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三十八章 爱听故事的小女孩

推荐阅读:帝霸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剑卒过河带着农场混异界都市极品医神
  红色的灯神被勒得宛如粽子一般,它不能动弹地站在了距离神灯并没有多远的地方,满脸的悲愤之色……随后渐渐变得无奈起来。

  “原来如此,看来灯神先生还有不许伤害他人的限制。”洛老板走前两步,来到了红色灯神的身边,随后伸手在那些捆着灯神的锁链上点了点。

  让这位灯神瞪大眼睛的是,缠绕在它身上的锁链就这样松开了……它张了张口,接连说了好几个的【你】字……没说出完整的说话来。

  洛老板摇摇头:“我应该和这盏神灯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你也有你的故事。我说的是,在你成为灯神之前的故事。”

  红色灯神沉默不语,随后颓然地叹了口气,紧接着又满怀期待地看着这次的召唤者,“你…你真的不打算许下第三个愿望?”

  洛邱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那些等待被翻开的花纹卡牌,意思已经十分的明确。

  红色灯神直皱眉头,这么多年来自从它成为灯神以来,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会直接放弃许愿的……这也就罢了,最多说明人家是无欲无求,可对方居然能够松动神灯对自己的限制……这话怎么说?

  “你…你难道?”红色灯神一下子像是想到了什么,带着一丝恐惧地看着洛邱。

  洛老板直接摇头道:“我说了,我和神灯的本身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甚至,从某个方面看来,我和你的处境其实是相似的。”

  红色灯神狐疑地盯着,它暂时理不清思绪神灯限制灯神精灵攻击召唤者的规矩,就已经注定了召唤者是安全的,它除了声音大一些,还真是已经没有了尊严。

  它只能转而看着那些缠绕在自己边上的花纹卡牌,随后试探性地抓住了其中一张,送到自己的面前。

  “什么,居然要我一半的力量?”红色的灯神看着这张随意抓来的卡牌,满脸不可思议……甚至声音也变得尖锐了起来,“我只是要你许第三个愿望而已!而且还是我帮你实现的第三个愿望,居然还要以我一半的力量作为代价?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相对于自由的可能性……”洛老板此时缓缓说道:“灯神先生,不认为一半的力量已经算是便宜了吗毕竟当我许下这第三个愿望之后,等于说下一个的召唤者,很有可能就能够为了实现五百个愿望的计划……之类。”

  红色的灯神手指不禁一抖……显然心内已经因为这种可能性而产生了动摇但它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是帮对方实现愿望的那个,并且接下来还有五百个愿望可以持续输出……为什么自己还必须要给对方贡献出一半的力量?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啊……这不是欺负人?

  “我也是有尊……算了。”红色的灯神叹了口气,将手头上的这张花纹卡牌扔开,继而抓住第二张身边的卡牌,不怎么期待地打量了起来。

  “死后灵魂归你???”

  它想得没错,第一张牌就已经狮子开大口了,第二张牌显然不会简单但上来就是最珍贵的东西,还是让这位红色的灯神完全无法接受。

  洛老板此时随意地给出官方解释,“这里指的是死后……也就是灯神先生你真正死亡之后。或许你之后能够从神灯当中脱离而出,然后还会有漫长的自由……然后才死亡。其实从性价比方面老考虑的话,我更加建议你选着放弃一半的力量。”

  红色的灯神却冷哼一声,“一半的力量……你愿意失去现在一半的力量,只是为了买一个可能性吗?”

  “我想我愿意的……至少现阶段还是如此。”洛老板忽然幽幽说道:“如果有一个可能性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想,我会愿意的,就算是全部也行。”

  “疯子!”红色灯神冷哼道:“为了这份力量,甘愿被这神灯奴役,现在已经快完成了一半的愿望……现在想让我放弃这一半的力量,不可能!我的灵魂也是属于我自己的,我已经受够了被神灯禁锢的痛苦,再也不愿意灵魂受到禁锢!这个也不可能!”

  说着,它将第二张的卡牌扔出,然后抓向了第三张的卡牌。

  随后它的神情不禁变得怪异起来……继而变得沉默它死死地盯着这第三张的卡牌,好一会儿,才深呼吸了一口气,恨恨地朝着老板盯来,咬牙切齿道:“你……或许比创造这盏神灯的人,更加的可恶…残忍!”

