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阴阳师|二十二、出入徽州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我们顺着河走,河水清澈,鱼群浅游。河水在快进城的时候绕了个弯,躲开了镇子,不过一条人工河还是把河水引入城镇。我们进入城中,不确定这是不是就是徽州城,但这个城的规模着实不小。从进城开始,染坊,酱场,书院等等,一个大镇该有的场所一个不少,马头墙一个比一个高,祠堂一个比一个气派,青砖小瓦的院落比比皆是。

  在这由黑白二色构成的城镇中,唯独缺少了喧嚣。我曾以为噪杂喧闹是那么的让人生厌,但这个小镇,我希望它此刻能打扰我的,贩夫走卒的叫卖声,结群顽童的追逐声,梅雨落瓦的敲打声,三十六楼的叫客声,再不济鸡鸣狗吠,轱辘碾过青石板街的闹声也好,哪怕是一丝人间烟火的声响,此刻都能让我感动。然而这些并没有,我不禁低落,看着路边的一棵大柿树,老树或许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但它给不了我,这粉墙青瓦注定要带着遗憾老去。

  大概快到镇中心的时候,我们转过一个墙角,上了一座石桥,石桥下的水就是引来的河水。过桥以后我们往水的下游走,打算如果这里没异常就沿着水路出镇子。走了没一会儿,我们到了一个小码头,这个小镇中心竟然还有码头,看来这个镇子在古代地位不会低。

  码头有三条水路,一条就是我们沿路走来的这条,另一条不知从哪里引进来或是流进来,几乎与我们来的这条垂直,两条交汇流向下游。这个码头被人为加宽过,不然两条河的流量再大也不会形成我们眼前这个七八亩的塘面。塘面上横竖一共七八条木板桥,把塘分的显得小了很多,几只小船横在木桥边。

  我真想跳进一只船里躺上一觉,但理智告诉我这里是仙界,麻烦找来不是被宰一刀就能搞定的事。

  我们沿木桥过塘,刚过一半,该来的终于来了。脚下的木板一动,我们三个同时反应过来,“对面。”我话音刚落,秀秀在前面已经冲了出去。但我们明显是进了圈套,秀秀一步踏出去,木板桥登时塌陷,幸好是木板,秀秀踩着木板又跳了回来。

  我们快速退了回去,站在岸边观察水里的动静。水里没什么特别的,就在我们刚刚走过的木板桥的桥墩上,抱着一只鬼。那鬼也没什么特别的,浑身干枯,肤色黑青,衣服几乎全烂了,不像个厉害的角色。可接下来,我们的脸色就难看了。平静的水面突然出现一圈涟漪,另一只鬼从水里冒出了脑袋,很快又有一个脑袋冒了出来,接着像春笋一样,鬼脑袋一个接一个不停的冒出来。很快水面上黑压压的全是脑袋,烈日下模样阴森至极。

  “锋塔带了吗?”我问秀秀。

  “怎么可能,最快也要半年才能做出另一个。”秀秀在这些脑袋上看来看去,试图找出什么破绽。

  就在我们说话之际,靠岸的鬼开始往岸上爬,而且行动迅速,转眼已经到了跟前。这种规模的量虽然大,可毕竟是小鬼,秀秀不可能十八般武器丢上去,就拿出鞭子一个一个的抽。我也不可能招他们上身,三魂出魄只打那些靠近我的。倒是付生狼入羊群一般应付的得心应手。

  我们边打边退,打倒的水鬼也不见少,可感觉却是越打越多。我们一边打,塘里的水鬼一边出,而且出的比我们打的多,继续下去的话我们迟早要输在体力上。按理说这些水鬼应该是无意识的,并且会相互攻击,而现在竟然合作起来目标一致的攻击我们,背后肯定有人驱使。

  三魂出魄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攻击我的水鬼明显没有秀秀和付生他们的多,我趁机扫视一圈水面,果然发现有只鬼不一样。它停在水中央,半只身子露出水面一动不动,看着别的水鬼前仆后继的扑向我们。

