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帝传|第五十八章 明海遭袭击

推荐阅读:三生悟道养鬼为祸(劫天运)陆鸣至尊神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帝霸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超神机械师都市极品医神左道倾天
  北冥玄又钻入秘谷,潜心研究他的阵法,两个明显是修道前辈的洞府,一个护谷大阵,里面的秘密都等待着他去挖掘。这一天中午,北冥玄正在熬汤,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国安局打来电话:“北冥先生,杨源剑道馆大批人员突然同时行动,两名负责监控的国安侦察员在追踪过程中失联,这些人员已失去监控,最后上报行动的方向是明海科研院。”



  接到消息的北冥玄立即联系北冥烺,发现小烺的电话打不通,接着联系李毅荣,李毅荣正在科研院附近。他吩咐李毅荣立即赶到科研院,请还在科研院的科研人员中午在办公室休息,不要外出。已经出门的立刻召回,由各位弟子带人负责一一去接,护送回科研院。科研院内除原有的保卫人员加倍外,必须至少有2名弟子轮班值守。北冥玄又召来小焱,请它帮忙找到小烺,直觉告诉他,殷勤的小烺肯定在护花途中出问题了。他自己匆匆和海灵打了招呼,赶忙出谷驱车赶往科研院。



  北冥玄直觉很准,今天袁月瑶博士身体有些不舒服,头晕沉沉的,所以还没到休息时间就想返回住处休息。小烺义不容辞,交待了还在接班途中的李毅荣几句就驾车送袁月瑶回去。袁月瑶的别墅在风景秀丽的月潭湖畔,离越秀工业园有些路程,这也是小烺最得意的,和佳人有一个小时的独处时间,不亦乐乎。



  小烺今天的话题是“大战常庭,拯救西门世家”,当然了小叔的光辉形象基本被侄儿替代,力挽狂澜于即倒的间接成了他北冥烺。



  “当时六名常庭弟子手执利刃拦住我的去路,我心中急啊,这帮家伙在明月山庄烧杀虏掠,连妇孺都不放过。对了明月山庄你知道的吧?西门世家所在。我毫不犹豫地急冲上去,左手刀、右手剑将六人砍翻在地,西门惚、西门悠这两小子,跟在我后面捡便宜...”



  袁月瑶做了二十年学问,对武术都不了解,更不用说古武。神奇的功法,炫丽的武技,从小烺口中源源而生。菩萨为证,小烺完全没有胡说,都是他亲身经历。只是打倒的都是些三代弟子,无关大局,不过糊弄糊弄袁月瑶这个对古武一窍不通的人足矣。袁月瑶这些天听他说些古武的事,渐渐有了兴趣。她没见过北冥玄出手,可没想到博学的北冥玄居然也是古武精英,甚至还是这个口若悬河家伙的师父。所以,渐渐地对北冥烺有了些兴趣,有时兴之所至也让北冥烺表演一下。这对玄阶巅峰的小烺来说,正中下怀,上窜下跳,飞檐走壁,摘花飞叶,换影移形,逗的袁月瑶娇呼不断。有一次更是抱着袁月瑶直接从别墅三楼一跃而下,让袁月瑶过了一把飞的瘾。所以现在对北冥烺全没有以住的反感,很有些欣赏了。他说的起劲,袁月瑶也听得有味,不时惊呼赞叹。



  猛地袁月瑶想起一件事:“小烺,你叔和你婶不是和你一起在蜀阳吗,他们在干嘛?你光顾着救西门世家,就不管他们了?”



  小烺一口唾沫呛了个狠的,咳的不亦乐乎。



  袁月瑶不屑道:“看,说到痛处了吧!光知道表现自己,幸好你叔婶没事,要被常庭的人伤了,你的罪过就大了。”



  小烺脸一红,实在是太亏心了,忙打个哈哈:“你想啊,怎么说我叔也是北冥家的长辈,那功夫也不浅,不需要我得护的。”



  袁月瑶眼中星光乱冒:“真的,你叔也会武功,他从没和我说过,你叔多沉稳不像你,太轻浮了。”



  小烺暗悔,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没事说玄叔会武功干啥,好不容易在这个方面打开了局面。车子开进了月潭山庄,门卫拦下车子,要求检查。小烺和袁月瑶很有些莫明其妙,天天进进出出,没有哪次门卫需要业主下车检查的。



  小烺眼一瞪:“喂,我们天天进出,你是新来的吧?”



