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狱等你|完本以及新书发布公告

推荐阅读:大仙武上门女婿天骄战纪重生之最强人生命之途明天下重生之最强剑神都市极品医神魔门败类大奉打更人
  经过了一年时间,我在地狱等你终于画上了句号,非常感谢大家一路对我的支持,我在这里给大家鞠躬道谢了。

  地狱的前后两段主线可以看成是故事的上、下两部,而且风格有着明显的区别,或许有些朋友对这种风格上的转换不太适应,也不是很喜欢,这里真心的和对大家说声对不起。同时也郑重承诺,下个故事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新书黑暗边缘将一直延续表现阴暗人性的写实故事风格。

  下面送上新书的首章序言,先睹为快:

  真实的恐惧源于生活中的一切未知,而最令人感到不寒而栗的,便是那些隐藏在假面具背后的那一张张狰狞、血腥的脸。

  我叫林帆,是刑警重案队的犯罪现场勘查员。加入警队的这六年来,我见过太多血腥、残忍的场面,也接触过太多嗜血的杀人疯子。

  如果你觉得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魔都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怪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reads;

  他们也许是你每天出门时跟你打招呼的友善邻居,也许是小区里一位总是笑呵呵地卖着油条的大叔,也许是个每天只知道低头玩手机的闷声少年不过总会有那么一个特别的时间,这些平日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人会摘下他们的面具,露出他们不为人知的、疯狂、变态的真面目。

  我喜欢找出这些披着人皮的恶魔,更享受处理掉他们的过程,而且我也很擅长做这些事,因为有一个“恶魔”一直跟随着我,并且从未离开。

  从我刚记事的时候起,我就经常会做一个怪梦。在梦里总是有一个大浴缸,浴缸里总是躺着一个全身的女人。她很漂亮,但眼神却毫无生气。而在浴缸的另一端就站着一个斯文、瘦弱的男人,他总是戴着一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黑框眼镜,身上总是穿着一件毫无修饰的白色衬衫,手里却握着一把滴着鲜血的钢锯。

  他一边用力锯着浴缸中的女人,一边冲我微笑着。广告血溅到了他的脸上、身上,把那件白衬衫渐渐染得血红。

  “你喜欢吗过来呀。”

  他会一边用温柔的声音对我说着,一边朝我招手。当我走过去的时候,他便将手里那把沾满了血的钢锯轻轻放在我的手里,然后握住我的手,再将锯子缓缓移向浴缸中的女人

  一直到我七岁的时候,我的妹妹出生了,全家都沉浸在喜悦的气氛当中之中,那个充斥着血腥味的怪梦才渐渐离我远去。

  我的家庭并不复杂,我爸是一名法医,我妈是中学教师。我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还比其他小伙伴多一个可爱的妹妹,可以说我的生活非常幸福。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我考进警校的第二年,我家里发生了一场剧变,这也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的父母在家里被人杀害了,我妹妹也失踪了

  我在几近崩溃的状态下过了半年,而警察却在半年之后给了我又一次打击他们找到了我妹妹的尸体。

  我在警察局的停尸房里见到了她。她的模样完全变了,我几乎都认不出她了。负责案件调查的警官告诉我说,他们是在市郊一所废弃的小屋里发现了她的尸体。当时她的两条胳膊被牢牢锁在墙上,而且死亡时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reads;。

  三个月后,警察以那所废弃小屋为线索终于抓到了囚禁我妹妹的疑凶。疑凶有两个人,一个叫付涛,一个叫许岩超。

  通过dna比对,警方确认许岩超就是性侵并致使我妹妹怀孕的人。对此许岩超供认不讳,但他并不承认杀害我养父母,甚至不承认害死我妹妹。

  至于付涛,他说自己根本不认识许岩超,也坚决否认自己杀过人。但警察知道这两个人都在撒谎,因为付涛和许岩超有着一个最为可疑的共同点他俩在十年前曾在同一所监狱里服刑,而且都是因为我爸找到的关键性证据而将他们送进牢房的。

  七个月后,许岩超被判处无期徒刑,但付涛的判决却由于证据不足而一拖再拖。经历了近两年的“拉锯战”,付涛最终还是因为警方拿不出关键性的证据而被无罪释放,他甚至还因此得到了一笔不菲的赔偿金。

  我爸的同事安慰我说,像付涛这种人早晚会遭报应的。可报应却迟迟没有降临在付涛头上,他甚至在我给家人扫墓的时候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我的面前

  他不屑地看了眼墓碑,然后眯缝着眼睛冲着我点头笑了笑说:“其实你应该也挺恨他们的吧你根本不是他们亲生的,我认识你亲爸,你的事我全知道。现在他们都死了,你是不是应该觉得特别高兴”

  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或者说我根本不想去听,在看见他的那一瞬,我的大脑已经完全被愤怒占据了。付涛,这个杀我父母、妹妹的凶手,为什么法律就没有办法惩治他

  在愤怒的驱使下,我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付涛的鼻梁上,紧跟着我伸手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脸用力地朝我父母的墓碑上撞,直到他的脸被彻底撞开了花。

