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阴阳师|二丶初入吴山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到了萧山机场,高中时的一个同学在这里做机修,便责无旁贷的接待了我。可惜他最近的任务很重,不能陪我进市区,我就一个人坐大巴到了清波门。古清波门现在的位置是清波街和南山路的交叉口,进入清波街转个弯就是南北走向的孝子坊小路,付生的宗族以前就住在这附近。老爸的意思是让我暗中保护付生,开始我还有些不解,后来一想就明白了,我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保护付生,另外一个是监视宋家人。如果吴山突然出现的厉鬼真的和天书有关,我还可以偷偷取走,即使和宋家有点冲突也没关系,因为我在暗处,只要不暴露身份,谁也不知道我是谁。

  很可惜老爸的算盘落空了,我刚到清波街上,后面有人拍了我一下,我一回头,见是个熟悉的面孔,楞了一下才想起来是在爷爷的葬礼上见过。他是宋家三爷,人瘦,据说身手了得,穿件衬衫上面两个扣子没扣。

  “三爷好。”我说。

  他一拍我肩膀,胳膊搭在我的肩头,让我去歇歇,“在外面没有家里的规矩,叫我老三就行。”别人或许会和他客气起来,然后打开话题聊一些别的,但我没往下接,依旧叫他三爷。他也就无趣的把胳膊放下了。

  宋家人住的地方是河坊街的一条岔路进去,里面有家偏僻的酒店,旁边全身古玩店。宋家这次一共来了五个人,宋家的大爷和三爷,还有大爷的公子宋感灵,以及大爷的两个弟子。

  “李家少爷没来吗?”宋家大爷问我。

  我找个理由蒙了过去,他们给我安排一间房,等付生明天到,后天进山。我一听还以为付生这么厉害能让宋家的大爷和三爷等上两天,第二天才知道那位宋家公子和一个弟子也没到。付生早晨的车,要到傍晚才能到杭州,宋家公子的车也是晚上才到,白天我就一个人到处走走。三爷非得陪着我,说是怕我一个人找不到路,其实更担心的应该是怕我一个人进山。一圈下来,我发现三爷的性格和爷爷倒是挺像,不喜欢按规矩办事,做事也很随意,一切由着性子来,或许这也是他人过四十仍然一个人的原因。我问他大公子怎么没一起来。他说还有别的事要办。我猜和找天书有关,看来这个大公子不简单,能离开大爷三爷独当一面,也就是说宋家来了三个厉害的角色。“你们倒还很重视那只妖。”我说。

  “不可大意,”三爷突然严肃起来,“这东西可是一夜之间灭了整个李家,所以宋家的五个好手都来了。大爷让感灵去请楚家人,但楚家人执意不再出山,看来他们是玩真的,只可惜了楚家的机关术不能再现江湖了。”

  正说话间,三爷突然拉住我,样子看起来十分紧张。

  “怎么了?”我问。

  “前面挑担子卖杨梅的那个人。”

  我看了一眼,让他放心,给他指了另一个卖小玩意儿的人,“要是有心害人的话才不会来这种人多的地方。”我说。

  “好眼力,”宋家三爷露出惊讶之色,“这趟能不能得手不说,看来小命是有保了。”

  “得手什么?”我故意问。

  “你爷爷应该跟你讲过,无字天书。”

  “这里真有?”

  “**不离十,就算没有天书,也一定有神器出现,不然不会平白出现这么厉害的鬼。”

  我倒是佩服三爷的坦诚。见小贩要离开,三爷头一甩,“跟着他们。”

  “又没惹什么事,干嘛去招惹它们。”我边跟边说。

  “光天化日竟然附人身上,看看他们什么来路。”

  我们兜了个圈,绕到万松岭路上。在一个山口,鬼突然不见了,三爷盯着那个山口,我有种不安的感觉。果然他提出了,“进去看看。”

  “何必呢,我们的目的是那只厉鬼,何必跟这些小角色过不去呢,而且这里是吴山的后山,万一出个什么事,惊动了那个大家伙,就我们两个恐怕很难应付。”我知道无论怎么劝他都不会听,干脆这番话也省了,什么没说跟着他往山里走。

