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魔神|第五百五十三章 扶桑的觉悟

推荐阅读:大仙武上门女婿天骄战纪重生之最强人生命之途明天下重生之最强剑神都市极品医神魔门败类大奉打更人
  共和纪元2842年十月二十日,中午一点。

  灵平安右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左手抱着自己宠物,终于是回到了自己的家。

  他走到门口。

  看了一眼隔壁。

  蔡婶不见人影,偌大的早点铺,也早早的拉下门了。

  不远处的路口,一块全新的广告屏,在不断播放着妖都王氏集团的招聘广告。

  耳畔,有着扩音喇叭在反复播放着共和派大学士成明理的讲话。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我们的国家,必须将教育列为首位!”

  “集中一切资金,发展和完善我们的教育业,大力推动公共教育、成年教育及职业技能再教育!”

  “就像太祖所说: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是贫困,而要解决贫困问题,就必须依靠教育!”

  “故此,在下不才,已就我国教育现状及未来发展,写了一本书……”

  灵平安听着,笑了一声。

  共和派遇到问题就是这样的。

  条件反射,就要从教育上想法子。

  这也是共和派的路径依赖了。

  历史上,联邦帝国的三个黄金时代,都是共和派主政下的教育大发展奠定的基础。

  所以,共和派每到大选,都是先鼓吹教育。

  教育、减税、大兴土木。

  共和派的三板斧。

  而与之相比,大同派喜欢的是福利、加税还有放松监管。

  相信那只看不见的手,相信士大夫君子的道德。

  只是……

  他微微翘起嘴唇来:“话都是说的很好听的!”

  “就是能不能落实啊!”

  如今的他,眼界早已经不同于常人。

  在许多事情上,便是不开动脑筋,不发散思维,都常常可以看破事物的本质。

  所以,广播里的侃侃而谈,落在他耳中,一个字都不信。

  又要发展教育,又要减税,还要大兴土木。

  你共和派的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央行才刚刚放水,现在又来?

  真当央行是你家开的?

  拿着钥匙,他打开房门,拉起卷闸门。

  熟悉的家,便出现在眼前。

  门口的沙发上,一尘不染。

  地板干干净净。

  就连两侧墙壁上的海报,也依旧崭新。

  视线尽头,一排排的书架,并排的摆着。

  他笑了起来,将自己的猫放到地上。

  然后转身看了看那扇已经超期服役很多年的玻璃门。

  他把行李箱放到门口,然后走到柜台里,舒服的坐下来。

  背靠着椅子,他的眼睛,看向电脑。

  “终于回来了!”他说:“还是家里舒服呀!”

  他拿起放在柜台一角的那个青铜饕餮,随手丢进了抽屉里。

  然后拿着遥控,习惯性的打开电视机。

  电视上,正在播报着新闻。

  “锡兰女王加冕仪式,今日举行……”

  电视上出现了风景秀丽的锡兰王国航拍景象。

  “尽管天竺混乱依旧,但锡兰的稳定,却似乎并未受到影响……”

  “来自天下各国的王室代表及驻锡兰大使,受邀出席了加冕仪式!”

  “大夏天子特使,领宫内大臣张惠阁下,奉命监督了加冕仪式的程序……”

  “并依照传统,向女王表达了大夏皇室的祝福!”

  “锡兰女王感谢了特使阁下及天子陛下的祝福,并表示,锡兰王国将始终牢记大夏的恩情,锡兰与大夏之间的联系,是血与火铸就的,锡兰将坚定的站在大夏一边,为天竺洋的和平与稳定,贡献自己的力量!”

  灵平安看着新闻,有些迷迷糊糊。

  他昏昏欲睡。

  便打着瞌睡,慢慢的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天色已经黯了下来。

  而电视则依旧在放着新闻。

  “受天子委托,柔安长公主殿下,从今日开始,出访新罗、扶桑、兰芳、暹罗、三佛齐、锡兰等传统友好邻邦!”

  他使劲的甩了甩头。

  然后打开灯,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

  七点了。

  他轻轻吁出一口气。

  “看样子,我以后白天都大概率会这样了!”