  我到秀秀身边替她解围,让她砍了那只水鬼。秀秀扫一眼也看到了,机关一展,一把精美的弓顿时出现在手上,然后荷包里取出一只竹签一样的长针,针搭在弓上顿时变成一支箭,射出去直奔中央水鬼。而箭射出去后箭身炸开,以箭身为骨弹出无数刀刃,刀刃带齿,所经之处水鬼或死或残,哀嚎一片。就在飞刃箭快要射到中央水鬼的时候,水鬼“嗖”一下,闪电般钻入水中。

  这么快的速度让我们大吃一惊,看来我们的确轻敌了。“怎么办?”秀秀问。

  “再等等。”

  然而中央水鬼并没有再出现,一定是躲在哪里偷看我们,水鬼的压力不见轻,我们只能加快后退的步伐。我们一再突围都被潮水一般的水鬼拦了回来,且战且走,最后终于退进一条巷子里,而当我们发现巷子是条死胡同的时候,已经晚了,水鬼已经把入口堵的结结实实。

  死胡同里只有一扇大门,像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大门黑漆,门楣石雕简单,应该是个后门。这里面必有玄机,但我们也没得选,一步步被逼进门里。

  一进门里,我们立即把门关紧,哐哐的砸门声不绝于耳。

  “小心,这里不对劲。”付生提醒我们。

  我们进的是一个侧门,沿墙一圈游廊。面前是东屋的后墙,墙上雕有壁画。墙与游廊间有小径,小径两旁全是盛开的花。眼前的景色确实比刚才那群黑面鬼好看的多,但也危险的多。我们刚一站定,整片花圃突然一动,就像冬眠过后的蛤蟆伸了下筋骨。

  “花虫。”秀秀吃惊的说。

  花虫并不是什么虫,而是一种怪,它像蚯蚓一样在泥土里生长,相比蚯蚓它要恶心的多,一个巨大的肉瘤,上面长着很多肉须。而之所以称为花虫,是因为它专门生长在花朵聚集的土地下。它的肉须帮花丛松土,还分泌一种物质,不管任何花吸收了这种物质,花朵的香气都会有麻醉的功效。那些误入麻醉花丛的动物,被麻醉后花虫会伸出肉须,蛇一样把猎物缠死,然后吸收腐烂的尸体,剩下骨头做花丛的肥料。所以花虫所在的花丛一般长的都很好,而花丛越好花虫长的也就越大。

  就刚才蠕动的那一下来看,花圃下面的花虫肉瘤得有一辆小车那么大。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沿着游廊赶紧离开。游廊刚一转,前面五根廊柱里“刷刷刷”跳出五只刀臂鬼,身后也是“刷刷刷”出来三只。这种鬼本事不大,手臂细长像两把刀,身体也细,就是动作相当敏捷。

  秀秀拉弓一记飞刃箭射出,前面五只鬼竟然全部躲开。更讨厌的是那群水鬼也翻墙开始往院里跳,两层楼高的院墙怎么说翻就翻呢,这群水鬼属猴子的。

  这么窄的地方,这么多小鬼,以我的经验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跑。能跑多快跑多快,能跑多远跑多远。俗话说的好,宁可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这些鬼就是小人。

  “木鸟带了吗?”我问秀秀。

  秀秀一听就明白了什么意思,吃惊的说,“木鸟最多带两个人。”

  “带付生先走,再回来接我就行了。”

  我话说完两人全都看着我,“那怎么行。”

  “动作快点在这些小角色杀了我之前还能回来。”

  “万一回来晚了呢?”

