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阴阳师|一丶我是个阴阳师

推荐阅读:帝霸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剑卒过河带着农场混异界都市极品医神
  十四岁那年,爷爷告诉我我是一个阴阳师。那天屋里的气氛很紧张,爷爷和老爸并排坐在正当门的太师椅上,泡的是上好的毛尖。毛尖的香气萦绕在整个屋子里,我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因为这种茶可不是轻易泡的。所以当爷爷要我到他们面前时,我没有多问,直接走了过去。

  以往泡这种茶的时候都是很多大人物在场,他们商量的多半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可是这次却只有我们爷仨,让我有些好奇。“茶叶要发霉了吗?”我这么问,一来是质问,能有什么大事要如此兴师动众的;二来是责怪他们太浪费,即使真有什么大事,我们爷仨之间也用不着泡上这种茶。

  爷爷和老爸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他们就直截了当的问我,“你对自己了解多少,对我们家了解多少?”

  太严肃的问题我懒得回答,问他们怎么了。

  爷爷告诉我了关于我家族的历史。我们家是阴阳世家,所谓阴阳师也就是能穿过阴阳界限,到那些常人到不了的地方,看到常人见不到的东西的人。我一下来了兴致,往下追问。

  “在此之前,你要先决定要不要继承家族的传统,成为一个阴阳师。”爷爷让我自己选择。选择虽然是自愿的,可一个十四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抵挡这么大的好奇,无论谁选,估计都会选择是,所以这是爷爷的一个计谋。我点头以后发现爷爷喜上眉梢,老爸却赌气似的不高兴,他显然知道这是爷爷的花招,却又不敢说不。后来我才知道老爸其实是坚决反对我成为阴阳师的,用他的话讲阴阳师都没有好下场,所以他就中途退出了,开个紫砂店,卖卖茶具和茶叶,偶尔也做做古玩。我问为什么,老爸说他当年也是这样被爷爷骗的,以为阴阳师是个什么好玩的事情,结果发现完全不是想象的那个样子,而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也是大爷爷不让我四个叔父知道有阴阳师这回事的原因。我爷爷一共兄弟三个,到我太爷爷的时候他就有退出四大家族,从此不再过问阴阳师之事的意思。可我爷爷发了疯似的迷上了这一行,坚持要学,太爷爷没拦着,教了他一些本事。爷爷学了几下子自以为天下无敌了,就带着老三一起进仙界,他们哪里知道他们进的地方有恶鬼盘踞,结果只有爷爷一个人出来了。大爷爷听说以后大怒,拿着棍子差点把爷爷打死过去,最后太爷爷拦下了,说这就是阴阳世家的命,无论怎么躲都躲不掉。大爷爷从此恨上了阴阳师,对他的四个儿子绝口不提阴阳师的事。爷爷却依旧如故,血淋淋的教训也换不了他的回头,就像和我谈话一样,我老爸当年也禁不住好奇心的诱惑被他拉入阴阳师一行,大爷爷听说以后直接来到我家要和爷爷断绝关系。不过老爸天生胆小,用大爷爷的话讲是迷途知返,不干阴阳师开店做起了买卖,所以大爷爷对老爸很是认可,经常来我家喝茶,只不过见了爷爷就没有好脸色,无论爷爷怎么赔笑,他都一脸严肃毫不领情。

  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今天是爷爷的五七,我们一早上坟,很早就回来了。“宜兴的壶今天到了,去把余叔叔的那只送去。”见我没事在看书,老爸安排我。

  我正看到精彩的地方,随口应了一声。

  老爸对我的态度有些不满,不说壶的事,开始挑我的毛病,“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躺着看书。”

  我侧着身子在沙发上也不能说躺,就把书合上了,想了一下余叔叔是哪个,“上次拿新茶那个?”

  “对。”老爸见我动了,又端起了他的茶碗。

  “那批龙井很好,他说拿一点尝尝,估计也快喝完了,这两天一定还会再来的,到时候连壶让他一起拿回去就行了。”说完我翻开书继续看。

  老爸茶碗往桌子上一放,我说的不慌不忙而且还有道理,他也就发不起什么火,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继续挑我毛病,“说过多少次了,看一些好书,看你每天都看的什么?”

