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柯棋缘|正文卷 第653章 对着干

推荐阅读:三生悟道养鬼为祸(劫天运)陆鸣至尊神殿帝霸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都市极品医神左道倾天叶辰孙怡夏若雪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对于身在疆场的将士而言,能接到家书是如此,对于身在后方的家属而言,能接到从军亲人的家书亦是如此。



  距离尹重出征已经数月,计缘来到京畿府也一月有余,此时尹府终于收到了尹重的书信,同时传回的还有前线的战报。



  司天监官署之中,计缘正在司天监巨大的卷宗室内翻阅文献。



  这卷宗室犹如一个巨大的图书馆,里头收藏了历代司天监官员从天南海北以各种方式找来的天文星象典籍,以及各种于此有一定相关内容的文献,当然还有大贞几百年立国过程中,历代太常使和下属官员自身撰写的文献,甚至于还有相当一部分史书,当然多涉及前朝或者再前朝的星象记录等。



  计缘和言常叙聊几次之后,来司天监看了一下,才骤然发现这么一座宝库,顿时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言常这人看来,历代司天监官员中能人还是不少的,并且在玄学中还有一定的科学严谨精神。



  所以计缘就在司天监中住了下来,每天都会翻阅司天监的这些文献。



  理论上这些文献当然是属于朝廷机密,除了司天监自身官员,别说是计缘了,就是同为朝廷命官,要看也得找言常批条,甚至找皇帝要批条都有可能。



  但这毕竟只是理论上,计缘要看,如今司天监身份最高的两个人,一个太常使言常,一个国师杜长生,哪个会阻拦,非但不拦,反而尽心尽力伺候着,当然计缘不是个娇气的,也没必要怎么伺候,有茶水或者酒水,有点吃的,再拉个地铺就能在卷宗室内常住了。



  计缘在此,言常和杜长生也不敢将情况告诉大贞新帝,反而是不约而同的陪着计缘一起在卷宗室内打地铺。言常是经常和计缘讨论卷宗的事情,也借此学习,而杜长生开始只是想要在计缘面前卖个好,后面则也参与其中,令计缘并不反感二人。



  卷宗室内,有好多隔墙,在外墙边和隔墙上,只要没有窗户,都靠着耸立有一个个巨大的木质书架,越是靠里,各个书架上越是塞得满满当当,书籍有纸制书本,有丝绸绢本,更有为数众多的竹简和木刻,取书常需要借助几部梯子,犹如一个巨大的图书馆。



  计缘左手中拿着一卷刀刻文竹简,右手食指划着竹简刻印品读,这其中是对多年来星象变动的细致研究。



  “哎,计先生,您瞧,这里有写,仲裴公梦以观星,断定灾厄变化的事,记年比外头流传中的早百年,那样的话,时间就对得上了呀!”



  言常手中同样一卷竹简,看到其上内容惊喜大叫起来,计缘和杜长生也纷纷靠近观看。



  “不错,如此的话,仲裴公并非所传前朝宝和十一年人士,而是早上百年……”



  “嗯,这倒是个能人,可惜了啊。”



  计缘正感叹的时候,外头有司天监的差役匆匆跑入了卷宗室内,在里头找了一会才看到靠在远处墙角的三人,赶紧接近行礼。



  “报监正大人,宫中派人来了,皇上急召监正大人和国师入宫面圣,有要事相商。”



  “嗯?”“皇上召我等入宫?”



  言常和杜长生面面相觑,这新帝上台后可冷落了他们有一阵了,今天突然传召?言常站起身来,对着差役问道。



  “可知是何事传召我和国师?”



  差役抬起头,看了一眼依旧在那悠闲阅读竹简的计缘,不敢问这人是谁,老实就自己所知回答上官。



  “回大人,听说今日东门外有数骑背旗骑士策马入京,好像是东北方齐州那边战事有重大战报传回。”



  “战报传回该宣的不是司天监吧?”



  杜长生也站起来诧异一句,靠着书架坐着的计缘也是微微皱眉,随后展颜一笑插嘴道。



  “那可未必,二位大人还是及早入宫吧,免得皇上急了。”



  “嗯。”“好!”



  两人对视一眼后退开一步,向着计缘躬身行礼。



  “那先生,我等先行告退!”“杜长生告退!”



  计缘并未抬头,背手推了推示意他们离去,两人这才转身,对着传令的差役点头,然后快步一起离去。



  ……



  一刻钟之后,言常和杜长生一起到了御书房外,外头的太监急匆匆入了御书房中汇报,里头已经站了不少文臣武将。



  里头的人正在争论,见到有太监进来了,皇帝立刻抬手示意大家收声,太监赶紧躬身汇报。



  “皇上,司天监言大人和国师来了,就在外头候着。”



  御座上的杨盛赶紧道。



  “快让他们进来!”



  “是!”



