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司马|第366章:联军会议【二合一】

推荐阅读:帝霸上门女婿陆鸣至尊神殿叶辰孙怡夏若雪元素领域超神机械师替天行盗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带着农场混异界
  『PS:非常感谢“Lwsfz”书友的五万起点币打赏~』

  ————以下正文————

  魏王遫六年四月初,齐燕两国代表同时抵达魏国的都城大梁。

  燕国的代表蒙仲非常熟悉,因为正是他的好兄弟乐毅。

  至于齐国派来的代表则有两人,一人乃是齐国上将田触,继田章之后最被齐人所看好的将领;而另一人则是盖公陈戴,又叫田戴,乃齐国的公室出身,虽身份尊贵不比身为齐宣王之孙的田文,但倒也是齐国的老牌邑公,只不过并不是很出名,以至于别说蒙仲不清楚此人,就连翟章、暴鸢、李兑等人也不是很清楚。

  四月初二,魏国国相田文于府上设宴,宴请此番参与讨伐秦国的诸国代表,并针对讨伐秦国之事,与众人展开商议。

  这场会议,除组织者之一的田文以外,魏国总共有三人参与,即魏国大司马、邺城令翟章,河东守公孙竖,以及蒙仲这位郾城君,不过考虑到翟章年势已高,这位大司马应该只能作为策略的制定者之一,无法亲自率军攻打秦国。

  魏国军队的统帅,十有八九在公孙竖与蒙仲二人之间选出。

  正如蒙仲所猜测的那样,为了拉拢赵国,在会议的最初,田文就把联军统帅的职位让给了赵国的奉阳君李兑,邀请后者来制定讨伐秦国的具体章程。

  在田文的谦让下,奉阳君李兑在一番假意退让后,便笑纳了联军统帅的职位。

  不得不说,李兑确实很需要这个职位,毕竟上回他协助齐国攻打宋国,着实是让他损失惨重,陶邑失利姑且就不提了,要命的是,赵王何还趁此机会夺回了一部分权势,且借助赵贲重新掌握了邯郸以及赵国的朝政,使得李兑无法再把持国政。

  别看现如今李兑依旧是赵国的国相,可如今他的国相之位,赵王何一言就能罢免——当然,必须是在李兑犯下过错的情况下,否则赵国的国民多少会质疑赵王何的这个做法。

  总而言之,李兑想要保住他的赵相之位,就必须做出实在的成绩,使赵国获利;否则,倘若他犯下了过失,那么赵王何就能顺理成章地罢免他。

  而此次讨伐秦国,就是奉阳君李兑一次极好的机会,只要他能击败秦国,于情于理赵王何就都不能动他的国相之位,顺便李兑还能报复秦国。

  不得不说,虽然秦魏两国是一起救援宋国的,且随后也是一起试图逼迫他退让赵相之位,但魏国事后很快就道了歉,还将河阳、姑密两片封邑献给了李兑的儿子李跻作为赔礼道歉,可秦国却丝毫没有道歉赔礼的意思。

  既然如此,李兑当然要跟秦国算算这笔账。

  “承蒙魏王与薛公看得起,委任老夫作为此次联军的统帅,老夫深感惭愧,在老夫看来,论带兵打仗老夫远不及在座的诸位。但既然魏王、薛公以及诸位看得起老夫,老夫也自当为我联军尽心尽责,以回报诸位的信赖……”

  在会议的最初,奉阳君李兑当众说了一番场面话,继而当仁不让地接受了联军统帅的职位。

  接了联军统帅的职位后,下一步自然是挑选诸国的参战将领,比如说郾城君蒙仲,像这等能给己方带来极大优胜机会的将领,自然是不能错过的,哪怕魏国自己不提起,李兑自己也会提起。

  这不,李兑在环视了一眼在座的诸人后,笑着说道:“虽我联军声势浩大,必定能使秦国畏惧,但老夫以为,我联军还是需要派一位勇将担任先锋……”

  说到这里,他将目光投向蒙仲,笑着说道:“老夫觉得,郾城君就很适合,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听到这话,似翟章、公孙竖、暴鸢,皆笑而不语,毕竟蒙仲在带兵打仗方面的才能,他们皆心知肚明。