  “灯神先生,是已经有答案了吗。”洛老板只当没有听见一样。

  其实一共就出现可三张的卡牌……红色的灯神如今已经全部看过但它此时却犹豫不决,便咬咬牙道:“我需要安静地思考一下。”

  说罢,这位红色的灯神便化作了一股红黑的烟,一下子就涌入了神灯当中摆放着神灯的房间,顿时变得昏暗起来,安静无比。

  因为要等待这位灯神做出决定的关系,洛邱自然不会在顾客还没有答案之前就不声不响离开……他看着来时的路。

  来时的路上,此时还没有出现克劳迪娅的身影她此时还在得到神灯的考验当中。

  ……

  ……

  突然之间,克劳迪娅就来到……或者说,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她所居住的地方。

  “父亲?”

  她追寻着那道熟悉的身影而来,却不知道为何会回到了这里……家中的一切,她是如此的熟悉,甚至闭着眼睛,也不会撞到墙壁。

  一道身影从楼上一闪而过,克劳迪娅一怔,连忙追了上去,来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前,推门而入这是她家中的书房,也是谢嘉图教授平日除了卧室之外,呆得最多的地方。

  “父亲!”

  开门的刹那,阳关刺入了克劳迪娅的眼内,书房的窗台前,谢嘉图教授正拿着烟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听到了克劳迪娅的呼唤,转过了身来,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哦,克劳迪娅,是你啊,有什么事情吗?”

  “真的是你吗……”克劳迪娅缓缓走入……快步,再快步,三步并两步,一头扑入谢嘉图教授的怀中,“我不是在做梦?”

  “到底怎么了,克劳迪娅?”谢嘉图教授皱着眉头,抚摸着女儿脑袋的同时,轻声问道:“有不开心的事情吗?是不是又被同学欺负了?”

  “没有,我只是太开心了。”克劳迪娅抹了抹眼泪,抬起头来道:“再说,我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欺负了,自从学习了跆拳道而已!我现在可是很厉害的!”

  谢嘉图教授乐呵一笑,又揉了揉克劳迪娅的脑袋:“真的吗?才学了一个月不到,就已经变厉害了啊,不愧是我的女儿。”

  “什么一个月,我都学了快八……”

  八年了她本先说,只是此时才发现,父亲比印象中的还要高许多,她仅仅只能够达到他胸膛的高度。

  父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大了?

  不……是她自己变小了,变回了小时候的模样小时候总是被欺负和受到抓弄的时候……只因为她比普通孩子发育得更加的成熟。

  所以她才在谢嘉图教授的建议之下,却学习一些防身的技巧……那一年,她才十四岁。

  时光时光……时光倒流了吗?

  她忽然变得昏沉,昏昏沉沉之间,身体骤然一轻,应该是父亲将她抱起来了……小时候,父亲总是会将睡着的自己抱起。

  ……

  天很快就亮了,克劳迪娅推开了房间的窗户,和窗外树枝上站着的小鸟说了一声早安之后,便看见了谢嘉图教授此时正在院子中看书。

  “父亲!”

  声音引起了正在看书的谢嘉图教授的注意,他抬头,便看见了克劳迪娅从房间的窗台翻出,然后便沿着屋外的管道一路爬了下来。

  “我的小公主,你上辈子很有可能是一只小猴子。”谢嘉图教授苦笑了一声,快步地走来,生怕她会突然摔下,满脸紧张的神情。

  “父亲!”

  克劳迪娅玩心起来,在爬到了一半的位置就直接跳出,跳向了谢嘉图教授教授虽然接住了她,但因为冲击力的关系,一下子就摔倒了在地上。

  克劳迪娅坐在了谢嘉图教授的胸膛上,发出了咯咯的笑声教授此时却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的模样。

  克劳迪娅好像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连忙摇动,却见谢嘉图教授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她顿时就急了,急得鼻子发酸,眼泪就唰唰落下。

  直到谢嘉图教授突然睁开,将她抱起,转了几个圈子之后,她才破涕为笑。

  “父亲,你又变高了?”克劳迪娅抱着父亲的腰,发现自己好像只能够得着父亲的腰部而已。

  谢嘉图教授不由得好笑道:“我的小公主,你才11岁,难道还想要比我还高吗?”