  一上山,见四下没人,三爷双手抱拳,口中念道,“我乃过客,途经到此,望地公方便,开路我来行。”三爷话说完,眼前景象骤变,林子更深,山更崎岖,我们进入仙界以后,身后的人间马上消失了。荒山野岭的什么都没有,我问三爷怎么办,他说找找看。

  我们下路在林子中间找,找半天,三爷到了更深的山坳里面,我正想说回去,他冲我招手。那路十分难走,我扶着树一点一点往下挪,好不容易才到了下面。三爷笑着说,“看来张家公子不常进山啊。”

  我摇摇头表示无奈。

  我们面前是个半人高的洞口,被几株灌木遮挡着,面很深不知道有什么,也不知道和刚才那只鬼有没有关系。“应该是个兔子洞吧。”我这样说,一边判断,一边希望是兔子洞,最好不要是蛇之类的东西。

  “很像。”三爷说着看看我,大有进去一看的意思。

  我刚想撒谎说有幽闭恐惧症,三爷来的干脆,“进去看看。”猫腰钻进洞里。我也只能跟进去,反正十有**是兔子洞,最多一窝兔子精在里面。

  这个洞奇长无比,中间还分有岔口,爬了将近十分钟,洞中宽敞起来,但仍不能站立。三爷举灯,我跟在后面,问什么时候是个头,三爷说应该快了。我只能凭借前面微弱的光判断周围的环境,开始以为这是个兔子洞,可越爬越觉得不像,别的不说,要是兔子洞,洞壁上至少要有毛发吧,爬了这么久,我连一点毛的影子都没见。正爬着,三爷叫了一声,前面突然变窄了,窄到只能侧着身子才能爬过去。这段路全是岩石,看来这洞还连接着一段山体的裂隙,我突然有个不好的想法,万一这个洞里住的是地底的东西,那我们今天可是有来无回了。

  我决定退出去了,宋家人都是疯子,没必要豁出命跟他们一起疯。刚好这时一块石头挂住了我的衣服,我停下去扯衣服,三爷离我越来越远,可能是听见后面没动静了,就停在前面等我。我把衣服从岩石上取下来,纳闷会是什么石头能挂钩似的把衣服挂住,用手一摸,竟然是一段指甲。这绝不是兔子的指甲,有点像穿山甲,我大感不妙,叫了一声三爷。三爷没应,他就在前面不远,我的声音也不小,怎么会听不见,或许是发现了什么也说不定,正看得出神。我爬过去看究竟怎么回事。到了亮灯的地方,三爷竟然不见了,只有手电筒亮着躺在地上。

  我捡起手电向前面照去,不知道是眼花了还有受四周岩壁的影响,前面五六米的地方竟然是这个洞的尽头。我爬过去确认,千真万确,这个洞的确到了尽头。三爷呢,我不禁纳闷,难道他会移形之法,遁地走了。我一身冷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中了宋家的圈套了,摆明了他们是针对我,还设计了这么个洞穴。我之前几乎没和他们打过交道,难道是爷爷有什么地方得罪过宋家?

  胡思乱想间,只见洞里红光一闪,我立即回头,发现就在三爷消失的地方,还有余光闪烁,光是从洞顶发出来的。我明白了怎么回事,立即爬回三爷消失的地方,果然洞口在这个地方向上走了,三爷应该是从这个地方上去了。但为什么没带手电筒呢,也没和我打招呼。中招了?我一个激灵,只听上面一阵风声传来,我立即退到安全的地方,噗通一声,一个东西从上面洞中掉了下来。我用手电筒照去,发现是一个血淋淋的蛇头,蛇头有水桶那么大,可想它的身体小不了。我坐在地上安心许多,宋家三爷身手了得果然名不虚传,这么窄的洞,这么大的家伙,这等身手即使我不来,付生也不会出什么事。

  没多久,三爷从上面跳了下来,见我倚在墙上休息,笑着说,“你还真有这份闲心,也不去看看我怎么样了。”

  “以三爷的身手我去了只会碍事。受伤了吗?”我问。

  “伤倒是没有,”三爷抹了抹脖子,“被它拽上去的时候差点断气。”