  我真想宰了他当我抓着他的头,并一下下地撞击着墓碑时,一种莫名的兴奋感竟从我的身体里、从我的血管中向外喷涌着,就像火山喷发一样

  这种诡异的兴奋感突然让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我赶紧停了手,然后飞快地逃离了墓地。

  当天晚上我和几个同学在酒吧喝了个通宵,快天亮的时候我睡着了,而那个在儿时一直纠缠着我的血色怪梦竟再次出现了。

  不过这一次,那个梦发生了一些变化,那个斯文的男人不再温柔,他望着我狰狞地笑着,并不断重复着对我说:“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一边说着,他身上的衬衫也渐渐被血染得鲜红。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被这个梦吓醒,如果不是几名警察冲进酒吧给我戴上了手铐,我可能会一直把这个梦做下去。

  我以为是付涛把我告了,可等我彻底从宿醉中清醒过来后才知道,付涛死了

  他赤条条地死在酒店的浴缸里,喉咙被割开,胳膊和双腿不翼而飞。而我因为当天下午在墓地里跟付涛发生过“肢体冲突”,所以就成了警方的第一怀疑对象。不过酒吧里的监控证明了我整晚都没有离开过,所以我很快便恢复了自由身。

  当天下午我爸的同事来看我,并且告诉了我一起曾经震惊整个东安市的连环凶杀案,也正是从这天开始,我的一生也完全进入了另一条轨迹

  1984年12月到1990年2月初这五年多的时间里,黑龙江东安市接连有十二名年轻女性被杀她们死前都曾遭到性侵害,喉咙被割开,双臂和双腿都被凶手锯掉并被带走了。凶手极为谨慎,警方的调查持续了足足五年才总算有了一点进展。

  就在1990年2月,也就是凶手最后一次作案之后,一名法医在犯罪现场找到了一滴不属于被害人的血而在此之前的十一次凶案中,凶手甚至没在尸体上留下哪怕一滴体液

  只可惜以当年的技术,并没有办法凭这一滴血就锁定凶手的身份。凶手也在这之后选择了偃旗息鼓,这宗连环命案也成为了安东市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宗悬案。

  付涛的死让这宗尘封二十四年的悬案再一次进入了警方的视野之中,虽然死者并不是年轻女性,但现场的状况却跟二十四年前的连环凶案如出一辙但最后警方还是认定这是一起模仿犯罪,他们认为有人故意模仿二十四年前活跃在东安的断肢狂魔,但凶手作案的动机却无从知晓。

  然而我心里清楚得很,杀死付涛的并非模仿犯,他就是那个曾经让东安市陷入一片恐惧的男人,也是不只一次地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男人

  之前从我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但付涛的死却在我的大脑中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一直盘踞在我脑中那一切并不是一场梦,那个手握钢锯的男人跟我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

  付涛说我并不是我父母亲生的,那我又是谁

  我想查清楚关于我的一切,但这之前我还必须想办法解决另一个更加令我感到困扰的麻烦。

  从付涛被杀的那天起,那血色的画面便没日没夜地在我眼前萦绕,那个穿着血色衬衫的男人也总是重复着那句“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这句话就像魔鬼的低语一样在蛊惑着我,渐渐的,我连呼吸都开始感到不顺畅,一股憋闷的感觉始终压在我的心口,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只有进入那个红色的梦里,我才能暂时缓解,而只要我醒来,那憋闷、压抑的感觉就会再次向我袭来。

  我尝试了各种方法想排解这股压抑,比如强迫自己睡觉。但后来我发现了一个更好的方法,就是回忆我在墓地里狂揍付涛的那一幕。每当回想起那一拳一拳的躁动,我便能完全摆脱那种憋闷的感觉,甚至我全身的每个细胞都感觉舒畅起来。

  随着回忆的次数越来越多,当时的画面也变得越发清晰、真实,而那股曾经令我感到恐惧的兴奋感也随之而来,并将我彻底吞噬。

  有时候我甚至会产生一种可怕的冲动,想真的抓一个人来痛揍一顿,好让自己能够更真实地再体验一次那种特别的快感。但我的理智还是很尽责地告诉我这是错的,我并不能这样做。

  可同样也是我的理智在不断向我提出另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我到底还能撑多久

  付涛的死显然唤醒了我灵魂深出的某种东西,那东西一直徘徊在最黑暗的边缘我知道我的理性迟早会被那东西、被那股扭曲的所吞噬。

  幸运的是,现在六年已经过去了,我平稳地迎来了人生的第三十个年头。在过去的六年里我终于找到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来控制我灵魂中扭曲的那一部分。我并不知道在新的一年里会有什么在等待着我,正如命运的大门朝你敞开时,很少有人听到它的声音。

  ,
我在地狱等你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wozaidiyudengni/,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在地狱等你http://m.cndxh.com/wozaidiyudengni/我在地狱等你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在地狱等你》版权归原作者木人高秋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数风流人物沙盒世界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漂流教室史上第一女反派茅山术之捉鬼高手鬼事代理人星战归途一代风流女寨主柳如风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