  门卫陪笑道:“说是有一个什么案子,要求我们配合要查看一下身份证。”



  小烺一听有案子,事关国家安全忙下车问:“什么案子,住户受到影响吗?”



  他边说边向门卫走去,忽然他右眼皮一跳,一阵心惊下意识猛地一侧头,一枚手里剑无声地从脸颊边划过,速度不快却悄然无声。在他前面的门卫闪电般伸手抓住他的右肩,左手向他的小腹推来,想将他甩出去。小烺肩头一沉脱开他门卫控制,右腿横扫将门卫踢开,返身就把刚躬身下车的袁月瑶推进车里。顺手关门时眼光一闪,车另一侧两人从树后转出,直扑向车门,门卫也站稳身子又扑了上前来。



  小烺翻身跃过车顶,幻影腿法施展踢向树后转出二人,左手掏出手机就欲拨号,只见寒光一闪,一枚手里剑飞来,小区院墙上一个身影出现,手中又一枚手里剑扬起。小烺无暇思索,手机飞出去击飞射来的手里剑,踢倒两人后又跃到车前,抓住门卫欲打开车门的手,抡起来砸向院墙上的身影,同时按下袋中遥控器锁死车门。



  袁月瑶在车内看着小烺以一敌四,担心地大声喊:“北冥烺,小心,注意安全。”



  一边手忙脚乱的摸出手机报警,这是她的第一反应,她不知道北冥玄的功夫,当然不知道第一时间向他求援。院墙上的男子接住门卫,轻轻抛在一旁,手一晃手里剑收起。



  鼓掌道:“这位先生好身手,我们只要这位小姐跟我们走一趟,没有恶意的。”



  小烺哈哈大笑:“哦,没有恶意是吧,那好,我们都是友好地,说吧,什么的干活。”



  男子点头一挥手,三人冲向小烺,男子双手连挥一枚枚手里剑夹着划破空气的尖锐呼啸,配合着三人射向小烺。小烺身形一抖,脱下外套左手挥舞挡开飞剑,双足连踢和四人战在一处。这三个近身动手的都只有黄阶功力,暗器伤人那位从手里剑传来的劲力来看,已有玄阶修为,而且四人配合默契攻防有度,是长期联手的组合。小烺虽然功力高出他们许多,一时也奈何他们不得。



  缠斗多时,远处已传来阵阵警笛,墙上的首领撒出一把手里剑,从背上抽出一柄东洋战刀飞身而起劈向小烺,是正宗的披风剑法。三人中一人借机抽身而出,从怀中取出一柄短剑,劈向车子的挡风玻璃,玻璃应声为碎,他伸手便抓向袁月瑶。



  小烺被纠缠得正急,见袁月瑶遭袭,关心刚乱,不顾自己的安危,返身直扑抓袁月瑶之人。这人没有想到小烺如此奋不顾身,毫不防备之下被小烺一把捏住咽喉,隔车提了过来。突然一声枪响,北冥烺眼疾手快,将提过来的人挡在了子弹射来的方向。不料,那颗子弹竟然划过了一道令人绝望的弧线,击穿了北冥烺的肩头。北冥烺一声闷哼僵立在原地,这一眨眼的功夫,寒光一闪,战刀随风而落,劈在小烺后背上。小烺大吼一声,手下不再留情,直接捏碎手中人的咽喉甩向后方,同时强运内力,金刚决功法硬接了这一刀。



  三人避开同伴的尸体,恶狠狠地逼上来,小烺背上一条尺许的伤口,一个狰狞的枪眼,鲜血染红了后背。小烺倚在车前盖上,拦在车前一步不退,袁月瑶坐在车上,捂着嘴全身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辆警车呼啸而至,三名警察跳下车子。



  见到这个情形,拨枪的拨抢,大喊的大喊:“放下凶器,放下凶器,我们是警察。”