  回到酒店,宋家大爷瞪着浑身是土的三爷,三爷也不管身上有多脏,直接坐在大厅沙发上。“让张少爷受苦了,这件事我会给张家一个交代的。”宋家大爷转过头认真的跟我说。

  我尴尬的笑笑,“叫我重静就行了,我陪三爷出去玩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宋家大爷让我先去洗洗,又嘱咐身边的弟子给我整两件衣服,就把三爷叫自己房间去了。

  整个下午三爷都被大爷禁足了。三爷无聊,拉着我下棋。他棋太臭,每次都赢不了我,嚷嚷着悔棋还不认输。我被他折磨了一个下午,直到傍晚付生被接过来。付生见我和宋家人在一起很是震惊,与三爷一番问候过后,我带着他回到房间。

  付生放下行李,“你不是不来吗?”他似笑非笑得意的说。

  和三爷下了一下午棋让我疲惫不堪,我往床上一趟,眯起眼睛,“老爸的意思。”

  “叔也让你来了?”

  “是老爸让你来的?”我问。

  “不是,是爷爷生前让我盯紧宋家。”

  “有什么好盯的。”

  “我也不清楚,爷爷说宋家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倒看不出。”说完我翻身睡了。

  付生摇了摇头,叫我两声,我没理他。由于宋家人重规矩,付生刚来只见了三爷,还没见宋家大爷,就下楼去拜见。付生一到楼下,大爷的公子也刚好到,两人寒暄几句一起去见大爷。已经到了饭点儿,宋家大爷招呼大家一起吃顿饭。付生知道我的脾气,就说我已经睡下了,晚饭不吃了。

  “那怎么行,我去叫。”三爷嚷嚷着要上楼叫我。付生拉住了他,“他就这个样子,在家也这样,不用管没事。”

  大爷见三爷被拉住,心里有些不痛快,嘴上也没说别的,说,“老三,别不懂规矩,兴许是今天太累了。”说完一群人去了饭店。

  付生也很无奈,他知道这样做得罪了大爷,有点藐视宋家的意思,可我讨厌这种饭局,他也就宁可得罪外人,也别让自己人委屈了。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浑身轻松,却见窗外黑云压顶,狂风四起。我下楼站在酒店院里仔细看,不一会儿宋家大爷也急匆匆的进了院里。我看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被这天空吓的,问我这云是什么时候开始聚的。我说不知道,刚起来就这样了。酒店的服务员出来问我们是不是找什么东西,就快下雨了,让我们赶紧进屋。大爷坐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显得心事重重。我也不安起来,没想到这吴山里的戾气这么重,黑云盘踞不说,趁风起浪的乱流大的就有四股,把中心以外的乌云撕裂成无数朵。这山里必定是三步一小槛,五步一大槛,我看向大爷,不知道这山还要不要进。

  “你怎么看?”大爷突然问我。

  “这山不能进。”我说。

  “要是非进不可呢?”

  我想起了昨天钻洞的情景,当时看来这山里并没有现在所看到的这么凶险,也许上山的小路可以是一个选择,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大爷。大爷点点头,“我也这么想。”看大爷志在必得的样子,我猜这次少不了吃苦头。

  白天一直下阵雨,下午三四点才放晴,大爷派自家公子和两个弟子去找上山的路。吴山一共就那么几个上下山的路口,三人凭经验很快确定了一条,回来让大爷确定。那是一条从四宜路上山的偏僻小路,除了当地人和误入的游客外,很少有人刻意选择这条路上山。看完以后,大爷当即决定晚上进山。

  我是不太喜欢晚上进仙界的,因为有些东西晚上比白天要麻烦。我们一队人浩浩荡荡进吴山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八点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多人陪着进仙界,有宋家大爷和三爷,大爷的公子,还有大爷的两个弟子,再加上我和付生,一共八个人。我一想不对,应该是七个,怎么会是八个人呢?故意落后一步又数了一遍,的的确确是八个人,哪里里出问题了,多出来的是什么人?
天书阴阳师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tianshuyinyang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书阴阳师http://m.cndxh.com/tianshuyinyangshi/天书阴阳师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书阴阳师》版权归原作者瓦洛兰的猫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