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阴阳师|二十、瓦罐的祈求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你不觉得所有的祈愿都是在说一件事。”付生又说了一遍。

  “有吗?”我转过脸,却仍能感觉到付生强烈的目光。

  “你听出来了,你早就听出来了。”付生的话像毒刺,而且把我往死了刺。

  我的确一开始就听出来了,这年头拜个菩萨拜个佛,谁还会去拜土地爷呢。但凡有事求到了土地爷头上,那肯定是求告无门,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把能拜的全拜喽,其绝望可想而知。偏偏又不是一个人拜,而且大家拜的又都是祈求不受女鬼侵扰,说明所有祈愿说的可能都是一件事,哪个地方一定出了大事。

  “你就是怕麻烦不想管,是不是?”付生继续逼问。

  “这罐谁给的?”我问他。

  “四爷。”

  “为什么给我们?”

  “看我们闲着没事做。”

  “这你也信?见明叔和守强叔也闲着,怎么不把这活丢给他们,而且他们的实力还远在我们之上。”

  “为什么?为什么在我们之上?”付生顿时疑惑了,这恰好是我想要的。

  “四爷能封千年狐狸,就算打个对折,见明叔和守强叔也能封个五百年的成型妖精,我们两个加起来斗得过一个五百年妖精吗?”

  付生一想也对,紧跟着问,“为什么不交给两个叔去做呢?”

  “想不通吗?”我故弄玄虚的讲,“因为这事不能让他们知道。”

  “为什么?”

  “祈愿里边说的为祸的是什么?”

  “女鬼啊。“

  我对他使个眼色,“还不够清楚吗,保不齐这是四爷爷哪年欠下的风流债,现在背着儿子想让我们替他收拾烂摊子,我才不去呢。”

  付生一听就怒了,“不想去就直说,还玷污四爷爷的清白,你不去我一个人去。”说完摔门回了自己房间。

  “要不是这样为什么这几十年他都不用这个瓦罐,这明显是不敢面对吗。”我笑着说,知道已经无法阻止付生了。

  付生门一开,“先跟你告个别,万一我回不来也不用担心我,我去跟我们老李家的人团聚了。”说完又把门关上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第二天两人一起踏上了让我永远不能理解的多管闲事这条漫漫长路。

  好在其中一个祈愿里说了他们村的名字,和这个名字相同的村一共有三个,两个近的我们去看了都不是,那就只能是最远最偏的那个了。我跟付生商量好,如果这个也没有,我们就回去,坚决不去地毯式的寻找。付生想了想表示同意。

  最后这个村啊,在我们这里属于黄泛区,典型的落后地区,你想在我一个三级小城市的郊区人的眼睛里那个地方竟然还用落后这个词来形容,其环境就不用再多描述了。

  我们到了以后发现这个村的房屋还多以泥墙为主,瓦房除了公社的两大间外,整个村也就那么一两户。虽说现在河水治理的好,黄河不再经常决口了,黄泛区是该慢慢正常起来的,但多年的洪灾泛滥使土地肥力严重流失,黄泛区的地种下什么都很难活。土地聚不到人,村子也慢慢没落,心气高的年轻人出去打工,离开就不想再回来,我们到的时候,几乎见不到年轻人。

  “这位土地爷管的真他妈宽,离家好几百里了吧。”我看着一望无际的盐碱地抱怨道。

  “没有那么远,也许瓦罐收集的不是一位土地爷的祈愿,好几位的也说不定。”付生尽量解释。

  “这他妈不是渎职是什么?”我一路骂着进了村。

  一进村我就觉得一股异样,叮嘱付生小心行事。“怎么了?”付生问我。

  我把看到的跟他一讲,付生也一阵不自在。整个村子没什么人,但墙根的阴凉处,树下,柴火堆旁,竟然蹲着一个个野鬼。这很不寻常,人死幽魂是要坠入冥界的,执念特别重的鬼魂会留在人间一段时间,有的靠机缘可以进入仙界,然而一直留在人间无疑是最痛苦的选择,碰到驱鬼的东西随时可能被杀,况且是什么东西让它们可以一直留在人间呢。

  我们正打算进仙界,突然听到了摇铜铃的声音,顺着声音我们来到一家农户门前。这是一两户砖瓦房的其中一家,院里站两个妇人,一老一个中年,还站着三四个穿西装的外地人。外地人中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正一手摇铃嘴里念经。他念什么我没听懂,但看架势像是在做法事。我和付生看了足有二十分钟,四个外地人忙活的满头大汗,最后姿势一收,告诉两个妇人一切已好,邪魔不会再威胁他家。

  我最讨厌这些骗子,直接进了妇人的家,问妇人怎么回事,同时看着那个比我还高的老骗子。

  “没事没事。”妇人边说边把我往外推,还回头感激的跟老头客气,“大师屋里先歇会儿。”

  “不早了,我们先告辞。”大师说完要走。这摆明是见人找茬开溜大吉吗,付生支开妇人,我拦在了老头面前。

  “阁下有何高见?”老头倒是客气,但他的三个徒弟已经把我围了起来。

  “把收的东西还给人家。”我警告老头。

  老头看出我非善茬,但也小心,“敢问朋友拜的是哪路神仙?”

