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盗|第四百八十一章 狼行千里

推荐阅读:三生悟道养鬼为祸(劫天运)陆鸣至尊神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帝霸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超神机械师都市极品医神左道倾天
  陆剑扬道:“她是个专注且疯狂的女人,她的财富和智慧都远超明华阳,她可能带来的威胁更大。从明华阳的事件已经给这个世界一个明确的启示,如果我们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彻底清除这些异能者,可惜的是,目前在这一点上各国所秉持的态度并不一致,无法达成共识。”

  沈鹏飞道:“需要我做什么?”

  陆剑扬切换了画面,画面上出现了一个男子的正面像,他指着画像上的男子道:“他叫沈忘忧,是龙天心团队中的一个,目前被我们抓获,我需要你伪装成他的样子打入龙天心的内部,搞清龙天心正在进行的计划。”

  沈鹏飞道:“冒充他?”

  陆剑扬道:“不是冒充,我们会利用生物技术对你的外貌进行彻底的改造,就算是最亲近的人也无法将你认出。这次的任务关系重大,我必须要征求你本人的意见,如果你不同意,我也绝不会勉强。”

  沈鹏飞毫不犹豫道:“我答应!”

  陆剑扬道:“还有,在你的这次行动中可能会遇到罗猎和林格妮,我希望你明白自己的职责,忘记原来的自己。”

  沈鹏飞立正之后向陆剑扬敬了一个军礼。

  陆剑扬语重心长道:“这次的行动关系到人类的生死存亡,如果不能铲除这些异能者,人类将会陷入一场无法预知的空前危机之中。”

  麻国明和陆剑扬约好了一起来祭扫,陆剑扬却比约定时间晚了整整半个小时,陆剑扬来到的时候连连道歉,麻国明摇了摇头道:“别跟我说,跟老太太说。”

  陆剑扬将带来的那束花放在老太太的墓碑前,望着老太太慈祥的笑脸,心中突然感到一阵愧疚,他想起了老太太临终时的那番话,老太太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要照顾罗猎,可现实却不允许他这样做。

  麻国明已经先行走向停车场,陆剑扬在墓碑前蹲了下去,望着老太太道:“奶奶,我可能要辜负您了。不是我不想帮他,而是我必须要修复已经发生的错误。如果我不这样做,可能会影响到这个世界……”

  麻雀的遗像仍然带着慈和的微笑,陆剑扬却不敢直视她的眼神了。

  陆剑扬来到停车场,麻国明靠在车上双手插在衣兜里望着他。

  陆剑扬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麻国明道:“我和女儿谈过了,她答应我调离你的部门。”

  陆剑扬愣了一下,麻燕儿还没有对自己说,他苦笑道:“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我这未来的儿媳妇对我有成见?”

  麻国明道:“就因为要成为你的儿媳妇,所以她才不想别人说你对她特殊照顾,而且她也不适合你们的那种工作。”

  陆剑扬点了点头道:“也好!”

  麻国明又道:“你儿子,我未来女婿是不是能退伍?”

  陆剑扬道:“这你不该问我,应该直接去找他,儿大不由爹,我做不了他的主。”

  麻国明道:“你都说儿大不由爹,我这个当岳父的说话他更不会听,我老了,总不能连个接班人都没有。”

  陆剑扬笑道:“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想用老一套管理?尽管放手交给有能力的年轻人去做,我那个儿子我清楚,他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

  麻国明道:“我的确老了,对了,你有没有听说,猎风科技在北美重新上市了,此前我不是听说龙天心有问题,怎么这么快她就已经洗白了?”

  陆剑扬道:“现在任何事都得要证据,既然她能够重新上市就证明她没有太多的问题,商业的事情我也不懂。”

  此时雪獒从远处慢吞吞走了过来,陆剑扬有日子没有见到这头雪獒了,只是这次再见雪獒,发现它不但步幅迟缓,而且毛发脱落严重,陆剑扬道:“你怎么把雪獒养成这个样子?”

  麻国明叹了口气道:“我专门雇了两个人照料,还给它请了专职医生,可什么病都好治,唯有衰老是无法治愈的,它老了,而且衰老的速度非常惊人,为了它我请了国内最好的兽医,根据他们的判断,这头雪獒寿命不会超过三个月。”

  陆剑扬明白了,这头雪獒是和罗猎一起穿越时空来到现在的生物,想不到雪獒居然这么快就出现了老态,不知罗猎的身体是否也发生了变化?