  自从前天在帝都开始瞌睡后,他就是这样了。

  白天迷迷糊糊,晚上神采奕奕。

  标准的夜猫子。

  他的作息,似乎开始颠倒并紊乱起来。

  比较有意思的是,他可以靠主观意志来调控。

  也就是说,他只要暗示自己,不要瞌睡,就能不打瞌睡。

  但他在实验过一次后,便毫不犹豫的将这个事情给按下去了。

  他不想节外生枝。

  站起身来,他走到门外。

  小巷子里的路灯都已经亮了起来。

  就是,没什么人。

  冷冷清清的。

  灵平安伸了个懒腰,道:“回家的感觉真好!”

  这些天在帝都,真的不自在。

  而且……

  懂的东西太多了。

  这不好。

  还是回来好!

  啥都不管,只要躺着就行。

  回过头来,灵平安就看到了,几个影子,在抬着一台什么东西,嘎吱嘎吱的走在他家的楼梯上。

  再仔细一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方才所见,似乎是错觉。

  但他知道,那是真的。

  他的卧室,马上就要多一台游戏舱了。

  在外面的马路上,走了几个来回。

  灵平安终于还是回了家。

  他想了想,从抽屉里拿出那包茶叶。

  然后给自己泡上一杯茶。

  慢慢的喝着已经很久没喝的茶水。

  “还是家里的茶好喝!”他说道。

  与家里的一比,帝都的一切饮品,都是水。

  一杯茶入喉,他感觉有些兴致了。

  便打开电脑,开始码字。

  存稿,差不多耗尽。

  是时候工作了。

  再怎么说,还是得赚钱呀!

  ………………………………

  几乎是在灵平安开始码字的时候。

  海的另一边,扶桑王国的京都伏见城中,却是另一番光景。

  “新罗人抢先一步……”

  “我们太被动了!”如今的扶桑首辅本田多忠看着满座的大人物缓缓说道:“这可不行!”

  “若被新罗人抢先了……”

  “咱们就要亡国灭种的!”

  自东方的大夏兴盛之后,扶桑与新罗之间,便是对立。

  这不需要任何人鼓吹、怂恿。

  这纯粹是地缘政治的结果。

  看地图就能知道!

  对扶桑来说,最大的威胁,永远是与自己隔海相望的新罗。

  同理,对新罗而言,也是如此。

  薄薄的对马海峡,真的就是一衣带水。

  即使是在几千年前,划着木筏子的先民,就能顺着洋流,互相攻打。

  至于现在……

  无论新罗还是扶桑的超凡者,都可以早上从本土出发,打完对面的草谷,中午来得及回来吃饭。

  这还是双方都已经放弃了常规军事,只保留基本的治安警察的情况下。

  要是双方都有着导弹、战机这种东西。

  十几分钟就能打到各自的核心。

  这谁受得了?

  反正,扶桑和新罗没人受得了。

  所以,对扶桑人来说,新罗人抢先,就意味着自己的失败。

  上纲上线一点,甚至可能导致亡国灭种。

  而且是不需要武力,内部自动崩塌的那种亡国灭种。

  扶桑的百姓,会用脚投票,搬去新罗。

  甚至,从新罗迎立一位国王回来。

  反正,所谓的万世一系这种鬼话,也就骗骗过去没读过书的农民。

  现在这时代,还能骗得了谁?

  网络上,扶桑的喷子开口就是:这样的扶桑,谁爱谁就去爱,别带上我!

  这些家伙之所以现在还留在扶桑,不过是东海太宽,游不过去罢了。

  但若是新罗王国有机会并入大夏。

  那么,扶桑的男儿游不过东海,难道还游不过对马海峡?

  哪怕不会游泳,扎个皮筏子,乘着潮水划过去总会吧?

  是故,本田多忠的话,立刻就引起了在座的华族们的讨论。

  众人互相议论着。

  议论来议论去,最终演变成了互喷。

  什么‘德川马鹿’、‘长洲走狗’张口就来。

  几乎就要在首辅面前上演全武行了。

  本田多忠实在看不下去,连忙咳嗦了几声,训斥道:“大胆!你们这些家伙,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首辅放在眼里?”