  这是黑话我听出来了,但我不会回,就照直了说,“谁也不拜。”

  老头一听乐了,“我可是在替西王母娘娘收香火,你别不知好歹。”

  我还没开口,一老一小两个妇人赶紧把我拉开,“你哪里来的别管闲事。”

  我三魂出窍,两个妇人抓我的手一麻松开了,两人的动作一致,互相看了看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老头看出些什么,冲我一抱拳,“不知今天哪里得罪尊家,还望指点。”

  我伸手抓住老头的手腕,手是没用力,但天魂集于右边,狠狠的抓着他。三魂出窍对人没什么用,魄抓魄,魂抓魂,魂若被束缚,则气血不畅,短时间内被抓的地方会出现酸麻低温的症状,两个妇人就是受我出窍的三魂压迫,手麻才放开的我。而我抓老头的天魂可是实打实的,没到一分钟,老头开始左手发紫,一看不对瞬间把手收了回去,魄是好收,但魂被我扯了一下,顿时整条胳膊就了筋,啊一声整张脸扭成一团。

  这两下子吓吓他们足够了,我收了三魂,又站到老头面前。“我还,我还。”老头说着给他一个徒弟使眼色。那个徒弟取下挎包,一大把钱有零有整跑过去塞给两个妇人,走我身边的时候瞪我一眼,很是不服。付生抬手在他肩膀砍了一下,这一下力道不重,但和我一样,魂劲儿十足。这徒弟像中电了一样,下半个身子顿时僵了,脸朝下摔了个结实。另外两个徒弟赶紧过来看,挎包的徒弟慢慢缓过来,回头一看付生吓得赶紧往后蹭。

  “滚。”付生一嗓子吓得他们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老头他们一出去,两个妇人扑通跪下了,不停的磕头,让我们救他们。付生慌忙去扶,她们像是铁了心一样,就是不起来,求我们一定要帮忙。

  “我们走不管她们了。”我对付生说。

  话音刚落,两个妇人嚎啕大叫,天塌了似的。“站好了,别叫。”我厌烦的说,其实我是真想一走了之,最讨厌这些不讲理动不动就哭就闹的村妇。

  两人果然听话,站起来不敢出大气儿,怕我真走了。然而她们的哭闹把邻里乡亲都惹来了,二三十个堵在门口看我们。

  “什么事情?”我问两个妇人,也问门口那群人。

  “他家婶子,这是咋啦?”门口有人问。

  “这两个可是活菩萨……”

  “问你的话,多说一句别的我们就走。”我直接打断老妇人的话。

  “不说不说,你问。”老妇人用手在脸上抹了抹把泪水抹干,正襟肃颜,做好了认真回答问题的架势。

  我回头看了看门楼下的人群,发现几乎全是女的,而墙边蹲着的鬼生前又多是男的,就问,“你们这里男人怎么回事?”

  “被女鬼害了。”老妇人没开口,门楼下的人七嘴八舌喳喳开了。

  我一生气,指着他们,“谁再多说一句,女鬼我非但不杀,还帮它灭了你们村。”

  我一说完他们顿时鸦雀无声了,一个个看着我,有信的,有不信的,但不管信不信都没有再说话的了。

  “女鬼穿一身嫁衣,是怎么死的?”我问妇人。

  妇人顿时一惊,门楼下的人也一阵惊呼。一身嫁衣并不是我猜的,刚才我三魂出窍的时候,从仙界走出一个女鬼,穿了一身嫁衣,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女鬼。想抓这个女鬼很容易,进仙界直接抓了就行,但我突然对这背后的故事很感兴趣,新婚之夜怎么就死了呢,而且还那么大的怨念,报复心也那么强。

  老妇人犹豫半天开口道,“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当年老犄角的儿子娶媳妇,那年正赶上……”

  “捡主要的说。”我打断老妇人。

  老妇人看我一眼,很难开口的样子,“闹洞房的时候几个男人看到了新媳妇儿,长得太好看了,先是动嘴,动着动着就动了手,最后没把住劲儿,把新媳妇儿糟蹋了,媳妇儿当天晚上就上吊了。”

  “走。”我听完转身就走。

  老妇人脸色一变,扑通跪下,跪着爬到我面前,“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新中国还没解放呢,你大发慈悲救救我们吧,我们村男人都快死光了,我儿子连个鸡都不敢杀,也快被害死了,你就抬抬手救救我们吧。”

  付生走过来也劝我,不能见死不救。我最讨厌闹洞房这些陋习,但看着一老一小两个妇人哭得几乎昏厥,我又不忍心,就答应了他们。

  我们进仙界之后发现这个村的仙界和人间几乎一样,房子还是那个样子,就是院里长满了草,看来因为女鬼的原因他们确实够虔诚的。仙界中的建筑大概分两种,两种虽说都是给神仙住的,但环境大不一样。一种像土地庙之类的,是专门修起来给土地爷住的,这种修建好以后人间的土地庙和仙界是不一样的,人间的就是你修建的那个样子,但在仙界,受仙气的影响,土地庙的规模和档次会被放大,成为一个看起来很奢华的地方。因此就算土地庙只是个五六平方的小祠,在仙界也是个三进三出的大院,而那些占地十来亩的土地庙可想而知在仙界会是什么样子,大的观音庙更是不敢想了。这种放大不单体现在建筑上,贡品上也有所体验,几个水果一块肉在人间确实不算什么,但是放大后在仙界看来,就是一份厚礼了。

  还有一种建筑是仙界和人间完全一样,就像我们现在看的这样,这种房子本来是给人住的,但是你把神仙请到家里来住,相当于把房子供了出去,这样的房子可以在仙界映射出一个完全一模一样的,供神仙休息。友情提示,最好不要这样做,现在是没有神仙,万一哪天又有了呢,神仙赶脚恰好在你家休息,你人间再好的建筑在他们看来也是破砖烂瓦,绝对会治你个招待不周之罪,那个时候你哭都没地方。
天书阴阳师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tianshuyinyang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书阴阳师http://m.cndxh.com/tianshuyinyangshi/天书阴阳师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书阴阳师》版权归原作者瓦洛兰的猫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