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四世三公|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场戏

推荐阅读:万古天帝修罗武神太古龙象诀大道朝天帝霸全职法师会穿越的明星带着农场混异界九星霸体诀武破九荒
  “大人,小的愿招,还望大人给小的一个机会!”

  哭喊着出声的是一个脑满肠肥的家伙,看这厮的模样也有四十的样子了,哭的跟个撒泼的娘们似的,让人心头腻歪。

  吕腾上前一步,喝道:“住口,长官面前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是,是,小的不敢了!”

  人在屋檐下,这厮又岂敢违逆,当即便止住了哭声,看了看上首的赵云和郭嘉二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诸位大人,小的是阳曲城的户曹钱铎,司职阳曲城户籍、赋税征收以及粮草等事宜。小、小的借着户曹职位的便利,获取了三万铜钱,良田千亩,以及其他奇珍异宝少许。但是,小的可以保证,从来不曾害过他人性命,还请诸位大人明察!”

  却说这钱铎难道脑抽了,这么老实的把自己的家底给报出来?

  当然,并非是钱铎脑抽了,而是钱铎想的通透。有小道消息传来,此前幽州的大军占领城池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算城内的官员,是否有罪,罪行如何,而且,不要妄图想着隐瞒,根本隐瞒不了。幽州的人马会很仔细的查探,同时,还有百姓的举报等等,各种手段下来,没有一个官员能够隐瞒自己的罪行。但凡试图隐瞒罪行的,最后的判罚都极为严厉,而钱铎最后提的一点也是至关重要的,只要没有害过他人性命,判罚都会轻一些,再加上他完全招供,想来对自己的惩处会轻许多。大家都是混官场的,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幽州的人这么做,自然是为了获取当地百姓的支持,收获百姓的民心,只要获得百姓的认可,那么,治理这个地方也就不难了。

  对于钱铎的坦白,赵云并没有表达,沉寂了片刻之后,赵云问道:“钱铎,本司令且问你,你是否有与北方异族通商,将中原违禁之物出售与他们?”

  “启禀大人,小的不曾做过这等事!小的凭借户曹的便利,获取的钱财不会比与异族通商来的少,又何须冒着雨打风吹抑或是被山贼土匪劫掠的风险去做这种事。”

  钱铎没有丝毫的犹豫,连忙回答到。对于这件事,钱铎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幽州的大军,在此前占领的城池之中已经用人头告诉他们这些人,敢与异族交易违禁之物,将会有怎样的后果了。

  不过,怎么听钱铎的话,都有种炫富的感觉。

  这不,钱铎这话说出口,阳曲城一众官员都将目光瞪向了钱铎。钱铎这厮平日里都在大家面前哭穷,而因为钱铎确实没有参与到与异族通商的事情中来,所以,大家也都信了钱铎的话,但凡有宴会聚餐什么的,也都免了钱铎的那一份。但是,他们今天才知道,敢情所有人中,钱铎是赚的最多的那一个,而且,他们刀头舔血的还不如钱铎赚的多,想到这里,他们都恨不得扑上来暴揍钱铎一通。

  赵云可不管他们有什么想法,挥了挥手,便让钱铎到一边去写下自己的罪行。

  “好,你且先到一旁去将自己的罪行写下,稍后自会与你核对,若有出入,后果你当知晓!”

  “是,是,小的明白!”

  钱铎哪里敢有丝毫的意见,无数颗尸首分离的教训告诉钱铎,此刻他能做的事情就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罪行给交代清楚。

  赵云虎目一扫,看向其他人道:“你们是要主动招供,还是顽抗到底?”

  “大人,小的愿招!”

  “小的什么都交代,还望大人给小的机会!”

  有钱铎做榜样,自然给其他人起了带头作用,多数人都主动自觉的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当然,也有少数人认为自己做的足够隐蔽,不会被发现,依然是一声不吭,或者是有的人觉得幽州的人马不敢对他们怎么样,自认为后台足够强硬的人,也是选择顽抗到底。

  等多数人都交代完罪行之后,还剩少数几个人一眼不发,赵云看向剩下几人,说道:“几位是觉得自己没有罪行,还是认为我们查不到你们的罪行?”