  “我才11吗?”克劳迪娅疑惑地抬起头来,看见了屋子前的圣诞树她记得这棵圣诞树,因为这就是她11岁的时候,父亲特意带回来种在院子当中的。

  这一年她确实是11岁。

  “父亲,我昨天做了一个梦。”克劳迪娅歪着小脑袋,尤为的可爱,“我梦见我长大了,变成了十四岁!”

  谢嘉图教授好像来了兴趣,蹲下了身来,用手轻轻地拍拭着克劳迪娅身上沾上的草屑,从手臂到腿,细心整理,“十四岁的克劳迪娅?十四岁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早学跆拳道!”克劳迪娅嘻嘻笑道,“我可厉害了!可以保护自己,不会被人欺负了!”

  谢嘉图教授握住她的双手,亲吻着说道:“小公主,现在也不会有人欺负你,因为我就会保护你的。”

  她高兴地听着,然后低头在教授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就像她真的是一个公主而父亲,是骑士。

  “我要永远和爸爸在一起!”

  ……

  那一年她更小一些,是喜欢趴在父亲身边听故事的年纪。

  克劳迪娅趴在了柔软的地毯之上,旁边不远就是散发着光和热的炉子。

  谢嘉图教授富有磁性的声音正缓缓响起,他正在给女儿说着关于希腊神系流传下来的故事,这一晚上已经讲了好几个了,但她似乎还没有听够般,即使到了睡觉的时间,依然十分顽强地对抗着睡魔。

  “……后来,俄狄浦斯亲手杀死了国王之后,国王的位置就暂时由国王的弟弟掌管,不久之后,王国出现了一只怪物,谁都无法解决……”

  “俄狄浦斯看到了告示,挺身而出,解决了怪物的问题。按照告诉上所说的,俄狄浦斯成为了新的国王,并且取了前国王的王后为自己的妻子。”

  这个故事到这里好像快要结束了,眼看着谢嘉图教授将放置在腿上的书翻开到新的一夜,克劳迪娅忽然好奇地问道:“爸爸,王后不是俄狄浦斯的妈妈吗?他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妈妈结婚的哦?”

  谢嘉图教授笑了笑,看着这小小的身影……此时趴在地上的克劳迪娅双腿举起,在空中轻轻地踢着,显然还是相当的精神。

  谢嘉图加收收回了目光,想了想道:“还记得之前珀罗普斯的诅咒吗?俄狄浦斯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应验这个诅咒。这是一种宿命,克劳迪娅。”

  她是根本无法理解这些的年纪,不懂得什么叫做宿命,于是直接摇了摇头,“我不喜欢听这个故事,这个故事太惨了!我要听别的!”

  谢嘉图教授哈哈一笑,将地上的克劳迪娅给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轻搂着她,“你还要听什么故事?”

  小小的克劳迪娅想了想之后仰起头来说道:“我要听情人节的故事!”

  谢嘉图教授眨了眨眼睛,轻声道:“但是情人节的故事,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而且你之前不是已经听过了?”

  “我不管,我要听这个。”克劳迪娅天真地说道:“我要听结局是好的情人节的故事!”

  谢嘉图教授莞尔一笑,点了点头,沉吟了会儿之后便道:“那好吧,我们讲情人节的故事……”

  故事在火光的映照之下,又开始了新的……依然还是谢嘉图教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响起,讲述着关于情人节的故事。

  “……终于,在行刑的前一天,盲女的眼睛终于被治好了,她赶到了刑场,在最后真正地看到了瓦伦丁的模样。后来,国王……克劳迪娅?”

  她已经睡着了,伏在了谢嘉图教授的身上。

  于是他停下了故事,将她轻轻抱了起来,送入了房间当中。

  这时候的她,真的是一个听故事能够入睡的年纪……呢。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telafumaijiajulebu/,欢迎收藏
手机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http://m.cndxh.com/telafumaijiajulebu/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版权归原作者夕山白石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唐远征军长安秘案录我老婆是大明星都市佣兵之王重生之温婉富贵春深益铃诀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名门医女都市全技能大师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