  小烺“小心”两字还未喊出口,“啪啪啪”三声枪响,干警一个个捂着咽喉倒在地上。这三人是这个片区派出所的干警,接到报警第一时间赶来,不想瞬间就送了性命。袁月瑶哪里见过这个场面,但还是面色苍白地冲出车门,颤抖着伸出手想替小烺捂住伤口。



  小烺不敢回头,嘴里安慰:“月瑶,别怕,我没事,你快打电话给我叔,有神枪手。”



  三名劫匪毫不迟疑地围了上来,小烺重伤在身,咬牙勉力挡住三人,出手已是拼命的招式,招招两败俱伤。不一会身上又添两处伤口,左臂和右腿各中了一枪,这个家伙射来的子弹角度刁钻,让他防不胜防,只能勉强躲过要害。他单腿跪在地上,眼神已经有些涣散,眼见已经无法支撑,但他右手的拳头还是握得紧紧地。那三名劫匪除了首领外,一个断手一个断脚,已经躺在了地上。那提刀的首领气的哇哇乱叫,双手高举战刀,就要冲上来劈倒北冥烺。



  忽然,空中一声清脆的鸣叫,一道五彩闪电直扑下来,那首领下意识地想挥刀抵挡,却挥了个空。他大叫一声“不好”,右眼剧痛,眼珠被小焱啄去,紧接着咽喉一凉,残余的左眼看到一股鲜血从咽喉处飞溅出来。首领扑到在地,小焱及时赶来救援。“啪啪啪”一连串密集的枪声响起,小焱在空中上下飞舞,“叮叮叮”的声响,小焱用爪子和钢嘴挡下了没能及时躲开的子弹,这个枪手的枪法实在是太神奇了。小焱向子弹飞来的方向扑去,不过眨眼它又飞了回来,看小焱那懊恼的眼神就知道那名枪手已经逃走了。



  强提着一口气的小烺见小焱赶到,一口气松驰下来,再也支撑不住地缓缓扑倒在地上,袁月瑶踉踉跄跄地冲了过去,抱起小烺哭喊着他的名字。



  这一刻,袁月瑶第一次满脑子只有北冥烺:“小烺,小烺,你别吓我,快醒过来,你快醒过来啊!”



  小焱在空中盘旋鸣叫,袁月瑶抬头看了看小焱,这只美丽神奇的大鸟,她在研究所看过,一直是跟着北冥玄的。她猛地省悟,小烺让她给北冥玄打电话,她忙掏出手机拨给北冥玄。正在开车的北冥玄接到袁月瑶的电话,听她哭着说了情形,心中大急。小焱赶到,袁月瑶的安全已无问题,可是小烺伤势这么重,不及时救治怕有危险。他立即通知国安局请他们就近赶去救治,他随后就到。



  半个小时后,一路风驰电掣的北冥玄赶到月潭山庄,现场已被公安部门控制,受伤的小烺送到医院抢救。他和国安的同志联系后,被带到现场。北冥玄一见被小焱抓死的首领就认了出来,这是杨源剑道馆的人,当时他和小五郎一起冲出后台救治杨源赤申的。剑道馆功力最强的小五郎不在这边,他有更重要的目标?他赶到小区保安室,看望受惊不小的袁月瑶,因为要询问当时的情形,袁月瑶没能跟去医院,她见到北冥玄,就如见到救星。



  冲上来抱着北冥玄的手臂说:“玄总,快点带我去医院,小烺伤的很重,我好担心。”



  北冥玄忙安慰:“好的,你别急,把当时的情景详细告诉警察。”



  袁月瑶说:“我都说了,我知道的都说了,你带我去吧。”



  北冥玄征得办案人员的同意,留下联系方式,急忙带袁月瑶往医院赶。路上听袁月瑶说了情形后,北冥玄和留守的李毅荣取得联系,询问还有哪些专家没消息,剑道馆的行动精心策划,以他们的人手绝不可能只针对袁月瑶。



  李毅荣气喘吁吁地汇报:“师父,我们刚解决研究院外的一批悍匪,他们准备偷窃研究院的资料,在院外被困阵困住后就开始强攻,用炸药炸开了院墙和困阵的阵基。还好我和丁师兄、北冥风师兄他们在,不然保安可挡不住,六个匪徒都抓住了。张师兄和潮师兄去接几位专家时,正碰到有人劫持金博士,他们杀了二人,活捉了二人,金博士安全,其他人员已安全回到研究院了。”