  “哼!”

  一名脸庞白皙,眉宇刚毅的中年男子冷哼一声,傲然道:“某堂堂正正,问心无愧,又有何罪行?大丈夫死者死矣,休想强加罪名于某身上,某又何惧之!”

  “没错,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想要玷污我等声誉,痴心妄想!”

  “有胆便杀了我等,若是皱一下眉头,便不是好汉。”

  剩下几个没有认罪的官员慷慨激昂,神情凛然好似不可侵犯,仿佛赵云要让他们认罪是侮辱了他们的人格一般。

  赵云淡淡的瞥了这几人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切用事实说话。作为武将,跟这些文人确实也没什么好辩驳的,正如某个名家曾经说过,文人的风骨跟他们的膝盖一样不值钱,到了要丢的时候他们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所以,赵云也懒得跟他们多说什么,等探查的罪证摆出来之后,再看他们是否还会这么硬气。

  至于郭嘉,他作为一名文人,对文人的尿性自然也是很清楚的,更是懒得多说什么。

  赵云和郭嘉作为在场官职最高的两个,他们不说话,其他人自然更是不会开口说什么,场面顿时沉寂了下来,场面显得有些平静,但是,在这平静的背后,却是透着一股肃杀的气息,让人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

  “报!”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大堂外传来士兵的呼声,平静的气氛顿时转变。

  士兵被唤进来之后,没有丝毫的犹疑,立即开口说道:“启禀赵司令、郭政委,阳曲城内一众官员在任时的所作所为皆已搜集完毕!”

  “好,将搜集到的东西带到堂上来!”

  阳曲城几十个官员将领所作所为皆记载在纸帛之上,满满当当的两大箱,能在短短一个时辰多些的时间搜集到,显然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过,幽州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搜集信息这一块,要从哪里下手,找什么人作为突破口,都有经过培训,所以,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似乎也没什么值得惊奇的。

  赵云看向先前说自己堂堂正正的中年男子,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看看里面是否有你的罪行。”

  “某…某是武剧…”

  真到了这一刻,先前还很是硬气的武剧,此刻却是有些支支吾吾的,似乎有些惊惧了。当然,或许他觉得自己做的事足够隐蔽,幽州的人在这短短的一个时辰内,岂会发现什么东西?因此,他还是不愿意低头认罪,强自昂着头,一副傲然风骨的架势。

  “武剧是吧,把跟他有关的拿出来!”

  “是!”

  负责搜集信息的士兵上前从箱子中一阵搜索,不多时便拿出了四五份的纸帛。赵云接过纸帛,虎目飞快扫过,脸上当场就有了变化。

  “呵,好一个堂堂正正,问心无愧啊!”

  赵云嗤笑一声,猛然间怒吼起来:“一个堂堂正正,问心无愧的人,竟然强行掠夺了两个富户的家财,逼死两个富户全家共计三十六口人,至少奸*淫幼女七名,与异族通商,出售违禁物品,所作所为,罄竹难书,真对的起你那堂堂正正的话。如你这般猪狗不如的东西,还有何脸面活在这世上,来人,给我拖下去,砍了!”

  “啊…”

  武剧惊呼一声,两股颤颤当场软倒在地,涕泪横飞,叫道:“大人,小的是冤枉的,小的不曾做过这些事啊,大人…”

  “拖下去,免得污了本司令和郭政委的眼!”

  赵云却是听都不想再多听一句,搜集信息的都是幽州的士兵,跟武剧没有丝毫的瓜葛,难道还会特意去污蔑他?所以,想都不用想,武剧肯定是做过这些事。

  “大人,饶命啊!给小的机会,小的什么都说…”

  见赵云态度如此果决,武剧顿时就换了一副脸色。只是,如武剧这样的罪行,不要说他死不认罪了,就算是主动招供,赵云也不可能给他活命的机会。

  “饶命,你问问那些冤魂是否答应!”