  麻国明道:“我最近祭拜的时候都带它过来,它对老太太还是很有感情的,我在想,等它老了,我就把它葬在老太太身边。”

  陆剑扬本想提出将雪獒带回基地,可转念一想,让它自然老去对它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更好的结局。如果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清除了所有的异能者,那么他们也不可能唯独放过这头雪獒。

  秋日的甘边很美,罗猎和林格妮驾驶着白色越野车行驶在延绵起伏的沙漠之中,罗猎回忆着当年那场几乎让他失去生命的天庙之战,也是在那场战斗中他失去了颜天心。

  他的生命经历了太多的失去,而现在林格妮又将离开自己。

  林格妮的身体一天天变得虚弱,疼痛的发作从过去的几天一次变成了每天一次,现在已经每天三次以上,若非她拥有着强大的意志,若非她的身边还有罗猎,她早已选择放弃。

  林格妮裹着白色纱巾,螓首靠在罗猎的肩头,透过墨镜望着瀚海的美景,柔声道:“这里就是天庙吗?”

  罗猎将越野车停了下来,下车之后,绕到另外一侧打开了车门,然后将林格妮从车上抱了下来,他感觉到林格妮的娇躯在微微颤抖着,知道林格妮正在默默和疼痛抗争着。

  罗猎去拿止痛针剂,林格妮阻止了他:“不要……”哪怕是疼痛也是真实的,她不想麻醉自己,不想让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在麻醉中渡过。在林格妮看来,麻醉剂只是对自己身体的一种欺骗。

  罗猎抱紧了林格妮,坐在沙丘上,内心中充满了悲伤。

  林格妮柔声道:“有你抱着我……真好……”

  罗猎道:“我会永远抱着你。”

  林格妮摇了摇头道:“不要承诺,我从未求过永远……”

  “妮妮,你一定会好起来,我一定会找到救治你的办法。”罗猎大声道。

  林格妮道:“我相信你,如果……如果我好了,我就可以和你一起穿越时空之门,去你的时代……”

  罗猎点了点头。

  林格妮道:“你的太太和儿女会不会讨厌我?”

  罗猎摇了摇头。

  林格妮笑了:“骗人,不过我去不成的,答应我,你如果能回去,永远不要在他们的面前提起我,可我又不想你把我忘了,我只求……每年……每年我祭日的时候,你……你想我一次好不好?”

  罗猎流泪了,他的内心充满着内疚,为什么让他遇到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上天又要残忍地将她夺去:“对不起!”

  林格妮道:“傻瓜,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是我对不起你才对……我好幸福……我没有遗憾,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把思念和悲伤留给了你……罗猎,你知不知道,我最怕什么?”

  罗猎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说不出来。

  林格妮道:“我最怕就是龙天心骗你,如果你回不去……那么还有谁陪你……”晶莹的泪水涌出了她的双眸。

  罗猎用力摇了摇头:“我不走了,我哪里都不去,我要治好你!”

  林格妮冰冷的手抚摸着罗猎的面孔:“你这么好的人,应该幸福。”

  远方传来一阵悠扬的驼铃声,在当今的年代,骆驼也已经失去了运输这最基本的功能,更多地用在了游览和观光上。

  林格妮感觉好了一些,她站起身,好奇地望着远处正在朝他们走近的驼队。

  统帅这支驼队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儿,他坐在最前方的骆驼上,后面跟着六匹骆驼用绳索串联在了一起,老头儿也看到了他们,来到越野车旁边的时候,友善地向他们打了声招呼。

  “尊敬的朋友,你们从何处来?是不是迷路了?”

  林格妮笑道:“大爷,我们是来旅游的,我们没有迷路,有导航的。”

  老头儿拍了拍骆驼,骆驼跪了下去,他从骆驼的背上下来,向林格妮和罗猎道:“马上就要来沙尘暴了,你们在这里会不安全的。”

  林格妮仍然迷信天气预报:“可是我听了最近的天气,最近几天都是晴好的天气。”

  老头儿呵呵笑了起来:“小姑娘,我老汉在沙漠中生活了一辈子,什么天气预报也不如我的一双眼睛。”

  罗猎道:“老爷子,您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可以躲避风沙的地方。”

  老头儿道:“小伙子,你找对人了,跟在我后面,再晚就来不及了。”

  罗猎和林格妮上了车,他们驾车跟在驼队的后面,向西北方向行进了一个多小时,天空就开始黯淡下来,林格妮向后方回望,只见后方的天地已经变得模糊,天和地混沌一片,已经分不清彼此间的界限了,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天气,仍然显示是无风的大晴天,林格妮不由得摇了摇头,看来天气预报根本不可信。

  已经开始起风了,老头儿指了指前面的小山包道:“到了,那里就是我的营地。”

  老头儿叫沙尕赞,是一位牧民,他并不是住在这里,前方的小山包曾经是他儿时生活的地方,后来因为风沙的侵蚀,不得不舍弃了这片家园,可沙尕赞几乎每年都会回来一次,主要是祭拜他的家人。