  华族们这才连忙俯首谢罪:“尊前失仪,请首辅大人治罪!”

  本田多忠看着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他这个首辅,说是所谓的‘摄政关白’,但实则只是个傀儡。

  手里面压根没有什么实权,纯粹靠着来自大夏的认可和王室的支持,勉力的当着糊表匠。

  但扶桑自古以来,因为地理的缘故,就是一盘散沙。

  不然哪里还轮得到王室来万世一系?

  平氏和源氏早就取而代之了。

  现代以来,灵气复苏后,就更是如此。

  关东和关西,分别是大同派思想和共和派思想的支持者。

  而华族们,则基本和过去的大名没区别。

  准确的说,如今的华族(超凡者),实际上就是过去的大名。

  大家各自占着一块地盘。

  谁都不鸟谁。

  中央很多时候,就是一个调解矛盾的机构。

  这还是看在有大夏皇室背书的基础上。

  不然,所谓的首辅,也就是个过去德川家用来擦屁股的关白。

  所以,本田多忠看着这些华族服软了。

  他也就语气一松,道:“各位也不必再争了!”

  “不瞒诸君……”

  “那新罗只不过是有个南庆君,一时得幸而已!”

  “往后还能不能有幸受宠,还是未知呢!”

  “礼宫义子内亲王殿下,曾派人回来告知我:我扶桑亦有着女子,受用于那位尊前,甚至……关系匪浅!”

  华族们听着,终于各自安静下来。

  一位华族问道:“不知是哪位如此有幸,居然得蒙这样的恩宠!”

  “我们一定要去拜见!”

  其他人纷纷道:“是啊!是啊!一定得去拜见!”

  本田多忠看了这些家伙一眼。

  他自是明白,这些家伙的想法。

  抱大腿,人之常情。

  加上,扶桑本身有着一个巨大的炸弹。

  那位太阁殿下,阴魂不散。

  羽衣狐虽然在封印中,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破封。

  一旦其破封,肯定要唤醒太阁。

  然后,血洗扶桑。

  所有华族一个都别想跑!

  那位太阁殿下,仅仅是几个念头溢出,就搞死了好几位大阴阳师。

  祂若真的苏醒。

  基本上就是富士山喷发,扶桑沉没。

  这些年来,扶桑总是地震不断,就未尝不是那位太阁殿下,在搅动扶桑的地脉的缘故。

  而祂一旦苏醒。

  平民兴许还能跑。

  华族一个都别想。

  会被祂吃掉的。

  这也是扶桑华族为什么比新罗的两班团结的缘故。

  不团结,大家都要死。

  只能死死抱团,苟延残喘。

  总而言之,比起新罗。

  扶桑人就是住在一颗大号核弹上。

  一个不小心就要全体升天。

  想跑也跑不掉。

  因为都被锁定了啊!

  他们的祖先都沾着丰臣家的血!

  “你们呐!”本田多忠摇头道:“就别想着打扰那位大人的生活!”

  “她可是肩负着我们所有人命运啊!”

  “若是因为你们的缘故,打扰了那位大人的生活,导致什么后果……”

  “你们就是切腹,也难辞其咎!”

  华族们听着,互相看了看。

  他们看着本田多忠,问道:“那么首辅大人……”

  “您这次召集我们……”

  “想做什么?”

  本田多忠看着这些人,道:“我这次召见诸君,是得了礼宫义子内亲王殿下的旨意!”

  所有人立刻全体匍匐。

  “殿下说了,虽然我们也有着一位大人与那位公子亲近……”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坐着、等着……”

  “我们必须想办法自救!”

  “必须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来!”

  “礼宫义子殿下近日一直在帝都活动……”

  “通过殿下与大夏长公主之间的交流与活动……”

  “以及对大夏各方势力的试探与咨询……”

  “目前来看……”

  “亲王殿下相信,大夏方面目前是缺一个重要帮手的!”

  “而亲王殿下希望我们扶桑勇敢的充当起这个帮手的角色!”

  华族们听着,纷纷抬头。

  大夏联邦帝国,自然不是普通人眼中所见的那般人畜无害,以礼仪忠孝仁义为纲的国家。

  这很正常——大人都这样,何况是大国?