  赵云一挥手,一旁的士兵冲了上来敲晕武剧,犹如拖死狗一样将武剧拖了下去,不多时,一颗冒着血迹的脑袋被盛在托盘中带了上来,赫然是武剧的首级。

  “大人开恩,小的愿招!”

  “小的什么都说,只求大人饶了小的狗命!”

  有武剧的前车之鉴摆在眼前,大家哪里还看不出来赵云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会杀人。而且,不要妄想着自己的行为能够瞒天过海,武剧之前抵死不认,不就是觉得自己的罪行不会被发现,可是结果呢?幽州的人马搜集出来的罪证往外一抛,武剧根本没有丝毫的反驳,显然武剧所犯下的罪行都是确实存在的,那么,还想着顽抗到底,那就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了。

  “多余的话不用说,都自己到一边去把罪行写下来!”

  赵云摆了摆头,随意的说了一句,这种局面显然是他早就预料到的,别看他们之前说的很硬气,但是当死亡真正降临在他们头上的时候,骨气和尊严这玩意就不值几个钱了。

  很快,在有足够的罪证,以及阳曲城一众官员主动招供的情况下,没有花多少的时间就把阳曲城的官员将领给梳理了一遍。即便是有主动交代的情形,依然有三名官员的行为极其恶劣,被处以斩首的刑罚。其余人,有的发配到劳改处,有的没收财产,有的贬为平民,根据罪行来处理,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至于寻常的胥吏,没有什么过错的也可以留下来听用,有错不是很过的则是开除,至于更严重的,同样是根据罪名来处理。毕竟这些胥吏也是阳曲城自己招募的临时工,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临时工满大街都是,谁也不会太过于放在心上。

  “见过赵司令,郭政委,诸位大人!”

  城守府的后厅之中,一名脸庞白皙,眉宇刚毅的中年男子弓着腰,一脸恭敬的对着前方的赵云、郭嘉等人行礼,若是有阳曲城的官员在场,必然会大惊失色,这中年男子不是已经被斩首,作为杀鸡儆猴的那只鸡了嘛,怎么还会出现在此处?没错,这中年男子正是已经被斩首的武剧。

  武剧自然不会告诉那些被吓坏的同僚,其实他早就已经投诚到幽州的麾下了。

  早在幽州的大军出兵并州的时候,武剧就已经让自己的亲信,也就是他的小舅子携投诚的书信到幽州的营中,先前的一切自然是他配合赵云他们演的一场戏,就是为了快刀斩乱麻的解决阳曲城官员将领的问题,正因为有了武剧的配合,才能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内理清。而且,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内,肯定不可能把阳曲城内官员将领的所有罪行都搜集完毕,事实上只有一部分的罪行。而赵云、郭嘉和武剧演的一场戏,却是让他们主动的把自己的罪行给全部招供了,不招供都不行,虽说只是搜集了他们一部分的罪行,但是,谁知道这一部分的罪行是哪些?况且,阳曲城上下也不知道幽州的士兵只是搜集了他们一部分的官员,被武剧的下场给吓了一跳,哪里还敢有所隐瞒?

  至于说那个人头,自然是早有准备的,与武剧的面孔有五六分相似的犯人,再加上披散的头发和凌乱的血迹,以及惊恐之下,谁还能想到托盘上的那个脑袋并不是武剧的脑袋。

  “武剧,此次能够如此迅速的厘清阳曲城上下,你的功劳不小。虽说你亦有贪腐之罪,不过念在你情有可原的份上,便略过这一茬,稍后自会给你安排一番。往后你当好生办事,幽州素来是赏罚分明,能做到何种程度,全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是,属下多谢诸位大人宽厚!”

  武剧一脸感激涕零之色,只觉得心头的阴霾全都散去,人生的前路似乎也更加的明朗了。






三国之四世三公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sanguozhisishisangong/,欢迎收藏
手机看三国之四世三公http://m.cndxh.com/sanguozhisishisangong/三国之四世三公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三国之四世三公》版权归原作者120笑话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明天下沧元图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九星毒奶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隐暗月纪元龙城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