  在他们眼中,蒙仲应该是他们这圈人当中最擅长用兵的将领了——唯独蒙仲自己清楚,在场众人当中,还坐着一个与他不相上下的乐毅。

  当然,无论是蒙仲也好,乐毅也罢,都不会暴露这件事,毕竟这会引起齐国的警觉。

  毕竟在上回齐燕联军讨伐宋国的战争中,乐毅的表现可以说是相当的水,让人很难相信这其实是一位极善用兵的将领。

  “郾城君,你意下如何?”李兑问蒙仲道。

  蒙仲微微一笑,抱拳说道:“在下不才,亦愿意为我联军贡献一份微薄力量。”

  “郾城君太过谦了……”

  李兑闻言心中大定,捋着胡须笑着说道。

  在选定了前军大将之后,接下来就是挑选左右两军的大将,李兑想了想,起初推荐了齐国的盖公陈戴,没想到陈戴却推辞了,他摆摆手说道:“在下从未与秦国的军队打过仗,怕不知深浅拖累了诸位,还是由公孙郡守与暴司马担任左右大将吧。”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微微皱了皱眉,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陈戴。

  要知道,在座诸人在联军的职务,跟日后与秦国开战后其麾下军队于战场上的位置息息相关,绝非仅仅只是一个职务。

  就拿蒙仲来说,既然蒙仲接受了联军的前军大将这个职位,那就意味着他将最先与秦军交战,而此时齐国的盖公陈戴却退却了左右将的职务,这岂非就意味着齐国其实并不想跟秦国交战?

  这不,脾气素来就不好的翟章当即就冷笑着说道:“老夫观盖公的态度,似乎贵国并不希望与秦国交兵,既然如此,贵国何必蹚这趟浑水呢?”

  听了翟章的话,暴鸢亦用嘲讽的目光看向陈戴与田触二人。

  甚至就连田文,亦用不屑地目光瞥了一眼陈戴、田触二人,不过倒没说话。

  不得不说,此次秦齐互帝,齐国前前后后的举动,早已被世人视为了笑话。

  其实在场众人都知道齐国此次参与联军的原因,因为齐国怕了。

  前段时间,当齐王田地同意了秦国国相穰侯魏冉的建议,与秦国相互称帝之后,感觉到危机的魏、韩、赵三国,就渐渐出现了相互抱团的迹象,缔结三晋之盟仿佛就在眼前,在这种情况下,齐国慌了,以至于在称帝仅仅两个月后,便慌慌张张地废除了帝号,还倒打一耙号召中原诸国联合起来讨伐秦国这个大逆不道、居然敢公然称帝的诸侯国,不得不说,齐国的做法,简直就是刷新了世人的三观,让世人明白了什么叫做两面三刀。

  齐国的信誉,因为这件事已经跌到了低谷。

  但即便如此,中原各国还是接纳了齐国,原因就在于秦国的威胁要比齐国来得大,不管齐国是出于什么原因背叛了与秦国的盟约,只要齐国愿意跟中原诸国一起讨伐秦国,各国还是可以忽略这件事。

  可就目前来看,似乎齐国参与联盟的目的,只是为了避免被三晋针对,其本身并不想在讨伐秦国这件事上出力。

  在这种情况下,翟章自然就坐不住了:假如你齐国只是来装装样子的,那我联军要你做什么?

  当即,暴鸢便居心不良地说道:“仔细想想,贵国这段日子的举动,若是叫人费解……先是与秦国结盟,相互称帝,继而又背弃秦国,号召诸国讨伐秦国……我原以为是贵国回心转意,但就目前来看,似乎贵国是假意投靠联军,欲叫我联军与秦国拼个高下,好趁机从中获利……”

  说到这里,他环抱着双臂摇了摇头,借此表示他不信任齐国的立场。

  见此,盖公陈戴连忙解释道:“暴大司马误会了,我齐国绝非不愿与秦国交战,只是我与田触,此前从未与秦国的军队交过手……诸位想必都知道,此前我齐国率军与秦国交兵,皆是由章子率领,但章子年事已高,更何况多年统兵征战,落下不少隐疾,眼下正在封邑养病……在下这不是怕拖累了联军嘛,奉阳君,您说是不是?”

