在那里等着。”何青急切的补充道。

  “那就不会错,一定是他们,快,快,快去把他们给我拦下来!”






假面凶杀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jiamianxiongsha/,欢迎收藏
手机看假面凶杀http://m.cndxh.com/jiamianxiongsha/假面凶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假面凶杀》版权归原作者鬼无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唐远征军长安秘案录我老婆是大明星都市佣兵之王重生之温婉富贵春深益铃诀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名门医女都市全技能大师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