  “《地狱变》、《河童》,龙之介的每一篇都是经典啊。”我说。

  “一个不敢面对现实最后自杀的人,能写出什么积极向上的东西?”老爸不满的说。

  我放下书,踩进拖鞋里,问是哪一个壶,拿起来出了门。老爸这时看起来才稍显满意。余叔叔家不远,走路一个来回也才半个小时,我拎着壶,不走大路,沿着小道,田野里油菜花正开,满地金黄,风一吹金黄色的波浪如潮水般把香气推到人身上,那一刻是乡野之风精髓所在,不是亲身经历体会不到其中的震撼波澜。

  到了余叔叔家,我把壶送上,他拿着壶欢喜雀跃的邀我进屋,我推脱有事要赶紧回去。“那你先回去吧,反正明天我也要去你家,上次的茶叶不错,我都喝完了。”

  我没说要送茶的话,用老爸的说法我不会做生意,其实我只是懒得说。

  回去的时候,我见地里也有人在上坟,哭声顺着风溜进我耳朵里,那是种呜呜咽咽的哭声,伤心中包含着无奈。说实话爷爷死的那天我几乎没哭,只是有些感伤落了几滴泪,不光是我,老爸老妈也没怎么大哭,倒是付生哭的拉不起来。不是说阴阳师看透生死之类的,而是爷爷的死是早就定好了的,还是十年前他自己定的。这事要说起来还要先说另外一件事。

  阴阳师不止我们一家,以前很多,到了现代只剩下四家,也是从一开始就相当了得的四家。我们河南张家算一家,还有河北的宋家,浙江的李家,福建的楚家。目前来说四家中宋家的实力最强,几乎可以达到和另外三家平分秋色的地步。在一次四家联合除妖的行动中,他们意外捡到了一张白纸,这张纸很特别,水浸不烂,火烧不焚,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破坏他。四家人正纳闷,突然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时间他们前后左右到处充斥着这种声音,像从天上来,又像从地底传来,除了爷爷没人听懂什么意思。能听鬼语能讲鬼言是爷爷的看家本领,声音停后,另外三家人问爷爷什么意思,爷爷当时也感觉震撼没多想,就把刚才声音的意思翻译了一遍,是说,“找齐天书,真相大白。”

  看来这天书是一套,而现在只剩下一页了。当时的行动是在河北宋家的地盘进行的,宋家就提出这一张天书由宋家保管,等以后找齐了大家再一起研究里面的内容。这个举动把宋家的狼子野心完全暴露了出来,另外三家都有退出的打算,唯有宋家一直在扩张,而且还发展了外姓弟子,虽然明白宋家想独霸这一行,另外三家有心看无心管,只能由着他去,宋家要求保留天书的提议另外三家也就没说别的。

  爷爷回来以后自觉此事非同小可,一边自责当时太冲动把天书说了出来,一边暗想,既然是天书,那肯定有大秘密在里面,万一宋家参透其中玄机,说不定会给其它三家带来灾难,更严重的是还有可能波及到无辜的人。一想到宋家人要天书时那幅尽显狼子野心的嘴脸,爷爷就坐立难安,又一想既然天书要找齐才能看懂,不如先宋家一步找到别的天书残页,这样就可以牵制宋家了。

  这么大的仙界,要找一页天书,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不知什么原因,一千多年前无论大小神仙全不见了,上至玉皇大帝,下到山神土地,凡是和神仙沾边的全都一夜间消失了。我一度怀疑到底有没有神仙,爷爷坚持说有,因为神仙不见了,但神仙的兵器还在,四大家族在捉妖降魔的时候会碰上新鬼但却有很高法力的,它们凭借的就是手里天上来的兵器,天上的兵器有灵性,妖魔之类的吸收了这些灵性强的过几百年的修炼,所以他们都坚信神仙曾经有过。而天书既然是天上的东西,也一定有灵性,天书散落地上,被地上的妖魔利用以后,妖魔就会变得很厉害,爷爷的方法就是找这些厉害的妖魔,看他们手中有没有天书。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宋家人肯定也是这么想,但他们人多,可以同时去找几个地方,爷爷只能一个一个的找。

  淮阳的太昊陵,传说是伏羲死后埋葬的地方,这种地方阴阳师一般是不会来的。凡是和神仙沾边的,阴阳师都敬而远之,不知道为什么,可既然是祖上传下来的就一定有道理,大家都遵守。十年前的四月十五晚上,太昊陵刮了一夜的风,这风不简单,从远处看浩浩荡荡,黑云接地,云中闪雷,晕成金光。爷爷知道一定是妖孽作祟,反正淮阳离我们这里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他就一个人进了仙界太昊陵。奇怪的是爷爷一路走去并没有任何妖怪行凶的痕迹,一直抵达太昊陵前,一切都风平浪静。

  幸运的是爷爷在一颗树下发现了天书残页,正当他喜出望外的时候,一转身,一只黑手插入了他的胸腔里面。黑手的主人全身黑毛,身体像水桶一样,从胸口到腰几乎一个尺寸,脖子又粗又短,一张脸鼻子和嘴向外凸着,也尽是黑毛。它的手臂细长,和身体严重不协调,一只手握住爷爷的心脏打算直接扯出来。爷爷看出来这是一只刚成精的老鼠,马上客气两句让鼠精放了他。鼠精哪肯放,不过老鼠胆小的性格仍在它身上有所保留,他不肯放过爷爷,一时也不敢杀。最后爷爷和鼠精达成协议,每月初一爷爷来此献上牲礼,十年后鼠精再取爷爷性命。他们做了生死契约,鼠精才把爷爷放了。