  北冥玄问:“你那边和小潮他们那边有没有发现杨源小五郎。”



  李毅荣答:“没有。”



  北冥玄皱起了眉头,赶到医院,北冥玄陪袁月瑶来到了手术室前,他看到母亲也在。



  猛然省悟:“家人。”



  这帮卑劣的小人,绑架技术人员,攻击研究院都是虚晃一枪,能成就成,不能成让保安人员、警察、国安手忙脚乱也好,目标是他的家人用家人的安危来要挟,达到他们的目的。母亲已看到了,父亲和岳父、岳母都在研究院,海灵在秘谷。姐姐在公司,姐夫在政府上班,欣姝!就是她了,刚上小学的外甥女。



  他掏出手机打给姐姐北冥雯:“欣姝在哪上学?”



  北冥雯被他急促的口气惊的一愣:“你这当舅舅好意思呢,自己外甥女在哪上学都不知道,武林第一实验小学。喂喂,这臭小子我话还没说完呢。”



  北冥玄让母亲照看受惊的袁月瑶,自己飞快地奔出医院驱车开向一小。他的判断没错,可他省悟的太晚,一小门口一片混乱,警察正在疏散孩子们和接孩子们的家长们。他赶到时只看到家里负责接送欣姝的阿姨正手捂小腹,痛苦地向几名干警介绍当时的情况。



  几名黑衣男子在她牵着欣姝出校门后冲上来把她打倒,将小欣珠强行抱上了一辆面包车后不见踪影了。不一会闻讯赶来的北冥雯、石歌得知爱女被绑架,北冥雯第一个痛哭流涕,不顾一切地抓住北冥玄。



  她哭喊着:“小玄,快想办法,救救欣姝。”



  北冥玄安慰姐姐、姐夫,啸声召回小焱,请它去寻找欣姝。小焱对欣姝很熟悉,只要看见就会知道,小焱展翅飞去。



  大家回到研究院,医院里北冥风、北冥潮接回了母亲和月瑶。外公、外婆得知外孙女被绑架急得要命,连连催促北冥玄想办法。小焱在周边巡查了一圈回来和北冥玄交流,没有发现欣姝。



  正没头绪之时,北冥玄手机响了,手机里传来生硬的炎龙语:“北先生,你的好,你的孩子在我们的手中。”



  北冥玄一听就知道,这是杨源小五郎的声音,这小鬼子擂台上还装得不会说龙炎话。现在受制于人没有办法:“说吧,你们需要什么?”



  小五郎说:“北先生痛快,我需要你的研究成果的,全部的,复制好的,我们的交换。”



  北冥玄说:“可以,但要保证孩子的安全,我现在就要听她的声音。”



  小五郎听北冥玄答应的这么爽快不由一愣:“哦,北先生,你的太爽快了,孩子安全的,我的担保的,来,小朋友,你的说话的。”



  手机里传来欣姝沙哑的声音:“舅舅,我好怕,这小胡子把我带到一个没来过的地方,臭死我了,你快来救我啊…”



  还没等欣姝说完,小五郎就接着说:“北先生,我的部下的损伤惨重,我的耐心的有限,请你加快时间。”



  北冥玄说:“这个我知道,你也清楚,我们的成果数据量非常大,复制要花费一些时间,而且好了以后我怎么和你联系?怎么交给你?”



  小五郎说:“我给你的一天时间的,明天我的会和你联系的。”



  说完电话挂断了,一旁的国安技术人员向北冥玄摇头,来电采用了特殊的技术手段,无法追踪到信号来源。而绑匪看起来很着急,最后又慷慨地给了一天时间的做法,同样让大家大惑不解。
天玄帝传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tianxuandich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玄帝传http://m.cndxh.com/tianxuandichuan/天玄帝传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玄帝传》版权归原作者雾中闲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左道倾天触鳞捡到一座科技城一世独尊仙宫烂柯棋缘龙神斗尊妖魔战神神魔书超神道术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