  只不过,夏人和他们的皇帝一样,非常的傲娇。

  他们通常不会直接表露自己的意图。

  而是通过种种操作,暗示各方去按照他的意图行事。

  做好了,大大有赏!

  就像如今的扶桑农业出口补贴和工业进口优待。

  根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通过外交努力获得的。

  扶桑人为此可是付出了血的代价!

  南周解放战争,扶桑派出了二十万的义勇军。

  更组成了四支扶桑人民义勇师,直接参与战斗。

  数万扶桑人埋骨南周,其中包括了一千多名华族!

  战后论功行赏,才有今日扶桑的青山绿水和宽厚的优待。

  当然,明面上,这些事情永远不会拿出来说。

  但华族们心知肚明。

  于是,有华族问道:“什么样的帮手?”

  本田多忠道:“打人的帮手!”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时代变了!”

  “随着噩梦慢慢走向前台……过去的国际秩序面临剧变!”

  “而王师面临的挑战也会增多!”

  “大夏方面,对外开战或者说干涉的阻力却非常大!”

  “况且,王师是什么军队?”

  “仁义之师,道德之师!”

  “好多事情,王师做不得的!”

  华族们纷纷点头,这一点他们门清。

  当年的南周战场上,大夏王师可是出了名的彬彬有礼,抓到战俘都是优待,秦陆人直呼:骑士精神在东方。

  但战争总是残酷的。

  总要有人去做脏事。

  彼时,扶桑人还没有想通,也想着彬彬有礼,展示扶桑精神面貌。

  谁料,新罗人如狼似虎,拼了命的抢着干脏活累活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以至于秦陆人看到穿着新罗衣服的军队就两腿打颤。

  于是,战后,新罗是少数可以承接来自大夏的产业转移的国家。

  如今,新罗的电子产业和半导体产业,都是靠着大夏的产业转移建立起来的。

  所以,新罗人口可以有一个多亿。

  而扶桑却只能养活八千万。

  这就是差距。

  更重要的是,新罗的两班,还可以直接去大夏本土定居,拿着大夏户口本,当大夏寓公。

  扶桑华族们,却很少能有这样的资格。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本田多忠一开口,华族们的呼吸就急促起来。

  “您的意思是?”他们急切的问道:“大夏方面会准许我们组建军队?”

  “嗯!”本田多忠点头:“欲治乱世,纯靠道德和仁义是不行的!”

  “还是要靠铁与火!”

  “但王师终归是王师!”

  “所以,我们要勇敢的承担起责任来!”

  “不瞒诸位……”

  “我们在锡兰方面,已经得到了消息……锡兰的那位女王,已经命令其内阁,从今年开始扩军!”

  “并已经和大夏方面谈好了引进三百架先进战机和培训三千名超凡者的事情!”

  “只待协议公布了!”

  “我们得抓紧起来才行!”

  “不然……各国反应过来,就都会来抢了!”

  锡兰素来是大夏的打手!

  别看锡兰人天天卖惨,但他们混的可不差。

  区区岛国,凌于天竺之上。

  动不动就派出空军,对天竺的某些势力进行斩首。

  锡兰危机后,他们已经执行了数百次斩首空袭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

  也就是最近十余年,随着那位都督强势崛起。

  锡兰人才偃旗息鼓,开始安静。

  但年长的人都记得,二三十年前,锡兰的空军,可是号称天竺洋上的蜜獾。

  逮谁咬谁。

  如今,局势不安。

  大夏终于再次松开了锡兰的枷锁。

  想必很快,锡兰的空袭,就要再次响彻于天竺大陆。

  而空袭之时,大夏的将军会‘恰好’对锡兰进行友好访问。

  
我真不是魔神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wozhenbushimoshen/,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真不是魔神http://m.cndxh.com/wozhenbushimoshen/我真不是魔神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真不是魔神》版权归原作者瞎眼的韭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数风流人物沙盒世界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漂流教室史上第一女反派茅山术之捉鬼高手我在地狱等你鬼事代理人星战归途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