  小山包背风的一面有一座圆形的石头房子,周边的院墙已经坍塌了,这座石头房子就是他过去的家,也得益于他每年来此的维护,不然早就和其他的的建筑一样坍塌埋入沙尘之中。

  沙尕赞帮助罗猎他们选了一个避风的地方搭建营帐,罗猎和林格妮扎营的时候,沙尕赞把骆驼安置好,检查了一下石屋,去里面升起了一堆篝火。

  罗猎这才发现这些骆驼的身上都带着东西,有干柴,有水,还有干粮和活羊。

  营帐刚刚扎好,沙尘暴就起来了,漫天遍野全都是黄色的沙尘,根本分不清方向,逆风行走感觉每走一步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沙尕赞请他们进入石屋内,原来这会儿功夫,他已经宰了一只羊,正准备架在火上烤。

  沙尕赞笑道:“算你们有口福,今晚我请你们吃烤全羊。”

  林格妮道:“大叔,您过去就住在这里吗?”

  沙尕赞点了点头道:“我小时候就在这附近长大,我记得这座小山丘过去还是绿色的,周围都是草原,我们村还有几十个人,大家都以放牧为生。”

  罗猎道:“是环境的缘故引起了土壤沙化吗?”

  沙尕赞摇了摇头道:“本来不至于变成这个样子,在我七岁的那一年,附近发现了一座矿藏,先是来了一支勘探队来考察,后来来得人越来越多,最后决定要在这里建设一座煤矿,当时都传言我们这里会变成一座城市,我们这些牧民都会变成工人。”他停顿了一下,望着篝火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方才继续道:“我的父亲,我的几个哥哥全都有了工作,也赚了不少钱,可突然有一天,那座煤矿发生了爆炸……极其惊人的爆炸。”

  沙尕赞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可他仍然对当晚那场惊心动魄的爆炸记忆犹新,那场爆炸不但毁灭了矿山的建设,而且还夺去了他的亲人。

  林格妮小声道:“是瓦斯爆炸吗?”

  沙尕赞摇了摇头:“不知道,爆炸发生后不久部队来了,将这一带方圆数百里的地方都被划为禁区,我们村子幸存的人被转移了出去,我成了村子里唯一的男丁。”

  林格妮能够体会到他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因为她也经历过,林格妮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起您的伤心事。”

  沙尕赞笑了起来:“有什么对不起的?我现在生活的很好,有儿有女,子孙很多,一个大大的家族,我还有骆驼牛羊和马群,只是他们谁都不想到这里来,就算他们都不来,我也要来,只要我走得动,我每年都会来探望我的父母兄弟。”

  他一边说话,一边熟练地翻动着火上的那只羊,羊皮已经开始泛黄冒油,诱人的香气四处弥漫。

  罗猎吸了口气道:“好香啊!”

  沙尕赞道:“不是老汉我吹,若论到烤羊的手艺,方圆几百里就没有能超过我的。”

  罗猎道:“您老请我们吃烤全羊,我请您喝酒。”

  沙尕赞道:“我带了马奶酒。”

  罗猎道:“我带了茅台!”

  沙尕赞哈哈大笑道:“我喝过,的确是好酒。”

  罗猎出门去车内拿酒,此时外面狂风怒号,沙尘漫天,粗糙的沙粒迎面扑打在身上,暴露在外的肌肤火辣辣的疼,如同被砂纸揉搓过一般。

  罗猎从车内取了酒,准备回去的时候,发现不远处有两点绿色的光芒漂浮在空中,罗猎定睛望去,发现那应当是一头狼,他赶紧回到石屋中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沙尕赞。

  沙尕赞道:“土狼,没事的,它们从来都不攻击骆驼和人类,我在这附近见过,只有一只。”

  罗猎道:“狼行千里吃肉,动物的本性难道也能改变?”

  沙尕赞道:“改变不了!”他指了指一旁事先留出的内脏道:“你帮我将这些内脏拿出去给它吃。”

  罗猎应了一声,拎起那堆内脏走出石屋,林格妮提醒他要小心。

  罗猎走出一段距离将那堆内脏放下,然后退了回去,不一会儿,看到一头瘦骨嶙峋的狼走了过去,这狼实在是太瘦,棕黄色的毛发显得很长,最有精神的要数它的双眼了。

  可能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的缘故,狼的体型偏小,甚至还不及普通的土狗。

  它俯下头开始吃那些内脏,一边吃一边不忘抬起头警惕地望着罗猎,罗猎暗叹自然界之残酷,以狼骄傲的性情也会低头接受施舍。

  林格妮担心罗猎,也从石屋中出来,本想说话,迎面一阵风吹得她说不出话来。

  那头狼很快吃完了内脏,原本干瘪的肚子涨得滚圆,它居然向罗猎低了低头,然后转身向远处慢慢走去,直到看着那头狼消失在风沙中,罗猎方才回去,脑海中仍然回想着那头狼向他低头示意的一幕,看来动物都是有灵性的。