  见陈戴将话题抛给自己,奉阳君李兑淡淡一笑。

  从主观出发,他当然是倾向于翟章、暴鸢二人的猜测,对齐国这次讨伐秦国抱持深深的怀疑,只不过他素来与齐国交好,自然也不好太过于得罪齐国。

  想到这里,他不动声色地说道:“盖公所言极是,此番匡章不能出任联军的统帅,着实令人遗憾,而盖公与触子此前从未与秦国交兵,确实很有可能遭秦军利用这一点,不过不要紧,只要我等齐心合力,莫要被秦国有机可趁,还是有很大的胜算……老夫觉得嘛,单单郾城君麾下的军队,怕是不足以与秦军交战,我觉得公孙军将应当调一部分精兵到郾城君帐下,而如此一来,公孙军将麾下的军队,就不足以担任侧翼了,盖公正好填上这个空缺……”

  听到这话,公孙竖瞥了一眼陈戴,似笑非笑地说道:“奉阳君所言极是。……郾城君虽然悍勇,但兵力不足以担任前军,在下方才就在想,将一部分军队调到郾城君帐下,如此一来,在下的兵力就不足以担任侧翼了,由贵国顶替,在下觉得恰到好处。”

  话音刚落,暴鸢亦是出言附和。

  见李兑、公孙竖、暴鸢三人皆态度一致,盖公陈戴面色稍稍有些难看,支支吾吾、态度迟疑,见此,翟章眯了眯眼睛,故意说道:“盖公,明明是贵国号召诸国讨伐秦国,可老夫观你态度,似乎贵国并没有要讨伐秦国的意思啊……难道贵国只是怕惹得天下非议,是故才废除帝号,私底下却仍与秦国暗通?”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纷纷看向盖公陈戴,神色大多似笑非笑,充满了嘲讽意味。

  见此,盖公陈戴面色微变,正色说道:“翟大司马何出此言?我齐国……”

  他刚说到这,就听田触淡淡说道:“在下冒昧插一句嘴,我大齐此前选择与秦国结盟,只是因为不想再得罪秦国……齐秦两国的恩恩怨怨,那是宣王那一代的事了,就当代而言,秦国事实上并未与我大齐有直接的冲突,因此我国选择与秦国改善邦交,这不是什么值得争议的事。……扪心自问,魏韩两国若不是被秦国逼得没有办法,同样也会选择与秦国交好,不是么?是故,诸位不必时不时地拿我国与秦国结盟这件事说项,这不是什么值得争议的事。”

  这一番直白的话,倒还真说得翟章、暴鸢、公孙竖等人哑口无言,就连蒙仲都有些惊讶地多看了田触几眼。

  而此时,田触环视了一眼在场众人,又说道:“然而,我大齐最终还是选择与诸国站在一起,这不是为了我大齐,而是为了整个中原的稳定。……为了整个中原考虑,我大齐最终还是决定与秦国决裂,决定与秦国交恶,这已足以证明我大齐的立场。……盖公之所以退却左右军大将的职位,乃是因为盖公与在下此前从未与秦国交过手,怕我等不知轻重,拖累了联军,却没想到因此惹来了诸位的怀疑……既然如此,也罢,左右军大将便由我大齐的军队担任……”

  倘若说田触前半段话确实让翟章、暴鸢、公孙竖等人无言以对,那么后半段话,众人只是笑笑听过就算。

  什么叫做为了维持中原的稳定?你齐国分明就是怕赵、魏、韩、宋四个国家联合起来后第一个就攻伐你齐国,毕竟到那时,以秦国的一贯做派,必然会坐视赵、魏、韩、宋四个国家进攻你齐国,充其量伺机偷袭魏韩两国。

  不过考虑到目的已经达到,在场众人倒也没有谁站出来揭穿。

  这不,奉阳君李兑就跟没有瞧见方才的争议似的,笑呵呵地就揭过了方才的争议,笑着说道:“触子说得这番话,说得很好,讨伐秦国之事,乃是齐国最先提出,确实不应当再怀疑齐国在这件事上的决心……既然触子都同意了,那么,就由齐、韩两国军队担任联军的左翼与右翼,两位有意见么?”