  自那以后爷爷果真是每月初一到太昊陵祭拜,不是拜伏羲,而是拜那只老鼠。大限的日子到时,爷爷主动去了太昊陵,鼠精也依约取走爷爷的心肝。不知道的人都说爷爷命好,月初一烧香连续十年,最后升仙在伏羲陵前被接走了。也是依了人们的愿景,爷爷的丧事没有办成大悲,只是简单的做了场法事。

  回家以后,我打开手机发现四个未接电话,都是老爸的。走去推开老爸的房门问怎么了。

  “你干什么去了?”老爸问。

  “给余叔叔送壶了。”

  “那么点路你走多长时间。”老爸责备道。

  “走了小路。”

  “走小路也不能走两个小时。”

  “走的慢点。”我回答。

  “下次别忘了带手机。”

  我一边答应,正要退出去,老爸突然要我去看看付生。“付生怎么了?”我问。

  “他要走了。”

  我应了一声就上楼去找他。说起付生,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兄弟,但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这点我家也没有瞒他。他是四大家族中浙江李家的唯一血脉,那一年李家人为了除掉家门前突然崛起的一只厉鬼,怕单凭自己的力量不够,还叫上了我爷爷。没想到那只鬼太过厉害,不仅进山除鬼的人死了一大半,还连累了李家本族的人,那只鬼下山,一夜间杀光了李家人,当时的付生还在襁褓之中,被爷爷救下带回了家。那时的我也刚出生,比付生大两个月,付生也是吃老妈的奶水长大了。依照生前的约定,爷爷把付生也培养成了阴阳师,高中毕业后付生去当了几年兵,没有他跟着我也懒得上大学,就呆在家里每天看看书练练字,有时也会被爷爷逼着进仙界。当兵回来以后他帮着老爸打理生意,还跟着爷爷和妖鬼打交道,弄得反倒是我成了外人。不过也好,我落个清静。

  爷爷出殡那天,宋家和楚家都来人了。楚家来了一位大爷,带着他女儿楚秀秀,还有一个奶妈跟着。宋家则浩浩荡荡来了十几个人,只有四个是宋家的本家,其余的都是外姓弟子。席间,宋家人听说付生就是当年李家襁褓中的那个婴儿,不禁感叹光阴荏苒,无意间提出最近有探索吴山的打算。吴山就是李家宗族家门前的那座山,那只灭门李家的厉鬼就在吴山上。老爸打断了宋家人的话,说往事不要再提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付生事后找到宋家人,问了一些具体情况,当即决定跟着他们一起进山。老爸听说以后有些生气,劝了几句但劝不下,嘱托他万事小心,一切以安全第一。

  我推开房门,付生正在准备行李。见我进来他把手里的活放下,热情的和我聊了起来。“会死人的,为什么要去?”我问。

  “爷爷说了,要小心宋家人,而且我想知道是什么东西把我的家人全都杀了。”

  我看了他一眼,“没听清吗,我说会死人的。”

  付生点了点头,等我继续说。见我半天不说话,他有些坐不住了,开口道,“这可是爷爷未完成的事业。……虽然知道我自己完不成,但要尽力一试。”

  我就是不接下面的话,付生的意思是想让我一起去,但他不能开口,毕竟老爸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于情于理他都不敢开口说让我去的话,就绕着弯的提醒我。不用他提醒,他答应宋家去吴山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打算让我也跟着去,那时他还没开口,我就说了刚才那句,“会死人的。”付生也不再说什么了。

  现在约定的日期将至,付生见我仍无动于衷,开始有些坐立难安。“什么时候走呢?”我问。

  “明天。”付生赶紧回答。

  “我就不去送你了。”我说。

  “为什么?”

  “今天下午我要去郑州,见一个同学。”我说。

  付生的样子有些失落,半天没说一句话。”不去送送我吗?“我问。

  “好吧。你什么时候走?”

  “现在。”

  送壶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我来来回回差不多两个小时,中午饭都没吃,但是不怎么饿,而且车票是一点半的,就让付生开车送我去车站。下楼的时候,老爸从屋里出来,见我要走,想开口没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要我保重。我也点点头回他。

  我家到杭州没有直达的列车,最好最快的方法是坐汽车,可我晕车坐不了汽车。坐火车又一定会错过付生他们进山的时间,就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法,先坐汽车到郑州,再飞到杭州。这是老爸的意思,付生是李家唯一的血脉,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出事。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意见一致。
天书阴阳师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tianshuyinyang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书阴阳师http://m.cndxh.com/tianshuyinyangshi/天书阴阳师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书阴阳师》版权归原作者瓦洛兰的猫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唐远征军长安秘案录我老婆是大明星都市佣兵之王重生之温婉富贵春深益铃诀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名门医女都市全技能大师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