  太监退出去后没多久,言常和杜长生就联袂进了御书房,一到里头才发现尹兆先和尹青和几个重要文臣在,还有几个武臣也在。



  “微臣言常,拜见陛下!”



  言常的礼节依旧到位,而杜长生因为国师的身份和功绩,只需要浅浅喊一声“陛下”就好了。



  杨盛眼神示意了一下尹青,后者点头后直接代为开口道。



  “言大人,还有杜国师,今早接到齐州那边的加急军报,祖越国非但不断增兵,更是发现其军中有不少祖越国册封的大天师、大祭祀之流,两军交战多有妖法和奇诡之术来袭,军中士卒惶恐者甚多,所幸我军中亦有奇人异士江湖豪侠相助,加上将士们勇猛拼杀,方才势均力敌。”



  “嗯?妖法和奇诡之术?”



  杜长生对此事最为敏感,当即就诧异出声,看向杨盛行了一礼道。



  “陛下,军报原件可否容我一观?”



  皇帝点头后看向一侧的中年太监,后者赶紧取了桌案上的军报交给杜长生,后者直接抓住军报略微阅览,然后食指指尖渗出一滴精血散开,以军报起卦测算前方。



  “国师,结果如何?”



  听闻皇帝发问,杜长生看过周围文臣武将一圈,往常一些依旧有些看他不起的大臣也以期盼的眼神看着他,这让他挺受用的,最后才面向皇帝道。



  “回陛下,真有修行之辈介入,并且似乎同祖越国纠缠紧密,真正接受了祖越国册封,算是祖越国朝臣,同我大贞交锋同系于人道纷争之内,怪,实在是怪,按理说祖越国这气相,应该是境内魑魅魍魉横生,妖邪祸害社稷之时,怎么会都跳出来帮助祖越国进军大贞呢,这不是绑死在祖越这破船上了,难道他们觉得会赢?”



  杜长生觉得十分荒谬,这种真正效忠祖越国介入本国人道大统的事情发生在大贞都稀罕了,竟然在祖越。



  尹青看了一眼言常,然后看着杜长生,思量之后询问道。



  “国师乃是仙道中人,不知可有良策?”



  “良策?杜某一介修行之辈,只能去前线助力我朝大军了,良策还需尹公和尹大人,以及众多大人和将军共计。”



  杨盛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



  “好!有国师这句话,孤就放心了!”



  当初救尹兆先的那一场大阵接天星的事,杨盛是亲身经历过的,所以哪怕杜长生再三强调当初是借法,可他对于杜长生的能耐还是十分信任的,其实今天来宣杜长生来,除了听他意见的同时,很大程度上也就是想要他这么一个表态,没想到还没暗示他,杜长生自己就说了出来,怎么能叫杨盛不高兴。



  言常此刻也开口了。



  “陛下,老臣近期观天星之象,知晓本朝已至关键时刻,此刻不能顾忌是否劳民伤财,定要全权保证前线战事。”



  “兵卒、衣甲、兵刃、车马、粮草等自有尹某和诸位同僚会调配,大军也在不断招募和调配,且我大贞积蓄多年之力,非一朝一夕能垮的,言大人请放心。”



  尹青这句话说得有绝对自信,而在场的人也十分信服,尹兆先此刻是唯一和皇帝一样有座位的人,坐在御案边上,只是抚须不说话,他很高兴见到朝中文臣武将齐心协力,更乐见民间与朝廷万众一心。



  杜长生视线瞥见尹兆先,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其实……”



  但话只到这就又停住了。



  “国师,你想说什么,但讲无妨。”



  “呃,杜某是想让陛下也张贴告示,让我朝能人也能多来相助,但想到已经有诸多义士前往了……”



  “国师所言极是,此事李大人督办!”



  “是!”



  皇上有吩咐,一边的一位中年臣子立刻拱手领命,到了杨盛这一任皇帝,元德帝时代的三朝老臣基本已经告老的告老离世的离世。



  杜长生这种建议等于没说,杨盛自己也早就想到了,但卖杜长生一个面子,故意这么讲一句。但杨盛不知道的是,杜长生原本是想说,其实只要尹兆先亲自前往战场,简直胜过半军。



  ……



  司天监卷宗室内,计缘一手抓着竹简,一手提着白玉千斗壶,坐在地上缓缓朝着口中倒酒。



  “咕~~咕~~咕~~~”



  计缘视线一双苍目并无焦距,眼前模糊一片,心眼之内则仿佛穿越千山万水。



  “有人算到我计缘这一步棋,而且还对着干?”



  :。:


烂柯棋缘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lankeqiy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烂柯棋缘http://m.cndxh.com/lankeqiyuan/烂柯棋缘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烂柯棋缘》版权归原作者真费事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左道倾天触鳞捡到一座科技城一世独尊仙宫龙神斗尊妖魔战神神魔书超神道术剑卒过河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