  “并无异议。”暴鸢笑着说道。

  “触子?”奉阳君李兑微笑着看向田触。

  可能是因为连一向与他齐国交好的奉阳君李兑都不帮自己,田触面色有些不佳,点点头淡淡说道:“那就依奉阳君所言吧。”说到这里,他好似不甘心般,颇有深意地说道:“事实上,要说私通秦国,不应该是宋国么?看,这次组建联军,宋国干脆都不派人参与,相比较怀疑我大齐,我想诸位应该怀疑一下宋国的态度。”

  “……”

  听到田触这话,翟章、公孙竖、暴鸢、田文、蒙仲几人,皆神色各异。

  “薛公、翟大司马,贵国从始至终盯着我大齐,为何却姑息了宋国呢?在下认为,宋国才应该是最值得怀疑的那个吧?”田触似笑非笑地说道。

  话音刚落,就见蒙仲淡淡说道:“在下觉得,这大概是因为宋国并没有背叛盟友的习惯吧。是故宋国相对更值得信任。”

  “……”

  田触皱了皱眉,转头看向蒙仲,眼眸中浮现几分不悦之色,似乎想要发作。

  可当他看清楚出言嘲讽的人乃是蒙仲后,他嘴唇微动,生生将呵斥的话又咽了回去。

  对于蒙仲,他还是有些畏惧的,毕竟仔细算算,祝柯之战、逼阳之战、郯城之战,他迄今为止已在蒙仲手中栽过三回,且一次比一次败得惨,这使得他在蒙仲面前没有多少底气。

  只见在盯着蒙仲看了片刻后,田触忽然哂笑道:“郾城君乃是宋人,自然为宋国说话,不足以使人信服!”

  “触子这话,并未以偏概全。在下素来是就事论事,在信誉这点上,贵国确实不如宋国。……当年贵国与赵国相约共击秦国,结果待赵国兵败于秦国时,伺机偷袭赵国;后又与中山国结盟,意图牵制赵国,结果待赵国攻打中山国时,又伺机进攻中山国;随后又与燕国结盟,结果又趁燕国内乱之际,试图吞并燕国……反观宋国,当年赵主父初登位时,诸国诘难,赵主父联合韩、宋两国抗击诸国,自此之后三十余年,赵宋两国邦交稳固,从未有过一次交恶……这信誉,是否是胜过贵国?”

  田触听得满脸阴沉,冷冷地反驳道:“我听说郾城君乃是章子的师弟,既然如此,应当知晓章子唯一的败绩从何而来。”

  章子,即田章,他此生唯一的一场败绩,即濮上之战时被秦国的名将嬴疾所击败,至于原因,就在于宋国军队的突然后撤。

  可以说,田章那次确实是被宋国军队背叛了,但从国与国的角度来说,宋国却没有背叛齐国。

  这不,面对着田触的强力反驳,蒙仲不慌不忙地说道:“我听说,那次是齐宋两国相约讨伐魏国,魏国不敌求救于秦,秦国派来援军,随后宋国退兵、齐军战败。……据在下所知,齐宋两国自剔成君之后,就从未结盟,当时一起攻伐魏国,一来是利益所驱,二来只是为了报复魏国曾经对宋国的讨伐,随后待秦军派兵救援魏国时,宋军撤退……秦宋两国本就是盟友,宋国不愿跟盟国的军队作战,就此撤退,这有什么问题么?……这只能说明,因利益而联合的乌合之众,最终抵不过盟约,并且,宋国是守信的国家,在利益与信誉之间,最终选择了信誉。”

  听到蒙仲的话,翟章、公孙竖、暴鸢等人想笑却又不好笑,毕竟这件事牵扯到他魏国。

  但话说回来,把自己的义兄田章,以及自己的故国宋国都比作因利益而结合的乌合之众,想来这世上也只有蒙仲说这话才不至于引起双方的反感。

  “不愧是道、名、儒三家弟子,我辩不过你。”

  盯着蒙仲看了数息,田触冷笑着说了句,继而闭着眼睛不再说话。

  想想也是,打又打不过,说也说不过,他还能怎么办?