  “那你们的喜酒我就喝不成了。”这句话说的他们突然不好意思。

  “再耽误就真来不及了。”我踢开一只刀臂鬼说。

  秀秀果断的吹了声口哨,没多久一只木鸟从天上落下来。付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为难的看着我。“再耽误一会儿咱俩都死这里。”我警告他。

  付生也一狠心,踩着围栏跳上木鸟,“我们马上就回来。”

  他们一走,本来三个人抵挡突然成了我一个人,而且事实完全不像想象的那么美好,所以奉劝各位不是十拿九稳的事千万不要发扬风格,此刻我真想秀秀和付生突然感觉不好意思回来找我。

  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我直接招两只刀臂鬼上身,后来发现不行招了三只。我从没告诉过付生我能招两只以上的鬼上身,付生胆子小,他总是担心那个算命的话会成真,所以我有了什么厉害的东西都不告诉他。

  招了三只鬼以后勉强可以应付,因为处在一个游廊里,游廊外面又是花虫。花虫可是个没有脑子的东西,翻墙进来的水鬼一大半被它缠在花圃里,所以我只应付游廊左右两边的小鬼就行了。但这样有一个问题,我是个没有什么耐心的人,困在一个地方,鬼伤不了我,我也出不去,没多久就厌倦了,一厌倦就开始急躁,手下就开始出错,一出错就更急躁,然后错误更多,身上伤口也慢慢多了起来。

  继续下去等不到秀秀赶回来这些小伤口也能让我流血而死,我心一横,又招两只鬼上身准备突围。然而世间所有的事情都非跟你以为的反着来,你以为啤酒没事还可以多喝两瓶,或许就是多这两瓶,能让你睡上两天两夜。一个道理,我以为这种小鬼能有多大的力气,然而五只鬼上身以后我恰好处于失控的临界点,那种感觉像是酒直接灌进了脑子里,说不出的难受还是洒脱,我从侧门杀到前院如入无人之境。

  一进入前院,屋顶的虎豹,石板上的地衣鬼,井口探出脑袋的断水,四面八方飞来的鹰鹫雀翱,都印证了我对徽州地区的判断,这里就是群魔聚集之地。我正打的不可开交,院子大门突然开了,更多的小喽啰涌进来。五只刀臂鬼在我身体里乱撞,出手根本不知道轻重,反正往最恨的去打就对了,两只胳膊挥起来如两把长刀,速度又快如闪电,围着院子跑一圈,打翻一车小鬼。

  这种状态少思考是最大的弱点,我打着打着不知道怎么就到了井边,井里的断水一下把我裹住,我往下一缩退出来,回身砍它一下。这东西吃软不吃硬,我砍它一下,它反而把我的胳膊吸住了。我不禁大怒,这里怎么会有断水呢,断水一般生长在小河里,浑身半透明,在水里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叫它断水是因为它真的能断水。这东西有点章鱼的意思,但样子只有一条或者一坨,反正它没有骨头,平时一大滩泡在河里。它进食的时候会把身体撑到足够大,把河水拦断,前后的水位会有一点落差,小鱼都喜欢到这种水位有落差的地方,这时断水就会突然放开河水,强大的水流一下子把它冲到下游,同时那些无辜的小鱼小虾也会被它裹在身体里。当有东西攻击它时,它会像蛇一样昂起头,这时你要觉得它好欺负打了它,你立即会后悔,这东西攻击性极强,武器就是它巨大的身体,方式就是把你裹在身体里,直到窒息。

  我们平常见了它都是绕着走,谁会想到井里怎么也有这东西,除非这井和河水是相连的。单独的我这次绝对脱不开身,但我身体里有五只刀臂鬼呢,摆脱一只断水还是很轻松的。

  我抽出胳膊的时候一个趔趄,就这一个空挡,小鬼全都扑了过来。小鬼我是不怕,可那只豹和那只虎要命的紧,两个畜生趁乱分别咬住我的胳膊,地衣鬼舌头一吐把我双腿一绑,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莫非今天真的绝命于此?
天书阴阳师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tianshuyinyang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书阴阳师http://m.cndxh.com/tianshuyinyangshi/天书阴阳师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书阴阳师》版权归原作者瓦洛兰的猫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重生女配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