  沙尕赞已经将全羊烤好,用刀将全羊分解,递给林格妮一条羊腿,林格妮笑道:“大叔,我可吃不了那么多。”

  沙尕赞道:“一定要吃,你那么瘦怎么行,女人一定要结实才好生养。”一句话说的林格妮脸红了起来。

  罗猎拧开酒瓶,林格妮拿了过去先给沙尕赞的搪瓷茶缸内倒满,这一缸就得下去半斤,然后又给罗猎的不锈钢杯子倒上。

  沙尕赞端起茶缸跟罗猎碰了碰,喝了口酒,然后用小刀切了一大块肉塞入口中。老汉果然没有夸大其词,他烤的羊肉外酥里嫩,味道鲜美。林格妮赞道:“好吃!”

  沙尕赞道:“这羊是吃着祁连山的冬虫夏草喝着雪山冰泉长大的,也只有这羊才能烤出最好的味道。”他切下一条羊腿递给了罗猎:“小伙子,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是第一次了,我过去来过,还去过西夏王陵。”

  沙尕赞道:“西夏王陵可不在这里,你们走错方向了,那边都是景区,到处都是游人,没啥意思。这边几乎就是无人区,一年都难得见到一个人影儿。”

  罗猎道:“我记得过去附近还有座天庙吧?”

  沙尕赞道:“也是在王陵附近,重建的,钢筋水泥,压根就不是过去的那座,都是骗游客的。”

  罗猎和林格妮对望了一眼,不禁莞尔。

  林格妮道:“大叔,您不是说这里在爆炸之后被划成禁区了吗?”

  沙尕赞点了点头道:“是啊,可这世上的事情总不能一成不变吧?这里成为禁区大概有二十多年吧,后来部队撤走了,这边就变得更加荒芜了,反正也没什么人来,大家都说这边可能有辐射,再加上这是片不毛之地,谁会无聊到这边来,直到二十年前,我梦到了我爹,梦里他埋怨我这么久都不来看他,于是我就来了,这二十年我几乎每年都要来这边,说起来,你们还是我第一次遇到的游客呢。”

  罗猎笑道:“我们也没想来,可是走错了路。”

  沙尕赞道:“这片沙海气候多变,往往一天之内都可以反复多次,咱们今天遇到的沙尘暴可不小,在这样的天气里轻则迷路,重则陷入流沙,一旦陷入流沙,再好的汽车也别想脱困。”

  罗猎道:“我记得一百多年前这里有过一个叫颜拓疆的军阀头子吧?”

  沙尕赞道:“颜拓疆!是啊,我小时候听我爷爷说过,我们当地人都称他为阎王爷,那还是解放前,他手下有不少的士兵,就驻扎在新满营。”沙尕赞对这一带的掌故非常熟悉,说起来头头是道。

  林格妮曾经听罗猎说起过他当年在这一带的冒险,不过这些事情沙尕赞显然不会知道的。别看沙尕赞已经七十一岁了,可是经历的风浪还是无法和罗猎相提并论。

  沙尕赞的酒量很好,再加上今晚和两位年轻人颇为投缘,他和罗猎将两瓶酒喝了个干干净净,罗猎和林格妮离开石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这场沙尘暴持续的时间很长,直到现在还没有平息的迹象,风力已经到了十级以上,漫天的黄沙混杂在夜色中,将可见度降到了最低,罗猎和林格妮手牵手沿着石屋来到了避风的一面,他们的帐篷就扎在这里。

  两人进了帐篷,罗猎将灯打开了,看到林格妮俏脸红扑扑的,伸手摸了摸暖暖的,担心她生病,关切道:“你脸怎么这么烫?”

  林格妮道:“喝了酒的缘故。”她只喝了几口,加起来也就是一两多点。

  两人钻入睡袋,林格妮缩入罗猎的怀抱中,罗猎探手将灯关了。外面风声呼啸,帐篷内却无比温馨。林格妮小声道:“过去天庙就在这个地方吗?”
替天行盗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titianxingdao/,欢迎收藏
手机看替天行盗http://m.cndxh.com/titianxingdao/替天行盗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替天行盗》版权归原作者石章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左道倾天触鳞捡到一座科技城一世独尊仙宫烂柯棋缘龙神斗尊妖魔战神神魔书超神道术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