  在屋内众人心思各异的笑容中,蒙仲亦盯着田触看了片刻,继而陷入了沉思。

  不得不说,宋国这次拒绝参与联军的做法,其实蒙仲也感觉有点奇怪,但他并不认为宋国与秦国有什么私底下的约定,毕竟在秦国与魏国之间,宋国肯定是支持魏国的,其中的利害,当初他在驰援宋国时,就已经跟宋王偃以及他义兄惠盎说得很清楚,并且在他讲述利害之前,宋王偃与惠盎就是站在魏国这边的。

  而这次宋国并未参与联合讨伐秦国的行动,他仔细想想,觉得可能有因为两个原因。

  其一,在有余地的情况下,宋国还不想跟秦国彻底撕破脸皮。

  这一点无可厚非,其实中原各国都是这样,就拿抗击秦国态度最坚决的魏国来说,若非魏国正巧位于秦国东进中原的路线上,注定与秦国不能共存,魏国会如此坚决的抗击秦国?不可能的!

  因此在有余地的情况下,即魏国还未遇到危机的情况下,宋国并不会彻底与秦国撕破脸皮。

  更别说秦国才刚刚帮助宋国击退了齐国的进攻,宋国怎么有脸倒转枪头加入联军,与联军一起攻打秦国呢?

  其二,大概就是宋国对齐国仍有所警惕,生怕齐国这次号召诸国讨伐秦国只是一个幌子,目的是骗中原各国与秦国交战,期间趁机再次攻打宋国。

  到那时,宋国的军队远在讨伐秦国的途中,本土遭到齐国进攻,又怎么能守得住呢?

  『幌子……么?』

  在接下来的会议中,蒙仲并没有听奉阳君李兑详细讲解讨伐秦国的具体策略,而是一个劲地盯着田触与盖公陈戴这两个人猛瞧,看得后二者又有些浑身不适。

  不得不说,其实在此之前,蒙仲也觉得齐国在秦齐互帝这件事上的处理方式简直就是贻笑大方,平白无故给世人添了一桩笑料。

  但今日盖公陈戴与田触二人的态度,却让蒙仲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

  十月与秦国结盟,相互称帝,十二月自废帝号,且倒打一耙反过来号召中国诸国讨伐秦国,虽说背叛盟友几乎已成为了齐国历来的习惯,但也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吧?

  哪怕就是担心三晋重新联合,你齐国自废帝号不就完了么?让魏、赵、韩三国去讨伐秦国,你齐国隔岸观火,多好?何必号召中原各国讨伐秦国?这不是彻彻底底地将秦国给得罪了么?

  难道齐国的君臣都是蠢材?

  还是说……

  忽然,蒙仲打断了正在安排策略的奉阳君李兑,沉声问田触道:“触子,还不知贵国这次出兵几何?几时能与联军汇合?”

  “……”

  整个屋内鸦雀无声,似田文、李兑、翟章、公孙竖、暴鸢等人,皆不约而同用奇怪的目光看了一眼蒙仲,继而又顺势看向满脸错愕、似乎有些被问懵的田触。

  而同时,从始至终没有发言,一直环抱着双臂闭目养神的燕国将领乐毅,此时微微睁开眼睛,不动声色地

  看了一眼蒙仲。

  『……』

  抿了抿略有些发干的嘴唇,他稍稍思忖了一下,旋即再次缓缓闭上了双目。
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http://www.cndxh.com/zhanguodasima/,欢迎收藏
手机看战国大司马http://m.cndxh.com/zhanguodasima/战国大司马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战国大司马》版权归原作者贱宗首席弟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玩家凶猛凤回巢苏小柠墨沉域万事如易布衣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奋斗在初唐曹贼武器专家位面小蝴蝶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尚书房 | 网站地图

丁香花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